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621 黃金斷滅


  龐大的赤黑色墮落魔炎就如魔鬼的大口,撲咬向云澈,云澈身上只有一層薄薄的火焰玄氣,但他劍上的純金色火焰,卻是灼目的讓人難以直視。
  “澈兒快退!!”
  “少家主!!”
  這是淮王信念失控之下,傾盡全力的瘋狂一擊。就算是四個月前的小妖后,也會極力避免正面碰撞,以云澈的實力,在這樣的力量之下,會被毀滅的連碎尸都不會留下,絕無幸免。慕飛煙和云外天聲嘶力竭的大吼,死命的向前沖去,卻已是根本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足有數十丈的墮落魔炎,將云澈完全的罩住。
  但,即使被墮落魔炎吞沒,那道純金色的火焰,依然是無比燦目,幾乎沒有受到半點的遮蔽。反倒是龐大的墮落魔炎竟被金炎耀射的一下子淡化了許多。
  更讓人震驚的是,那道金炎在墮落魔炎的籠罩下非但沒有像人們所預想的那樣被瞬間轟滅,反而繼續向前,竟將這來自淮王的瘋狂火焰……從正中快速的切裂!
  《金烏焚世錄》除了奠基的前兩個境界,每一個境界,都有一個對應的金烏炎滅技。修至第七重境界,更是可以領悟一個強大無比的毀滅領域。
  而金烏焚世錄前七重境界的金烏炎滅技中,論單點毀滅能力,卻不是第六境的【煉獄紅蓮】和第七境的【黃泉灰燼】,而是這第五境的【黃金斷滅】!
  純金火焰是金烏炎的終極形態,云澈不過九滴金烏血脈,縱然有火靈邪體,他的金烏火焰也永遠達不到這個形態。但在【黃金斷滅】之下,金烏血脈與金烏炎力會極大程度的壓縮凝聚,所燃起的金烏炎會發生層面上質變,造成超越自身境界和極限的毀滅之力!
  以他的金烏血脈純度和金烏焚世錄境界,所燃燒的金烏炎本該為赤金色。但黃金斷滅之下,所燃的火焰,卻分明是近乎看不到赤色的純金色!
  傳說【黃金斷滅】威力的極限,可熔滅世間任意之物!無可不摧!
  淮王所釋放的,是君玄境五級之下的墮落魔炎!但論火焰的階層,墮落魔炎又豈能和金烏炎相比!隨著云澈劫天劍的揮出,金色的劍芒之下,猙獰可怖的墮落魔炎被輕而易舉的切開,一分為二……就如一條被劈開的洪流,向兩邊逸散而去。
  一邊轟向飛來的慕飛煙,一邊轟向沖來的云外天和云斷水,沒有一絲波及到云澈正后方的云輕鴻和慕雨柔。
  慕飛煙剎那怔住,隨之迅速停住身形,低吼一聲,寒冰玄氣瞬間釋放,鑄成一個巨大的玄氣囚籠,將沖來的墮落魔炎全部封鎖。有著八級帝君之力的慕飛煙玄力何等深厚,短短幾息之后,墮落魔炎便被完全抵消。另一邊,云外天和云斷水聯手之下,也將墮落魔炎牢牢抵住,云家眾長老齊上,很快便將赤黑色的火焰完全消弭。
  而切裂墮落魔炎的黃金劍芒繼續向前,在淮王放大到幾乎炸裂的瞳孔中,狠狠的轟擊在他的胸口,霎時,黃金之芒瘋狂釋放,劫天劍的劍身,從淮王的左肩到淮王的右肋,整整嵌入了近一寸之深……
  “不……可……能……”
  淮王瞳孔保持著放大的狀態,一片空洞,口中嘶啞的低喃,似乎怎么也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而他的身體則做出了本能的反應,一股洶涌的反擊之力猛然釋放,轟擊在云澈的胸口。
  云澈的臉色一白,一股逆血猛烈沖出,剛到咽喉,卻又被他強行咽了回去。他目光陰寒,全身鳳炎燃燒,本被撞飛的身體又忽然以更快的速度墜下,一記鳳翼天穹轟在了淮王的心口,也將黃金斷滅所造就的創傷更大程度的撕裂。
  轟!!!!
  赤炎爆炸,也震裂了周圍百丈的玄石地面,淮王一聲悶哼,全身飆血,狠狠的橫飛了出去。云澈也一個遠遠的后翻,劫天劍頓地,穩穩的落下,嘴角和鼻孔中都鮮血直流,但臉上卻是愜意的笑。
  “王爺!!”
