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643 得償所愿


  云澈全速折返,回到妖皇大殿時,小妖后已不在其中,只有幾個皇族侍女在安靜的打掃。看到云澈進來,她們連忙放下手中之事,向云澈屈膝行禮。小妖后將與之成婚的消息已昭告天下,也讓云澈的身份今非昔比。
  “小妖后呢?”云澈上前問道。
  “回云少家主,小妖后在你離開不久后,便已回了寢宮。”最前方的侍女恭敬的道。
  云澈隨之轉身,浮身而起,直飛小妖后的寢宮而去。
  小妖后的寢宮無聲無息,她一個人默然的站在窗前,安靜的如同一個沒有生命的玉瓷娃娃。從妖皇大殿回來之后,她便一直站在這里,保持著這樣的姿態很久很久。
  一股氣息由遠及近,快速接近寢宮,臨近之時,也沒有小心翼翼的減緩速度,收斂氣息,小妖后眉頭一凝,但馬上,她辨識出了氣息的主人,剛要出口的聲音被咽下,亦沒有轉身,整個人毫無動作,唯有水晶般的眼眸出現了剎那的顫蕩。
  敢就這么直接進到小妖后寢宮的,縱觀整個幻妖界,只有云澈一人……換做他人就算敢,還未靠近就會被小妖后一把火給燒成灰。
  云澈并沒有刻意放輕腳步,直直的走了進來。這里是幻妖之帝的寢宮,卻無比的簡單,毫無“奢華”二字可言,甚至連一個普通富家女子的閨房都不如,簡直之中,還透著一股深深的清冷,讓人走進這里,呼吸都會下意識的收斂。
  云澈已經不是第一次不經通報就大搖大擺的闖進來,但之前每次都只會是兩個結果:一個是進來之前被小妖后一掌轟出去,另一個是進來之后馬上被小妖后一掌轟出去。
  但這次,站在竹窗前的小妖后卻是安靜無聲,只留給云澈一個纖弱嬌小的背影,仿佛根本沒發現他的到來一般。
  云澈站在寢宮門口,默默的看著她的背影,卻始終沒有等到她的聲音和回首,空氣之中,他隱約嗅到了孤寂和凄傷的氣息,讓他的心魂微微刺痛。他邁開腳步,緩緩走向小妖后……
  一直走到小妖后的身后,然后張開手臂,環在她的腰身上,輕輕的把她擁在自己的胸前……
  小妖后全身猛然的一顫……
  灰色的衣袍很是寬大,但她的身軀,卻是無比的單薄。尤其是她纖弱的腰肢,宛若扶風嫩柳,不要說云澈的手臂,即使是雙手,都完全可以輕易的合攏。
  只是,云澈還未能來得及感受到懷間少女玉體的溫度,一股萬鈞巨力便轟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一聲巨響,云澈的身體頓時如一枚被射出的炮彈般被轟飛了出去,后背狠狠砸在墻壁上,直把整個寢宮都震的一陣發顫。
  “你你你你你……你能不能下手不要這么狠!!”云澈撥著身上的灰塵碎玉,哆哆嗦嗦的站起,嘴里狠狠的吸著涼氣。
  這百年,早就讓小妖后有了極強的自我防御意識,將云澈震開,完全就是她的本能反應……雖然在將云澈轟開的那一剎那便已后悔,但小妖后依然強行冷下臉,沉聲道:“自討苦吃!換做他人,敢如此觸犯本后,早已死上萬次!哼!”
  “喂!我和‘他人’能一樣么!我可是馬上要成為你夫君的人,還是你親口宣布要和我成婚的!我連抱你一下都不行么!”云澈憤憤的道。
  或許是感覺自己有那么一點理虧,小妖后別過臉去,語氣冷硬的道:“你又回來做什么!”
  云澈總算將身上的飛塵拍干凈,滿臉無辜的道:“我回來只是想告訴你,我愿意順從你的意愿,和你成婚后入你們妖皇族。”
  小妖后的眸光頓時轉來:“你說的……是認真的?”
  “當然是認真的。”云澈的神情開始頗有些委屈起來:“方才在妖皇大殿,我因為本能的排斥,沒有細想太多。回去冷靜下來之后,我就意識到,你對于我而言,要遠遠比我的所謂男人尊嚴要重要的多。如果我為了區區可笑的自尊,連與你一起背負家族重任的魄力都沒有,那我也沒有資格……成為你的夫君。”
  “……”小妖后看著他,久久無言,須臾,她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眸光一片朦朧:“謝謝你。”
  換做幻妖界任何一個其他男人,若能得小妖后垂青,別說入妖皇一族,便是所在全族都要改“幻”姓,也會心甘情愿,欣喜若狂……但她知道,云澈不一樣,他是一個縱然面對金烏魂靈,都沒有半點膽怯和退卻的人,又豈會垂涎她幻妖王族的頭銜。
  他的這個讓步,太過珍貴。
  “哈哈哈,”云澈大笑:“你可是親口對天下宣布我馬上就是你的夫君了,對我還需要什么謝……只是,面對你未來的夫君,你下手居然還是和以前一樣狠……我身上疼也就算了,心里更疼,嘶……”
  “……”小妖后唇瓣動了動,雖然她很清楚云家無論語氣、神情還有吸冷氣的動作都是裝出來的,但她把云澈狠狠轟開卻是事實,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幾分歉疚。
  “我現在很傷心,所以……想要我入你妖皇一族的話,你必須答應我一個附加條件!”
