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600 無盡熔巖

<!--go-->在所有玄者的認知中,極限的火焰之地,無疑是火山。暴烈的火山之中會滾動著巖漿,甚至環繞著一望無際的火海。這類極限的火焰之地偶爾還會孕育珍奇的火系靈寶,也是一些高等火系玄者青睞的修煉之地。
  幻妖界和天玄大陸都有著眾多大大小小的火山之地,但可以毫不夸張的說,這舉世的火山之地累加起來,也比不上這死亡之海的一角。
  因為它對強大的帝君而言,都是談之色變,不敢臨近的死亡之地。
  這里火焰元素的活躍程度,要遠遠的超越任何玄者所能想象的極限。
  云澈探視了一番小妖后的狀況后,頓時大舒一口氣。正常狀態下,他縱然全力調動大道浮屠訣,也難以壓制小妖后的生命流失,但如今,數十倍的天地元氣,不但在快速治愈著她的傷勢,也將她的生命之息牢牢的護住……她雖然斷了命脈,但只要自己的這股天地元氣不斷,她最后的生命元氣就不會消逝。
  如今已經沒有了自己和小妖后是否能支撐下去的擔心,但暫時還不能離開這死亡之海,因為明王和淮王極有可能還等在死亡之海的邊緣。云澈開始凝心感受其周圍……自己如同是進入了一個只有火焰的世界,周圍除了密集活躍到極點的火元素,再無其他。
  擁有著邪神玄脈和火之邪種,云澈對火元素有著極端完美的親和力,純粹的火焰力量再強大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即將再高深的火系玄功,他都可以短時間內駕輕就熟……不過,在得到邪神的火之種后,他還是第一次接觸如此極限的火之環境。
  對別人而言,這是死亡之海。
  但對擁有極端火系親和力的云澈而言,這卻是一個近乎夢幻的世界。
  云澈伸出一只手,穿過隔絕屏障,沒入火海之中。頓時,涌入他體內的不僅僅是天地之氣,濃郁到極點的火焰之息也隨著他的手掌和他對火元素的親和力,快速的涌入他的手臂之中,然后在一股來自邪神玄脈的吸引力之下,自發的涌向玄脈之中。
  這是一種極其微妙,幾乎無法用任何語言去詮釋的感覺。
  而讓云澈驚奇的是,涌向他玄脈的火焰氣息卻沒有隨之逸散和流失,而是似乎不愿離開了一般,在他的玄脈之中緩緩盤踞,然后竟直接融于其中,讓他的玄力出現了輕微……但完全足以辨識的增長。
  這里的火焰氣息……竟然可以被吸收……而且能直接轉化為自身的玄力!?
  煉化吸納火靈,可增幅自身玄力。且不論火靈的珍奇程度,一個玄者要煉化一個火靈,要耗費大量的辛苦和資源,甚至還要冒相當大的危險。而云澈此時僅僅是吸納了這里的火焰氣息,竟然就讓自己的玄力出現了增長……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絕然是這世間所有的玄者都無法理解的事。
  而且這其中,還不會有任何的風險和副作用可言,連一絲痛苦和艱澀都不會有。
  云澈把隔絕之力只作用于小妖后身上,將自己的半個身體都浸入火海之中,頓時,濃郁的火焰氣息如同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吸引,從各個部位,如萬千溪流般涌向云澈的身體,流淌過云澈的每一條筋脈和每一滴血液。他引導著這些火焰氣息游走著自己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逐漸的,他感覺自己的全身、甚至靈魂都被一種溫和到極點的感覺所包裹充斥,似乎身體里的每一滴血液,每一個細胞都已經燃燒了起來。
  似乎整個人,都已經化作了火焰之靈。
  他得到邪神火種,得到鳳凰之炎這么多年,都從未有過這種微妙的感覺。
  而最終,這些火焰氣息都順從無比的涌向玄脈,并在玄脈之中盤旋、融合……
  云澈此時的心情,無疑是驚喜到了極點。他分出一分意念來為小妖后隔絕火焰,一分意念維持輸入她身體的天地之氣,剩余的八分意念,都用來吸納和引導這來自死亡火海,炙熱而濃郁,又無窮無盡的火焰氣息……
  這極其高等的火焰氣息,縱然對一個傲視天下的強大玄者來說,都是死亡之氣,而此時卻成了最上等的補品,被云澈貪婪的吸收著……道道的火焰之息開始在他的體內進行第二次流轉、第三次流轉……到第三次時,云澈的玄力已被增幅了整整一成左右,他整個人,也已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而玄力的增幅尚在其次,云澈模糊的感覺到,自己對火系法則的理解,也似在發生著某種隱約的變化。
  云澈舉動和狀態,自然逃不開茉莉的察覺。她凝心觀察著此時的云澈,眼眸深處不斷的閃爍著詫異,許久,她低低的自言自語道:“傳說果然沒有錯……這個死亡之海,是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位面的極限之地,居然觸發了邪神玄脈的這個逆天能力……”
  “簡直是這世上最無恥,最讓人嫉恨的修煉方式。”
  “之前之所以沒觸發過,原來是因為那些火焰的層次根本就不夠么……”
  “如果他某一天到了炎神界,踏入遠古葬神火獄……”
  茉莉沒有出聲打擾云澈,而是無聲觀察著云澈身體的每一絲變化……邪神,傳說之中遠古眾神時代最特殊的神,不屬任何勢力,不受任何神管束,哪怕是遠古神帝他都不放在眼中,甚至不愿依從混沌法則。它所遺留的力量被傳的極為虛幻,在它的遺留之力終于現世時,引得無數人瘋狂搶奪……最終落入她的手中。
  同時也差點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但最終,卻是傳承在了云澈的身上。
  而這才短短幾年,邪神之力的強大,還有能無視天地法則的“逆天”屬性,已經開始初步顯露……比如能完全免疫屬性之力,比如能將冰與火這兩種完全相悖的力量融合,又比如現在能將直接吸納元素之力成為自己的力量。
  或許,他能輕而易舉的承受這么多種神力的傳承,也是因為邪神這種能無視法則的特殊能力!