  淮王被轟飛,飛灑的血跡更是觸目驚心。淮王府十幾個強者同時向前,想要將他接下。而這時,小妖后忽然出手,一道熾烈到刺眼的火焰騰空而去,如一條暴躁的火蛇般將淮王牢牢的纏繞,小妖后手腕一轉,火蛇一聲嘶鳴,猛然向下,帶著淮王狠狠的砸到地上,然后滾落到小妖后的腳邊,一股皮膚被劇烈燒灼的濃烈焦糊味傳遍整個妖皇大殿。
  淮王府中剛要出手救淮王的人全部身體一凜,腳步觸電般的收了回去,再也不敢動彈半分。
  “澈兒,你沒事吧!”
  “少主,你沒事吧!”
  “放心,一點小傷而已……至少比那淮王傷的輕。”云澈抹去嘴角的血跡,頗有些得意的道,聲音毫無虛弱感。
  慕飛煙、慕雨白還有云家的眾長老也在這時沖了過來,他們大舒一口氣后,都又是震驚,又是驚喜。慕飛煙伸手抓住云澈的肩膀,感覺到他的氣血并不是太過混亂,激動的道:“澈兒,淮王可是五級帝君,實力比之你父親都差不了多少……你竟然擋下了他的全力攻擊,還將他反傷!這一點,換做是你父親,都不一定做的到!四個月不見,你不但安然無恙……你的實力,也幾乎已經超越你父親了!這……這……簡直……”
  云輕鴻微笑著,臉上掛滿了滿足和驕傲……到了此刻,他哪還記得身上的創傷,哪還記得自己損失了近半的精血……
  云澈笑著道:“外公過獎了。我目前的實力距離我爹還差得遠,剛才,不過是有些取巧而已。”
  云澈說的是實話。他得到了金烏血脈和邪神雷種,又在死亡之海吸收了大量的火焰玄力,整個人脫胎換骨,但依然不可能是一個中期帝君的對手。他和淮王剛才那一個瞬間的碰撞,的確是取巧……他并沒有和淮王全力之下的墮落魔炎正面相撞,而是以黃金斷滅以點破面,將淮王的力量切開,然后重創其身。真正承受淮王力量的是慕飛煙和云外天等人。
  “呵呵呵,少家主不要過謙了。”云斷水笑瞇瞇的道:“少家主方才重傷淮王的一幕,在場的所有人可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家主當年被譽為幻妖界歷史上最年輕的帝君,而少家主如今不過二十二歲,卻已不弱于家主……能為云家之人,實為畢生之幸!”
  簇擁在后方的云家眾人全部都是滿臉激動的點頭,眼眸中釋放著驕傲的神采,看向云澈的目光,更是無比的灼熱。
  “澈兒,你剛才所用的……可是金烏炎?”慕雨白向前問道。云澈剛才說燃燒的金色火焰,那濃郁無比的金烏氣息,身為守護家族的人,又怎么會不熟悉!
  “是!”云澈點頭:“我和小妖后被逼入死亡之海中,被金烏神靈所救。嘿……妖皇一族畢竟是金烏神靈在這個世界的唯一傳承者,金烏神靈又怎么會真的允許妖皇一族滅絕呢!金烏魂靈將我們救起后,不但將小妖后的金烏血脈覺醒,還賜予了她無上神力!又念及我們云氏一族對妖皇一族始終忠貞不二,所以賜予我金烏血脈,并許我修煉【金烏焚世錄】!”
  云澈抬起頭,傲然道:“金烏神靈雖然從不干涉我們幻妖界之事,但這些年妖皇城所發生的一切,它都看在眼中!誰忠誰奸,它更是一清二楚!金烏神靈雖賜予我個人金烏血脈,但實則是對我們整個云家的賞賜!至于那些名為守護,實則忘祖背宗,卑鄙奸佞之輩,金烏神靈早晚會降下神罰!”
  “……好!”慕飛煙重重的抓了下云澈的肩膀:“你們云家有資格得到這樣的恩賜!你,我的外孫,更有云家中更有資格的人!金烏神靈真是圣明!”
  慕飛煙一邊說著,已是仰頭大笑了起來。云家眾人都是滿臉無法自抑的驚喜,幾位云家長老更是激動的全身顫抖,抬頭望天,幾乎忍不住要跪倒在地:“感謝金烏神靈的恩賜……老家主,你看到了嗎……”
  云澈絲毫沒有壓制自己的聲音,大殿里的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他的這些話,本就是要說給所有人聽,他的目的,便是告知所有人:妖皇一族始終都在金烏神靈的庇護之中!