  “……什么條件?”
  云澈微瞇眼睛,無比認真的道:“很簡單……讓我好好的抱你一會兒就是現在。”
  “……”若是平時,如果云澈說這樣的話,絕對會被小妖后一巴掌轟出去,但,隨著她親口宣布要和云澈七日后成婚,兩人之間原本微妙的關系也隨著她用盡所有勇氣和意念所邁出的這一步而質變。若為夫妻,相互擁抱本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何況……
  “我……不習慣被別人碰觸。”小妖后的目光在躲閃,就連聲音,也已經不再冷硬。
  “那是別人……但我不是別人。”云澈走向了她,隨著他的一步步靠近,他能感覺到小妖后的呼吸在一點點變得紊亂:“我知道,這么多年以來,你每一天,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也每一息,都要警惕著隨時可能降臨的危機,所以,你的自我防衛意識,早已強烈的幾乎成為了本能。你剛才把我震開……我也清楚一定不是你有意的。”
  云澈的這種了解,并非只是說說而已,而是真正的明了于心。因為在滄云大陸的那些年,他的處境,要比小妖后還要險惡不知多少倍。小妖后這種防衛本能,他同樣有,而且在某種程度上,要比小妖后還要強烈的強烈的多……即使現在,縱然是在最為安全的云家之中,他的睡眠,也永遠只有七分而已。
  “但我馬上就是你的夫君,以后,就是你……幻彩衣生命的另一半,是愿意和你一起面對一切,承擔一切,永遠只會對你好,會努力的走進你的世界,你永遠不需要設防的人……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擁抱你的人。”
  “就像在金烏雷炎谷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共同面對明王,我抱著你,一起落入死亡之海,那個時候,你緊緊的偎依著我,沒有排斥,也沒有想要掙脫……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兩個人的命運緊緊相連,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們之間的這種命運相連,并不僅僅只有死亡之海中那短短的一個月,以后……永遠都是。”
  不知不覺間,云澈的聲音已是近在耳際,一雙手臂,也在溫軟的聲音中,緩緩的攬在她纖弱的腰肢之上,她的后背,也貼入了一個溫暖的胸膛……這次,小妖后沒有任何的掙扎,就連身體剎那的僵硬都沒有。她的思緒,也隨著云澈的聲音,回到了死亡之海中緊緊相擁的一個月……緩緩的,她意識到自己在被云澈輕輕的抱著,但身體,卻沒有釋放那本能的排斥,心靈之中,更是沒有……唯有一種讓她身體,還有靈魂在緩緩松軟的溫暖感。
  懷中抱著的,仿佛一具稚齡少女的身軀……幾乎比茉莉還要嬌小。從她的身上,傳來的不再是那種冰寒錐心的冷意,而是溫軟中帶著少許慌亂的少女氣息。
  雖然,當初在金烏雷炎谷中,他們倒鳳顛鸞了不知多少次,但就這樣安靜的抱著她……直到今日,才得償所愿。
  云澈閉上眼睛,微笑而滿足的道:“你今天忽然宣布要和我成婚,的確讓我很驚訝,但更多的是驚喜。看來,真的幸虧我那天把你‘大罵’了一頓……否則,若你執意要拒我于千里之外,而我又沒有能力把你強行帶走,我或許真的要遺憾一生。”
  小妖后:“……”
  “以后,你不會再是孤單一個人了。所有的事,我都會和你一起承擔。”云澈輕輕的道:“當初在金烏雷炎谷,我舍命救你,是為了我的家族和爺爺的遺志,但今后……我只因為你是我的妻子。雖然我現在還太弱,但是,我會努力的成長,成長到可以讓你安心的依靠,再也不用承受任何的壓力和危險……相信我,好嗎。”
  “又……開……始……了……偏偏就是有這么多白癡女人要上這色魔的當!”茉莉在云澈腦海中恨恨的低念,然后冷哼一聲,干脆封閉了聽覺。
  這樣的言語,小妖后這一生從未有聽過。一種極為陌生,無法形容的感覺在她的心魂,還有全身蔓延……那似乎是一種心靈和身軀都要融化的感覺,緩緩的,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軟,最后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把整個身體的重量,完完全全的依偎在了身后男子的身上,唇邊,溢出一聲微不可聞的低吟:“嗯……”
  “成為我的妻子之后,我就喊你彩衣,好嗎?”
  “……嗯……”
  云澈把手臂收攏,讓懷中的少女身體與自己貼的更緊一分:“以后,每天都讓我這樣抱著你,好不好?”
