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541 殺人的目光

>,!
  “哦……”云澈伸了伸脖子,連他也沒想到,小妖后竟忽然做出這種“不合時宜”的舉動。
  大殿死寂了數息,一個人從東側坐席中緩緩站起,正是淮王。他躬身行禮道:“回小妖后,是小王所安排。”
  “哼!”小妖后側目,冷冷的道:“十二家族從跟隨太祖妖皇打天下至今已是萬年,在這妖皇大典之中的席位也是萬年未變!為何要動十二家族之席位?你須給本后一個充足的解釋!”
  他這次的席位安排,本身就是為了給小妖后一個下馬威,讓她知道原本屬于妖皇一脈的勢力,已大部分倒向了他,沒想到她卻忽然在這種場合之下當場難。他鎮定的道:“回小妖后,小王參與此次盛典安排,不敢大意,事先向眾位家主和郡王詢問所期望的座次位置,不想大部分都愿意入座東席,因而小王便擅自決定更改十二家族和諸王府席位,還請小妖后贖罪。”
  淮郡王這番話,妖皇城之外的人自然聽不出什么,只會對淮郡王籌備大典時還要詢問各家族愿意坐那邊而感覺到有些奇怪,但妖皇城內的勢力卻自然聽的明明白白……所謂“大部分都愿意入座東席”,分明就是“大部分都愿意效忠于本王麾下”的意思!
  “擅自決定?”小妖后眼睛微瞇,這一并不劇烈的表情變動,卻是讓整個大殿的空氣都驟然變冷:“是誰給你的權力擅自決定?十二家族與王府之地位平起平坐,有權力更改十二家族與王府座次者,唯有本后!何時輪到你來安排十二家族的位次!下次大典,你是不是要把本后的座次也給更改了!”
  “小王不敢!”淮郡王連忙躬身低頭,滿臉惶恐不安,暗中則是一陣咬牙……天下群雄的眼下,被小妖后如此斥責,他自然不能反嗆,只能老老實實的受著。
  小妖后目光轉動,看向了東側席位的眾守護家族和王府,嫩唇緩起,溢出一個接一個平淡道極點的字音:“你們……都喜歡……入座東席?”
  東席有著七大守護家族,六十王府,在小妖后的目光凝視之下,他們無不是心臟緊,手足冰涼,感覺仿佛被一把冰涼到極點的寒刃抵在了喉管上,再加上心中有鬼,他們別說說話,就連頭都不敢抬起來,一個個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坐到西席的云澈,都感覺到一股沉重無比的壓迫感,他不由得暗暗吃驚……這個小妖后的氣場實在太恐怖了,似乎也難怪……百年前,先死了父親,沒多久又死了才剛剛新婚的丈夫……兼弟弟,作為最后一個擁有妖皇血脈的人,又不得不扛起重任……而這些年,一些人卻又在這種時候欲奪走她先祖傳承萬年的基業……
  “恨滿乾坤”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魂。
  再者,她又長的太過嬌小玲瓏,容顏又冠絕人寰,若無足夠的氣場,又豈能壓得下天下群雄。
  大殿之中一片死寂,七守護家族,六十王府無一敢應答。他們傾向于淮王,是因為淮王日益壯大,不如此選擇,小妖后退位之時,他們就算不滅亡,也難有好日子。但他們倒向淮王,絕不代表他們就不懼了小妖后。
  “赫連家主,你來回答本后,為何要選擇坐這東席?”
  赫連狂作為赫連家族的家主,有著足以傲視整個幻妖界的實力與地位,他也性格也如其名,狂傲無忌。但被小妖后忽然點到名字,這個赫連家族也是全身猛一激靈,他站起身來,一拱手,剛要說話,忽然碰觸到小妖后那幽暗而冷冽的目光,頓時感覺心臟一寒,全身驟冷,嘴巴連續張合了好幾次,卻是怎么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誰也沒有想到,大典才剛一開始,氣氛就忽然變得僵化。
  這時,云輕鴻站起身來,恭敬道:“小妖后息怒,云某有一言。”
  小妖后沒有側目,淡淡的道:“講。”
  云輕鴻道:“是……今日是小妖后在位百年之日,這場大典天下矚目,天下群雄也是遠道而來,與小妖后同享此日。座次變動雖稍有不妥,但座次終究只是座次,在云某看來并非大事,若小妖后不滿于淮王此次擅自安排,責令淮王在大典之后更改回去便是,根本無需為了此等無所謂的小事而掃了興致。”
  云輕鴻半為規勸小妖后平靜,半為暗諷。小妖后雙眉微微舒展,然后緩緩點頭:“云家主說的是,這等小事,倒也還不配讓本后太放心上,云家主,請坐吧,赫連狂,你也退下!”
  一個“請坐”,一個“退下”,一個稱呼為“云家主”,一個直呼“赫連狂”,誰在小妖后心目中的地位更重,就算是個傻子也一目了然。赫連家族被云家壓了萬年,歷史上次居于席,正是得意非凡,還不斷用眼神向云家那邊挑釁示威,但如今,卻不啻被小妖后打了個大嘴巴了……還是當著天下群雄之面,顏面盡失。
  至于還躬身站在那里的淮王,小妖后似乎已經忘記了他的存在,直接沒再理會,淮王悻悻的一笑,自己坐了下去。
  云澈暗暗忖道:這小妖后的性情,還真是強硬霸道,淮王用座次給了小妖后一個下馬威,小妖后卻是借助此事,反給了對方兩個大耳光……這女人,絕對招惹不得!
