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627 這可讓別人怎么活


  “以九陽玉的力量,絕對可以讓太古玄舟完成從幻妖界到天玄大陸的空間穿梭!至于能完成多少次,就無法估算了。畢竟,太古玄舟內蘊的世界要比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還要龐大,它的運轉法則和穿梭空間時的玄力消耗,就算是我都難以辨清。”茉莉淡淡的道:“不過,再回去之前,你必須先要弄清楚天玄大陸所在的相對方位!”
  “這個應該很簡單。”云澈篤定的道:“我父母曾經用我云家的某個禁器去過天玄大陸,他們一定知道方位,詢問他們就可以知道。”
  當初太古玄舟沉寂時,他只能略微的感覺到一絲與太古玄舟的靈魂聯系,如今太古玄舟因九陽玉而復蘇,那道靈魂聯系也變得清晰而完整,它所有的能力,也清楚無比的呈現在他腦海之中,當意念集中時,這艘每次出現,都會在天玄大陸引起巨大轟動的玄舟,就會任由他自由操縱,就如操縱自己的手臂一樣。
  ……前提是紅兒不出來搗亂。
  在幻妖界的每一刻,云澈都深深的掛念著天玄大陸的一切。如今終于有了回去的方法,他歸去的心反而平靜了下來。云輕鴻損傷的精血必須依靠他才能痊愈,這個周期要至少三個月,一天都不能中斷,僅此一個理由,他就不能分心。畢竟,他無法判斷出九陽玉的玄力足夠太古玄舟來回幾次幻妖界,也斷然不敢在這三個月期間按捺不住,徒增太古玄舟的巨大消耗。
  收起太古玄舟,把紅兒扔回天毒珠里,云澈拿出霸皇丹。
  以天毒珠的淬煉能力,將其均勻分割成兩顆只需瞬間,而且不會有半點的藥力損失。不過云澈并沒有馬上將其分割,而且合到手心,以玄力包裹,細致的探知其它所蘊含的藥力以及成分,不多時,他睜開眼睛,臉上居然還帶上了些許失望,低聲自語自語道:“居然就這么簡單……而且這枚霸皇丹的成色,簡直渣的不能看啊。”
  如果煉制霸皇丹整整一輩子的寶青王聽到云澈的這句話,絕對會怒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能拿把菜刀把他剁了。
  霸皇丹所需要的材料雖然珍貴,但還不到曠世奇珍的程度。雖然這些材料對普通人而言都是萬金難求的至寶,但對于守護家族、王府這等層面,卻可以說是一抓一大把,數千年、上萬年的積累可不是說著玩的。
  但,霸皇丹之所以如此寶貴,甚至連守護家族、王府都為之垂涎三尺,是因為它的煉制實在是太過艱難。每一顆的煉制,都要耗費無數的心力和時間。一顆霸皇丹的煉制周期,要長達五十年之久!且這五十年之中,必須時刻小心翼翼,火候的控制、主輔材加入的時間和數量,都要精確到極點,每日,還要定時加入晨露和黃昏之露來凈化,還要隨時以最適當的玄氣來引導藥力……
  這五十年之中,只要有任何一天出現差錯,便會前功盡棄。
  寶青王府中,乃至整個幻妖界,目前有能力煉制霸皇丹的,只有兩人。而且這兩個人,耗盡所有的精力,一次也只能煉制一枚。而且每次戰戰兢兢五十年,霸皇丹能成功練成的概率也只有五成而已。
  所以,寶青王府每一百年,也最多只能練成兩枚霸皇丹。
  毫不夸張的說,每一枚霸皇丹,都要寶青王府的人用生命去煉制。
  但這艱難到極點的煉制流程,對天毒珠而言……
  云澈隨手將霸皇丹往旁邊一丟,都懶得放入天毒珠中,然后出了院子,直奔云家的藥閣而去。
  云家傳承萬年,各種靈藥的積累自然是豐厚無比。藥閣在十二守護家族中不算太大,但也足有三層,每一層,都比他十六歲前所待的蕭門都要大上許多。一個家族的藥閣,是整個家族實力的支撐和核心底蘊,可謂是最重要的地方,因而都會有專門的強者和強大的結界守護。
  守在藥閣前的,是一個頭發、眉毛都完全花白的老者,名為云藥之,他已是近兩千歲高齡,是整個云家目前輩分最高的人物之一,終生都守在這云家藥閣。看到云澈到來,他主動迎出,笑呵呵的道:“少家主,可是要入藥閣?”
  對于這個云家老前輩,云澈恭敬的行了個晚輩禮,道:“是,勞煩前輩了……不知藥閣中的藥材,晚輩可否自由取用?”
