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573 大罵七族下

readx();云澈的大聲喝問,讓本是氣勢洶洶的七大家主一時間全部愣住,就像是忽然同時被魚刺卡住了喉嚨,過了好一會兒,嘯西風才瞪目吼道:“云澈!你們云家還有臉主動提起當年之事!當初如果不是云滄海貿然前往天玄大陸,又怎么會弄丟妖皇璽!”
  云澈冷笑一聲:“我爺爺為什么要去天玄大陸,全幻妖界的人都一清二楚!他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云家,更不是為了弄丟妖皇璽!而是為了救淪陷在幻妖界的妖皇大人!嘯西風,你為什么不敢正面回答我剛才的問題……當年先妖皇落入天玄大陸,我爺爺帶領云家十位太長老前往營救時,你們這七家族在做什么!為什么你們沒有去救,回答我!!”
  云澈的這個問題,讓七家主都不受控制的心中一緊,因為這對他們而言,是再尖銳不過的問題,當年先妖皇落入天玄大陸,所有人都認為他是九死一生。而且他們從未去過天玄大陸,貿然闖入,很有可能無命生還,與此同時,十二守護家族繁盛萬年,暗中互爭強弱,若是家族強者葬送天玄大陸,家族勢力必衰,所以,他們不敢,內心深處也根本不愿犯如此大險……而唯有云滄海,堅稱未見先妖皇尸首,絕不相信其已死!決意帶領家族最強十大太長老遠赴天玄大陸……
  所以,云澈這個尖銳的質問,讓他們無法不心中發虛。
  嘯西風一沉氣,低沉的道:“無知小兒!先妖皇當年落入天玄大陸四圣地之手,四圣地實力極強,天玄大陸更是對方土地,貿然進入,只會徒增傷亡!就算要救,也須得做好充足準備,從長計議……”
  “從長計議?好一個從長計議!!”云澈嘲諷的笑了起來:“守護家族的職責是什么?是守護妖皇一脈!而要守護好妖皇一脈,最先要做到的,也是最最基本的職責,就是守護好妖皇!你既然知道先妖皇身處如此險境,那就該知道時間每拖上一息,先妖皇的危險便會多上一分!作為守護家族,必須要做的就是第一時間、不惜一切的去將先妖皇救出……而在先妖皇如此危難之時,你!!堂堂守護家族之嘯家家主,說出的竟是‘從長計議’四個字!”
  云澈手指嘯西風,一臉的憤怒:“我簡直不能理解,你身為守護家族之家主,面對事關妖皇性命的大難,是何來的顏面說出這幾個字!呵……在你落入死敵手中,危在旦夕時,你的家族是不是也應該從長計議!?你的兒子落入兇獸之爪,你是不是也要從長計議?你看到老婆被淫.人扒光了衣服擄走,你是不是也要從長計議!!”
  “你!!”嘯西風何等身份!他可是守護家族之家主,整個幻妖界能讓他俯首之人都屈指可數,何曾被人大罵。如今竟是被云澈一個小輩當著天下群雄之面,指著鼻子一通大罵,還罵的他惱怒之余,竟是無言反駁,胸腔欲炸。
  “呵!”云澈冷笑:“什么從長計議,多么可笑而無恥悲哀的借口!分明是怕自己在天玄大陸遇險,怕家族勢力受損,從而置先妖皇的性命安危于不顧!!幻妖界安定萬年,日益鼎盛,無危無難,也難顯忠奸!百年前大難降臨,正是十二守護家族報效妖皇萬年盛恩,行使守護之責之時!而那時面對先妖皇危難,不惜一切赴死相救的……卻唯有我們云家!!唯有我們云家!!”
  “而你們!!”云澈手指前方,聲音顫抖:“同為守護家族,卻為了自己性命,為了家族利益,竟置妖皇生死而不顧!還冠冕堂皇的喊著‘從長計議’!這也就罷了,先妖皇死,我爺爺死,我云家十大太長老死,你們非但不羞愧,不贖罪,不悔恨,卻聯合起來詆毀我云家英烈,并在幻妖界散播謠言,毀我云家之譽,向初登基的小妖后施壓給予我云家重責!讓我明明極盡忠義,還痛失家主的云家反而備受責罰,大衰百年……甚至直到今日,你們還聯合起來,欲將我云家逐出守護家族!你們這丑惡的行徑,無恥的嘴臉,哪配’守護家族‘之名!!”