  云澈正想著,忽然看到小妖后的目光向這邊轉來,他心中一驚,慌忙把自己腦袋后縮,心中一陣碎碎念……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
  小妖后向云輕鴻淡淡點頭,但驀地,她的眸光忽然猛的一閃,直直的定格在云輕鴻身側的那個人身上。
  小妖后忽然之間的眸光變化讓云輕鴻一怔,但馬上他便現小妖后所注視的人并不是自己,而竟是云澈。他剛要起身主動問,便聽小妖后啟唇問道:“云家主,本后聽聞你前段時間收得一個義子,可是你身邊的這個人?”
  云澈:(!a#¥%……果然還是被現了!)
  云輕鴻起身道:“回小妖后,正是。義子本姓也是云,單名澈字,與云某一家極是有緣,三個月前還救過犬子性命,更與犬子義結金蘭,云某也便順水推舟,收為義子……澈兒,還不起身拜見小妖后。”
  云澈硬著頭皮站起來,還無比“憨厚”的一笑:“云家云澈……拜見小妖后。”
  云澈雖然低著頭,但他依然能清楚的感覺到一道殺人的目光直刺刺的射到他的身上,恨不能直接刺穿他的五臟六腑……云澈從來都相信目光可以殺人,比如這小妖后的目光,絕對可以讓一個膽子不太大的人被嚇的心膽破裂,當場暴斃。
  好在這道殺人目光也僅僅只是一瞬間,隨之,小妖后冷淡的聲音響起,只有三個字:“坐下吧。”
  云澈一屁股坐下,暗暗舒了口氣。
  慕雨柔輕拉了一下云輕鴻的衣袖,小聲道:“咱們的兒子,是不是和小妖后見過?”
  “恐怕不止是見過啊。”云輕鴻苦笑一聲道。
  “可是,澈兒這段時間很少出家門,小妖后更是絕非常人所能見到,怎么會呢?”慕雨柔不解的道。
  云輕鴻默然不語,然后緩緩的道:“三日前的深夜,我察覺到澈兒隱匿氣息,在家里轉悠了一圈后向北而去……他氣息隱匿的堪稱完美,若不是偶然看到一抹黑影,連我都無法察覺。之后不久,城北傳來金烏炎的氣息,從氣息純度上看,應該是來自小妖后,那之后不久,澈兒才回到家中……我那時沒有多想,現在想來,那天夜里,似乎是生了什么‘大事’啊,那個金烏炎,搞不好是針對澈兒的。”
  “這……”慕雨柔一臉的驚訝。
  小妖后回到皇座,如山帝威籠罩整個妖皇大殿,讓空氣都被壓迫的停止了流動,聲音更是字字震心。
  被小妖后現了自己沒死,而且就在這個大殿之中,以云澈非凡的閱歷,也頗有些膽戰心驚,他這兩世所見的人中,論威壓之強橫,氣勢之驚人,眼神之銳利,可以說無人能與之相比當然,茉莉這個變態的存在除外。神凰帝國的帝王鳳橫空與之相比,簡直可以說毫無帝王威壓可言。
  小妖后的話音回蕩在大殿的每個角落,云澈沒有再繼續傾聽她在說什么,而是微微閉目,認真整理著自己在這一個月中所查閱的十二家族的歷史,思索著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面……雖然這小妖后差點沒讓自己把命搭進去,但身為云家子弟,終歸還是要以德報怨……
  我云澈居然有一天也要以德報怨啊啊啊!
  “……如此,便從北海域開始吧。”小妖后的目光落在大殿后方:“北海域主何在?”
  一個全身藍衣,身材高大的男子站起,無比恭敬謹慎的道:“啟稟小妖后,在下北海現任域主空井蒼,北海域目前共有人口七千三百萬,種族九十一個,其中人族四成,妖族六成……七十四年前,荒狼族叛亂,四年后平息……五十三年前,天災驟降,北昊山噴,幸得小妖后遣人支援,未造大禍……北海域現一片安和,無災無亂……”
  “……在下玄妖城主風島松。玄妖城及其周邊轄域現共計人口五千三百萬,種族兩百二十七個,目前依然以玄陣及鑄造業為核心,目前幻妖界最強大的十大玄陣師,其三在我玄妖城……”
  “在下五行域主蘭騰武……百年間死守邊疆,不敢有一日松懈,絕不會再讓天玄惡人踏入半步……”
  ………………
  ………………
  各大領主開始紛紛陳述所在地域的百年大事。東席中心,淮郡王神態悠然,但目光卻并不是那么的平靜,不斷的瞥向云家所在的位置,終于有一次,他與云輕鴻的目光對視,兩人同時眼睛一瞇,淮郡王淡淡而笑……云輕鴻同樣微微一笑,但他的笑意,卻是帶著再明顯不過的輕蔑。
  淮郡王的眉頭猛的一皺。
  兩人雖只是眼神和神情的短暫碰觸,卻也進行了一次可謂是“最后通牒”的交流。淮郡王在詢問:你是否想通了要站在本王這邊?這是你,還有云家最后的機會了。
  而云輕鴻的回答只有簡短的兩個字:
  呵呵。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