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568 勝局

咔……咔……
  偌大的妖皇殿,整整十萬來自五湖四海的強者,卻是除了碎玉從墻壁上散落的聲音,再無一絲聲響……就連呼吸的聲音都完全聽不到。妖皇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已站起,眼睛圓瞪,嘴巴大張,不知有多少張下巴幾乎要砸到地上。
  就連小妖后,也已從皇座上站了起來,目光怔然的凝視著被砸入墻壁的輝染。
  離賽場最近,就站在賽場邊緣,已凝心蓄力準備阻止云輕鴻忽然出手救云澈的淮王直接雙目外凸,嘴角眉角下巴都在抽搐般的蠕動……一個能讓小妖后投鼠忌器,能讓六成以上的守護家族王府背棄妖皇一脈投向他的人,心機和心性可想而知,卻也是在這一幕之下,徹底的心神大亂,面目扭曲。
  這是一場實力極其懸殊……比之前任何一場都要懸殊的對決,輝染的實力本就遠勝云澈,而云澈還是連戰五場,玄力大耗的狀態。所有人關注的根本不是這場對決的勝敗,而是云澈最終能不能活下來……
  兩人交手,整個過程僅僅是一瞬……
  短到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
  一個人就被狠狠的轟飛了出去,直接轟到賽場之外,砸入了妖皇大殿的東墻之中。
  按照規則,落入場外,也是表示著這場比賽的終結!
  被一瞬間轟飛出去的卻不是云澈,而是實力高到恐怖,可以將云澈徹徹底底的碾壓,任何人都想不到一絲輸掉可能的輝染!!
  他們所看到的畫面,不啻于一株奄奄一息的小草,忽然頂翻了扎根萬年的蒼天大樹……那是一種宛若天地忽然顛覆一般的精神沖擊。
  “大哥……贏了……”蕭云一聲失魂的低喃,隨后便是失控的大吼:“大哥贏了……是大哥贏了!!我們云家贏了!”
  蕭云激動的大吼聲讓所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瞬時,無數的驚呼聲匯成驚天動地的浩大聲浪。
  “是云澈贏了……真的是……云澈贏了!!”
  “這這這……這簡直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不可思議的事!”
  “輝染敗了……只一招就敗了!啊啊啊……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會不會是我還在做夢!”
  “這不可能……不可能!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根本不可能啊!!”
  “輝染是淮王那邊的最后一人,云澈贏了……也就是說,最終結果,是云家勝了!!”
  ………………
  “父親,輝染敗,云澈勝……我們……竟然是……我們贏了!”蘇止戰整整的說話,他的聲音飄忽,如同夢囈。
  “是……啊。”蘇項南緩緩點頭,聲音帶著重重的哆嗦:“我相信無論是誰,都不可能預料到這個結果。這云澈……究竟是何方神圣。”
  赫赫蘇家家主,竟用“何方神圣”來形容云澈,但此時所有蘇家人聽來,但半點不覺得夸張不妥。
  “不得了……不得了……實在是不得了啊。”慕飛煙連說“三個不得了”,這個活了數百歲的慕家家主,此時的眼神聲音神情,都被“驚嘆”的情緒所充斥。他剛才還暗嘆云澈過于年輕氣盛,不知進退,此時方知,云澈根本是心有成竹。他百歲之后,就幾乎從未看錯過人,但對于云澈,他卻是錯估了一次又一次……
  慕雨白張了張嘴,口中不對低喃道:“這家伙,到底是哪來的小怪物……”
  對于和云澈結拜這件事,他可是一直很上心,但此時心里卻是一陣發虛。他最初不惜自降輩分,主動嚷著要和云澈結拜兄弟,一半是對他的感激,另一半自然是因為他醫好云輕鴻和慕雨柔的絕頂醫術……要是有了這么個兄弟,那可不是多幾條命的事,惠及的可是整個慕家。
  他之前之所以那般的志在必得,甚至有些強硬,是因為他好歹是慕家少主,不久之后便是真正的慕家之主,自認為身份實力絕對配得上。但到了此刻,目睹著云澈驚人無比的實力,還有心性魄力,再加上他足以轟動天下的醫術……而擁有這一切的云澈,今年才二十二歲而已!
  秒殺當年同齡時期的他不知多少條街。
  二十二歲便如此,將來之成就,更是無法想象。
  說他會成為未來的幻妖第一人,今天在場目睹一切的人,估計都不會有一個人懷疑。
  所以,這個堂堂慕家少主,在云澈過于耀眼的光芒之下,對屈尊降輩主動求結拜這事上都徹底開始虛了……
  “我幻妖界,竟然出現了此等人物。”天下雄圖驚聲嘆道:“只可惜,他是云輕鴻的義子,若是親生兒子,云家將來何愁不興……第一,為父本以為你言過其實,沒想到他比你所描述的還要驚人太多。此子將來之成就,必定驚天動地,再加之他還是我天下一族的恩人……你們以后,可要多多與之結交。”
  天下兄弟們紛紛點頭,每一個人的目光依然充斥著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
  云輕鴻站的筆直,身后,云家的眾長老們早已是激動的毫不顧及形象,和年輕弟子們吼叫的幾乎啞了嗓子。他沒有呼喊,沒有沖入賽場之中,他注視著云澈,一雙虎目之中已是隱含淚光,他清楚……所有人也都清楚著,這個結局,已不單單是不可思議的奇跡那般簡單,他更是挽回了云家的命運,還有所有忠于小妖后的守護家族與王府,乃至妖皇一脈的氣勢與尊嚴!
