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598 絕境下的渴望


  “噗……”
  小妖后又是一大口黑血噴出,血液之中,夾雜著顆顆觸目驚心的血塊。隨之,她整個人緩緩的跪倒在地,雙眸時而迷離,時而渙散。
  看著她吐出的血跡,云澈心中一突,連忙去扶住她瘦弱的雙肩。而他的手掌剛一碰觸到她的肩膀,便被小妖后很用力的一手扇開:“再說一次……不要……碰我!”
  小妖后看上去虛弱無比,但這一掌的力氣卻是不輕,直震的云澈連退好幾步,而小妖后身體劇烈一晃,險些徹底癱倒,她抬起頭來,稚嫩少女的臉頰,孱弱到讓人心疼的臉色,卻是布滿著仿佛永遠都不可能化開的冰冷與倔強:“就憑你那日用眼睛褻瀆我的身體……就算你是妖王之后,我也該挖了你的眼睛……你再敢碰我……我一定殺了你!”
  命脈已斷,無論身心皆受重創,居然還在在意著這些東西……云澈動了動嘴角,頗有些不忿的嘟囔道:“都說了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偷看……我本來就在那個地方,是你沒發現我,自己就把衣服都脫掉了……”
  云澈話音未落,一股灼熱的風浪已驟然襲來,小妖后纖白的小手已抓在了他的脖頸之上:“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小妖后雖然虛弱,但畢竟中期帝君的實力,即使是如今的狀態,要殺云澈也是易如反掌。云澈點頭,很是認真的道:“嗯……因為你對我根本沒有殺氣。”
  話一說完,云澈擔心小妖后會真的因此而暴走,連忙接著道:“我們已經被逼到絕境,現在應該想的是如何逃離這里……你想要殺我也好,想挖我的眼睛也好,至少也等逃出去而說。”
  “哼!”小妖后一甩手,將云澈遠遠推開:“逃出去?你還在天真的妄想著能逃出明王的毒手嗎!現如今,也不過是最后的茍延殘喘而已。”
  云澈皺了皺眉,低聲道:“比這更危險絕望的處境,我經歷過不下十次!但我依然活到了現在……因為我就算下一息就會斷氣,上一息也會不惜一切的掙扎!不要說一個明王,就算是◎style_txt;十個明王,我也絕不會坐以待斃!”
  “小妖后,你是幻妖之帝,這百年以來,你承受著失去所有至親的痛苦,背負著別人無法想象的重壓,還要直面天下的質疑、妖皇一脈的未來以及淮王府的野心。而即使如此,你守護了帝王之位,也守護了妖皇族最后的尊嚴整整百年,淮王無法將你擊潰,強如明王,縱然暗害了先妖皇和小妖皇,卻因為你,始終未能真正如愿……”
  “我父親每次提到你,都帶著深深的敬意。而我摸清了一切的真相后,對你也是欽佩無比。可以說在我生命里所見過的女人之中,除了我的師父,你是最了不起的一個!你是強大的小妖后,是幻妖界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帝王……這么了不起的人,怎么會甘愿就此認命!我知道你為了救我,身受重創,命脈已斷……但,只要今天能逃出這里,就算你斷了命脈,我也有辦法讓你活下去!別忘了,我父母整整二十多年的重創,我都能完全治愈!”
  小妖后:“……”
  云澈向前,站到了她的身前:“小妖后,我始終相信,這世上從來沒有‘絕對’的事!更沒有絕對的‘絕人之路’!如果你還不甘心死……如果你還想親手為你的父皇和小妖皇報仇……就跟我一起,用這短暫的喘息之機,想盡一切辦法,不惜一切的逃出去!”
  小妖后怔住了,她怔然的看著云澈的眼睛……從云澈的眼瞳之中,她看到了擔憂,卻沒有害怕,更沒有一絲的絕望!那屬于他的神采,也沒有一分一毫的減少……平生第一次,一個人的眸光,竟是明亮的讓她感覺到有些耀眼,她久久失神。就連已經開始昏暗的靈魂,都有了陌生的悸動。
  “還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云澈無比認真的道:“你應該知道,你們妖皇一族,一直擁有著一個唯有在任妖皇,以及云家家主才會知道的秘密!先妖皇遇害,來不及把這個秘密告訴小妖皇,而我爺爺,也在天玄大陸遭遇劫難……而我和爺爺相遇的那段時間,他不但交給了我妖皇璽,就連這個你們妖皇族最重要的秘密,也告訴了我,要我親口傳達給你!”
  云澈的話,讓小妖后精神猛的一震!身為妖皇之女,她當然知道這個秘密的存在,雖然她一直不解為什么這個秘密云家家主可以共知,妖皇太子卻在繼位之前不得知道,但無論她,還是小妖皇縱然再好奇也從未追問過。她本以為,隨著先妖皇和妖王相繼遇難,這個妖皇之秘也從此永久埋葬,云澈竟然把這個妖皇之秘,也帶了回來。
  她看著云澈的眼睛……他說話之時,眸光之中沒有一絲的虛假:“這個秘密不能提前告知你們,自然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它必須最危機、關鍵的時刻才可以去動用……就如現在的妖皇族!若是提前得知,一旦定力不足,就會做出不可逆之事!”
  “因為,這是一個……可以讓妖皇繼承人……踏入半神之境,擁有半步神玄之力的方法!”
  半神之境……半步神玄!
