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586 金烏魂靈

readx();到來金烏雷炎谷前方的人,正是,
  站在金烏玄陣面前,她灰袖輕拂,手臂抬起,緩緩托起妖皇璽,頓時,妖皇璽所釋放的光芒一下子變得更加深邃熾熱,并且緩緩閃動起來,閃動的頻率與玄陣中心的金烏影像完全一樣,似乎是產生了某種共鳴。
  小妖后伸出左手,修長的手指輕輕一劃,頓時,一滴殷紅的血珠從她的指尖飛出,落在了妖皇璽之上,霎時,妖皇璽火光閃動,一道赤金色的火苗飛竄而起,環繞著妖皇璽熊熊燃燒,久久不滅。
  小妖后的手指伸展,輕然舞動,頓時,又是一滴血珠從指間飛出,劃著猩紅的軌跡直飛金烏玄陣,點落在了玄陣中心的金烏影像上。一團同樣的赤金色火焰,在玄陣中心燃燒而起。
  小妖后手握妖皇璽,飛身而起,將妖皇璽碰觸到了玄陣的中心,頓時,兩團由她的妖皇之血所燃燒的火焰融合到了一起,妖皇璽發出了一聲嘶鳴,金烏玄陣也嘶鳴陣陣,隨之,交融中的兩團火焰在一瞬間同時熄滅……
  而封鎖著金烏雷炎谷的玄陣,也在這一刻快速淡化,直至完全消散。
  那條通往金烏雷炎谷的唯一入口,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了小妖后的身前。
  小妖后眸光平靜如水,她收起妖皇璽,嬌小的身體掠起一道尋常人的肉眼都無法察覺的灰影,無聲的沒入金烏雷炎谷之中……
  再有半個月,便是金烏雷炎谷開放之期,五年的時間,其中已是重新孕育了大量的火靈與雷靈。這里的大地是赤色的,天空卻又是紫色的,視線之中,無數的火焰在搖擺,無數的雷光在嘶鳴,偶爾地面會忽然竄起數十丈高的火浪,或是落下咆哮的雷霆……這里與外界明明只有一個金烏玄陣相隔,卻仿佛是法則與構成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小妖后速度全開,直線向北,任由火焰與雷光轟擊纏繞在她的身上,只是這些火焰與雷光再怎么肆虐,也無法傷害到她一絲一毫。而一些有了中等意識的火靈在感知到她身上的氣息之后,都會快速的逃離,不敢靠近。
  金烏雷炎谷廣闊無比,小妖后將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速度之上,沒有任何的保留,速度快到了便如驟然閃動的雷光,而即使如此,一個多時辰過去,她身邊依然是雷電與火焰的世界,不見盡頭。
  整整兩個時辰后,一個被赤金色火焰完全包裹的山壁出現在前方,小妖后身影一轉,落在了山壁之前,她的面前,是一個和封鎖金烏雷炎谷的極為相似的金烏玄陣,只是這個玄陣要小上三分,金烏影像也更加的深邃。
  小妖后一直冷寂的眸光終于出現了剎那的動蕩。這里,早已不是她第一次到來,但這一次,她的心境和以往全然不同。以往,她唯有無奈和渴望,而這一次……她手中握著已經歸來的妖皇璽。
  手持妖皇璽,小妖后不再猶疑,緩步走向前方,在她的身體碰觸到玄陣之時,妖皇璽火光閃動,一團爆裂的火焰蔓延而出,包裹住小妖后,帶著她的身軀緩緩的沒入到玄陣之中……
  小妖后眼前的世界頓時切換,從雷與火的世界,一下子踏入了一個完全充斥著金黃色的無邊世界。
  手握妖皇璽,小妖后單膝跪地,恭敬的道:“幻妖王族第十二世帝王,金烏血脈第十一世傳承者幻彩衣,拜見金烏圣神。”
  “哈哈哈哈哈哈……”
  小妖后的聲音剛落,一個肆意的女人大笑聲便在這金黃色的世界中響了起來。這個聲音似乎是來自天際,又似乎近在耳邊,縱然是小妖后高至五級君玄境的強大玄力,都在這個聲音之下氣血顫蕩。
  “你們幻妖王族已是遲了百年未至,今日終于到來,卻是個女子。看來,本尊與你們一族的緣分已是盡了,你還來做什么!”
  女子的聲音如同烈火,她的話讓小妖后心生不解,她抬首道:“父皇與皇弟在百年前相繼遇難,妖皇璽也遺失百年,近日方才尋回,所以遲至百年。我雖為女子,卻是我妖皇一族如今唯一的直系傳人,繼承著純正的妖皇之血。請金烏圣神賜予我《金烏焚世錄》與始祖血脈,重振妖皇一族。”
  “賜予你金烏焚世錄與始祖血脈?哈哈哈哈!你真是可憐而又天真,你難道沒聽清本尊剛才所言嗎?從你進入之時,本尊便知與你族的緣分已是盡了!”
