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603 火海醒來

“信義道義?”凌月楓自嘲的一笑:“如今在蒼風國所有人眼中,我天劍山莊哪還有半點信義道義可言。☆→☆→,尤其蒼風皇室……更是已將我們恨之入骨,視為仇敵……還談何信義道義。”
  無義之恨,漠視之仇,本皇銘記!若此番蒼風未覆,蒼風與天劍再無往恩,永為仇敵!
  這是蒼風皇室向他們求救九次,他們漠視九次后,蒼月女皇親手所書,讓人丟棄在天劍山門前的絲絹上的字。
  蒼月公主曾因蒼風排位戰,兩次親臨天劍山莊,她給所有人留下的印象,都是溫婉若水,和柔似風……而如今,這來自她的短短幾十個字,卻是字字盈恨,字字決絕。
  顯然對他們連續九次的漠視,已不再是失望,而是痛恨。
  天劍莊主凌月楓一生經歷風浪無數,在親手拿過這張絲絹時,都是面部發紅,心中苦澀……天劍山莊與蒼風皇室有其一遭遇大難,另一方必傾力相助,這是他們先祖的共誓。在面對蒼風皇室的滅頂之難,他在保全山莊安危,和保全山莊道義之間,選擇了保全山莊安危。
  天劍山莊畢竟有著天威劍域的背景,只要天劍山莊不插手此事,神凰帝國絕不會招惹天劍山莊。但若天劍山莊插手……天劍山莊雖然在蒼風國只手遮天,但在強大的神凰帝國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但自私就是自私,無論什么緣由,都無法遮掩其本質。
  所以凌天逆提到“道義信義”時,凌月楓滿心苦澀。
  “所以,你的決定……是當做不知嗎?”凌天逆沒有看他,聲音平淡無波的道。
  “能讓冰云仙宮陷入絕境,對方實力定然深不可測,我天劍山莊縱然全力出手,也極有可能于事無補,還會讓山莊增加傷亡,并引來巨大仇怨。”凌月楓閉上眼睛,腦海深處一道比仙子還要夢幻飄渺的身影一晃而過:“天劍山莊能有今天,經過了千年的積累。如今我為莊主,山莊的安危重過一切……沒有相助蒼風皇室,已是有違祖訓,有違道義,如今,再違一次又如何。相信先祖在天之靈,定然也會贊同如此。畢竟,今日的天劍山莊,不是當年僅僅只有幾百人的修劍勢力,我身為莊主,豈能為了他人安危,而置山莊數十萬人的安危于不顧。”
  “……唉。”凌天逆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唯有一聲長長的嘆息。
  “我贊同夫君的決定。”
  祖殿大門被推開,軒轅玉鳳款款走了進來,她向凌天逆微微一拜,道:“父親,夫君,我剛剛接到凌坤長老的十萬里傳音,叮囑我們若是接到冰云仙宮的求救傳音……千萬不要理會。”
  凌天逆側首,凌月楓皺眉道:“難道,凌坤長老知道是何人在進犯冰云仙宮。”
  軒轅玉鳳伸出右手,輕輕的比劃了一個手勢。而這個簡單的手勢,讓凌月楓頓時臉色驟變,凌天逆的身軀也出現了剎那的堅硬。
  “這是怎么回事?”凌月楓驚然道:“冰云仙宮遠在蒼風極北,和外界任何勢力都幾乎毫無恩怨,和他們更是沒有任何交集,他們怎么會忽然……對冰云仙宮下手!”
  軒轅玉鳳凝重的道:“這一點,凌長老說他也并不知曉,但可以確定的確是那個勢力,而且,似乎還是少主親自下的命令!我們若是當真出手,攪了他們的好事……哼,那個少主是什么性情,你們應該有所知曉,到時候,就算是我爹親自出面,都別想保下天劍山莊。”
  軒轅玉鳳微微一咬牙,聲音低沉了下來,眼眸深處蕩動著快意,還有極力掩飾的嫉恨:“那冰云仙宮盡出淫.娃妖婦,還有臉自稱什么仙宮……哼,這群禍害死光了才好!”
  “……”凌月楓默然無語,他衣袖一掃,將“冰吟琉璃”的碎片全部卷起,嘆聲道:“父親,此事,就當未曾發生過吧。”
  凌天逆緩緩伸出手臂,手掌之中握著的一枚紫色的傳音玉,傳音玉上面映現了數個傳音印記……他無需去看,便知道這些都是來自冰云仙宮的求救傳音。
  而冰云仙宮之中能夠傳音給他的,唯有太上宮主封千悔。
  乒!
  傳音玉在凌天逆的手中頓時支離破碎,散成一地碎屑。他沒有轉身,隨著一身劍風的激蕩,他整個人已消失在凌月楓和軒轅玉鳳的面前,沒有再留下半點言語。
  蒼風極北,冰極雪域。
  一個巨大的冰藍屏障籠罩了整個冰云仙宮,屏障之外,十二個人正聚在一處,其中的青衣人全身玄氣狂涌,向著屏障一掌劈下。
  砰!!
  血花四濺,青衣人顫抖著張開五指……他的虎口已經是大幅度崩裂,整只手臂也是又痛又麻,他狠吸一口氣,氣急敗壞的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區區冰云仙宮,怎么可能會有這種程度的守護屏障……這不可能!”
  “閣主,要不要請長老過來?”他身后一個黑衣男子出聲道。
  “閉嘴!”青衣人怒吼道:“我們親自出馬來這低賤之地,卻還要長老相助的話……我以后哪還有半點顏面!”