  云藥之溫和的一笑,看著云澈的目光滿是欣賞:“您是我云家少家主,這云家任何事物,您都可自由取之。老朽這就為您打開結界。”
  云藥之聲音落下,藥閣前的守護結界也隨之消失,他讓開身體,躬身道:“少家主請進,如有吩咐,可隨時傳喚老朽。”
  “有勞了。”
  云澈進入藥閣之后,身后的結界也隨之再現。
  空氣中蕩動著濃郁的藥香味,云澈微微一嗅,便已辨出幾十種極其珍貴的藥材。他向前邁步,左右張望,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藥閣第一層已走了個遍,所儲存的所有藥材,還有其所在的位置、數量,甚至年份,都已了然于胸。然后他走向第二層……然后是第三層……最后,在第三層中停留了下來。
  藥閣的第三層,儲藏的都是云家最高等的靈藥和玄玉。僅僅是這里濃郁到極點的靈氣,初玄、入玄境界的玄者,沉浸其中都能短時間內輕易突破瓶頸。
  云澈在藥閣第三層的中心盤腿坐下,然后將手中收攏的一大堆靈藥、靈玉放在一起,左手覆上,天毒珠碧綠色的淬煉之光閃動……
  一眨眼的功夫,整整三十枚霸皇丹……沒錯,就是霸皇丹,擺在了云澈的面前。周圍,是一圈被淬煉下來的廢料。
  這一幕如果被寶青王府的人看到,絕對會驚的下巴狠狠砸到地上。
  云澈拿起其中一枚,隨意看了看……由天毒珠淬煉出的丹藥,都是完美的成色,單是色澤和氣息,就比寶青王府練出的那一顆純粹出不止一個檔次,其藥效,還有藥力的溫和度,更是要遠遠的超過。
  甚至所耗的材料,都僅僅是寶青王府所用的四分之一而已。畢竟,常人的煉制方法,無法避免的會伴隨著大量的藥力流失。而天毒珠的淬煉,半點藥力都不會流失。
  云澈將這些霸皇丹捧起,低低的自言自語道:“這可讓別人怎么活啊……”
  “還是不要太囂張的好,先隨便煉個幾百顆吧。”
  云澈在藥閣中一待就是一個下午,直到夜幕初降,都沒有出來。
  云輕鴻庭院之中的空間一陣扭曲,小妖后的身影緩緩浮現。看到小妖后忽然到來,云輕鴻夫婦同時向前:“拜見小妖后。”
  “云家主有傷在身,不必多禮。”小妖后輕一抬手,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頓時止住了云輕鴻和慕雨柔的躬拜:“本后此來,只為探望云家主傷勢,看云家主的面色,似乎恢復的尚可。”
  云輕鴻拱手道:“小妖后關懷之恩,云某感激在心。澈兒醫術不凡,云某的傷已無大礙。且依澈兒所言,三個月之后,便可痊愈。”
  “痊愈?”小妖后的臉上閃過一瞬的訝色,隨之緩緩點頭:“那真是再好不過。如此看來,云家主應該無礙五日后的大典。”
  云輕鴻毫無猶豫的道:“小妖后放心,五日后的大典,我們夫婦定不會缺席。”
  “嗯。”小妖后輕輕點頭,然后側過目光,淡淡的道:“云澈可在家中?”
  云輕鴻道:“剛剛六長老到來時,曾說起看到澈兒進入了藥閣,現在或許還在藥閣之中。我馬上讓人喊他出來。”
  “不必了。”小妖后一抬手:“他入藥閣,定是為了調配讓云家主更好恢復的靈藥,本后便不打擾了。”
  聲音落下時,小妖后周圍的空間頓時扭曲,隨之完全消失在了那里。
  “小妖后專門問起了澈兒,看來,她對澈兒也是極為看重呢。”慕雨柔笑著說道。
  “呵呵,那是自然。畢竟那四個月間,澈兒可是與小妖后共患難啊……說不定,還是澈兒救了小妖后。”云輕鴻微微而笑,不過眼眸深處卻是閃過一絲疑惑。因為小妖后最后的轉身,總讓他有一種……在躲避目光碰觸的感覺……但在他和小妖后這么多年的接觸中,小妖后可從來都不會主動避開目光。
  應該……只是錯覺?或者自己想多了?
  …………………………
  云家藥閣,第三層。
  云澈依然盤坐在那里,自上一次重新取靈藥和玄玉后,他已經坐了小半個時辰。此時,他的手中拿著一顆淡紅色的丹藥,丹藥光澤暗淡,但釋放著一種很是特別的氣息,云澈雙目默默的看著它,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的腦海中,忽然響起茉莉的聲音:“看看你的身后。”
  云澈一愣,然后閃電般的回身……就在他身后不到五步的地方,一個嬌小的暗灰色影子靜靜的站在那里,一雙猶如暗夜星辰般的眼瞳冷冷的看著他。
  “小……妖后!?”云澈嘴巴張開,好半天才合上:“你你……你什么時候來的?不對!你怎么會在這里?”
  云澈有大道浮屠訣在身,靈覺之強堪稱變態。整個幻妖界,能近到他五步之內還不被他發覺的,也只有可能是小妖后!
  喝大了……暈轉頭向……完全不得記這寫章了些哈…………睡覺……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