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625 鴻蒙生死印


  本被全幻妖界所關注的新皇登基大典,以一個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方式落幕,取而代之的,是針對淮王府,針對逆反者的鮮血洗禮。
  在小妖后所下達誅盡淮王府九族的殘酷命令下,那些本是投誠淮王府的人,無不是瘋了一般向淮王府的人舉起屠刀。曾經巴不得給淮王府舔腳的他們,現在不惜一切的想要和淮王府撇清關系,每一個都是爭先恐后,唯恐自己殺的比別人少……尤其是七大守護家族和眾王府,他們心里很清楚,要想保住自己,保住自己的家族,就要不惜一切的向小妖后表忠,哪怕是不顧尊嚴的搖尾乞憐……
  因為現在的小妖后,絕對有能力讓他們的萬年家族一朝之間覆滅,也能三言兩語,讓他們全族遺臭萬年!b()()(小說)r/>
  淮王府畢竟是淮王府,其中強者眾多,但也不可能承受的起這幫絕世強者的合力圍剿。小妖后給出的時限是十天。而只過了短短三天時間,淮王府便已是寸草不生,九族盡滅……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哪怕是遠在數千里之外的九族所屬,都被盡數屠滅。
  曾經鼎盛非凡的淮王府,已是化作一片焦黑的廢墟,其中蕩動著濃濃的血腥氣味,久久不散,十里之內,無人敢靠近。妖皇城內,各大勢力在這些天都是戰戰兢兢,人人自危,連走路都小心翼翼,說話都不敢太大聲。
  從四面八方趕來參加妖后大典以及先皇登基大典的天下群雄依然沒有能離開,因為七日之后,四個月前被中斷的大典,將重新召開……這也是小妖后親口下的命令。如今小妖后之令,誰敢不從。
  相比之下,云家這些天一直被興奮的氛圍所充斥。
  云輕鴻的禁陣雖然被小妖后強行中止,沒有引發最嚴重的后果,但畢竟已發動了一半,他身上的創傷尚在其次,嚴重的是精血大損。而損失.精血,不但會讓玄力暴跌,最可怕的,是會讓資質永久下降,甚至今后再也不可能有突破……而精血一旦受損,幾乎是不可能用任何方法彌補回來的。
  但對于身負荒神(激)之(i)力(g)的云澈而言,修復損傷的精血卻絕非不可能。
  云澈坐在云輕鴻身后,手掌抵在他后心,以大道浮屠訣所吸納的天地之力源源不斷的涌入他的身體之中。
  這個動作,持續了整整一個多時辰。隨著云澈把手掌收回,云輕鴻也睜開了眼睛。他面部紅潤,雙目清亮,氣息渾厚,讓人幾乎都察覺不到他就在幾天前才大損精血的痕跡。
  “呼!”云澈微舒一口氣,一臉輕松的道:“爹的元氣本就格外渾厚,恢復起來比預想的還要順利的多。每天如此一個時辰,最多三個月,爹損傷的精血就可以全部恢復回來。”
  “澈兒,辛苦你了。”慕雨柔伸出衣袖,輕輕的給云澈擦拭著額頭上的熱汗,臉上滿是慈愛和滿足。
  “這簡直……就是神跡啊!”云外天激動的道。
  “有少家主這句話在,我們就徹底放心了。”云斷水欣然的點頭,然后一聲惆悵:“感謝老天把我們的少家主送回來。少家主,我們全族有愧于你二十多年,你一回來,卻拯救我們全族于水火……請受云斷水一拜!”
  說完,他已深深拜下……他說的雖然激動,但卻毫無夸張。誰都看得清清楚楚,是歸來的云澈,將云家從生死邊緣救了回來,隨著他和小妖后的強勢回歸,更將云家的地位,提升到一個從所未有的高度。
  云外天也迅速一同拜了下去。云澈連忙向前將他們扶起:“兩位長老快起,這樣真是折煞晚輩了。若論對家族的付出,你們才是真的勞苦功高,晚輩豈有資格受你們跪拜……”
  這時,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隨之響起蕭云焦急的喊聲:“爹、娘……我回來了!!”
  房門被推開,蕭云滿臉激動站在那里,臉上一片通紅:“爹,娘……大哥!”
  他沖到云澈面前,激動的雙目汪汪,手足無措:“大哥,能再見到你……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一邊說著,蕭云已是幾近哽咽。十三長老從外面緩緩的走近,笑呵呵的道:“少爺在知道少家主回來之后,都激動的差點大哭起來……小妖后安然無恙,我們云家也安然無事……老天,果然不會負我們云家。”
  三天前,在云輕鴻決意和淮王魚死網破時,他打暈了蕭云,讓十三長老將他帶到數千里之外。畢竟,他雖已決定赴死,而且可能全族都會追隨,但絕不能連累到蕭鷹的后人。
  而如今,一切都朝著最初做夢都想不到的方向發展,蕭云和十三長老也自然就回來了。
  “蕭兒,是為父對不起你。”云輕鴻微笑著道:“沒有經過你的意愿,就將你強行送到千里之外……”
  “不不不!”蕭云慌忙擺手:“我知道,爹娘這樣做,都是為了保護我,又怎么會是對不起我……我本來特別害怕,我想回來和爹娘一起面對,又不敢回來,怕辜負爹娘的苦心……現在看到爹娘沒事,大哥也好好的,我們一家完完整整的團聚,總之就是……太好了!”