  “不用著急。”紫衣老者還算平靜的道:“這個守護屏障雖然極不尋常,但不可能持續太長的時間,用不了多久就會消失,到時候,這冰云仙宮還不是任我們宰割。”
  “哼!”青衣男子一甩手,冷笑著道:“本以為只是個無聊至極的任務。沒想到,這冰云仙宮竟然給了我們不少的驚喜!傳聞這里最多只有三個王座,結果……竟然有整整九個王座,少主要的夏傾月,明明只有二十二歲,卻已是半步霸皇……居然還凍傷了我的一根手指……現在,還出現了這樣一個守護屏障……”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等著屏障消失,夏傾月之外……所有女人都要死!”
  ……………………
  這十二人全然不知道,在高至萬丈的高空,有一雙清冷的眼睛,正默默的看著他們……看著被籠罩在守護屏障中的冰云仙宮。
  這是一個曼妙如仙的女子,她的身影被籠罩在輕蕩的云霧之中,無法看清她的容顏,只能隱約捕捉到一抹如幽泉般的眸光。
  “這一日,終究還是來了。”她幽幽一嘆,聲音冰冷而柔婉,無喜無悲。
  “師尊,你……要出手嗎?”她的身側,站著一個身材玲瓏的藍衣少女,少女看著她的臉龐,恭敬而小心的問道。
  白衣女子微微閉目:“當年我離開之時,已是立誓,與此地塵緣已斷,今后無論其如何,皆是命數,不再插手……安然千年,或許也是足夠了。”
  藍衣少女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氣問道:“那師尊今日……為什么又要不惜代價……來到這里呢?師尊那么善良心軟,應該還是有所牽掛的吧?”
  “人非無情,縱然心中立誓,又豈能毫無牽掛。”白衣女子幽幽說道:“它畢竟因我而起……目睹其終結,也算是徹底斷了這念想和塵緣吧。”
  “師尊,弟子很好奇,你當年明明恢復了玄力和記憶,又為什么要留下冰云仙宮才離開呢?”藍衣少女好奇的問道。
  “……當年,我玄力盡廢,記憶盡失,是這個世界的永夜王族從一玄獸爪下救我性命。而不久之后,永夜王族被奸人所滅,我之后雖恢復記憶和玄力,曾有為其雪恨之心,但我不喜殺戮,也終究不屬于這個世界。我留下冰云仙宮,也算是對這個世界的一絲報答……”
  說到這里,白衣女子的聲音忽然停頓。藍衣少女一怔,然后試探著道:“是界王大人發現我們離開吟雪界了嗎?”
  “嗯。”白衣女子目光最后掃了一眼下方,便轉過身去,不再留戀:“我們該回去了。不要告訴姐姐我們來過這里。她對于我將冰夷神功留在此處,一直有所芥蒂。”
  “是,師尊。”藍衣少女馬上點頭:“界王大人問起的話,我就說到寒星界游玩了……唔,師尊,真的現在就離開嗎?你明明只要稍微動一動手指,這些壞人就會全部消失掉的。”
  白衣女子微微仰頭,然后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這是她們的命數,我縱然現在幫她們解除劫難,隨之而來的,只會是更大的劫難,是存是覆,皆看她們自己的造化了……如今星神界與月神界激戰連綿,梵帝界動向詭異,炎神界對我吟雪界虎視眈眈……大亂將至,我縱然有心,卻也不能再生事端。”
  “我們回去吧。”
  “哦。”藍衣女子應聲,跟在了白衣女子的身后,夢幻的云霧從她們的身邊飄蕩而過,猶如仙境。
  “師尊,我昨天聽說星神界的茉莉公主并沒有死……好像是某個食坤獸在空間罅隙中見過她……這是不是真的呢?星神界王的那個‘儀式’就只差茉莉公主,若是茉莉公主真的還在的話,星神界王就可以……”
  “……勿信勿傳虛言,星神界那個層面的事,不是我們該關心的。”白衣女子清冷的道。
  “哦,知道了。那師尊,你在冰云仙宮留下的那個傳送陣,到底通往什么地方呢?”藍衣少女又問道。
  “……”白衣女子的聲音稍稍一頓,然后輕聲道:“或許這個傳送陣,馬上就會被用到……至于會被傳往何處,就要看她的天命了……我,也無法決定。”
  …………………………
  幻妖界,死亡之海。
  涌入云澈身體的暖流無窮無盡,并愈來愈磅礴洶涌,它們游走云澈全身,然后最終歸于玄脈……整整一百個周天之后,云澈已是幾乎感覺不到了周圍火海的存在,仿佛自己整個人都已化作了純粹的火之靈體,完完整整的融入到了這片火焰的世界。
  而他玄脈中的玄氣,也在這一百個周天之后,濃郁了整整三倍!而且這暴增的玄力沒有任何不安定的成分,整個過程,他也沒有付出任何的努力,僅僅只是專注的引導自發涌入體內的火焰之息。
  如今,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隨時完成突破,直接踏入王玄之境。
  這種修煉方式,連云澈自己,都感覺如做夢一般。
  一百個周天之后,云澈也將意識收回,他感覺從自己落入死亡之海到現在,差不多已經過去了三四個時辰……這個時間,明王和淮王再怎么也會確認他和小妖后的死亡,應該已經離開了死亡之海的邊緣,是時候離開這里了。
  在他意識收回之時,茉莉的聲音也同步響起:“哼,你總算是醒過來了,我還以為你已經沉迷其中不想出來了呢。”
  “呃……已經過去了幾個時辰了?明王和淮王的氣息還在不在附近?”云澈用意念問道。
  “幾個時辰?”茉莉冷笑:“你在這死亡之海中,已經整整一個月了。”
  “……”
  “……”
  “什么!!”云澈眼睛猛的睜開,整個人直接炸毛:“一個月!!?”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