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逆天邪神612 最后的希望


  蒼風國,冰云仙宮。
  “一群天真的女人!你們以為區區天磐玉就能阻擋我們么!你們現在乖乖開門,把夏傾月交出來,我還可以留下你們的性命,畢竟我們少主若是知道這么多美人都死了,可是會很心疼的……你們若是冥頑不靈,等我轟開這大門,你們全部……都要死!”
  砰!!
  青衣人狠狠一拳轟在前方的大門上,帶起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爆開的玄氣讓周圍的空間一陣劇烈激蕩。但被他重轟的大門卻是毫發無損。
  “嗎的!”青衣人后退一步,整只右臂一陣發顫,手腕更是劇痛不已,他神色陰沉的道:“這冰云仙宮不但有著一個怪異的護宮大陣……居然還有一個全部由天磐玉堆徹的大殿!簡直豈有此理!這么多的天磐玉,就算是神凰帝國的鳳凰神宗都不一定拿的出來!”
  一個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半步霸皇,一個維持了七天,讓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突破的守護玄陣……這些,都是他們來之前做夢都想不到的。好不容易等到那個守護玄陣消失,本以為馬上就可以舉手投足間掌控冰云仙宮所有人的命運……沒想到,她們卻又全部退避到了一個隱于地下的大殿之中……而鑄造這個大殿的,居然全部是堅硬無比,連身為霸皇的他們都極難毀掉的天磐玉!
  將大殿封死的大門,至少有兩尺之厚……兩尺厚的天磐玉,他們十二人沒日沒夜的聯手轟擊,也絕無可能在短時間內轟開。
  “估計連少主都不知道這冰云仙宮居然還有一個天磐玉鑄成的大殿。”紫衣老者沉聲道:“以我們二人之力,短時間內不可能將這扇門轟開,看來有必要傳音告知少主,來一個帝君長老!”
  “不行!!”
  青衣人猛然揮手:“我們兩個霸皇,帶十個王座,來這小小流云國抓一個女人的任務都完不成,還要長老相助……那我們還有什么臉面回去!哼,那些平日里就看我們不順眼的人,還不把我們嘲笑成狗!”
  “少主這次閉關,要出來還要至少半年,▲style_txt;我就不信,半年的時間……我轟不開這天磐玉!!”
  殿門被重重轟擊的聲音不斷傳來,伴隨著陣陣氣急敗壞的大吼聲。冰夷神殿之內,所有的冰云弟子都被困其中。冰夷神殿格外廣闊,兩千冰云弟子在其中毫不擁擠,反而依然有些空曠……和凄涼。
  冰夷神殿的里側,放置著一個透明的冰棺。冰棺之中,靜靜的躺著一個頭發半白的老人,她已經沒有了氣息,但神態,卻并不是那么安詳,而是蒙著一層厚重的怨恨陰霾。
  她不是普通的冰云弟子,而是冰云仙宮上任宮主,也是現在的太上宮主……封千悔。
  冰棺的周圍,跪著幾個冰靈環繞的冰云女子,她們垂首輕泣,整個冰夷神殿的每一絲空氣,都帶著深深的悲戚。
  “冰云先祖所言的千年大劫……我們終究還是沒能躲過……咳……咳咳……”宮煜仙雙目無神的看著上空,眸光一陣渙散,她的聲音透著深深的削弱,隨著一陣劇烈的咳嗽,一道近乎漆黑的血跡從嘴角緩緩流下。
  “宮主!”
  “宮主!!”
  冰云弟子一片驚呼,扶著宮煜仙的慕容千雪與木藍依連忙運轉玄力,全力壓制著她的傷勢。宮煜仙傷勢極重,縱然以她如今六級王座的玄力全力支撐,也最多還能活幾個月。
  “太上宮主為讓冰云仙宮渡過此劫,不惜打破千年門規,讓云澈入宮成為第一個男性弟子……但終究……人算不如天算……”
  “宮主……”君憐妾雙手按在她的胸口,與慕容千雪、木藍依一起壓制著她的傷勢。在被云澈打通全部玄關后,她們的玄力修為一日千里,冰云七仙都已全部突破至王玄境,她們三人的修為,更是隱隱超過了宮主宮煜仙:“宮主,你不要太悲觀,我們還有冰夷神殿守護,他們攻不進來的……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我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一邊說著,這些冰云之仙,蒼風國人眼中仙女般的存在,都已是淚眼朦朦。因為她們心里都很清楚,事到如今,已根本不可能有人來拯救她們。這處冰夷神殿,是她們最后的喘息之地……在大門被破開之時,她們,便將陷入真正的絕境。
  “他們……是霸皇……冰夷神殿……也只可抵擋他們一時……咳……咳咳……傾月,你過來……”宮煜仙伸出蒼白的手掌。
  “宮主。”夏傾月走過來,緩緩的跪在宮煜仙的面前。
  “傾月……”宮煜仙看著她,渙散的眼眸之中,總算亮起些許希冀的神采:“都怪我太過自私,當初沒有答應你前往蒼風皇城的請求……否則……你便可以……逃過此劫……”
  “不……”夏傾月搖頭:“這不是宮主的錯。這些年,冰云仙宮已將大半資源送予蒼風皇城,弟子唯有萬分感激……”
  “唉。”宮煜仙長長一嘆:“我冰云仙宮千年榮華,沒想到,在我這一代,竟會落得如此處境……我對不起太上宮主,對不起列祖列宗,對不起冰云先祖……但是,傾月,你是我冰云仙宮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弟子,你如今不過二十二歲之齡,玄力修為,卻已超過了當年的冰云先祖……只要你還活著……只要還有你在……我冰云仙宮就不會滅亡……冰云訣和冰夷神功……就不會絕跡……甚至……還會……再起冰云……”
  夏傾月猛的抬頭,聲音中帶上了幾分惶然:“宮主……”
  “用冰云先祖留下的逃生玄陣……馬上走!!”宮煜仙用急促的聲音道:“只有你……最有資格用那個逃生玄陣……只有你逃出去,我們冰云仙宮還有再起的希望!走!!”
