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9)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9)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9)     

逆天邪神619 復仇之炎下

下一頁
  “王……王爺!!”
  在彌漫著驚駭的死寂之中,一個悲愴的呼聲響起,隨之,一個頭發半白的老者沖了上來,站在仲王殞命的地方,全身瑟瑟發抖。這個人,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不陌生。此人同屬幻妖王族,王號寒王,是仲王府輩分最高,實力最強者,輩分上,還是仲王的伯父。實力已達君玄境六級,是整個仲王府的中流砥柱,在妖皇城,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實力與地位。自仲王接管王府后,他便隱于仲王之后,成為他的守護者,有他在,就算是在高手如云的妖皇城,都沒有幾人可傷的了仲王。
  但今日,他卻是眼睜睜的看著仲王一瞬間化成灰燼,他不要說向前守護,甚至直到仲王斃命,都沒有反應過來。
  “小妖后!”寒王悲怒交加:“我家王爺縱然言語有所不敬……但他罪不至死,你……你竟如此狠毒……”
  “罪不至死?”小妖后聲音冰冷:“淮王弒君謀逆,罪該九族盡誅!仲王甘為淮王黨羽,是罪該萬死!對本后不敬,更是死有余辜!”
  “寒王!念你當年對本后父皇還算盡忠,今日暫不株連至你!你若再敢為仲王,以及淮王多言半句。本后連你一起誅殺!”
  寒王面孔抽搐,忽然一聲大吼:“你殺我王爺……有種,你就連本王一起殺了!!”
  小妖后黑夜般的眼眸稍稍一瞇,帶著死亡威壓與冰寒的聲音,毫無猶豫的傳至所有人的心魂之中:“既然你想死,本后便成全你!你縱容仲王謀逆,也是該死!!”
  小妖后聲音未落,一股刺骨的冰冷感已是蔓延寒王的全身。他堂堂六級帝君,竟在這一剎那,忽然就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一種畢生都未有過的恐懼,就如蘇醒的惡魔一般在他心魂中瘋狂滋生、膨脹。
  他沒想到,小妖后竟然真的會對他下殺手,而且根本沒有一絲的猶豫。他更是做夢都想不到,以自己的實力,竟會在小妖后單純的殺機鎖定下,會生出如此的恐懼。
  其他人全然不知道,在小妖后冰冷絕情的一5style_txt;句話間,寒王的信念便已幾近崩潰,他猛一咬牙,不顧一切的躍起,怪叫一聲,瘋狂凝聚全身的玄力,轟向小妖后。
  “小妖后小心!!”蘇項南一聲驚叫。寒王在帝君之中都屬強者,四個月前的小妖后,都斷然不是他的對手。
  而蘇項南的喊聲剛落,一聲猶如殺豬般的凄厲慘叫幾乎響徹了整個妖皇城的上空,寒王剛剛躍起的身體在空中一陣痙攣,然后狠狠的栽落回了地上……聲嘶力竭的慘叫聲,猶如承受著這世間最殘酷的折磨。
  眾人驚恐的瞪大眼睛……他們看到,寒王的雙手,分別有一團赤金色的火焰在燃燒!!
  金烏之炎!!
  這兩團金烏之炎并不旺盛,也并不狂暴,而是不緊不慢,不溫不火的燃燒著,卻是轉眼之間,將這個六級帝君雙手的皮肉燒灼殆盡,露出森森白骨,隨之,白骨亦被灼燒殆盡,寒王的兩只手,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他的手臂上……
  “嗚啊啊啊啊啊啊…………”
  寒王拼命的慘叫,拼命的翻滾,拼命用玄力去抵御,但兩團看上去很是溫和的赤金火焰卻依然是不緊不慢的燃燒著,沒有受到哪怕一絲的影響。甚至,隨著他的翻滾拍打,赤金色火焰沾染到了胸口、腰肋、大腿……轉眼之間,他的身上,已是十幾簇赤金火焰在燃燒,而他的一雙手臂,已是消失了一半。
  寒王的慘叫,凄厲的如同地獄惡鬼的嚎哭。他全身瘋狂的翻滾、痙攣,眼眸痛苦的幾乎瞪出了眼眶之外,額頭上的青筋如蚯蚓一般清晰的鼓了起來!
  赤金火焰依舊是保持著最初的速度,無聲的燃燒著,溫和的幾近優雅,卻是一分一分的吞噬著一個帝君的軀體。寒王的所有掙扎,還有他強至六級帝君的強大玄力,竟是對它無法造成哪怕一絲的干擾和阻滯。
  無盡的驚恐,呈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寒王是幻妖王族的人,他的身體里,也有著稀薄的金烏血脈,他修煉的,也同樣是火系玄功。對于火焰,他本身就有著極強的抵御能力……何況,還有著六級帝君,在玄者眼中堪稱神道的玄力!
  卻在兩團小小的火焰之下……十幾息的時間……整個軀體已消失了三分之一……
  “寒……寒……寒王……”一個人仲王府的人伸出哆嗦的手掌,向前一步,似乎想要試圖去撲滅寒王身上的火焰。
  “不要過去!!”一個人死死的拉住了他,然后拼了命的后退……讓把六級帝君焚燼身體的火焰,他們若是碰觸,根本就是找死!
