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546 對決

淮王一直淡定如水,似是一切都掌控手中的神情,第一次變得鐵青。
  “哈哈哈哈!好小子!”看著淮王那一下子變得難看的臉色,慕老爺子毫無顧忌的痛快大笑起來。原本,他們這一邊始終被淮王壓制,壓制的都快喘不過氣來,現在云澈一出面,硬是讓對面七家族集體暴躁,讓淮王都露出吃癟的表情……簡直是爽快至極。
  所有人都發現,自己徹底小看了這個青年人。他面對淮王時,神情始終一片平靜自若,氣勢絲毫不減,詞鋒更是犀利之極,讓淮王都啞口無言,讓七家主一個個全身發抖。
  更讓人不得不嘆的是,他的膽子夠大!站在他對面的,可是淮郡王,他是守護家主的家主,甚至小妖后都深深忌憚的人物,云澈面對他時氣勢勃勃也就罷了,居然還罵的暢快淋漓,肆無忌憚。堂堂淮郡王,被罵成膿包,被罵成不配和他父親相提并論的慫貨,那藐視的眼神和輕蔑的語氣,也是清楚到任何人都看得見,聽得清。
  就憑云澈剛才的幾句話,淮王已對他生出了必殺之心。他心電急轉,快速的確認了一番自己這邊的戰力,還有對方能夠出戰的最強十二個人,然后再思慮到各種有可能出現的不確定因素,得出的結論,是自己這方,絕對不會有輸的可能。
  那么,他所能想到的解釋就只有一個……眼前的云澈,分明是在故意裝出篤定強勢的樣子,讓他心生忌憚,從而避開這場可以將對方壓制到毫無尊嚴的比斗!
  也唯有這個可能!
  想到這里,淮王頓時平靜下來,對著云澈后背道:“云澈,你這獨角戲也唱的太拙劣了,本王有說過不敢答應么?”
  “哦?”云澈轉過身來,眸中閃過剎那的異色……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但淮王的目光何等尖銳,依然捕捉的清清楚楚,頓時暗中一聲冷笑:果然如此。
  “這么說,淮王你是答應了?”云澈一臉鄭重的道,隨著眉頭一挑,淡笑道:“不過,好像就你一個淮王答應并沒有什么用,你代表的了你身后的七個守護家族么?”
  “呵呵呵呵,”淮王已完全恢復了之前的悠然,笑瞇瞇的道:“本王這輩子還沒真正怕過誰,更不會怕你提出的這個所謂籌碼,這所謂的籌碼對本王來說,無論是什么都不重要,因為本王……絕不可能輸,哈哈哈哈。”
  淮王大笑了起來,不算太重的笑聲,卻充斥著深深的狂傲。他轉過身來,向著七守護家族道:“各位家主,你們可有異議?”
  “淮王殿下若是沒有異議,我們自然也沒意見。”眾家主紛紛點頭,看著滿面篤定的淮王,他們也紛紛冷靜下來,也同時想到……沒錯,若是按照淮王所提出的規則進行對決,自己這邊怎么可能輸!雙方年輕一輩的綜合實力差距可謂是無比懸殊,自己這邊別說有敗的可能,就算只能出戰六個人,都有絕對的把握擊潰對方十二人!
  何況十二對十二!!
  那么云澈提出的所謂籌碼,聽著驚人,但根本就是個永遠不會實現的擺設而已!
  “聽到了?”淮王瞇眼看著云澈:“你要的所謂籌碼已經有了,這決定你們云家命運的比賽,可以開始了么?還是,你還要再找什么其他的理由來拖延拖延呢?”
  “拖延?”云澈一副詫異的樣子:“為什么要拖延?我可是自始至終都同意這場比賽,還巴不得它馬上開始。不過,淮王既然也知道這場比賽事關我云家命運,那么其過程的公正,結果的執行也至關重要!這場比賽,必須有最權威的公證者。”
  云澈義正言辭的說完,面向小妖后,躬身道:“小妖后!這場比賽,請你見證整個過程與最終的結果,并在賽后將最終結果宣告全場……甚至宣告天下!”
