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539 涇渭分明

.Shumilou.CoM.Shumilou.Co
  “赫連是九頭妖蛇一族,現任家主為赫連狂,兩個月前大哥所見的那個赫連鵬,便是他的胞弟。赫連家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是坐在赫連鵬身邊的那個人……赫連霸!他和蘇家的蘇止戰,并列十二守護家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不過,赫連霸今年三十一歲,而蘇止戰只有二十七歲,所以,就天資而言,蘇止戰要稍微勝過赫連霸。”
  “蘇家?”云澈用目光搜尋了一番十二家族的坐席。十二家族的坐席共列了東西兩排,蕭云之前介紹的赫連、赤陽、白、南宮、林、九方、嘯都在東排,他們云家、慕家、天下一族則在西排,在西排最北側的坐席,云澈找到了“蘇”字,但坐席依然空著,蘇家尚未到場。
  “蘇氏一族到!”
  就在云澈剛剛找到蘇家所在坐席時,主殿門前的高喊聲適時的響起,蘇家的百人整體而入,然后直接向坐席處走來。
  為首的中年男人經過云家坐席前時止步,向云輕鴻一拱手:“云老弟,別來無恙?”
  云輕鴻站起,微笑道:“一切安好,蘇大哥的玄功看來又有大進,可喜可賀。”
  “呵呵,比起云老弟你這個怪才,可還差得遠呢。”中年男人灑脫而笑:“止戰,還不向你云叔叔問好。”
  止戰見過云叔叔。”中年男子身側的少年向前行禮道,面帶尊敬,卻也不卑不亢,氣度相當不凡,但云澈看他的眼神,感覺這應該也是個滿心傲氣的家伙……也難怪,這些頂級家族的頂級天才,從小到大都是處在別人的驚嘆和仰視之中,沒有傲氣反而不正常。
  向云家、慕家、天下家族分別打過招呼后,蘇家井然有序的入座。蕭云接著介紹道:“剛剛和爹打招呼的那個人,就是蘇家現任家主蘇項南,那個年輕人,便是我剛才提到的蘇止戰。蘇家目前在十二家族的綜合實力僅次于赫連一族,但蘇止戰卻絕不輸給赫連霸,兩人都是霸玄境六級,如果兩人同齡的話,蘇止戰絕對要更勝一籌!”
  “蘇家和我們云家一樣,都是人族,兩家的關系世代交好,蘇家主和爹也是多年的好友,在爹殘廢的這些年,蘇家主還很多次親自來探望。”蕭云詳細的道。
  云澈緩緩點頭,從云輕鴻之前和蘇項南的眼神交流上,他便足以判斷出蘇家一定不會是敵人。
  “蘇家右側的那個‘言’家,也是人族么?”云澈指向言氏一族所在的方位。
  “對。”蕭云點頭:“言家被稱作神槍一族,家族中所有人都是以槍為武器,和我們云家的關系也一直都不錯。百年之前,言家的綜合實力基本都是在十二家族墊底,而現在,則是輪到我們云家墊底了……言家的家主叫言自敬,少家主言成空,二十六歲,霸玄境三級。”
  “天下一族是精靈族,武器大都是玄弓玄箭,家主是七妹的父親天下雄圖,少家主是七妹的大哥天下第一,年輕一輩的代表者,是七妹的六哥,今年好像二十八歲,霸玄境四級。”
  經過蕭云的介紹,十二家族的基本信息云澈已大致了解。
  “蕭云,淮王府的那個輝染,還有輝夜是什么實力?”云澈忽然問道。
  提到這兩個人的名字,蕭云的神情明顯變得有些緊張起來:“輝夜是霸玄境六級,位列‘幻妖七子’第三位,而那個輝染,據說已經是霸玄境八級?”
  云澈眉頭一挑:“霸皇后期?十二家族已經是幻妖界最頂尖的勢力,為什么年輕一輩,會差的這么多?”
  “幻妖王族的各大王府都人數很少,就綜合勢力而言,不如十二家族,但是作為王族,他們都享受著最好的資源,所以盡出精英,尤其是年輕一輩,有著遠超十二家族的后天條件。所以,每一代的‘幻妖七子’,整體實力都要勝過守護家族的十二天才,但也不至于勝過太多……這個輝染是個罕見的異類,天賦高的出奇,淮王府更是不遺余力的把極多的資源都耗在他的身上,讓他有了遠超這個年齡層的變態實力!”