  所有人眼睛驚恐的瞪大,嘴巴大張,看著寒王的軀體在火焰中瘋狂的扭曲、抽搐,耳邊的慘叫聲凄厲的讓他們遍體發寒,那一瞬間,他們甚至感覺自己仿佛置身于九幽煉獄之中,一個遍身罪惡的人,正在接受煉獄之火的懲罰……
  “小妖后……饒命……小……妖后……饒命……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有人可以想象,究竟是多么巨大的痛苦,會讓一個六級帝君發出如此的慘叫聲,讓一個六級帝君喊出卑微到極點的乞求……赤金色的火焰已是遍及了寒王的軀體,逐漸的,將他所有的掙扎、還有聲音都完全吞沒。
  在赤金色火焰終于熄滅時,寒王的軀體,也徹徹底底的消失在了那里,和剛剛慘死的仲王一樣,沒有哪怕一絲一縷的殘留。
  整個過程,驚恐始終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孔和眼神中,沒有一息的消散。整個大殿,唯有小妖后自始至終面無表情,如同只是在目睹一副再普通不過的畫面。
  噗通……
  離寒王最近的那一波人中,一個淮王府的九級霸皇竟是身體癱下,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其他玄者,下至王座,上至帝君,眼瞳中無不充斥著恐懼。
  身為在常人眼中蓋世無敵的存在,他們平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
  “不……不可能……”淮王的瞳孔一直在收縮,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不敢相信這世上竟存在這種的力量……更不敢相信,這竟是屬于小妖后的力量。
  “這……這……這是什么力量?”慕雨白拼命吸著冷氣,作為死忠于妖皇族的人,看著小妖后歸來后的強大,他本該是欣喜若狂。但方才的畫面……一個六級帝君痛苦而可怕的隕落……竟讓他心中的驚懼駭然遠多過驚喜。因為這根本是一種……可以說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的恐怖力量。
  “就算是覺醒血脈,也不應該……可怕到這種地步……”天下雄圖瞪大眼睛,有些失神的自語道。
  “這個力量……難道,是金烏神靈的特別恩賜嗎?”云輕鴻目光也有些呆滯……眼前的力量,根本超過了他所有的認知。這已經不是“強大”所能形容,而是堪稱“逆天”的力量。
  云澈卻是搖了搖頭:“這算她的秘密吧。”
  人們在震驚于小妖后的強大,卻沒有人知道,她如今的力量,是以她復仇的執念,還有生命換來的……真要算上的話,還有處子之身。
  “云河、云江、云溪。”小妖后再次出聲,短短的六個字,卻如六根冰錐般扎入所有人心魂,讓他們全身一冷一僵:“速拿下淮王!誰敢阻攔……本后便殺誰!”
  “一人阻,本后殺一人!百人阻攔,本后殺百人。千萬人阻,本后便殺盡千萬人!!”
  冷漠冷血的聲音,威懾著在場所有人的靈魂。他們此刻,已是無比清晰的認識到……消失四個月歸來的小妖后,已根本不再是當初的小妖后!
  “……是!!”
  同樣的回答,但音調卻已全然不同。這三個經歷過無數風雨的云家太長老,此時身上的氣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們同時飛身而起,三只罩著雄厚雷電玄力的蒼老手掌直抓淮王而去。之前,他們沖向淮王時,無論動作還是力量,都有三分保守,七分忐忑,但現在,卻是狠厲非常,快速涌起的玄氣,甚至帶起了震耳的霹靂之音。
  “誰敢動王爺!!”
  淮王身邊的高手之多,遠超常人想象。毫無夸張的說,妖皇城七成以上的帝君,都已投入到了淮王陣營!今日又是淮王的登基大典,更是有大量的強者護衛身側……淮王本身就是一個中期帝君,有資格護衛在他身側的,無一不是這幻妖界最最頂尖的強者!實力最低,也是中期帝君!!
  而這等常人終生難得一見,在他們眼中堪比神話的絕世強者……淮王單單是今日,單單是在這妖皇大殿中的,就有十七人!!
  這還僅僅是死忠于淮王府,貼身護衛他的人……斷然不包括守護家族、王府這類投誠于他的頂尖勢力。
  云家三大太長老出手之時,四個衣著不同的人從淮王后方的虛空中忽然出現,擋在了他的前方,猛然迎向三大太長老。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蕩動著雄厚到極點的氣息……竟是和云河、云江、云溪三人的氣息強度都不相上下。
  “陸斬風、白驚虹、唐亂離、肖青山……七百年前威震南疆的‘南天四絕’!!”大殿角落,一個老者驚呼出聲。而他喊出的四個名字,也如在眾人耳邊響起四個炸雷。
  在這個世界,能成就帝君,哪一個不是威名震天下!尤其是妖皇城外的玄者,若能成就帝君,更是會威名赫赫,縱然隔著數代,也不會被遺忘。
  “南天四絕……”云輕鴻的臉上也驟現驚容:“這是你爺爺當年都經常提及的驚世人物。七百年便都已成就帝君,此后不久便少有傳聞,都以為他們已經歸隱……沒想到,他們竟是早已成為淮王府的人!”
  “……看起來,淮王府的野心,要遠比我們猜想的還要早。”云澈沉眉道。
  “這些年,我們從不敢低估淮王府的實力。”云輕鴻眉頭緊緊鎖起:“但直到這四個月以來,我們才意識到淮王府的實力,根本已強大到遠超我們預想!小妖后葬身金烏雷炎谷的消息傳開后不到三天的時間,整個妖皇城便完全納入淮王府的掌控之中,我們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唉……”
  云澈搖頭:“爹,你不用覺得挫敗。單憑淮王,絕無這樣的能力。是那個明王,太過可怕……這幾百年的時間,整個幻妖界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卻是無人自知!所有的一切,也都在按照他所導演的進行……但,人算終究不如天算!”云澈抬頭,看向小妖后,低低的道:“他完美計劃的尾聲,卻是逼出了一個半神……”
  “半神?”云輕鴻和慕雨柔齊齊一怔。
  “我倒要看看,明王這些年處心積慮所造就的龐大勢力……能否承受的住神的怨恨和怒火!!”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