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540 她是小妖后

>,!
  大殿之上忽然火光閃耀,一只巨大的三足金鳥在橫空火焰中浮現,雙翼張開,出一聲撕空長鳴,隨之,三足火鳥從火焰中直線飛下,所到之下,拉下一道長長的赤色火簾,火簾從殿頂一直垂落到皇位前方,三足火鳥在碰觸到地面的那一刻消失,隨之,火簾之后,一個模糊的身影,若隱若現在皇位之上。
  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齊刷刷的離位,云澈也被云輕鴻給一手拉起,所有人跪拜在地:
  “恭迎小妖后!!”
  能有資格受邀來到這妖皇大殿的,無一不是強者中的強者,這十萬人疊加之下的恭迎聲,其聲勢之浩大,讓一些玄力相對較弱的人都雙耳轟鳴,五臟六腑一陣翻騰,若這里只是普通的大殿,估計都能被震蕩到崩塌。
  “眾位,平身吧。”火簾之后,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
  眾人起身歸位,云澈回到自己的坐席上,面色一陣疑惑:這個聲音……怎么好像有點耳熟?我明明沒有見過小妖后才對。
  隨著小妖后的降臨,整個大殿頓時變得落針可聞,肅重的氣氛也彌漫了大廳的每一個角落。這時,火簾前方,兩個高挑的女子身影緩緩浮現。兩個女子容貌俏麗而肅然,一個為人,一個為妖,身上,都散著霸玄境界的強大氣息。她們同時伸手,搭在火簾之上,將燃燒中的赤色火簾向左右緩緩拉開,顯出了小妖后的身影。
  云澈對這小妖后究竟是何許人物,一直抱有著深深的好奇,在火簾拉開時,他定定的看向皇座上的那個身影,這個身影就如蕭云之前所描述的,竟是一身灰衣,全然沒有一個帝皇該有的華麗皇裝,而且這個身影意外的嬌小,乍看之下,倒像是個小女孩的身體,而在看清她的真顏時……
  云澈的眼睛瞬間瞪大,身體也閃電般的向后一縮,將自己的半個身體縮在了云輕鴻身后。
  “額,大哥,你怎么了?”云澈忽然的異狀,讓蕭云連忙問道。
  “她……她……她……她是小妖后!?”云澈的舌頭打結,牙齒都有些打顫。
  “對啊。”蕭云自然而然的點頭:“大哥,你的樣子好奇怪……難道你已經見過小妖后了?”
  “可是……你不是告訴我,小妖后長的很可怕,那張臉很兇神惡煞么!這小妖后的長相,根本和你描述的完全不一樣啊!”如果不是這里是大典之地,云澈真想吼蕭云一臉的唾沫星子。
  小妖后一身灰衣,蓬松的灰衣之下,是一具玲瓏纖薄的身體,一雙眼眸猶如黑夜般陰暗,寒刃般冷冽,而她的面容,卻是宛若冰雪雕琢出來般的精致純美……
  這分明就是三天前的半夜,他在妖皇城外所見到的,還差點把他殺了的那個灰衣小女孩啊啊啊啊!!
  那個小女孩……竟然是小妖后!!
  她是小妖后也就罷了……關鍵是,那天夜里,他可是在她不知情之下,將她一絲不掛的身體看了個精光……還連續看了長達一刻鐘……
  最最關鍵的是,自己最后還是被她現,連臉都被她記下來了!
  這特么是老天爺在玩我么!!
  蕭云一臉的無辜:“我是說過小妖后很可怕,唔……我應該也說過我都不敢直視她的臉,但是,我說的意思是小妖后的那種氣勢眼神,還有神情非常的嚇人,每次面對小妖后,我都心臟狂跳,背脊涼。可是,我可沒有說小妖后的容貌長的嚇人。小妖后可是公認的,幻妖界第一美女。”
  “~!@#¥%……”云澈現在頗有一種想把蕭云掐死的沖動:“最后一句……這么重要的信息,你那天怎么不說!”
  蕭云縮了縮脖子,表情更加的無辜:“你……你沒問小妖后長相怎么樣啊。而且……我感覺,這個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信息才對。”
  云澈一拍額頭,無語凝噎。
  仔細回想,那天蕭云說的小妖后“可怕”“嚇人”,是指見到她時的感覺,并沒有很明確的說是她容顏可怕,但他的形容,卻會讓人很容易的直接聯想到一張陰冷兇神惡煞到讓人看都不敢看的臉。再加上小妖后的年齡比他的父親云輕鴻都要大,怎么也該是個中年女人……
  有了蕭云的這些描述,他再怎么也無法把小妖后和一個看上去十四五歲的小女孩聯系到一起!