  宮煜仙所說的“逃生玄陣”,便是云澈初入冰夷神殿時,向夏傾月問起的那個玄陣。那是冰云先祖在仙逝前所留下,不知通往何處,只有在遭遇巨大危機時才可逃生之用,而且每次只能進入一人,逃生玄陣啟動之后,便會消失,要整整百年,才會重新生成。
  被困在冰夷神殿的兩千冰云弟子,唯有一人,可通過這逃生玄陣離開。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傾月的身上,沒有一個女子嫉妒和不忿,因為如果只有一個人能逃出去,那么無論在誰心目之中,夏傾月都是唯一的選擇。因為她是冰云仙宮最閃耀的希望,只有她逃出去,才有可能重振冰云,才有可能未來為冰云仙宮今日之劫復仇。
  “不……”夏傾月用力搖頭:“我是冰云弟子,應與冰云仙宮共存亡,豈能置宮主、師父、師伯、師叔還有眾姐妹的安危于不顧獨自逃生……”
  “現在不是你意氣用事的時候……”宮煜仙大聲吼道:“你若還當自己是冰云仙宮的弟子,就馬上逃離這里,讓自己……成為冰云仙宮最后的希望……你的命……就是冰云仙宮最后的希望……”
  “可是……”
  “沒有可是!!”宮煜仙的聲音顫抖起來:“這是宮主之令,你身為冰云弟子……不得違背!!你若不走……難道是想要太古宮主死不瞑目……要毀掉我冰云仙宮最后的希望嗎!!”
  “傾月……”楚月璃走過來扶住夏傾月的肩膀:“用逃生玄陣離開,這不僅僅是宮主的命令,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意愿……”她閉上眼睛,聲音緩緩低下:“身為你的師父,我更希望……你今后不要讓自己背負重振冰云和復仇的重擔,只要你好好活著……將冰云訣和冰夷神功傳承下去……就好……”
  “傾月,聽宮主和師父的話,啟動先祖留下的玄陣吧。”慕容千雪緩聲道。
  “傾月,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千萬不要回來……以后,只要偶爾想起我們就好。”風寒月與風寒雪淚眼婆娑。
  “夏師妹,離開這里后,一定不要再回來……”
  “夏師姐……要好好的保重,我們都會保佑你的……”
  ………………
  ………………
  一束束如冰晶鉆石般的眸光傾注在夏傾月的身上,讓她的情感之弦重重的顫蕩著,她咬著嘴唇,依然在搖著頭:“不……他們的目的是我……只要我出去,就可以保住……”
  “住口!!”宮煜仙的聲音劇烈顫抖,臉色在激動下一片潮紅:“傾月,你如此冰雪聰明,怎能……相信了那些惡人的話!而且……縱然他們說的是真的……我冰云仙宮上下縱然死絕,你也絕對不可以死!!”
  “快點走……你若再不走……我就自斷心脈……死在你面前!!”
  “宮主!”夏傾月大驚失色。
  “還不走!”宮煜仙的聲音幾乎嘶啞:“那些惡人只有一墻之隔,他們隨時都有破開闖入的可能……到時候,你想走……都走不了……你多停留一息,就多一分危險,我冰云仙宮就少一分希望……你再不走……是要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在你面前嗎!!”
  “砰!!”
  宮煜仙猛然起身,一掌轟出,拍在夏傾月的胸口,夏傾月遠遠飛出,落下時,身側,剛好是那個閃動著微弱玄光的逃生玄陣。
  “走!!!”
  夏傾月起身,雙目已凝滿淚珠,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如果再不離開,宮煜仙真的就會自斷心脈。她轉過臉頰,微顫的眸光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將她們的面容都牢牢的刻印在心魂之中,許久,她輕輕的道:“宮主、師父、師伯、師叔、眾姐妹……你們……一定要保重!我……冰云弟子夏傾月……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所有期望……”
  “傾月,走吧。”楚月璃轉過身去,不去看她,也不讓她看到自己臉上的淚跡:“冰云先祖留下的逃生玄陣不知通往何處,若是還在蒼風國,就遠遠的離開……越遠越好,不要讓這些惡人找到你……你是為師的驕傲,也是這世間最聰明的女孩,你應該知道沖動的后果……答應為師,在實力突破君玄境之前……一定不要回來!”
  君玄境,這個在蒼風國真正的“神話”境界,但對于夏傾月,卻絕非沒有可能。因為她今年只有二十二歲,卻已是半步霸皇。
  將冰云仙宮逼入絕境的人有著霸玄境的恐怖實力,但強大至此,卻是聽命于口中的“少主”。能以霸皇為下屬的人,其勢力之恐怖,可想而知。
  所以,她要夏傾月若要復仇,若要再起冰云……必須成就帝君。
  “……弟子立誓,未成君玄,絕不回來。”夏傾月冰眸閉合,字字泣音,她的腳步,也在這時,艱難的踏入傳送玄陣之中……她知道,離開這里之后,她的命將不僅僅屬于自己,更是承載著冰云仙宮所有人的希望,無論如何,都不可枉死。
  逃生玄陣的光芒閃耀起來,一團冰藍色的光華淹沒了夏傾月的身軀,帶著她一瞬間消失在了這冰夷神殿之中。
  宮煜仙的手垂下,臉上,同時呈現著痛苦與安然。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