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564 遠雀郡王

遠雀郡王的背后,一抹巨大的炎龍之影在火光中映現,浮現的炎龍之影全身火焰爆燃,面孔猙獰扭曲,它仰天咆哮,釋放出的龍吟帶著無盡的憤怒和絕望,仿佛正處在九幽煉獄的折磨之中。
  聽到如此龍吟的人都感覺到體內的氣血不受控制的躁動起來,幾乎要噴薄而出。而這時,遠雀郡王身上的氣息增幅也終于停止,整個賽場范圍,都在他恐怖的氣場之下久久顫蕩著。
  “這……這……這是什么力量?遠雀郡王的氣息,竟然又一下子漲了一倍……不,是一倍還多!”看著此時的遠雀郡王,眾人都是驚駭莫名,他們之中九成九以上都從未聽說過仲王府還有這種能力。
  “這……這是怎么回事?”蕭云站起身來,驚聲道。那可怕的氣勢,讓他心中一片惶恐。
  “這是妖皇血脈與赤陽炎龍血脈混雜之下產生的一種特殊玄功,在妖皇城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多次。”云輕鴻臉色凝重的道:“利用金烏血脈的力量引燃炎龍血脈,將所有的力量在短時間內集中爆發,從而可以在一定時間內,釋放出遠遠超過平常的力量。遠雀如今的力量,比之他平時的全力狀態還要強大一倍多,而且可以同時駕馭平時只能駕馭一把的龍獄雙槍。”
  “那……那怎么辦?大哥會有危險的。”蕭云擔心的道。
  云輕鴻默然不語,眉頭緊緊擰起。
  金烏血脈與赤陽血脈混雜產生的這種特殊玄功,即使是妖皇城之內,知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因為混雜這兩種血脈的幻妖王族之人雖不算少,但這種玄功出現的頻率卻是極其之低。因為用金烏血脈來燃燒炎龍血脈,本就是一種禁忌之法,它雖然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實力暴漲,但卻會伴隨著極其嚴重的后果……接下來至少三個月,都將處在極度的虛弱狀態,而且很有很大的可能讓玄脈和身體承受過大的負荷而產生不可逆的創傷。
  所有,這個能力,一般只會在絕境之時發動。
  而身為幻妖王族之人,一生立于幻妖之巔,身份、實力都受世人仰望,一生又哪會經歷什么絕境。所以,這種能力衍生容易,但大都有此血脈和能力的人一生都沒使用過。
  遠雀郡王卻動用了這種禁忌之力,雖是顯得有些喪心病狂,但云輕鴻卻也并不太覺得意外。他是有著高貴身份,俯視天下的郡王,是幻妖七子中排行第二的絕世天才,他豈能容忍自己當著天下群雄之面落敗,豈能容忍自己成為一個昨日還默默無聞之人的踏腳石。
  “本王……豈會……敗給你!!”
  遠雀郡王右手銀槍,左手黑槍,身上龍鱗閃動,渾身肌肉暴起,背后的龍影猙獰咆哮,他的表情看上去也格外痛苦,抓起雙槍,他大吼一聲,沖向云澈。
  一股灼熱的風暴撲面而來,云澈一劍揮出……
  “霸王怒!”
  轟隆!
  遠雀郡王的兩把槍加起來,也比不上劫天劍的巨大。劫天劍轟落在銀黑雙槍之上,一聲巨響,以兩人碰撞的地方為中心,周圍的黑玄玉地面轟然崩裂,蛛網狀的裂痕瘋狂的蔓延而去。
  眼前的遠雀郡王仿佛完全換了一個人。之前的碰撞,他的槍被云澈一劍砸彎,人也飛了出去,但此刻同時駕馭兩把槍,刀槍轟撞之下,槍身卻是沒出現絲毫的彎折,身軀也沒有退后一步,朱紅的劫天劍被死死的壓制住,云澈的雙腳深陷地下,腳下的黑玄玉層層粉碎,再粉碎,雙腳也越陷越深……
  這是云澈最具優勢的正面對撞,卻是被遠雀郡王牢牢的壓制!
  砰!!
  兩人猛然分開,云澈身軀剛一浮空,便驟然前沖,一劍砸向遠雀郡王的頭顱,在遠雀郡王雙槍襲來之時,他身影一晃,真身以星神碎影閃現到了遠雀郡王的身后,重重一劍砸在他的背上。
  砰!!
  地面炸裂,遠雀郡王被狠狠的砸翻在地,但他下一瞬便忽然彈身而起,黑槍直刺,銀槍橫砸,直攻云澈,一雙瞳孔之中,釋放著惡狼一般的兇光。
  嗯?
