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549 同歸于盡

.Shumilou.CoM.Shumilou.Co
  東席的綜合實力遠勝西席,這是誰都能看出來的事,但也沒有多少人想到,西席一上來便是敗的如此之慘,他們連上四人,全部潰敗,而對方只上了一個子寰郡王,卻依然站立在賽場之中,他雖然滿頭大汗,口中劇烈喘息,但除此之外,也唯有護甲破損了幾處,身上連一絲血跡都沒有。
  顯然剛才連勝四場,卻也根本勝的并不是多么艱難!
  而整個東席之中,還有實力并不弱于子寰郡王的赤陽炎舞、白潔、林寒川,以及實力勝過他的赫連霸、幻妖七子排位第三的輝夜郡王,排位第二的遠雀郡王……以及,實力根本已經超脫年輕層面,恐怖到變態的幻妖七子之首輝染!!
  這場對決,還怎么進行下去?
  西席之中,那些本是抱著可以輸,卻絕不會退之心態的人在這一刻也都是心神蕩動,生出深深的無力與悲涼之感。
  “下一個呢?下一個是誰來戰?”
  子寰郡王赤血刀一甩,面對西席,張狂無比的大叫道。連敗對方一個家族第一人和三個實力頂尖的同輩郡王,他今天可是出盡了風頭。
  “連敗四局了,有點慘啊。”云澈皺著眉頭,低聲道。
  “慕恒一大意瞬敗,剛才的三個小王爺與對手差距過大,敗也是必然,不過,這個子寰郡王的玄力也已消耗了六成以上,希望下一場可以勝吧。”云輕鴻平靜的道。
  “云家主,這一場,便由我來吧。”言家言成空向前道。連敗四場,第五個出戰者,無疑要承受巨大的壓力,因為若是再敗,那便更是難看到極點了,對自己的聲望也會有著很大的負面影響。但玄力同樣為霸玄境三級的言成空卻是主動要求出戰……這讓云澈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言家在十二家族中的實力墊底,言成空的實力,也在十二家族的天才中只堪墊底,但他的身上,卻始終透著一種正氣和與年齡不符的篤定。
  云輕鴻動了動眉頭,道:“這個子寰雖然連敗我們四人,但消耗也并非巨大……小心應對。”
  “嗯。”言成空用力點頭,簡單的應了一個字,然后飛身而起,落到了比賽場地之中。
  “言家言成空,請子寰郡王賜教!”言成空并沒有馬上進攻,而是很有風度的打了個招呼。
  “哦,原來是言家的少家主。”子寰郡王連勝四場,心中的狂妄也早已無數倍的放大,他看了言成空一眼,忽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本王還以為終于上來個像樣的人物,沒想到,堂堂言家少家主,居然也才是可憐的霸玄境三級。嘖嘖,你們言家萬年以來都是在十二家族墊底,但好像也沒落后其他家族太多,怎么到你這一代,居然慘成這德行,看來你們言家,也是要完蛋了。”
  “放肆!!”
  子寰郡王的話剛說完,一聲厲喝炸雷般的響起,直震的子寰郡王全身一晃,眼前一黑,險些吐出血來。小妖后重拍皇椅扶手,月眉斜起,冰寒的目光直射子寰郡王,讓他全身驟冷,如被冰封一般連動都不敢動。
  “言家守護我妖皇一脈萬年,忠心耿耿,功勛累累,歷屆先妖皇都對言家敬重三分,器重有加。你一王府的豎子小輩,竟敢對言家如此妄言,是誰給你的膽子!!”
  子寰郡王位列幻妖七子,在同輩人之中有著足以傲視整個幻妖界的實力,但他怎么可能承受的住小妖后的憤怒和氣勢,他頓時驚恐的臉色煞白,身體搖搖欲墜,幾乎要當場跪下。
  東席之中,子寰郡王的父親昭王慌忙站了起來,躬身道:“小妖后息怒,犬子只是為了打擊敵人氣勢,一時失言,絕對沒有對言家不敬的意思……子寰,還不趕緊向小妖后和言家道歉!”
  子寰郡王連忙道:“子寰一時失言,說了不該說的話,懇請小妖后和言家諸位贖罪。”
  西席這邊連敗四場,小妖后的心情也自然不會好到哪里去。她淡淡冷哼一聲,怒氣總算收斂,但也沒回應什么,回到了皇座之上,冷眼看著賽場中心。
  那股如同萬丈山岳壓頂的氣勢總算消失,子寰郡王暗暗舒了一口氣,這才驚覺自己全身都已被冷汗打濕。
  不過,言成空卻顯然無法就此釋懷,他面色平靜,但眸中卻滿是怒火,他抓起重玄槍,槍尖指著子寰的喉嚨,緩緩的道:“就憑你剛才那些話……賭上我言成空從臨世到今天的所有榮耀與尊嚴,今天必要讓你敗在了我言家霸王槍下!!”