  金烏是幻妖界的信仰神獸,妖皇一族是金烏血脈的繼承者。只是,金烏神靈雖存在于金烏雷炎谷,但從不干涉外界之事,整整萬年都是如此。到了如今,人們在行動上依然照常對金烏進行著祭拜儀式,但潛意識里,卻從不認為妖皇一族在被金烏神靈庇護著,甚至就連敬畏感,也在逐年的減弱……
  但云澈的話,卻在所有人的心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那就是金烏魂靈始終都在庇護著妖皇一族,小妖后暴漲到逆天的實力,便是最不容質疑的證明!甚至,整個妖皇城,乃至幻妖界,始終都在它的注視之下。
  這個心理烙印一旦打下,幻妖界對妖皇一族的敬畏感,將會無數倍的提升,也再難有人敢生出反逆之心。
  整個妖皇殿的氛圍頓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那些早已投誠于淮王府的人都是全身驟縮,臉上布滿了深深的惶恐,包括七大家主和諸郡王在內,都是汗流俠背,再看著地上淮王的慘狀和已經被嚇破膽的淮王府,心理承受能力稍弱的九方奎與赤陽百烈全身搖晃,雙腿發軟,數次差點癱倒到地上。
  而眾人看向云家的目光,也是發生了劇變。云澈所燃起的金烏炎,在場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而這,絕不單單是血脈賜予這么簡單!因為這是繼妖皇一族之后,第二個繼承金烏血脈的家族產生!
  而由于小妖后是妖皇一族的最后一人,且是女性,妖皇一族注定隕滅。而同樣有了金烏血脈的云澈,卻可以將血脈傳承下去,也就是說,小妖后之后,承載著金烏血脈與力量的,將是云氏一族!
  那么,承受著金烏神靈庇護的,也將是云家!!
  這意味著什么,任何人隨意一想便清清楚楚!
  小妖后淡淡的瞥了云澈一眼,卻看也不看腳邊的淮王,唇間溢出毫無情感的冷音:“玄罡攝魂!”
  淮王雖然傷的不輕,但還未到站不起的程度。但他被小妖后的玄氣無聲的鎮壓著,整個人如被蒼穹壓身,別說站起,就連喘息和說話都不能。聽到小妖后的聲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瞪大了眼睛。
  “等……等一下……”一個全身散發著帝君氣息的淮王府老者站了出來。作為淮王府中人,他深深的知道淮王在天下群雄的注視下被玄罡攝魂會是什么后果……
  但他剛一出聲,小妖后冰冷的眸光便驟然射來,他下面的話還未出口,一道火光便飛射而來,化作一條火焰巨蟒,將他的全身死死纏繞,隨之……
  轟!!
  火蟒爆裂,帶著老者的軀體,化成了漫天飛散的火焰碎片。
  小妖后出手的速度快的無比恐怖,那淮王府的老者剛一開口,整個人便已被焚滅成碎片。待人們反應過來時,剛剛才平息了幾分的驚恐再度呈現在所有人的臉上,那老者身邊的人更是全部癱倒在地,驚恐的瞳孔都幾乎要裂開。
  “開始吧。”
  冷漠的三個字,冰冷的敲擊著所有人的心靈。她的臉上毫無表情,毫無波瀾,仿佛剛才不是轟殺了一個強大的帝君,而僅僅是焚滅了一只渺小的飛蟲。
  這次,淮王府再也無人做聲,每個人都是瑟瑟發抖,被一次次無盡的驚恐摧殘的肝膽欲碎。整個大殿落針可聞,幾乎連喘息聲都聽不到。云河、云江、云溪向前……他們行走時都很是小心,唯恐弄出一點聲響來。
  今天的小妖后,實在是太過可怕。
  而所有人中,真正明白小妖后為何會變得如此兇戾絕情的只有云澈一人。他看著地上的淮王,低聲對慕飛煙和慕雨白道:“外公,舅舅,拜托你們護好我爹娘……明王一定就隱藏在暗處!他早晚會有沉不住氣的時候……他才是最大的威脅!”
  慕飛煙和慕雨白都是心中一驚,隨之沒有多問什么,微微點頭。身后,聽到云澈聲音的云家眾長老也都全部面色一緊,神經繃起,全身玄氣涌動,蓄勢待發。手機用戶請訪問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