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618 復仇之炎中

“在這幻妖界,只要知道金烏雷炎谷的人,都會知道除非金烏雷炎谷封印自行開啟或關閉,否則絕無任何方法進入和出來……這也是淮王剛才努力狡辯所依仗的東西。∈,”云澈看著已經混亂起來的場面,和淮王一下子難看到極點的臉色,不緊不慢的道:“但是四個月前,金烏雷炎谷的封印竟被強行開啟了,你們一定很奇怪是為什么……原因很簡單!金烏雷炎谷,一直都存在著一個可以強行進入,和強行出來的方法……那就是借助妖皇族的妖皇璽!”
  “四個月前,小妖后就是利用歸來的妖皇璽,強行進入金烏雷炎谷,想要第一時間去到金烏祖地,覺醒金烏血脈!但這個本該只屬于妖皇一族的秘密,淮王府的人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淮王,還有那所謂已經消失百年,實則一直隱于妖皇城的明王,便緊隨其后進入金烏雷炎谷,對小妖后下殺手,在他們以為小妖后和我已葬身死亡之海后,再利用從小妖后身上奪下的妖皇璽,脫離了金烏雷炎谷……這就是為什么,妖皇璽會在他的身上!”
  “淮王,這次。你要作何解釋……哦不,是作何狡辯呢?”云澈淡淡冷笑:“你接下來的狡辯可一定要精彩點,千萬不要低級到侮辱我們的智商!”
  云澈的這番話一出,大殿再次哄然一片,起伏的聲浪如沸騰的開水一般。每個人看向淮王的目光都已是劇變。那枚從淮王隨身空間里飛出的妖皇璽,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絕對無法否認和狡辯。
  淮王府有著野心,這一點,妖皇城盡知。但這種野心,和對幻妖帝皇,對妖皇族最后的傳人下毒手,是全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前者,引得諸多勢力權衡之后支持并依附,而后者……那是弒君謀位,大逆不道之舉!!以妖皇族在幻妖界的威望,足以引發幻妖界所有子民的憤怒與仇視,為整個幻妖界所不容!
  “難道,真的是淮王……”
  “這這這……這可是……天大的謀逆啊!”
  “淮王再怎么樣,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吧……還有明王大人……這都不應該啊!”
  “妖皇璽會在淮王身上……這還能有假!”
  “王爺,難道你真的……”問話的,是一個投誠淮王府的中年郡王,他說話的時間,雙手都在哆嗦。今天的處境絕非尋常,因為這是在天下群雄的眾目睽睽之下,被揭開的,極有可能是弒君的大罪!妖皇一脈雖已即將斷沒,但承載著金烏血脈的妖皇族在幻妖界的聲望,是根本無人可比的!
  絕大多數投誠淮王府的勢力,都是因為小妖后逐漸勢弱,而淮王府越來越強大,小妖后之后,妖皇血脈斷絕,必然將是淮王的天下。為了自己家族或勢力的未來,投誠淮王府雖然是對妖皇族的大不忠,但就當前情勢而言,卻是下作,但“明智”的選擇。
  而暗殺小妖后,在這幻妖界卻是天地不容之事……若是完美暗殺,無人得知,也就罷了。但若是暴露……然后擴散至幻妖界,淮王必定身敗名裂,勢力就算再強大十倍,也承受不起整個幻妖界的憤怒與敵視。而跟從淮王的勢力,也同樣會成為眾矢之的……
  “淮郡王!!”天下雄圖滿臉怒色:“你竟然真的做出這等泯滅良知,人神共憤的丑事!你身屬幻妖王族,身體里,好歹也流淌著些許妖皇族的血液,你竟然……”
  “住口!!簡直一派胡言!!”仲王用盡全部力氣一聲大吼:“妖皇璽雖然在新皇身上,但這又能說明什么!你們憑什么只憑一個妖皇璽就說是新皇對小妖后下的毒手!!新皇雖然素來都有雄心,但他更多的是心懷天下,心系幻妖未來萬年的安和!對妖皇一族更是一直敬重有加,斷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也根本沒有對小妖后下毒手的理由!這其中,定然有什么蹊蹺……甚至說不定,是某些人刻意設下的嫁禍!!”
  仲王雖然在極力辯解,但他的聲音,卻明顯有些哆嗦。
  “沒錯!!”輝染郡王低聲吼道:“妖皇璽這段時間,的確一直都在父王的身上。但那根本不是來自小妖后,而是四個月前,本王在金烏雷炎谷的入口處所撿到!父王為了不引發恐慌,才沒有公之于眾,又恐被人覬覦,才會一直帶在身上……今天,居然會莫名其妙成為暗殺小妖后的罪證!!這其中,定有陰謀……而且不僅想要陷害父王于不義,甚至還帶出了本王失蹤百多年的祖父!這根本……就是在刻意針對我們整個淮王府!極有可能是一場從一開始就策劃好的毒謀!!”