  “就憑你?”子寰郡王冷笑一聲,用極低的聲音道:“別說本王現在還有至少四成的力量,就算還有兩成,也能輕易的把你踩到腳底!你們言家怎么樣本王也就不說了,但你言成空,嘿,所謂言家這一輩子的第一天才,在本王眼里,從來都是個十足十的垃圾!”
  言成空卻不生氣,反而冷笑一聲:“看起來,你并沒有和我們言家的人交過手,我們言家的玄力層次,在十二家族的確一向最低,但,那是因為我們家族歷來是修玄為輔,修槍為主!我們言家最大的驕傲和財富不是家族玄功,而是霸王槍!你馬上就會知道,小覷我言家霸王槍的下場!!”
  “幻妖界第一神槍世家……不是白叫的!!”
  言成空的目光變得如槍尖一般凌厲,他手臂一甩,銀色的重玄槍猶如閃電一般爆刺而出,霎時,一股狂暴的氣流被卷起,帶起刺耳的呼嘯聲。
  “切!”
  面對言成空的這一槍,子寰郡王卻是滿臉的不屑,赤血刀玄力涌動,隨著一道血光暴斬而出。
  當!!
  刀槍相撞,大殿之中響起震耳無比的金屬錚鳴聲。雖然子寰郡王已是消耗大半,但論玄力渾厚程度,他依然要大幅度的壓過言成空,言成空的重玄槍被他的赤血刀直接震開,并出現了小幅度的彎折。子寰郡王嘴角斜起,但冷笑還未來及露出,明明被震開,甚至彎折的重玄槍卻宛若一條無骨之蛇,以一個根本不符常理的角度驟然襲上,直刺他的心口。
  什么!?
  子寰郡王心中一驚,快速抽身,他避讓的極為迅疾,但依然被重玄槍擦過,他清楚的感覺到護身玄力被狠狠撕裂,發出刺耳至極的“哧啦”聲。
  言成空的氣勢,也在這時完全爆發,重玄槍在他手中如同化作一條靈動的妖蛇,舞動起漫天的槍影,將子寰郡王牢牢的籠罩其中,每一槍或挑、或砸、或刺、或揮……都是精準無比的直取子寰郡王的破綻和要害。
  “好槍法!”云澈身體前傾,不自禁的贊嘆道。
  云輕鴻緩緩點頭,道:“所謂月棒、年拳、久練槍,槍法難練難精,若不下苦工,連有所小成都難上加難。言家作為幻妖界第一神槍家族,家族槍訣變幻莫測,可以說將槍的威力詮釋到極致,一旦駕輕就熟,便可橫掃天下,萬兵莫及,絕不負第一神槍之名。言成空雖然玄力相對較弱,但其霸王槍訣,卻已是登堂入室!同級之中,根本難遇敵手,子寰如今的狀態,可以比較輕松的勝過一個霸玄境三級巔峰,但卻極難勝的了只有霸玄境三級中期的言成空。”
  槍聲呼嘯,刀風刺耳,子寰郡王不斷提升玄力,全身骨骼都在全力狀態下“啪啪”作響,將言成空的攻擊一次次的震開……但也僅僅是震開,他還未來得及反擊,槍芒便已再次呼嘯而至。就武器特性上而言,槍的威力和攻擊范圍要勝過刀,但靈活性、速度、操控上要遜色于刀,但此時籠罩著子寰郡王的槍卻是迅疾的如同迅疾,靈動的如同活物,好幾次竟逼的他手忙腳亂。
  一個玄力占優,一個神槍如龍,本是有著很大玄力境界差距的兩人,竟然是在賽場上僵持了起來。刀槍無數次的相撞,空間都被攪動起經久不息的漣漪,大殿中人所看到的兩人交手的畫面,始終都是扭曲的。子寰郡王始終無法擺脫言成空的槍影,而言成空一時之間,也根本無法真正傷到子寰郡王。
  諸王府之中,也有很多用槍的人,子寰郡王和以槍為武器的人交手過很多次,但的確沒有和言家的人交過手,也沒有想到言家的霸王槍竟是如此的驚人,那把重玄槍在言成空的手里攻守自如,攻時槍勢如風起云涌,氣吞山河,讓他的動作都變得遲緩,將他的刀勢和烈焰都重重壓制,守時又如鐵索橫江,無懈可擊。
  兩人對戰了上百個照面,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言成空始終沉穩平靜,而子寰郡王卻是越來越急躁,兩人交戰之前,他可是大肆嘲諷了言成空一番,還連帶了整個言家,并因此被小妖后重斥,大丟顏面,現在過了上百個照面,卻沒有將這個自己當眾輕視的人擊敗,反而接連被壓制,他心中已是極度的憋屈上火。
  “喝!!”
