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620 無盡威懾

南天四絕迎向云家三太長老,七股帝君之力還未碰撞,便已將空間扭曲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三大太長老的去勢頓時一緩,這時,上方的虛空一陣扭曲,又是三個人憑空出現,從上方轟下,他們的氣勢……絲毫不弱于那南天四絕。
  十大帝君,而是全部是中后期的帝君……他們的氣息交融之下,如浩瀚浪濤,鋪天蓋地。
  七個帝君的聯手之力……這是一股常人想都不敢想象的力量!除了妖皇城,幻妖界其他地域,縱然是最大的天妖城,都找不出七個帝君。云家三大太長老雖強,但絕無可能在七個中后期帝君的力量之下近身到淮王面前。
  這時,一股灼熱到極點的氣息忽然籠罩而下……而明明是灼熱的氣息,降下的那一刻,卻是讓所有人全身驟冷。
  隨著空間的扭曲,小妖后的身影在所有人呆滯的視線之中,出現在了云家三長老和七大帝君的中間,她的身上,一道赤金色的金烏之影剎那閃現,隨之散開無盡的熾熱光華……
  霎時,整個大殿,甚至視線所能及的所有空間,都變得赤茫茫一片。
  “這是……”云澈不自禁的低呼出聲:“金烏第三境炎陽爆裂!”
  變成赤紅色的空間之中,浩瀚無盡的金烏炎力極速的凝聚,化成一條熾熱、灼目而又神圣的金烏神影,撕開赤紅色的世界,貫穿空間,飛向擋在淮王身前的七個帝君……
  只一瞬間,七大帝君那強橫到足以毀滅一個城池的力量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身邊的世界裂開的無數的碎紋,隨之空間徹底的塌陷。那一刻,他們的視線、意念已再看不到其他的存在,唯有一片無盡的赤紅火海……
  他們強大的精神力所傳達給他的信息……是這些火焰,已侵入了他們的身體,甚至還侵入了心魂。他們帝君級別的身體與心魂防御,在這股火焰之下,根本形同虛設,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抵御之力。
  砰!!!
  轟然的碎裂聲中,漫天火光收縮散盡,七¤↑¤↑,大帝君如七個被丟去的破麻袋般遠遠的飛落,他們的頭部、軀體、四肢,全部都在燃燒赤金色的火焰……甚至,在他們的身體內部,靈魂之中,都有火焰在無情的燃燒。
  七大帝君在地面上狂亂的翻滾,痛苦的哀嚎……他們總算知道,為什么剛才的寒王會發出那么凄厲的慘叫聲。那種被金烏火焰灼燒的感覺,就如無數的刀刃在剜割著身上每一寸肌肉和神經。以他們勝過常人不知多少倍的意志力,僅僅承受了幾息,便恨不能自己馬上死去。
  一個帝君絕望下的反撲本該是極為恐怖的,但這七大帝君卻只有慘叫和嚎哭,沒有一個在絕望下不惜一切的釋放所有的玄力……因為他們的玄力只要稍一動用,就會被瞬間焚滅。
  那些在暗中沒有出手,準備向前的淮王府強者身體全部死死停滯,全身上下如篩子一般的顫抖,再也不敢向前一步……十息的時間,慘叫與嚎哭聲停止了,小妖后緩緩抬手,輕描淡寫的捏碎了掌心的火焰。
  砰!!
  燃燒著七大帝君的金烏火焰同時爆開,散成漫天的火焰碎片。火焰中的軀體,也隨著漫天飛散的金烏之炎,而消失的無影無蹤。
  仲王……寒王……淮王府的七大高手……
  這九個人在小妖后手下慘死……連一絲反抗能力都沒有人,絕不是什么阿貓阿狗……而是九個貨真價實的帝君!!
  縱然是在妖皇城,帝君都是少如鳳毛。隨便一個帝君的隕落,哪怕是最低等的帝君,都足以引起整個幻妖界的轟動!