  “我聽娘說過,爹當年三十歲的時候,也是霸玄境八級,整個輝染郡王,都和當年的爹一樣強。”蕭云有些不爽的道,畢竟,對于云家而言,淮王府是一個險惡的敵人。
  “那可大不一樣。”云澈微微搖頭:“爹是天資異稟,而這個輝染后天資源要遠遠勝過爹的當年。這個年紀他可以和爹當年相比,但時間久了,他必然就沒資格和爹相提并論了。”
  “嗯,大哥說的對!”蕭云表示非常贊同。
  云輕鴻看了兩兄弟一眼,淡淡而笑,然后看著前方,默然不語。
  距離大典正式開始,只剩下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而此時,整個妖皇大殿已是座無虛席,各地權貴、霸主,妖皇城的主勢力、十二家族、各大王府已全部到場。云澈轉頭,正要問云輕鴻一些關于小妖后的問題,忽然注意到,云輕鴻的臉色比之剛剛進入時要沉重了很多,云澈皺了皺眉,目光掃視著全場,緩緩的,他的眉頭一點點蹩了起來。
  妖皇大殿中心正北,是妖皇之位。臨近妖皇的核心坐席分列東西兩側,這些核心坐席,便是各大王府和十二家族的席位。蘇家、言家、天下、慕家、云家,從北到南列于西側席位,赫連、赤陽、白家、南宮、林家、九方、嘯家從從北到南列于東側席位。
  云家所在的西側席位,共有五個守護家族。
  而東側席位,卻是七個守護家族!
  具體的座次為:
  東側(北→南):赫連、赤陽、白、南宮、林、九方、嘯。
  中(北):小妖后。
  西側(北→南):蘇、言、天下、慕、云。
  兩側席位布局本是完全一樣,但十二守護家族卻非六六相對,而是一側為五,一側為七,呈現著讓人難受的不對稱……而這種不對稱,在這天下群雄矚目的大典之上,絕不可能是無意為之。
  同樣不對稱的,還有王府席位。就座東側的王族之數,也同樣要多于西側。這甚至導致西側原本屬于王族的黃金坐席出現了空缺,被安排了一下來自妖皇城外的王公貴族坐在那里,直讓他們面色惶恐,受寵若驚到坐立不安。
  “爹,這次的座次安排,可是很有問題啊。”云澈低聲問道。
  云輕鴻緩緩點頭:“局面,比我預想的還要惡劣……而且惡劣的多!這個座次,可謂‘涇渭分明’!”
  沒錯,就是涇渭分明!
  對于妖皇城外的人,自然看不出門道,但妖皇城內,尤其是十二家族和王族的人來說,一眼就看出……位于東側坐席的守護家族和王族,皆是傾向,甚至投誠于淮王的!
  西側,則是沒有傾向于淮王,依然效忠妖皇一脈,也就是效忠于小妖后的!
  原本,云澈對于十二守護家族中具體有哪些倒向于淮王還并不清楚,但現在卻是一目了然!而這顯然是淮王的刻意為之,他這是在向所有人展示他所擁有的勢力已是多么的龐大……已經是徹底的壓過了效忠小妖后的勢力!
  如此的坐席安排,如此的肆無忌憚……他在這場大典上意欲何為,昭然若揭!
  蘇家、言家、天下家族、慕家、云家各家主、長老互相交換著眼神,臉色都是無比的凝重。他們誰也沒有料到,局面,竟是惡劣到如此程度。淮王這些年暗積下的勢力,竟已是如此恐怖。
  “難道女人為帝,真的就這么不受待見?”云澈有些感嘆的道。他腦中頓時浮現蒼月的身影,心中一暖,在心中道:還好把岳父皇帝的那個病治好了,可以再生一大窩小皇子,否則將來萬一不得不傳位給雪若,那我的公主老婆可就慘了……累也累壞了。
  “對于這些立于幻妖界頂峰的強者來說,女人在他們眼里從來都只是男人的附屬,甚至玩物,效忠于一個女人,他們心靈上的確會有所抵觸……但這絕不應該是他們叛變妖皇一脈的理由!最大的原因,應該還是他們的貪婪!淮王府必然施予了大量的威逼利誘……我只是沒想到,赤陽、南宮這兩大家族,居然也倒向淮王!豈有此理!”
  云澈從云輕鴻的聲音中,聽出了深深的痛心。
  “淮王,究竟會在這場大典上如何行動?”云澈問道:“又為什么要選擇在這個場合?”