  云澈心中微頓,這一劍下去的威力,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一個初期霸皇挨了這么一下,不死也要掉半條命,但這遠雀郡王卻分明沒受什么太大的傷,而且還馬上回身反擊……顯然連氣血都沒怎么混亂。
  玄力的暴漲……顯然也伴隨著護身之力的大幅度提升。
  云澈橫劍迎上。
  鏘!!!
  槍劍相撞,刺耳至極的金屬爆鳴聲幾乎撕破天際。云澈上身一仰,直接貼地倒滑了十幾丈,剛剛穩住身形,遠雀郡王已是咆哮著沖了上去,攜著狂暴氣息的雙槍全力橫掃。
  砰!轟!鏘!轟……
  雙槍與重劍肆意碰撞,隨著兩股強橫的力量一次次的轟擊,地面、殿頂不斷炸裂,碎玉紛飛。巨大的力量沖擊聲,就如九霄神雷降世轟鳴,讓人們僅僅是在這轟然的巨響中便全身氣血翻騰。
  轟隆隆……
  隨著玄力風暴的層層疊加,整個妖皇大殿劇烈顫抖起來,大殿之頂不斷出現著一道道越來越長的裂紋,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會塌陷。
  云澈的玄力屬性是“暴走”,他所使用的武器,也讓他的攻擊從來都是剛猛無匹,而遠雀郡王燃燒血脈,瘋狂膨脹的力量更是急欲尋找宣泄口,每一擊,也都如海嘯般的狂暴,兩人之間的戰斗,每一次的劍槍轟擊,就如兩座山岳在互相碰撞。
  賽場中的場景,讓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徹底的目瞪口呆,更有一些年輕弟子被聲浪沖擊的臉色煞白。他們無比確認,若不是小妖后設下的阻隔結界,外溢的力量,足以瞬間震碎他的內臟,當場七竅流血而亡。
  “這……這真的是年輕一輩的交手?”一個長者滿面驚恐,這場對決就在自己眼前,他卻是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這個人,還是稱霸幻妖界東南一域的宗師級人物。
  “遠雀郡王的玄力忽然增幅了那么多,應該是用了什么秘法……但就算是這樣,云澈居然也能接下來!太不可思議了。”
  “遠雀郡王是霸玄境六級,而云澈只有天玄境十級啊,比我還低一個大境界。但這樣的威力,我根本一招都接不下……他的實力到底是怎么練出來的!”
  “不過,云澈好像一直都處在下風啊,兩人雖然僵持,但后退的,一直都是云澈。云澈稍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
  轟!!
  轟!!
  轟!!
  轉眼之間,云澈與遠雀郡王已是對轟了上百個照面,他們時而在地面,時而在半空,如同兩只發狂的蠻荒兇獸,激烈無比的碰撞著,每一次碰撞,都是天崩地裂,震顫八荒。
  遠雀郡王的力量和所有的玄者一樣,都是玄力。
  而誰也不可能想到,云澈的力量只有一半是玄力……還是經過邪神玄脈大幅度增幅的玄力,還有一半,則是來自肉身!
  玄力暴走之后的遠雀郡王的確可怕,兩人之間的對轟,云澈雖然沒有落敗,卻也一直處在被壓制的一方。但,他的臉色始終一片平靜,而遠雀郡王卻是越來越膽戰心驚。
  他不惜承受極其嚴重的副作用,動用秘法,讓自己的力量暴走,本以為這樣一來,必然能毫無懸念的將云澈快速擊潰,要殺他都是輕而易舉,卻沒想到,自己的力量如此暴走,竟然只堪堪將云澈小幅度壓制,他死死咬著牙,拼了命的攻擊,每一擊都瘋狂釋放著全力,想要將云澈直接轟成碎片,但卻全部被云澈給擋了下來,任憑他絕招盡出,嘶吼震天,卻怎么都無法轟開那把朱紅色的巨劍。
  而這種力量暴走的狀態是玄力的集中爆發,根本持續不了太久,而且這個過程中他的身體,還有玄脈都承受著巨大的負荷,他臉色的扭曲,還有痛苦的表情絕不是假的。
  到了此刻,他已經開始感覺到玄力虧空,全身劇痛,甚至大腦都不斷出現著輕微的眩暈感……但眼前的云澈,雖然一直在被壓制,卻是始終從容不迫。
  “呃啊啊啊!”遠雀郡王瞪大的雙眼里布滿了血絲,他痛苦而暴躁的大吼著,雙槍同時橫掃,勢要將云澈的身軀狠狠的砸成數段,但劍風呼嘯,他的槍勢和槍芒依然被牢牢的阻擋,云澈重劍架住雙槍,胸口劇烈起伏,但眼神卻是平靜如水,他看著已是氣喘如牛,雙目赤紅的遠雀郡王,忽然露出一絲淡笑:“怎么?這就不行了?”