  而今天,轉眼之間,九個帝君……其中八個還是中后期的帝君,全部慘死在小妖后的手下……整個過程,沒有撼天動地的能量對撞,沒有崩天裂地的毀滅風暴。小妖后僅僅是幾次揮手,幾道火光……九大帝君便全部死亡葬身之地。
  簡單的,就像是捏死九只渺小不堪的螻蟻。
  “本后說過,無論是誰,若敢阻攔……死!!”小妖后緩緩轉身,她有著傾世的絕美容顏,她的身軀看上去比普通少女還要纖弱。任何一個男人見到這樣的女孩,本該是強烈的驚艷,和一種想要呵護與占有的**。但,在場的所有人,已是沒有一個人敢用目光去直視于她,每一個被她目光冷漠掃過的人,都會全身僵硬,如同處在這世間最冰寒的冰窟之中,連血液,都幾乎完全凍結。
  那是一種他們畢生都未承受過的恐怖威壓……他們甚至感覺到只要小妖后愿意,僅憑這種威壓,都足以將他們的身體撕碎。
  沉重的壓迫感之外,還有更加沉重的恐懼。因為小妖后的出手太過無情……不,是太過殘暴惡毒。九個帝君,每一個在這幻妖界都有著極高的威名和地位,仲王和寒王更是屬于幻妖王族的人,她卻都是直接出手,沒有任何預兆,更沒有半點的猶豫和余地,而且一出手,便將對方置于死地……甚至在對方死前,還要讓其承受極致的痛苦,死后……連一絲骨灰都無法留下。
  面對郡王,面對帝君,她出手都是如此決絕……何況他人!!
  今天的小妖后,猶如化作了一個恐怖的死神……觸之必死的死神!!
  淮王的瞳孔早已收縮至針眼般大小,之前所有的淡定,都已經徹底化作驚恐。小妖后的忽然歸來,雖然讓他震驚錯愕,但還不至于讓他失措,因為面對小妖后,他畢竟有著壓倒性的勢力……但,短短幾十息,局面卻是風翻云變,小妖后所展露的實力,就如一幕幕噩夢在他眼前上演。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父親明王已是天下無敵。雖然,他并沒有見過明王最極限的實力,但他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的父親明王……絕無可能一招,讓七個中后期帝君斃命!!
  這是根本不該存在于這個世界,在幻妖界的歷史傳說中都從未出現過的力量!!
  投誠淮王的那些王府諸人都早已徹底傻眼,赫連、赤陽、九方、南宮、林、嘯、白七族全部失聲,唯有喉嚨在不斷的鼓動。威風赫赫的七大家主,有的全身都已被冷汗浸濕,有的甚至雙腿都在打哆嗦……就連死忠于妖皇族的王府與守護家族,也全部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喘一口。
  仲王死、寒王死……一招滅七帝君!
  這是整個幻妖界歷史上,最沉重,最恐怖的威懾!!
  “還不速將淮王拿下!!”
  小妖后一聲冷喝,呆滯中的三大太長老才如夢方醒,再次沖向有些失魂的淮王。而這一次,淮王后方的空間雖然出現了陣陣氣息波動,卻再無一人向前擋在淮王前方。
  成就帝君,是一個玄者最高層次的目標。而每一個帝君的成就,都要耗費不知多少的時間、努力、資源以及可遇而不可求的契機。到了這個層面,他們本以為再也不需要畏懼什么,因為他們已經達到了這個天地間最頂尖的層次,再也沒有什么可以碾壓他們。
  但今日,他們驚恐無比的發現……自己在小妖后的面前,竟是渺小如塵埃,簡直和一個初生的孩童毫無區別。
  他們可以死……但帝君縱然要死,也該死的慘烈,死的驚天動地。但方才死在小妖后手下的九個帝君,卻是死的無比卑微。有這九個先例……此刻再沖上去保護淮王的人,也會是同樣的下場!
  他們豈會甘愿承載了他們一生榮耀的帝君之軀……只是白白送上去被一瞬滅亡。
  “淮王,還不束手就擒!!”
  怒斥聲中,三大太長老玄罡齊出,將失魂落魄間的淮王緊緊鎖住,三股強橫的雷電玄力,也將淮王的所有方位都牢牢封鎖。淮王似乎已是心膽破裂,一直呆立在那里,眼神空洞,竟是毫無掙扎,被沖上來的云河輕易的鉗制在手中。
  “淮……淮王……”
  淮王府中,那些之前傲然無度的直系郡王,還有核心強者,全部都是瞳孔放大,全身瑟縮。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淮王被云家三大太長老直接拿下,卻是無一敢向前。小妖后背對著他們,但,他們卻感覺到仿佛有一把冰冷的寒刃抵在他們的脖頸之上,只要他們稍敢妄動,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父皇……救我父皇……你們快救我父皇啊!!!”輝夜郡王哆嗦著嘴唇,嘶啞的吼叫了起來:“父皇他是幻妖界的新皇……你們還不護駕……護駕!!”