  這番說辭,頓時讓淮王一系的人齊齊精神一振,七守護家主的臉色也快速緩和。云澈淡淡瞥了輝染一眼,暗中冷笑。以輝染之能,斷然不可能說出這般犀利的話來。顯然是淮王傳音告知。
  的確,只憑借妖皇璽在淮王身上,并不能就此斷定淮王對小妖后下過毒手。淮王勢力只需死咬這一點,再加上他們壓倒性的實力,小妖后根本無法將他們奈何。甚至,再咬緊“嫁禍”二字,還可以倒打一耙。
  如果是四個月前的小妖后,的確會如此。
  但如今的小妖后,又豈是當初可比!
  小妖后目視下方,任憑大殿中人聲沸騰,局勢一變再變,她的神情始終沒有絲毫的變化。這時,她忽然開口,聲音無盡幽寒:“云江、云河、云溪!”
  小妖后的聲音帶著一股幾乎將人血液凍結的壓迫力,讓原本鬧哄一片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云家三大太長老走出,恭敬道:“小妖后有何吩咐。”
  “拿下淮郡王,玄罡攝魂!”
  淮王臉色微變,但隨之,他非但沒有驚慌,嘴角反而稍稍扯動,眸中,閃過陣陣陰狠。
  玄罡攝魂之下,淮王將知無不言,他的所有隱秘,所有的罪行都將會被毫無保留的扒出。呈現在所有人面前。云江、云河、云溪都是一怔……因為他們無比清楚,淮王絕對不會允許被玄罡攝魂,淮王身后的龐大力量,也斷然不會讓人靠近淮王。但他們身為云家太長老,自然不會違背小妖后之命,齊聲道:“是!”
  “淮王,你若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就老老實實的接受我云家的玄罡攝魂!否則,你便是做賊心虛!弒君之罪,人人可誅!”
  云河厲喝一聲,三大太長老同時撲向淮王,還未臨近,一股強橫無比的玄力洪流便將他們強行阻擋,整整幾十道來自不同方向的氣息將他們鎖定,讓強大無比的云家三大太長老都全身僵硬,一時之間不敢妄動。
  小妖后眼眸微瞇,聲音冰冷刺骨:“你們竟敢違抗本后之命!”
  仲王一咬牙,沉聲道:“小妖后,有一點你搞錯了!如今,這幻妖界的帝皇,是淮帝王!而不再是你小妖后……”
  仲王話音未落,空中的小妖后猝然出手,一道赤金色的火焰驟然射下……這道火焰快到了極致,在場強者無數,都只能看到一瞬一閃而過的火光,沒有一個人來得及做出反應,那道火焰,便已轟至了仲王的胸前。
  轟!!!
  世間最兇戾的火焰炸裂,一瞬間,仲王的身體如同被炸碎的破布一般四分五裂,散成無數的火焰碎片,而這些碎片尚未落地,便已被焚成虛無……不要說殘尸,連一抹焦煙都沒有留下。
  還未燃盡的金烏火焰濺落在地,堅硬無比的玄玉地面就如泡沫一般被轉瞬間灼燒的千瘡百孔。
  大殿中所有人集體失聲,每個人都死死瞪大眼睛,驟然膨脹的震驚與驚恐讓他們的眼眸幾欲炸裂。
  小妖后性情冷漠而殘暴,她忽然出手殺人非但不是第一次,反而做過太多次。但這一次,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有著極大的不同。因為仲王……且不論他的身份,他非但不是什么凡人,還是一個有著震世之力,處在玄界最頂尖的強大帝君!
  卻是被小妖后抬手之間……一瞬轟殺!
  比磐石還要堅韌萬倍的帝君之軀,竟是沒有那怕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力,甚至連死前的慘叫聲都沒有機會發出……一瞬之后,別說留下尸體,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金烏火焰無聲的燃盡,但所有人內心的戰栗,卻是久久無法平息。一瞬擊殺一個霸皇,雖然驚人,但一個高級帝君的確有能力做到。
  但一瞬擊殺一個真正踏入君玄境,有著睥睨天下之力的帝君……
  縱然是這些立于幻妖之巔的絕世強者,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這根本是一種超出他們理解和想象的力量!
  小妖后眉心間變色的印記,意味著她已經覺醒了金烏血脈!實力,也自然有了巨大的飛躍……但,一瞬轟殺一個三級帝君,這是同樣覺醒金烏血脈的先妖皇,都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啊!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