  云澈的話字字如雷,字字激憤,狠狠的顫蕩著所有人的心魂。大殿之中所有的聲音都小了下去,每一個人都呆呆的看著云澈,聽著他的大罵,心中久久激蕩。
  “澈兒……說的好!”云輕鴻捏緊手掌,他沒有說話,默默的看著這個讓他感覺到越來越驕傲,甚至有些夢幻的兒子。
  七家主的臉色全部變得難看無比,云澈雖然看上去激動無比,似已情緒失控,但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如根根毒刺,直錐要害。九方家主九方奎厲聲道:“住口!云澈,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出口污蔑我們守護家族!當年先妖皇陷落之地是天玄大陸!而不是普通的險地!我們十二守護家族沒有一個曾經到過天玄大陸!云滄海貿然闖入,非但不可能救得了先妖皇,反而讓自己也栽在那里,根本就是愚蠢之極的行為……”
  “閉上你的臭嘴!!”未等九方奎聲音落下,云澈已是怒罵出聲:“我爺爺愚蠢?我爺爺若是愚蠢,為何他會被封為妖王,而不是你九方奎,難道先妖皇也是愚蠢之人嗎!!”
  九方奎張了張嘴,根本無言以對。
  “我爺爺若是愚蠢,為何百年前最為鼎盛的,是我們云家,而不是你們九方家!!”
  “我爺爺若是愚蠢,為何當年他是同輩的第一強者,為何他名震天下,受妖皇城所有強者敬仰,為何他是幻妖界有史以來唯一的妖王!!而這些,卻和你們九方家族,和你們太家主,和你九方奎毫無關系!我爺爺若是愚蠢,那你九方奎豈不是連最卑賤的蠢豬都不如!!”
  “你……你……”九方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我爺爺是不是個愚蠢之人,但凡認識我爺爺,接觸過我爺爺,甚至聽過我爺爺傳聞的人都一清二楚!”云澈的聲音平緩下來,眸光微顫:“我爺爺不蠢,他比任何人都剛正,也比任何人都聰明,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帶著家族十位最強太長老前往天玄大陸會是什么后果……那很有可能會讓自己葬身天玄大陸,讓十大太長老葬身天玄大陸,如果這些發生,將是云家失去最強的十一根支柱,失去十一位……也是所有的十一位高級帝君!會讓云家冠絕十二家族的實力,一夜之間衰落到最弱。”
  “但是,我爺爺依然選擇這么做了!而且毫無猶豫,義無反顧!我云家上下沒有反對,十位太長老也沒有一個退縮!因為我們云家是守護家族,守護妖皇是我們云家的最高使命!在我爺爺的信念里,妖皇的性命遠遠重要過他的性命,在我云家的信念里,妖皇一脈的安危,勝過我云氏一族的安危!這是我們云家的使命,也是我們云家的忠誠和驕傲!!”
  “但是,我們云家先烈的忠誠換來了什么!”云澈直視七家族的目光充滿了恨意:“卻是你們這些置先妖皇之難于不顧的家族的詆毀和打壓,今天甚至還要聯合起來將我云家驅逐!妖皇一脈如此大難,你們這些家族卻是沒損一兵一卒,毫發無傷!我云家先烈對妖皇一脈的忠誠和犧牲,甚至還被說成了‘愚蠢’!”
  “究竟是哪些家族不配‘守護’之名!究竟是哪些家族應該被驅逐!呵……難道天下人眼睛都全部瞎了,連這最顯眼的事實都看不清了嗎!!”
  云澈的話狠狠的敲擊著所有的心弦……和一雙雙在長久的傳言中被不經意蒙蔽了的眼睛。
  “說的好……說的好……說的好啊!!”慕飛煙老爺子雙手顫抖,他仰著頭,嘆聲道:“云老弟,這是你的孫兒啊!得孫如此,你定也是九泉含笑了!”