  這是只存在于幻想與傳說,縱然是對小妖后來說,都是太過夢幻的字眼。
  “你說……什么?”她無法相信的低喃。
  “我剛才的話,都是我爺爺親口告訴我。如果有一個字是虛假,讓我死后墮入十八層地獄。”云澈目光毫無波瀾的和小妖后對視,無比認真而凝重:“到時候,你要親手殺明王,絕非難事!你要搬倒淮王府,也是輕而易舉!你可以重整幻妖,天下莫有不從!那些叛離你的人和家族,也會在你的腳下顫抖和懺悔……”
  “只要今天能活下來,這些,都可以實現!”
  “所以,你沒有任何理由在這里任命的坐以待斃!”
  半步神玄……為父報仇……為夫報仇……重立妖皇之威……重整幻妖界……
  云澈的話語,每一字都如一道炸響在她靈魂中的驚雷。她的眼眸開始消缺了灰暗和死寂,開始了越來越劇烈的顫蕩,一種深深的渴望,在瘋狂的凝聚著……
  咔嚓!
  轟!
  一道粗壯的紫雷從天空劈落而下,將堅硬無比的玄石地面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強烈的余波向這邊輻射而來,將已經很是虛弱的小妖后重重的帶飛出去。云澈迅速飛身而起,一個瞬身將空中的小妖后接住,右手臂很輕的攬在她的腰上。
  小妖后的衣袍很是寬大,但她的身軀,卻是無比的單薄。尤其是她纖弱的腰肢,宛若扶風嫩柳,以云澈的雙手,完全可以輕易的合攏。
  小妖后全身微僵,但這一次,她沒有震開云澈,而是低低的道:“走……我要殺了明王……為我的父皇和皇弟報仇……我不能死在這里……帶我走……無論如何……也不能死在這里……”
  云澈的話,無疑給了小妖后無比巨大的希望和渴望。云澈微微一笑,重重點頭,攬著她細弱腰肢的手臂稍稍攏緊了一些:“金烏雷炎谷你比我熟悉的多……去哪個方向對我們相對最為有利?”
  “向東……始祖之地在那個方向……雖然沒有了妖皇璽,無法進入……但如果能在明王找到我們之前到達那里……金烏圣神……或許不會坐視不理……”
  “好!!”云澈用力應聲,施展幻光雷極,速度全開,如一道雷電般向東方飛射而去。而實則,無論是云澈,還是小妖后,都清楚的知道想要在明王出現之前到達金烏祖地,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而就算真的能到達那里……金烏魂靈是否會坐視不理,早已有了答案。因為以真神之靈的能力,整個金烏雷炎谷的狀況,它必然都知曉的一清二楚。若它真的會出手相助,早在小妖后遭遇明王和淮王時它便已經出手。
  畢竟,它是賜予妖皇一脈金烏之力的人,是他們全族的恩人,而不是守護者。豈會多管閑事!
  云澈對小妖后所描述“半步神玄”之秘并不是虛假。在妖皇族遭遇滅頂絕境之時,便可以動用這個妖皇族之秘,擁有半步神玄……在這個世界絕對無敵的力量。從而扭轉乾坤,重振妖皇族。
  但這些,也是云澈所描述的這些,僅僅是一半。
  另一半是……這個秘法雖然可以讓擁有妖皇血脈的人獲得了半步神玄之力后,但壽元,也會只剩下最后的三年……
  這也是為什么云澈已經回到妖皇城整整三個月,卻始終沒有將這個云滄海讓他轉達的秘密告訴小妖后。
  幻光雷極之下,云澈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讓小妖后都心中驚訝。只有天玄境的玄力,而且身上并沒有太過強烈的玄力波動,卻可以將速度提升至堪比帝君初期的境界,這在任何玄者的認知里,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云澈一路向東,將無數的火靈雷靈甩在身后。他雙眉緊鎖,目光不斷掃視著前方,尋找著任何的可能性。
  小妖后說過,這里是金烏雷炎谷的西北邊緣,向北望去,那里已看不到被燒紅的大地,看不到被火焰包括的火山,只有一片可怕的通紅色在翻滾,就如一片無際的鮮血煉獄。
  云澈不禁問道:“金烏雷炎谷的邊緣是什么?是空間壁障嗎?”
  “不!是整整三千里熔巖!這些熔巖絕非普通的石頭所融,而是被最炙熱的金烏火焰所融化的玄石!這三千里熔巖環繞著整個金烏雷炎谷,被稱作‘死亡之海’!若敢碰觸這死亡之海,縱然是明王這等實力,都會瞬間受創,若潛入其中,會短短幾息便會燒成灰燼!若我們在這里遭了明王毒手,他定然會選擇將我們丟入這死亡之海,湮滅一切的痕跡!”
  小妖后聲音剛落,一個很是溫和,但對他們無異于噩夢的聲音從上空傳來:“呵呵呵呵,彩衣公主果然一如既往的聰明伶俐,與本王的想法不謀而合。”
  云澈的動作猛然停止,牙齒咬緊看向前方……就在他前方不到三十丈之處,空間正呈現著劇烈的扭曲,在他身體停滯時,扭曲的空間被驟然撕開,明王腳步緩慢的從里面走出,明朗的面孔帶著輕風般的淡笑,身側,跟著一臉冷笑的淮王。
  “明……王!!”小妖后死死的盯著出現在前方的明王,這從齒縫間溢出的兩個字,帶著深深的痛苦……還有她畢生最大的仇恨與殺意。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