  “金烏神圣此話何意?”小妖后皺眉不解道。
  “何意?你果然足夠天真!你妖皇一族這萬年之**歷十世妖皇,這十世妖皇,皆為男性!從未有過女性,你難道以為這只是單純的巧合和世俗的男尊女卑嗎!哼,看來你一直都并不知曉,以你們凡人之軀,能承受金烏始祖之血的,唯有男性!”
  小妖后如遭雷擊,全身微顫:“為什么!我雖為女子,但同樣為妖皇一族的直系傳承者……”
  “與你是否是妖皇一族的繼承者無關!只因你是女人!”火焰般的女子聲音毫無留情的道:“男體為陽,女體為陰,以凡人女子之軀,駕馭平凡玄火尚可,哪怕是鳳凰、朱雀之炎都可,但我金烏之炎是世間至烈至陽之火!不容半點陰氣!你如今僅是繼承著稀薄的金烏血脈,便已是被晝夜焚體焚心,痛苦不堪,而且壽元大減,若是承受始祖血脈,你的內氣將徹底大亂,終日痛不欲生!”
  “再加之你目前尚是處子之身,體內元陰尚存,若承始祖之血,不出三日,便會血脈炎力暴.動,五內俱焚而亡!”
  小妖后:“!!!!”
  幻妖界十世妖皇,的確皆為男性,但是,從未有人覺得這有什么奇怪,因為男子為皇,本就是天經地義,女子為皇,反而會不正常。金烏血脈會傷女子之身,這一點幻妖王族的人都一清二楚,尤其是有著直系血脈的妖皇之后,從來都是先于妖皇而去,沒有一個壽元超過千年……從無例外。
  這些,小妖后自然心知……但絕沒想到,女子之身,哪怕是妖皇之女,竟是根本不能承載始祖之血……也就不能修煉《金烏焚世錄》。
  所有的希望如同化作冰冷的寒泉之水無情的澆灌在她的心魂之上,她怔怔許久,想著妖皇一族目前的處境,不甘心的喃喃道:“難道,真的一點可能都沒有嗎……金烏圣神,你明明也是女子之軀……”
  “哈哈哈哈!”火焰般的聲音張狂大笑:“神靈之軀,豈實你們凡人之體所能并論!若說可能……哼,倒也不是沒有,那就是得到擁有朱雀或鳳凰血脈的男子元陽滋養!但這幻妖界,從無鳳凰與朱雀的遺留之力,也斷然不會存在這樣一個男子,你死心的離開吧!”
  金烏之音在提到“鳳凰”與“朱雀”時,明顯表露著深深的不屑。
  小妖后垂首閉目,久久無言,不肯離開。火焰般的女子聲音再次響起:“不要再抱有幻想,再不要奢望讓本尊出手助你!本尊是金烏血脈與靈魂的分離體,在金烏遺留的意志下終生不得離開此地!本尊自萬年之始,已賜予你們霓虹彩雀一族萬年榮華,成就萬年妖皇一族!與你一族緣分既盡,也是天意所歸!你去吧!”
  “至于這妖皇璽,待你死去那日,妖皇血脈斷絕之時,也自會隨之消散!”
  金烏魂靈的聲音落下,金黃色的世界也頓時崩塌,周圍,又變成了雷與火的世界。小妖后依然跪在那里,久久沒有動作和言語,如若失魂……
  慕家可謂是迎來了這一百多年來最熱鬧的一天。
  在云澈答應一起回慕家時,慕飛煙就第一時間傳音家中,偌大的慕氏家族頓時從上到下忙作一團,簡直比小妖后蒞臨還要鬧騰幾十倍。
  慕氏一族的族地要比云家大上一半,再加上云家勢衰,氣勢之上,慕家也要勝出云家許多。
  慕老爺子拽著云澈一馬當先的進門,一路哈哈大笑,神采飛揚,直看的那些慕家子弟瞠目結舌,甚至懷疑這個平時向來是不怒而威的家主是不是被什么鬼怪給附了身。
  慕飛煙親自帶著云澈逛了慕家一圈,一路口上不停,大笑不止,唾沫星子亂飛,把那些慕家弟子唬的一個個像是大白天見了鬼。逛完慕家,時間已是臨近傍晚,慕飛煙把一行人帶到自己的庭院,然后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珍藏了幾百年沒舍得喝的玉參茶一股腦全拿出來……慕雨白三兄弟在捧著茶杯時,兩只手都在發抖。這玉參茶一兩萬萬金,他們三兄弟平時就是偷偷嗅一嗅,都要被老爺子給罵出去,今天居然托外甥的服……喝上了!
  “來!澈兒,這是外公送你的見面禮,快看看喜不喜歡。”慕飛煙哈哈大笑著將一個散發著寒氣的冰玉盒子放到云澈手中。
  “謝謝外公。”云澈接過,然后直接把冰玉盒子打開,巴掌大的盒子之中,躺著一枚小指大小的狹長水晶。乍看之下,這似乎和一枚普通的冰凌無疑,只是它散發的寒氣,卻透著一股無法形容的神秘感。
  在看到這枚“冰凌”時,慕氏三兄弟同時眼睛圓瞪,口中的玉參茶“噗”的噴了出來,并伴隨著殺豬般的嘶啞咆哮聲……
  “天絕寒晶啊啊啊啊!!”
  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