  輝夜郡王聲嘶力竭,但明明龐大無比,頂尖強者如云的淮王勢力,卻是依然無一人敢動。而這時,小妖后緩緩的轉過身來,幽冷的眸光,落在了輝夜郡王的身上。
  “啊啊啊啊……”那一剎那,輝夜郡王如同被毒蛇纏身,全身一激靈,口中發出一聲驚恐的怪叫,整個人連滾帶爬的向后翻去:“不要殺本王……不要殺本王……本王什么都沒有做……不要殺本王…………”
  在真正危及生命的恐懼之下,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輝夜,所呈現的姿態和一個怕死的凡人根本毫無區別……不,甚至是更加的不堪。他整個人癱倒在地,已是根本無法站起,全身劇烈哆嗦,一張臉煞白的毫無血色……他周圍的淮王府眾人,甚至聞到了一股快速蔓延的惡臭……
  這輝夜郡王,竟是被嚇的當場失禁。
  小妖后已將目光收回……這等貨色,根本不配讓她出手,僅僅是多看幾眼,都是污了她的眼睛。
  這種情境之下,沒有人笑的出來。看著此時的輝夜郡王,人們再也找不到半點敬畏感,唯有憐憫和蔑視,而淮王府眾人的臉上,則都掛滿了羞恥和悲哀……直到輝夜郡王身下的污濁液體流淌到一丈之外,都沒有人向前將他扶起。
  云河、云江、云溪三人合力之下,很快便將毫無抵抗的淮王全身玄力封鎖,云河抓起淮王,直接拖到小妖后身前,躬身道:“淮王已拿下,請小妖后發落。”
  以小妖后所表現的恐怖實力,要殺淮王,根本易如反掌。但她始終沒有對淮王出手,反而要他們去將淮王拿下,顯然還不想讓他死。所以三大太長老只是將淮王玄力封鎖,未敢傷及他。
  而就在這時,淮王本是昏暗的眼眸忽然閃動起陰狠而瘋狂的赤光,他明明被封鎖玄力的身體,忽然爆燃起赤黑色的墮落魔炎!這股驟然燃起的墮落魔炎狂暴無比,直接竄起數十丈,將措手不及的云河、云江、云溪直接震開……而燃燒著墮落魔炎的淮王,就如一頭發狂的野獸,帶著嘶啞的狂吼,沖向了云澈、云輕鴻和慕雨柔!
  云輕鴻正在云澈所灌輸的氣息下療傷,重傷之下,已是不能妄動玄氣。而慕雨柔也是身負創傷……淮王的舉動,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而小妖后,她斜眸看著淮王的去向,卻是毫無動作。
  “小心!!”慕飛煙、慕雨白、蘇項南、云外天等人都是大驚失色,嘶聲狂吼。但誰也沒有想到明明被封鎖玄力的淮王竟能瞬間破開封鎖,他們縱然想要出手,也是根本來不及。
  在淮王身上墮落魔炎燃起的第一瞬間,云澈的眸光便出現了小幅度的偏轉,在淮王忽然沖過來時,云澈的手掌,也不緊不慢的從云輕鴻身上移開……臉上,沒有任何的驚慌與失措。
  “紅兒!!”
  劫天在手,星神碎影,眾人只覺得眼前殘影一晃,云澈已是迎向了淮王,雙劍緊握的朱紅巨劍上,燃燒起一束濃郁到近乎純金色的火焰……
  “澈兒!!”慕飛煙等人大驚……淮王癲狂之下,分明釋放出了全身的力量!五級帝君的瘋狂之力,豈是云澈所能抵擋!正面相撞……云澈就算是再強上十倍,也是必死無疑。
  淮王的瞳孔中,映現出云澈的影子,他的瞳孔猛然放大,全身魔炎再度膨脹,口中發出不知是興奮還是痛苦的嘶吼:“云澈……死吧!!!”
  云澈眉頭擰起,目光冰寒,燃燒著純金火焰的劫天劍迎著淮王的力量,毫無退避的正面轟去……因為他只要稍有側避,淮王的力量,就有可能傷及到后方的云輕鴻和慕雨柔。
  “金烏焚世第五境黃金斷滅!!”uw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