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9)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9)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9)     

逆天邪神631 赦與殺


  小妖后凌然的聲音在妖皇大殿中回蕩,也讓所有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小妖后的聲音,只提到了軒王……也就意味著,跪在大殿中的這些罪人,她并沒有打算集中處置,而是要一個一個的單獨召見!
  眾人心臟跳動的更加劇烈起來。他們集體面對小妖后,內心總算還有那么點依托的感覺,但單獨召見……每個人都會為了盡可能的將功折罪,將自己知道的他人的罪行和盤托出,為了活命,會不惜一切的表忠……
  而且除了自己和小妖后,沒有人知道他說了什么,承諾了什么,亦或者出賣了誰……
  若是誰說的少了,或者表忠的態度不夠,將極有可能,會被小妖后拿來殺雞儆猴。
  以小妖后如今的實力,要殺誰,真的跟殺雞一般簡單。
  一時間,本就大汗淋淋的他們更是汗如雨下,在心里拼命想著過會自己該說什么。而這七天的時間里,他們所商議好的“統一戰線”,互相為對方瞞下丑惡罪行的“協議”,也在這冷寂與惶恐的氣氛中,悄然間土崩瓦解。
  被第一個召見的軒王顫顫巍巍的起身,在眾人眼色各異的注視下一步一步走向石室,不過兩百步的距離,他期間至少有三次差點軟倒在地上。每一步,都好像是在臨近死亡深淵。
  云澈印象中的軒王又矮又胖,笑態可掬。而這才隔了短短七天,他竟消瘦了整整一大圈。軒王一入石室,便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全身抖得像個篩子:“小王……見……見過小妖后……小王知罪……但罪在小王一人……小王的妻兒都曾勸過小王萬萬不可與淮王有染,只是小王鬼迷心竅……和王府其他人真的毫無關系啊。”
  “求小妖后只殺小王一人,王府中其他人,真的都毫不知情,只是被小王所累啊……求小妖后開恩,放過小王的家人……小王伏誅后,定在九泉之下感恩戴德……求小妖后開恩那……”
  軒王全身顫抖,痛哭流涕,滿臉的悔恨與惶恐,一番哀求下來,已是連續給小妖后叩了七八次頭,額頭上鮮血淋淋。
  “本后說過要殺你了么?你就這么想死?”小妖后冷冷的道。
  軒王一下子抬起頭,面色怔住,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小妖后冷哼一聲,沉聲道:“你們軒王府這百年來,雖無大功,但也無過。難得的是,本后這些年勢微,大半王府都已暗中投向淮王,而你軒王府,卻從未背棄過本后。即便最后歸向淮王府,也只是以為本后已死,為保王府之安而不得不為。”
  “你軒王有錯,但本后亦有錯。本后錯在曾經太弱,弱到讓忠于本后的人反受逆賊不斷欺壓欺凌。你在本后勢微的百年從未有過背棄的念想,已足顯忠誠,也足夠掩下你這四個月的錯……起來吧。”
  軒王神色呆滯,雙目含淚,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每一句話。自小妖后歸來之后,每一個眼神,都讓人如墜冰窟,每一句話,都是殺氣凜然,每一個命令,都會讓妖皇城血流成河……身為罪人,他整整七天無法安眠,每日戰戰兢兢,甚至連棺木都已備好,最大的奢望,就是能保住妻兒王府……卻怎么都沒想到,小妖后在裁決他時,卻是毫無殺氣,非但沒有降罪,反而還有贊許之意。
  仿佛從地獄的邊緣一下子飛升到了天堂,軒王一瞬間淚如泉涌,他沒有起身,反而將全身都伏在地上,大哭道:“小王……謝小妖后圣恩!小王世受皇恩,卻與逆賊為伍,本是罪該萬死……小妖后圣恩如天,小王無以為報,唯有以此軀此命終生效忠,至死不渝……若再敢有一絲反逆,愿遭天誅地滅……”
  “不必說了,起來吧。”小妖后輕然揮手:“你的妻兒定在府中牽掛不已,早些回去讓他們心安吧,退下吧。”
  “謝小妖后圣恩……謝小妖后圣恩……”軒王哆哆嗦嗦的起身……這次,是激動的哆嗦。他身體前躬著倒退,口中不停的謝恩,直到他雙腳踏出結界,依然沒有停止。
  “謝小妖后圣恩……謝小妖后圣恩……”
  跪在大殿里的人看著軒王竟這么快就出來,全身毫發無傷,臉色激動的一片通紅,口中在不斷的謝恩……
  “軒郡王……”
  一些人試探著要和他搭話,但軒王卻是誰也沒有理會,轉過身來,腳步匆匆的離開。但誰都看得清楚,他的神情,分明是如釋重負……還有隱約的喜色。
  “這……”
  “難道,小妖后竟然直接赦免了他?”
  眾人面面相覷,但,軒王的安然無恙,滿面驚喜,也讓所有人內心的重壓也一下子減輕了數倍。淮王府的凄慘下場,讓他們這些天惶惶不可終日,面對小妖后的每一息,都是無盡的恐慌,腦海中,甚至不受控制的描繪著各種悲慘的畫面。而軒王不過進去幾十息的時間,得到的,卻分明是赦免的結果。
  他們開始感覺,似乎自己的恐慌根本是多余的……沒錯,自己畢竟是屬于守護家族,屬于王府,是幻妖界的勢力支柱啊!幻妖界剛剛經歷如此大變,根基與支柱更是不能動!