  “……嗯……”
  “你放心,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命,你的三年命數……就算那是神的斷言,我也會不惜一切的去打破。所以,這三年之中,你一定不要相信相信自己真的只剩三年壽元,而是要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打破所謂三年命數的奇跡……就像我們能從死亡火海活著出來一樣,好嗎……”
  云澈在小妖后的耳邊輕輕低語著,雖然輕柔,但每一個字,都斬釘截鐵。他感受著懷中越來越溫軟的玉體,雙手也緩緩的向上,同時覆在了她微隆的酥胸上,掌中頓時一團柔膩,雖然隔著兩層薄衣,但依然嫩滑的如同涂抹了甘洌清甜的泉水,兩粒小小的蓓蕾,怯怯的抵在他的掌心之上,讓他忍不住手掌收攏,輕輕的揉弄起來。
  轟!!!
  三個妖后寢宮的侍女正在歡聲笑語間向這邊走來,談論的,自然是小妖后和云澈的婚事。她們作為最靠近小妖后的人,早就對小妖后和云澈之間微妙的情感有所察覺和猜測。而她們還未靠近寢宮,便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一聲轟雷般的巨響,一個人影伴著巨響聲飛出,然后狠狠的落到她們的身前,把她們驚的齊齊嬌呼。
  待看清落在她們身前之人時,三個侍女都同時笑了起來。最前面的紅衣侍女向前,笑吟吟的道:“云少家主,你怎么又被小妖后轟出來了。”
  “嘻嘻……”另外兩個侍女都是掩唇而笑。她們雖只是侍女,但云澈對她們從無任何架勢,反而都是“姐姐”相稱,讓她們對云澈倍加好感和敬重之余,也從不需小心翼翼。
  云澈從地上站起,一抹臉上的灰塵,正色道:“三位姐姐,你們有沒有發現,小妖后對我下手越來越輕了。”
  “真的哦!以前云少家主都要被轟到十幾里之外,而這一次……”紅衣侍女美眸流轉,努力忍住笑道:“似乎才半里遠。”
  “因為云少家主馬上就要成為小妖后的夫君了,小妖后當然不會再舍得下手重了。”藍衣侍女輕笑著道。
  “咳……我堂堂七尺男兒,懶得和女人一般見識。待她成了我老婆,再敢這么不聽話,就算她是小妖后……也要家法伺候!”云澈氣勢盎然的道,話一說完,還有些心虛了瞄了寢宮方向一眼,然后擺手道:“三位姐姐,我家里還有事,就先失陪了……哦,玉依姐姐,你的胸好像又大了哦!”
  “嗖……”
  云澈留下一聲淫笑,然后一溜煙逃的沒影。
  “哼……討厭!”紅衣女孩手臂下意識的掩住自己的胸脯,紅著臉一聲輕嗔。另外兩個侍女已是笑成一團……很顯然,這段時間她們早就被云澈調戲慣了。
  小妖后將與云家少主云澈成婚的消息,在短短一日之間,便通過無數的傳音符,傳遍了整個幻妖界。在這天大的消息面前,本是珍貴無比的千里、萬里傳音符都跟不要錢似的。估計這一天所消耗的傳音符,要比過去十幾年所用的加起來還要多。
  當然,在云澈的催動下,伴隨著這個驚天消息的,是云澈被金烏神靈賜予了純正的金烏血脈,兩人的結合,是為了純正金烏血脈,也是妖皇一族的延續……更是金烏神靈的旨意!
  于是,本該有的雜音、爭論和質疑沒有出現,彌漫整個幻妖界的,只有各種贊美和驚嘆之音。
  不過對于那些一方霸主而言,這個消息簡直如同在他們屁股上燒了一把火。
  “什么……七……七天之后!!有沒有搞錯!快……快去傳音確認,是不是你聽錯了!!”
  “什么……真的是七天后……我靠!!”
  “城主,現在該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馬上備好最上等玄舟和最上等的玄晶……一個時辰后……不!!半個時辰后就出發……快去!!小妖后……還是金烏圣神所賜的大婚!要是趕不上,老子以后別在幻妖界混了!”
  “這個……準備賀禮的事……”
  “還有個屁的時間準備!馬上去寶物庫把最上等的寶物藥材全部帶上……能帶多少帶多少!快去!”
  ………………
  同樣的一幕,在幻妖界的各地,尤其是遠離妖皇城的地方無比頻繁的上演著,隨著消息的快速傳播,幻妖界幾乎整個的沸騰了起來,平日里難得一見的玄舟,不斷的從上空呼嘯而過。即使是平日里再摳門,再舍不得能量晶石的一方權貴,也巴不得把所有積蓄都塞進玄舟之中讓它飛的更快一些。
  妖皇城之中更是日夜喧囂,十二家族、上百王府全部忙里忙外團團轉,幾乎沒有片刻停歇。
  不知不覺間,七日已悄然而過。妖皇城也一天比一天熱鬧,就連顏色,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城張燈結彩,紅毯縱橫,象征金烏火焰的耀金色更是充斥了每一個角落。從遠方的天空看去,本是籠罩著蒼白色的龐大妖皇城,已是變得金燦燦一片。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