  天玄大陸,蒼風國北。
  “這里就是冰極雪域?”一個全身青衣,看上去五十歲上下的中年人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白雪世界:“風景倒是不錯。”
  “你該是第一次來蒼風國吧?”他的身側,一個紫衣老者淡淡的道。
  “哼!”青衣男子淡淡冷哼,眼眸中閃過深深的傲然和蔑視:“若不是少主吩咐,我豈會踏足這等低劣之地。不過如此風景,來的似乎也不算太虧。”
  這是一行十二人,為首的,便是這青衣人和紫衣老者。他們的打扮都是一身齊色的緊身衣,衣著上看不到任何的特征和標識。
  驚人的是,這十二個人的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無疑不是可怕無比。尤其是那青衣人和紫衣老者,身上釋放的分明是霸玄境的氣息……而且已是臨近霸玄境中期。就連那十個隨從者,也全部是八級以上的王座!
  蒼風國第一強者凌天逆是六級王座,而這十二個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要勝過凌天逆!都足以無敵于整個蒼風國。而那兩個霸皇,在蒼風更是不啻于神一般的恐怖存在,足以在蒼風玄界輕而易舉的只手遮天。
  “想看風景的話,完成任務后有的是時間。”紫衣老者淡淡的道:“冰云仙宮就在這片雪域之中,找到那個叫夏傾月的女人,便可以回去向少主復命了。”
  青衣人目視前方,視線所指,剛好就是冰云仙宮所在的方位。茫茫雪域渺無人息,以霸玄境界的靈覺,想要在這種空曠的地方直接鎖定冰云仙宮的所在絕非難事,他笑瞇瞇的道:“聽說這冰云仙宮是蒼風國的四大勢力之一,僅次于那天劍山莊。不過好像最強者也就是王玄境,而且就連這王玄境,也撐死不過兩三個而已,低劣之地,終究是低劣之地。實在想不通這等雞毛小事少主為何要讓我們兩個來。”
  “別抱怨了。”紫衣老者正色道:“少主可是清楚的說了,那個叫夏傾月的女人對他極為重要,若不是因為魔功的瓶頸忽然出現松動,必須馬上閉關,少主本來還準備親自出手,足以見的少主對此事有多重視!”
  “而且這次的任務也遠沒有你想的那么輕松!”紫衣老者的臉色凝重起來:“少主只說那夏傾月年齡二十二歲,而外表看上去應該只有十六七歲,被稱作蒼風第一美女,除此之外,我們一無所知。冰云仙宮兩三千弟子,據說都是國色天香,若她們執意不說哪個是夏傾月,要分辨起來,可是相當不易。”
  “而且少主嚴詞說過夏傾月必須要活的,最好連傷都不能有!若是夏傾月死了,我們也要提著頭回去!在確認哪個是夏傾月之前……還不能對任何女弟子下重手,行動起來束手束腳。”
  “哈哈哈哈!”青衣男子大笑起來:“惡虎撲狼,尚有風險,猛虎捕羊,難道還有栽跟頭的可能?年輕的不能動,那就從年長的來,將那些宮主、長老一個一個的殺,逼那夏傾月自己跳出來,簡單至極。再不濟,將她們全部打暈,統統帶回去便是。三千冰美人,少主看到了定會高興的很啊。”
  “話說回來,據說神凰帝國的大軍已臨近蒼風皇城不足千里,估計再有幾個月,這蒼風國就徹底完蛋了。嘿,也不知神凰國哪根筋不對,居然勞師動眾,心急火燎的非要攻下這位面低等,資源匱乏的小國,反而與其他五國簽下不戰協議,難道是因為在七國排位戰被蒼風打了臉,所以氣急敗壞了么?”
  “這不是我們需要關心的事。”紫衣老者在自己的臉上一抹,頓時,他的一張臉被一層白色的迷霧所遮蓋:“冰云仙宮就在前方五百里之內,開始行動吧。再說一次,盡可能的不要暴露身份,這也是少主的吩咐。”
  “是!”后方的隨從者齊齊應聲,然后都伸手在臉上一抹,用玄氣遮掩住相貌。
  青衣人同樣將面部遮住,一臉輕蔑的道:“希望這冰云仙宮能多少給點驚喜,哪怕祭出個什么寶器讓我的衣服亂一亂也好……否則也太無聊了。”
  聲音未落,十二個人已飛身而起,直指冰云仙宮所在,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雪海之中。
  <!--over-->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