  “蕭兒……”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慕雨柔雙目朦朧,再一次覺得自己今生再無所求。
  云澈笑瞇瞇的道:“如果家里能再多個七妹的話,就更完美了。”
  “哈哈哈哈!”一屋子里全部大笑了起來,蕭云臉色一紅,低著頭,也跟著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云澈從天毒珠里拿出霸皇丹,道:“當初我說過會將這枚霸皇丹分成兩顆,你們一人一半,沒想到,陰差陽錯間已經過去了這么久。待爹的身體狀況穩定下來,我就著手這枚霸皇丹的事,到時候你拿著霸皇丹去找七妹,保證你未來的岳父會親自出門迎接你。”
  “嘿嘿嘿。”蕭云有些羞赧的傻笑。
  云輕鴻軀體重傷加精血大損,需要大量時間的休息。云澈回到自己的住處,他回想起自己到來幻妖界后所發生的所有事,內心不禁一陣唏噓。自己的到來,的確是徹底改變了幻妖界的命運。如果沒有他的出現,云家將被覆滅,妖皇族會永遠消失,幻妖界,將成為淮王府的天下。甚至明王的毒謀,將永遠無法大白于天下。
  到了如今,一切也算是塵埃落定。從外面隱約飄蕩來的血腥味,是淮王府徹底覆滅的證明。剩下唯有的不安定因素,就是血遁而去的明王……還有,小妖后僅剩三年的生命。
  “你準備什么時候回天玄大陸?”茉莉忽然問道。
  “……父親若要痊愈,還要三個月時間,至少這三個月,我還不能回去。”云澈稍微有些失神的道:“而且在這幻妖界,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須去做。”
  “重要的事?”茉莉少見的無法看清云澈所想。
  云澈默然了好一會兒,才低低的道:“小妖后的壽命,真的就只剩下三年……沒有任何辦法了嗎?”
  “怎么?不舍得她死?”茉莉聲音里帶著再明顯不過的鄙視。
  “至少,原本大亂的局面能這么快落定,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小妖后絕對強勢的力量,但三年實在太短了,三年之后她一旦隕落……幻妖界極有可能會再度大亂。”云澈緩緩的道:“再說……她好歹也是我的女人了!”
  “哼!最后一句才是重點吧!”茉莉鄙夷的道:“你最上心的,永遠都是女人的事!”
  “……謝謝夸獎。”云澈無力的道。他的腦海中,閃過在金烏雷炎谷時,小妖后替他擋下明王的攻擊,自己卻重傷的畫面,還有她將他按倒在地,那張慘白的面孔和無神的雙眸……還有金烏魂靈在告知她會只剩三年壽命時,她的毫不猶豫……歸來后對待淮王府的殘酷絕情……
  心中無法控制的一陣刺痛。
  人們如今看到她的,只有不可觸犯的威嚴,和不可忤逆的力量,卻無人知道她一直以來所承受、背負、犧牲、付出的一切……她沒有了至親,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在承受。如今,也是她一個人在為自己的妖皇族復仇,一個人重整妖皇城,也要一個人背負淮王府上下九族的累累血債……
  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
  換做其他女子,或許縱然千倍的意志力,也早已被擊垮。
  剝去小妖后的外衣,她比一個最普通的女子,要辛苦、可憐的太多。
  “小妖后如今的玄力,是靠燃燒和透支自己的生命而維持!她最多只能再活三年,這是神獸金烏的魂靈所說的話!連神獸的魂靈都如此說,你覺得這個世界,有什么人,什么力量可以逆轉么!”
  “以你的認知……也完全不可能嗎?”云澈不死心的問道。
  “哼,你果然會這么問。”茉莉輕哼一聲:“若是你執意想知道的話,我倒是的確知道兩個方法……但我說出來,你只能更失望。”
  “什么方法?”云澈精神一振:“快說。如果真的有的話……不管怎么樣,都比完全沒有希望好!”
  “那你就聽好了。”茉莉稍稍哧鼻:“第一個方法,就是將你的大道浮屠訣修煉至十重以上!到時,你不但可擁有真神般的軀體,還可以吸納大宇宙空間最原始純凈的鴻蒙之息!你每日渡給她足夠的鴻蒙之息,久而久之,她的體質就會發生質變,說不定,可以多活個百八十年的。”
  “不過,且不說以人類之軀,第六重大道浮屠訣就已經是所能修煉到的極限。縱然你真的能達到第十重的境界……留給她的時間,只有三年!你用五年的時間,從第一重突破至第四重,已是奇跡般的速度。三年時間,你能否突破至第五重都是未知……第十重,不過是天方夜譚。就算是荒神在世,也不可能將大道浮屠訣在三年時間內從第四重突破至第十重。”
  “……那第二個方法是什么?”云澈稍稍咬牙。雖然他知道茉莉所說出的方法必然極難實現,但這盆涼水也澆的太過徹底。茉莉當初說過,她的哥哥窮畢生之力,也才修煉到大道浮屠訣的第六重境界。要他在三年內修到第十重境界……這是怎么都沒有可能的事。
  “第二個方法。”茉莉聲音微頓,然后幽幽的道:“那就是找到七大玄天至寶排行第三……有著‘永恒’之力的‘鴻蒙生死印’!”
  悲憤的平民:你一個人民幣玩家,天天吊打我們這些充不起的吊絲玩家有意思嗎!!
  云澈:你們錯了,我可不是一個單純的人民幣玩家。
  悲憤的平民:不要狡辯了!你就是個人民幣玩家!
  云澈:n……其實,我是一個開了掛的……人民幣玩家。
  懵逼的平民:……(吐血三升)手機用戶請訪問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