  還給了本是得意非凡的淮王一系一記狠狠的重擊。
  “澈兒,為父以你為榮!”云輕鴻微笑著,他甚至沒有去看淮王一眼……因為不用想,他的臉色,必然是難看到極點。
  淮王的臉色豈止是難看,簡直已是扭曲的幾乎分不清五官。仲王,還有東席那邊各大王府之主家主,也都是臉色黑如鍋底,面面相覷,卻是沒有一個人能說出話來。
  “啊啊啊啊!!”
  砰!!
  野獸一般的咆哮聲中,大殿的東墻轟然炸裂,輝染披頭散發,滿臉是血的撲了出來,然后血紅著眼睛,直沖云澈:“王八蛋……本王殺了你!!”
  輝染的樣子看上去雖然狼狽之極,但氣勢卻依然無比驚人,在被龍魂領域攝魂的狀態下受了云澈兩劍,不但沒有玄力潰散,而且至少表面看上去沒受什么重傷……云澈心中微凜,這輝染的實力,果然非同尋常。
  一股帶著狂怒氣息的玄力風暴襲來,云家大長老云外天飛身而起,瞬間護到云澈身前,暴吼一聲:“輝染,你干什么!!”
  現在,云家上下可是把云澈當做天大的至寶,哪會讓他受半點傷害。
  輝染再強,也斷然不可能是云外天的對手,云外天的氣勢之下,他頓時被遠遠逼開。輝染怒氣更盛,狂吼道:“這混蛋陰本王!以本王的實力,怎么可能輸給這種垃圾……云澈,你可敢與本王堂堂正正一戰!”
  云家二長老云斷水也飛身護到云澈身前,看著輝染冷笑道:“輝染,你敗了就是敗了,在場的所有人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好歹也是一屆郡王,難道還輸不起了嗎?哼,也不怕連累你們整個淮王府一起被天下人恥笑。”
  “閉嘴!”輝染手指云澈,全身哆嗦,這個狂傲到極點的人可謂一生沒有敗績,但今天,卻被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遠遠弱于自己,還玄力大耗的人一劍轟出賽場,他這一生,都沒有承受過如此的恥辱:“本王怎么可能會輸!剛才分明是這……”
  “夠了!”
  淮王面沉如水,向輝染沉聲厲喝道:“你這是要丟盡我們王府的臉嗎!還不退下!”
  “父王……”輝染郡王面色抽搐,全場的注視如芒在背,他不甘心的握緊雙拳,陰毒的看了云澈一眼,咬牙切齒的轉過身去,走出賽場。剛回到坐席,一大口血便是狂噴而出……云澈的重劍,又豈是那么好受的。
  “好!”小妖后緩步走下,那張似乎永遠冷漠的臉上,露出了極其罕見的舒緩:“真是精彩絕倫的對決。云澈天玄之境,卻以一人之力,連戰六場,連勝我妖皇城六大天才,讓本后都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按照賽前所定,云家若敗,需就此失去守護家族之名。云家本是處在絕境邊緣,云澈卻已一人之力力挽狂瀾,反敗為勝,看來,連天意,都是站在云家這一邊!”
  小妖后目光一斜,掠過東席,最后落在淮王身上:“淮王,對于這個結果,你可還有什么話要說?”
  淮王還未開口,云澈已經大聲說道:“在淮王說話之前,容我提醒淮王一句……我們兩邊賽前所定下的籌碼,淮王殿下可千萬不要忘了!你們勝,我云家離開守護家族。而我們勝了……嘿!我們云家的事,你們已經可以全部閉嘴了。還有……赫連赤陽九方南宮白家嘯家林家,每一個家族都要在一個月內,交給我們云家五斤紫脈神晶!而你淮王,需在一個月內,交給我云家二十斤紫脈神晶!”
  云澈嘴角勾起:“這一點,小妖后為證,天下群雄為證,你淮王,還有這七家族也都答應的痛痛快快……淮王,相信你堂堂郡王,不會眾目睽睽之下出爾反爾吧?”
  云澈的話一出,對面的七大家族之人臉色全部變成了豬肝色。五斤紫脈神晶,縱然在立于幻妖之巔的守護家族,都是需要積累百年的命脈之晶。他們之前隨著淮王答應,并讓天下人為證,是無比確定著自己這邊根本不可能會輸,而這個“籌碼”,僅僅是個放在那里的擺設而已。
  如今,他們卻敗了……
  若真是交出五斤紫脈神晶,那便是等同于斷送了家族的百年,而聚攏了數十斤紫脈神晶的云家,想不崛起都難上加難。他們絕對無法接受……但偏偏,這是幻妖群雄齊聚的妖后大典,十萬幻妖群雄,是這天下最堅實的見證者,如果出爾反爾,那便等同于在天下人面前扒掉自己的臉皮,葬送家族聲望聲名,讓所有人恥笑和不屑。
  但淮王在這時卻忽然變得一點都不慌亂,反而微微笑了起來:“本王當然沒有忘。這場比賽,本就是本王提起,是勝是敗,本王自然都會坦然接受,絕不會輸不起,更不會出爾反爾,讓我淮王府蒙羞,相信眾守護家族也是如此。”
  “但是,你們好像完全搞錯了一件事。”淮王眼睛半瞇,不緊不慢的道:“這場比賽,事關著云家命運,有資格代表兩方參戰的人,年齡,必須三十五歲以下,身份,也必須是出自守護家族和幻妖王族。”
  淮王說到這里,東席那邊的眾人臉色驟變,而東席那邊眼睛全部亮了起來。淮王笑瞇瞇的道:“云輕鴻,如果本王沒有記錯,這個云澈,只是一個你不知道從哪里收來的義子?既然只是義子,那就是說根本沒有云家血脈……既然沒有云家血脈,那他有何資格代表云家出戰!”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