  “少家主……”云家上下全部眼圈泛紅,臉色也都通紅一片,云澈的話,宣泄著他們這百年以來所有的委屈、憤恨、不甘,呼喊著他們內心最深處苦苦壓抑,無法喊出的聲音,更宣讀著他們云家的榮譽與驕傲,他們一個個緊握著手臂,全身血液都幾乎要沸騰起來,眼眶之中,卻都是淚光閃動。
  “太家主……你聽到了嗎,少家主正在為你正名,為我云家正名啊。”眾長老想到葬身在天玄大陸的云滄海,一個個悲從心來,淚流不止。
  嘯西風和九方奎兩大家主,卻被云澈罵的狗血淋頭,臉色難看的如同吃了大便,而且憋了半天,卻是連一句反駁的話都憋不出來……其他五家主的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今日不是他們與云澈單獨面對,周圍可是天下群雄在側,如果他們今日被云家徹底壓過,那么控制了百年了輿論風向,可就要徹底而變……
  云澈在他們面前,年紀只能用“幼小”來形容,但他嘴巴之毒,詞鋒之利,卻是讓他們全部膽顫心驚,生平第一次體驗到了何為“字字誅心”。林家家主林歸雁一咬牙,厲聲道:“云澈!你口口聲聲的標榜忠誠,口口聲聲的為你們云家辯解!聽的真是可笑到讓人笑掉大牙!云滄海的確是人杰,但他百年前的行為愚蠢之極,卻是天下共知!他若不愚蠢,為何要帶著妖皇璽前往天玄大陸,而不是臨行前將之交還給小妖皇!否則也不至于讓妖皇璽從此遺失!”
  “可笑!究竟是誰可笑!”云澈冷眼嘲聲道:“妖皇璽是先妖皇交予我爺爺所守護!這等重要之物交給我爺爺,是對我爺爺無限的信任!而我爺爺一生忠于妖皇,又豈會有一絲一毫辜負于這種信任!若無先妖皇之命,爺爺絕不會將之交給任何人!先妖皇那時雖身陷天玄大陸,但爺爺堅信先妖皇未死,縱然危機萬千,縱然可能會因此赴死,爺爺也絕不愿私自將妖皇璽交予他人……這是君臣之間的信任和忠誠!而你林歸雁,卻居然覺得這可笑!先妖皇縱然活上萬世,也絕不可能將妖皇璽交給你這等人守護!你又有什么資格指責我爺爺!”
  林歸雁臉色沉下,隨之難看的一聲冷笑:“這等愚忠,根本就是個笑話!”
  云澈眼睛瞇起,冷冷的盯著林歸雁:“林歸雁!你可知道這世上真正的忠誠的是什么?我來告訴你……那就是你口中的‘愚忠’!這世上唯一完全純粹,毫無雜質的忠誠,就是愚忠!所有的帝王,哪個不希望自己的臣子是愚忠!所有的主子,哪個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是愚忠!你說的沒錯,我爺爺對先妖皇是愚忠!他視先妖皇之托如天!視先妖皇之命勝過自己之命!而你口口聲聲將‘忠誠’掛在嘴邊上的林歸雁卻做不到……非但做不到,非但不以為恥,卻還要說這是個笑話!”
  “所有林家的人,好好記著你們家主剛才說的話,可千萬不要對你們的家主過分忠誠,否則,你在他眼中就是個笑話……笑話啊!”
  “云……澈!你……”林歸雁手指云澈,渾身發抖。
  “一個將對妖皇的愚忠視為笑話的人,其身份居然還是守護家族的家主,這簡直是守護家族之辱!我云家與你同列守護家族,都感覺到羞恥!而這樣一個人,居然還有臉指責我爺爺……呵,林歸雁,恕我這個小輩直言……你根本連給我爺爺舔腳趾頭的資格都沒有!林家家主?我呸!!”
  【抱歉,在哈爾濱待的有點久…………稍作調整,努力更新。】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