  雖然她也是一身灰衣,但這不能說明什么,因為崇拜小妖后而學她穿灰衣太正常了……雖然她也是用金烏炎……但幻妖王族的人都能用金烏炎……
  云澈現在糾結的一塌糊涂……這劇情,也實在太刺激了。
  他之前還一直在鎮定的想著該如何和父親一起解決小妖后在這場大典上可以遭遇的大危局,現在……面對最大危險的人反倒成了自己!
  今天能不能活著走出這里都是個未知數。
  把堂堂小妖后的身體給看光了……這罪名,估計殺一萬次頭都不夠。畢竟,他可是小妖皇明媒正娶,天下見證的小妖后,是整個幻妖界的帝王!
  云輕鴻看了一眼云澈,滿臉的疑惑,他剛要詢問,皇座之上,小妖后緩緩站了起來。
  “本后自繼承先夫之位,轉眼之間,已是百年。百年之中,本后雖無造福蒼生之建樹,但亦無禍亂蒼生之大過,也算勉強對得起父皇與先夫之托付。”
  “百年大典,本是為慶賀而生,但今次與以往不同。本后在位百年,父皇與先夫亦亡去百年,百年雖過,但父皇與先夫之血仇,卻未能得報!此仇此恨之下,何喜之有?有何可慶?”
  “此次大典,不得歌舞奏樂,不得歌功頌德,不得進貢呈禮,只論本后在位百年的天下之事,和百年之后的天下之圖!”
  如果直視小妖后的容顏,會現她是一個絕美到足以讓日月失色的女孩,但伴隨著這絕色容顏的,卻是宛若天地傾覆般的沉重威壓……即使是作為帝王,這股威壓也實在太過沉重,沉重到足以讓一個玄界的強者在面對她時都有些喘不動氣。
  這種恐怖到讓人心悸的威壓,足以完全壓下容顏所帶來的驚艷。
  她站在皇座之前,冷然俯視幻妖界十萬巨頭,緩緩而言,每一個字都震耳聵,動顫心魂,這些有著強大力量,或掌控幻妖重權的強者無不俯靜聽,無一人敢抬相對,做出半點不敬之舉。
  一個外表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女……還是公認的幻妖界第一美女……卻又是幻妖界數百億子民的帝王!!
  對于“初見”小妖后的云澈來說,這一幕的心靈與視覺沖擊,無疑是極大的。
  小妖后抬起右臂,灰色的寬袖垂下,露出雪嫩的手掌,和一小節白玉般的手臂,她右側的侍女緩步向前,俯托上一盞赤色的酒杯。
  小妖后緩緩拿起酒杯,下方眾人也都連忙拿起席前已備好的酒杯,拱手面向小妖后。
  “本日大典,便以此酒開端!”小妖后抬高手臂,稚齡少女般的臉頰上,卻是讓人無法鄙視的威嚴。
  “此酒,一敬我幻妖天地!”
  “二敬我妖皇一脈列族列宗!”
  “三敬在座的眾位!你們或為我幻妖之基石,或為我幻妖之棟梁,或為我幻妖之壁壘,本后這百年以來,也全依眾位傾力輔佐……本后先干為敬!”
  小妖后聲音剛落,杯中之酒已是昂飲下。
  “謝小妖后!”
  下方眾人盡皆惶恐,慌不迭的把杯中酒飲下,不敢留下哪怕一滴,有的甚至激動的雙手顫。百年大典,歷來都是先敬妖皇,小妖后卻是先敬眾人,他們自然是萬分惶恐。
  小妖后放下酒杯,目視眾人,本就死氣沉沉的雙目,陡然間釋放出了刺骨的冰寒,她淡淡的說道:“今日的席位,是何人安排的?”
  大殿之中所有人頓時屏息,一些不明所以的人面面相覷,妖皇城的人也是臉色突變……十二家族的座次萬年恒定,沒有人懷疑小妖后一眼就能看出這場大典的位次問題,但誰也沒有料到,她上一秒剛敬天下群雄重臣,下一秒便當著眾人之面,在這大典之中,陡然質問此事。
  轉折之快,讓人措手不及。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