  “因為,這里天下群雄齊聚。”云輕鴻沉眉道:“幻妖界各大域的領主、各大城的城主、各大勢力的霸主、各大種族的首領……以及商界、醫界、器界等等幾乎所有領域的核心人物,都是受邀到場!大殿中的這十萬人,他們幾乎每一個人在一方土地,一個行業,甚至整個幻妖界都擁有極其巨大的影響力。幻妖界七百億子民,可以說由這十萬人完整的代表!今日大典結束之后,這些人會回到各自的地盤,那么今日大典之上所發生的事,也會由他們擴散到幻妖界的每一片土地。”
  云輕鴻說到這里,云澈便頓時明白過來:“也就是說,淮王這一次,是想讓天下人看到小妖后不再是最高權威,自己所擁有的勢力已遠遠壓過她?然后在天下人的目睹之下,逼迫小妖后退位?”
  “不,你只說對了一成。”云輕鴻卻是搖頭:“他的確是要借助這樣的場面來達成自己處心積慮的目的,但絕對不會用這種方式,因為,這只會適得其反。”
  “適得其反?”云澈訝然。
  云輕鴻目光悠遠,緩緩的講述道:“萬年之前,幻妖界一片大亂,人族與妖族互相敵對,四處都是硝煙戰亂,民不聊生,后來妖皇一族偶得金烏傳承,擁有了強大的力量,此后引領十二家族,征戰數百年,一統幻妖界。在妖皇的英明引領之下,人族與妖族不再為敵,并逐步的消卻了種族之見,天下一片太平,并一直持續至今。上古神獸金烏,也成為了幻妖界萬年不變的最高信仰,妖皇,更是為幻妖子民世世代代所尊重愛戴。”
  “若是淮王就這么逼迫小妖后退位,然后取而代之,那么,若妖皇一脈一直為禍天下,讓統領下的幻妖子民苦不堪言,此舉自然天下稱贊,但事實卻正好相反,淮王若是真的這么做了,那么隨之而來的,就是幻妖諸民的憤怒、唾罵和反抗!淮王如今所掌控的實力就算再強大千倍百倍,又怎么可能招惹的起七百億幻妖子民的怒火。這也是淮王一直不敢貿然動手的最主要原因。”
  “原來如此。”云澈微怔:“那么,淮王到底會怎么做?”
  “他一定會在這場大典上,創造一個充足的,足以讓天下人‘信服’的理由。”云輕鴻沉著臉道:“小妖后一直都很清楚淮王的異心,但也始終沒有對他下手,就是怕就此送給他一個‘性情殘暴,無緣無故殘害王族’的理由。今天的局面,他若要創造理由也相當簡單……比如,給小妖后編造一個足以讓天下震怒的丑聞!淫.亂、殘害忠良、食童子內臟等等等等……這類惡毒到極點的丑聞。”
  云澈眉頭猛的一斜,接口沉聲道:“這類丑聞,如果只是一個人吼出,不會有什么人信……但若連守護家族中的一大半,還有王族的一大半都在支持和同聲斥責,那么,這些來自天下各地的人,就會沒理由不信!再加上適時的輿論引導,就會造成天下皆怒,小妖后身敗名裂,甚至被萬民所指……淮王再取而代之,便是順理成章,甚至受天下所支持了!”
  “沒錯!”云輕鴻面色沉重的頷首,他在注意到座次安排的異樣后,淮王的心思,他便已完全看穿。
  “那爹有沒有辦法幫小妖后化解這場危難?”云澈凝重的道。
  云輕鴻沉默了一會兒,緩緩的道:“方法很簡單,但七大守護家族和大半王族都倒向淮王,要實現,卻是難上加難。”
  “是什么方法?”云澈迅速問道。
  “那就是在淮王計劃開始之前,將天下群雄的心引向小妖后,讓這些人都無法說出預先準備好的詆毀之言來……”
  云輕鴻說完,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顯然,他在苦苦的思索著自己究竟該如何迎面即將而來的局勢。
  云澈默默斟酌著云輕鴻的話,也是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一會兒,他忽然開口道:“爹,過會兒大典開始之后,我無論做什么,希望爹都不要阻止我。”
  云輕鴻睜開眼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卻沒有問他究竟要做什么,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深邃如海的眼眸之中,是父親對兒子那種不需要理由的信任。
  “小妖后駕到!!”
  這時,一個高亢震耳的聲音在妖皇大殿的上空響起,原本喧嘩的大殿,也在一瞬間變得落針可聞,每個人都高高抬頭,看向了大殿上空。
  【今天就更這些了……本火星火拼1111去了!!!】
  【今天就更這些了……本火星火拼1111去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