  子寰郡王一咬牙,忽然低吼一聲,赤血刀上的光芒數倍的暴漲,“哧啦”一聲狠狠的撕裂空間……這一刀,正是之前瞬敗慕恒一的“血炎刀”,不過,由于他玄力大耗,這一記“血炎刀”的威力遠遠不如挫敗慕恒一之時。
  懾人的恐怖力量迎面而來,言成空槍身橫起,一格一抵一御,血炎刀的威力已被抵消七成,他這時目中閃動精芒,卻沒有后撤卸掉血炎刀剩下的三成威力,而是槍身一轉,任由血色刀芒擦過自己的腰身,重玄槍忽如出海蛟龍,勢不可擋的穿過血炎刀所帶起的玄力風暴,狠狠的刺在了子寰郡王的肩膀上……在槍尖碰觸到他肩膀的那一剎那,所有的力量瞬間匯集于槍尖一點,直直穿過了子寰郡王的護身玄力與護甲。
  噗!
  言成空的腰間飆出一抹血花,而重玄槍的槍尖,卻是沉沉的刺入了子寰郡王的肩膀之中,卡在了他的肩骨之間。
  劇痛感從左肩上傳來,連同恥辱的感覺狠狠的刺激了子寰郡王的兇性,他眼睛瞪大,眸中放射出瘋狂的光芒:“去……死!!”
  子寰郡王的全身一瞬間燃燒起了血紅色的火焰,便如剛從血池中走出來一般……看著他的這個動作,言家家主言自敬大驚失色,大吼道:“空兒,快閃開!!”
  “血獄冥炎!!”
  血紅色的火焰忽然爆開,一股恐怖絕倫的氣勢籠罩而下,言成空瞳孔收縮,但他卻沒有選擇棄槍而退,而是猛然咬牙,將自己全身所有的玄力傾注到了重玄槍之上……下一瞬,他的胸口頓時如被萬鈞大錘轟中,意識瞬間空白。
  轟!!!
  血炎爆開,言成空遠遠的倒飛出去,被言自敬當空接下時,胸口已是血肉模糊,但從血炎中倒飛出去的并不只是言成空,還有子寰郡王,在血炎爆開的那一剎那,傾注著言成空最后力量的重玄槍直接從子寰郡王的肩膀貫穿而過,在他身上捅了個貨真價實的透明窟窿,余力將子寰郡王沖擊的高高飛起,灑血砸入了東席之中……那把重玄槍,也狠狠的刺入了東席席位之中,上面未染點血。
  “成空!”
  “子寰!”
  雙方都是大驚,誰也沒想到,本是僵持之中的兩人,剎那之間便決出了一個如此慘烈的結果。子寰郡王為了轟出那道血炎,已是不惜耗盡了全身玄力,身體又被重玄槍.刺了個透明窟窿,已是不可能再戰。而言成空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身前血肉盡爛,五臟六腑移位,若不是他意志足夠堅定,現在必然已經昏迷過去,但繼續上場交戰,更是不可能。
  這一戰,嚴成空與子寰郡王“同歸于盡”。
  “天下的兄弟,勞煩了!”面對重傷的言成空,言自敬還算鎮定。
  “放心,有我們在,令公子絕不會有事。”天下家族的兩個長老頷首道,他們手掌伸出,碧綠色的光芒籠罩了言成空的傷處。
  在精靈一族的自然治愈之力下,言成空的傷勢雖重,但也很快就穩定下來,他大喘一口氣,愧疚道:“爹,孩兒還是修為太淺……讓你失望了……”
  “不用自責。”言自敬寬慰道:“子寰畢竟在幻妖七子中排位第四,你和他的差距巨大,能有這樣的結果,為父已是倍感欣慰,馬上凝神靜氣,不要再說話了。”
  終于擊敗了子寰郡王,但西席眾人的臉色卻沒有半點的舒緩。因為他們耗費了整整五個人,才擊敗這一個子寰郡王。
  “唉,雙方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大殿之中的都紛紛嘆息著。
  “是啊。也不知道云家為什么要接下來……雖說寧輸比賽不輸氣勢,但這么慘的敗勢,哪還有什么氣勢可言。”
  “那邊還有一個蘇家,聽說蘇家的蘇止戰在十二家族的年輕一輩中是數一數二的人物,應該能挽回些劣勢吧。”
  “得了吧,赫連家族的赫連霸,幻妖七子中排行第二、第三的輝夜郡王、遠雀郡王,哪個都不比蘇止戰弱。而排行第一的輝染郡王……他的實力,都足以一個人擊敗對面十二個,一點都不夸張!”一個妖皇城的人搖頭道。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