  小妖后定定的看著云澈,好一會兒,她清冷如冰的聲音響起:“你云家能否繼續擔任守護家族,普天之下,唯有本后可以決定!針對你云家的人縱然再多十倍,本后若不同意,誰也無權干涉你云家命運。而若是比賽一旦開始,最終你們又輸了的話,就勢必要按照賽前‘籌碼’,無法繼續成為守護家族,那時,本后也無法留下你們……即使如此,你們確定還是要戰嗎?”
  “必須要戰!”云澈毫無遲疑的道:“小妖后器重,我們云家感激不盡,但我們這次戰的,不僅僅是家族的命運,更是家族的尊嚴!若是不戰,就算小妖后盛恩,讓我云家繼續留在守護之位,卻會有更多讓我們云家離開的聲音,天下,也將輕視于我們。我們云家勢要以這一戰,讓那些心懷叵測的人牢永遠閉嘴!”
  云澈的話,深深觸動了云家之人的心弦,讓他們拳頭緊攥,紛紛點頭,再也無法覺得他是沖動莽撞。小妖后皺眉抬首,看向云輕鴻……云輕鴻沖著她緩緩的點頭。
  “好!”小妖后站起身來,一股如海的氣勢瞬間彌漫了每一個角落,她字字震心的道:“那本后,就親自見證這一戰!這場對決,若是淮王一方勝,云家必須就此失去守護家族的資格;若云家一方勝,那么,赫連、赤陽、白家、南宮、林家、九方、嘯家,你們七個家族每一個,都必須在一個月之內湊夠五斤紫脈神晶,送予云家門上!而淮王你,則要在同樣時間內,一人湊夠二十斤紫脈神晶交予云家!”
  “這是你們自己商定好的籌碼,無論誰敗,都絕不可反悔!否則,本后第一個不饒!”
  “謝小妖后!”云澈緊隨著小妖后的聲音大聲道,然后一轉身,面向大殿中的所有人:“還有各位來自天南地北,同屬我幻妖界的兄弟姐妹、前輩們,也請你們共同見證!有天下英雄共同目睹,若是輸的一方還敢出爾反爾,那可真就是連臉都不要了,至少我們云家絕對做不出這種事來。”
  天下群雄見證,這無疑是最強勢的見證者!這場對決的結果,也會因在場的天下群雄,而傳到幻妖界的每一個角落。若是在這樣的見證、目睹之下,敗的一方卻反悔耍賴的話,那真就如云澈所言,整個家族的臉皮都會徹底丟盡。
  “說的好,說的真是太好了。由小妖后和天下群雄見證,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淮王雙目瞇成了一條縫。云澈這邊表現的越是篤定,越是慷慨激昂,他反而越是平靜悠然,因為在他看來,這明顯是對方在自知必敗的境地之下,以這種方式極力的為云家撈點最后的尊嚴。他用盡畢生智慧,也想不出對方能有什么反轉的手段或可能。
  “都不用再說了!”小妖后一揮手,目若寒星:“給你們雙方各三百息的時間來準備和決定出戰之人。每方十二人,年齡不得超過三十五歲!本后,會親自為你們選擇比賽場地!”
  “謹遵小妖后旨意。”淮王隨意的一拱手,卻是沒別的動作,好整以暇的看著云家那邊。他們這邊哪些人參戰,他已是了然于胸,根本不需要再費時間選擇。
  云澈回到坐席,一臉的慎重。蕭云早已是激動的臉色時紅時白,畢竟眼下,可是關系著整個云家命運的對決!他緊張無比的道:“大哥,真的……真的沒問題嗎?”
  云澈眉頭動了動,向云輕鴻道:“爹,你相信我嗎?”