  遠雀郡王的玄力爆發,幅度之大足以讓任何玄者大吃一驚,但卻根本入不了云澈的眼。因為玄力暴走,根本就是云澈再熟悉不過的狀態。從邪魄,到焚心,到煉獄。
  能讓玄力在短時間內增幅一倍,在世人眼里已是堪稱逆天。
  但云澈,縱然是邪神之力最最低等的邪魄狀態,也是增幅兩到三倍。
  遠雀郡王的玄力暴走不但時間很短,而且要承受巨大的副作用。
  而云澈,現在都可以隨時隨地的保持著焚心狀態,毫無壓力。就連煉獄狀態,也已經能持續相當長的時間,只要不過分動用,副作用僅僅是加劇消耗而已。
  所以,在云澈面前玩玄力暴走……云澈一點都不想笑。
  同時,云澈也格外清楚著玄力暴走的后果。當初他強開邪魄、強開焚心、強開煉獄后所承受的身體、玄脈負荷,那種身軀幾乎要碎裂的感覺可是記憶猶新。
  他如今有著龍神之軀,有著鳳凰血脈,有天地之力的淬煉,又經歷了空間風暴的洗禮,因而承受遠超當前玄力層面的負荷根本毫無壓力。但遠雀郡王的話……估計最多也就支撐個百息。
  到了現在,遠雀郡王的力量,還有精神狀態果然都出現了潰散。
  “不可能……不可能!本王現在的狀態……怎么可能還贏不了你!!”
  云澈的話,還有他篤定的表情,如同萬千根鋼針刺入遠雀郡王的心神之中,他狂吼一聲,雙槍一掃,將云澈遠遠震開,全身火焰瘋狂搖曳,背后龍影忽隱忽現,然后發出一聲嘶啞又痛苦到極點的龍吟。
  砰砰砰……
  遠雀郡王身上的血管根根暴起,片片龍鱗夸張的鼓起,部分皮膚寸寸炸裂,血液飛濺。
  “還真是拼啊。”看著遠雀郡王現在的樣子,云澈手握劫天劍斜在身前,他目光雖然平靜,但內心卻也絕不輕松,承受了遠雀郡王上百次全力轟擊,他的消耗也是格外巨大,在加上之前四連戰的消耗,他如今的玄力和體力,都只剩下不到三成。
  后面,還有一個遠比遠雀郡王可怕的多的輝染!
  看來,不能再這么繼續下去了,必須早點解決他。
  云澈本是打算防御為主,等到遠雀郡王承受不住負荷后反擊將他挫敗,這樣可以相對的減少消耗,并保留實力。但看到他現在依然持續的搏命狀態,他不得不重新權衡。
  “終極……天龍裂!!”
  遠雀郡王全身的力量都拼命灌入雙槍之中,一黑一銀兩把長槍卷起兩股玄力風暴,風暴相疊,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瞬間席卷了整個賽場,在只能稱為“狹小”的賽場范圍,云澈根本毫無退路。
  這基本已是遠雀郡王臨近絕望的拼死之搏,面對撲面而來的洶涌氣浪,一抹猩紅的顏色閃過云澈的瞳眸。
  “煉……獄!”
  遠雀郡王的可怕攻擊牽動著所有人的視線和心魂,每個人都死死瞪大眼睛,準備看云澈如何應對,但這時,眾人卻忽然感覺到,云澈身上的氣息驟然暴漲。
  “什什什……什么!!”堂堂蘇家之主蘇項南看著云澈,失口而出的驚叫聲竟是結巴了起來。
  這場對決之激烈,已是無限倍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在遠雀郡王動用禁技的狀態下,云澈依然支撐了下來,這在所有人看來,已是奇跡中的奇跡,他被遠雀郡王步步壓制,西席眾人無不擔心他會有哪一個瞬間無法支撐,被遠雀郡王一槍擊潰。
  但……他們死都無法想到,這種情形之下,云澈的氣息竟是忽然間暴漲……貨真價實的暴漲!暴漲的幅度遠遠的超過遠雀郡王,短短一瞬間,便完完全全的蓋過了遠雀郡王增幅后的力量氣場。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