  軒王在諸王府中的勢力很弱,與守護家族更是沒法比,都安然無恙……只要自己極力懺悔和表忠,小妖后也定然會順手推舟,予以赦免才對,頂多是給予警告……
  如此想著,眾人的心臟都頓時平息了很多,就連大殿的氣息,也不再那么壓抑。
  “赫連狂,進來。”
  小妖后的聲音穿過結界,從石室之中傳來,而這次召見的,是赫連家族的家主赫連狂。
  “家主……”赫連家族的幾個核心長老一臉擔憂的看著赫連狂。
  “放心,我畢竟是守護家主,不會有事的。”赫連狂重重吸了一口氣,走向石室。
  一入石室,一股錐心的冰冷感撲面而來,讓他全身驟冷,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赫連狂不敢去看小妖后的眼睛,連忙下跪:“罪人赫連狂,拜見小妖后。”
  “起來吧。”小妖后的聲音無比的平和,不摻雜絲毫的情緒波動,她用眸光示意了右側的一個石椅:“入座。”
  沒有殺氣,沒有怒氣,也沒有壓迫感,還不用一直跪著,赫連狂心稍稍定了定,緩慢起身,小心翼翼的挪步坐到石椅上。
  小妖后伸手,掌間多了一個小巧的白玉茶杯,她手兒一招,茶杯便如被輕風托起,輕飄飄的落在了赫連狂身前的石桌上:“赫連家主,喝茶吧。”
  茶杯白玉無暇,但里面空空如也,沒有一滴茶水。但赫連狂哪敢在小妖后面前有半點異議,此時就算小妖后說他的本體是條狗,他都會配合的叫兩聲。他雙手端起茶杯,放在嘴邊,小心的仰頭,做出緩飲慢品的姿態,好一會兒,才將茶杯小心的放下。
  “喝完了?”小妖后雙目輕瞇,淡淡而語。
  赫連狂連忙拱手道:“是……此茶醇香泌心,只應天上有……謝小妖后賜茶。”
  “既然茶已經喝了,”小妖后眸光微斂:“那你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最后一個字音落下,小妖后的身體也已跨越空間,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赫連狂的前方,一只雪玉精巧的手兒,帶著猶如來自地獄的火焰,重重的轟在了赫連狂的胸口,狂暴的金烏炎力瘋狂的涌入他的身體,一瞬間,將他的五臟六腑完全焚毀。
  “唔……”赫連狂死死的瞪大眼睛,眼前的世界一片天旋地轉。
  轟!!
  一聲震耳的轟鳴,赫連狂的軀體從石室飛出,狠狠的砸入跪地的人群之中,落地時眼睛圓瞪,毫無聲息,胸口,印著一團觸目驚心的焦黑色。
  “家主……家主!”赫連家族的眾核心長老驚吼著沖了上來,但赫連狂的身上,已是沒有半點生命氣息,全身散發著一股濃烈到刺鼻的焦糊味,死的無比徹底。
  “家主……”看著眼前的尸體,赫連家的核心長老們都是魂飛魄散,全身顫抖。這時,小妖后低冷的聲音從石室中傳出:“赫連狂身為守護家主,卻勾結淮王,意圖謀逆,死有余辜。本該罪及赫連全族!但念及赫連一族畢竟有萬年守護之功,本后便網開一面,賜你們赫連全族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赫連徒!”
  被叫到名字的赫連家族二長老全身一震,慌忙的轉身跪地。
  “從今日起,你便是赫連家族的新家主!本后令你速將赫連狂的尸首拖下去,于一個時辰之內,懸于北城門之上,示眾七日!這七日之間,誰敢將他放下,誰敢求情,誰敢吊喪,就地處死!”
  “你赫連族若誰有異言微詞,本后知一人,便殺一人!若膽敢舉族抗命,或再有半點忤逆之心,本后便要這世上再無赫連一族!”
  小妖后每多說一個字,赫連眾長老心中的恐懼就放大一分。赫連狂已死透,但他一人死,可換赫連一族平安的話,又有誰會愚蠢的去為一個死人不忿。赫連徒顫聲道:“謹遵小妖后之命……謝小妖后恩典,我赫連一族今后定對小妖后忠心不二,肝腦涂地……”
  “還有,你們欠云家的紫脈神晶,可千萬不要忘了。”
  “是……是……”赫連徒拖著赫連狂的尸體,一邊惶恐的點頭,一邊倒退著離開,那戰栗的腳步,如同踩在刀尖之上。
  恐懼,如瘟疫一般在妖皇大殿瘋狂蔓延。他們之前因軒王的毫發無傷而稍稍放下的心一下子數十倍的提了起來,每個人的臉色都煞白的看不到一絲血色……萬年以來,赫連家族在守護家族的地位都是僅次于云家,但其家主赫連狂卻被小妖后直接殺了……何況其他守護家族和王府。
  “九方奎,進來。”
  視線,投向了九方家族。九方奎哆嗦著起身,才剛一站起,便腿上一軟,直接跪了回去,他劇烈放大的瞳孔,彰顯著他內心無盡的恐懼。赫連狂的慘死,猶如在他心中種下了一個惡魔……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十二家族中,赫連一族是第一個投誠淮王府,而他九方家族,是第二個!他們與赫連一族,本就種族相近,又世代都是姻親……
  剛殺了赫連狂,便叫到他九方奎……他豈能不懼。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