  云輕鴻看著他,笑著道:“你是我的兒子,若我連你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能相信誰?”
  云澈心中一暖,微笑了起來:“爹,你放心,我不會辜負了你的相信的。”
  云輕鴻卻是搖頭:“澈兒,你不需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更不需要把包袱攬到自己的身上,被逼到這種境地,這場比賽,是無論輸贏,都要戰的。就算輸了又如何?被驅逐出守護之位又如何?只要我們一家還在,云家無論在哪里,都會有重新崛起的一天!勝,自然皆大歡喜,敗,我們也敗得起!”
  云輕鴻的話,讓蕭云心中的緊張感如被清風卷走,他的臉色變得輕松起來,攥著雙手道:“爹,你說的太好了!就是嘛,云家就算敗了,爹、娘、大哥也都還在!那還有什么好怕的!”
  “嘿嘿。”云澈卻是笑了起來,他無比認真的道:“爹,娘,蕭云,你們放一萬個心!雖然,這場比賽我們能不能勝,我也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把握,但我向你們保證,我們就算是敗了,也絕對不會被驅逐!我們云家的尊嚴,更是不會受到一分一毫的玷污……甚至到時候,就算我們自己要離開,天下人都不會同意!”
  “啊?”蕭云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一臉的詫異和茫然。
  相比而言,蘇家、言家、慕家、天下一族,卻反而要比云家更加的緊張。
  “止戰,這一戰,我們一方的核心戰力便是你了!你要記住,這絕不單單是事關云家一族的事,你務必要傾盡全力!”蘇項南向兒子鄭重的道。
  “父親放心,我定當全力以赴。”蘇止戰神色決然。
  “成空,我們言家,自然是由你出戰。記住,不要以為我們必敗就懈怠,這一戰,不僅事關云家命運,也事關我們言家的未來和尊嚴!縱然要敗,也要敗的慘烈!敗出我言家的英姿!”言自敬抓著言成空的肩膀道。
  “是!我絕不會給言家丟臉。”言成空重重點頭。
  “老六,過會兒你上。”天下雄圖只有淡淡一句,但他的眼神,已詮釋了一切。
  “老六,無論對手是誰,都絕對不要留手!”天下第一道。
  “六哥,加油。”天下第七一臉的緊張。
  “父親,還有大家放心,我知道這一戰意味著什么……豈敢懈怠!!”天下第六臉色慎重的道。
  “恒一,你是我們慕家年輕一輩最出色的人,這次,就由你來代表家族出戰,對手遠比我們強大,你可害怕?”慕飛煙親自道。慕雨白、慕雨空、慕雨青都沒有成婚,更沒有孩子,這個慕恒一,是三太長老的長孫。
  “家主放心,雖然我修為淺薄,但他們想贏我,也沒那么容易!”慕恒一氣勢十足的道。
  蘇家、言家、天下、慕家、云家各出一人,剩下七人,則有諸王府來出,這七人之中,有兩人位列“幻妖七子”之末,自然被選擇,其他五人,諸王糾結了很多。
  在一種緊張肅重的氛圍之中,三百息很快過去。
  “時間已到。”
  閉目沉默的小妖后睜開了眼睛,然后飛身而起,瞬間移動到了大殿中央,灰袍之下,雪白的玉臂灑下熾熱灼目的紅色火光。
  霎時,一個徑長百丈的赤紅圓環深深的印在了大殿中心的玉石地板上,組成這個火紅圓環的,便是無數簇細小,卻經久不滅的火苗。
  作為整個幻妖界的核心大殿,這里的一磚一瓦都極難被摧毀,能瞬間在這里印下如此大印記的人,整個幻妖界都找不出太多。這也是為什么歷屆妖皇大典,十二家族、王府的相斗都是在大殿之中,而無需另尋場地。
  “這個圓環范圍,便是賽場!雙方對決,一方若是認輸、倒地超過十息、或是被打出這圓環范圍,便視為已輸!”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