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644 妖后婚典

下一頁
  小妖后大婚之日,天還未亮,妖皇城已是熱鬧非凡,無數身戴金鎧、紅甲的妖皇軍威風凜然的守在城中的每一個角落。上空,飛舞著各種平日里難得一見,甚至只在傳說中的強大玄獸,每一個玄獸的背上,都站立著一個氣息強大無比的玄者,妖皇城的任何異動,都別想逃過他們的靈覺。
  幾乎鋪遍全城的紅毯邊,一個個身穿彩色長裙的少女手捧鮮花,沿著紅毯地毯婷婷而立,衣袂飄飄,美不勝收,成為一道亮眼之極的風景。
  雖然距離大婚儀式還有數個時辰,但各地前來朝賀的貴族霸主都已早早的來到妖皇大殿前翹首等待。百年前小妖皇與小妖后的大婚儀式猶在眼前,百年既過,風云變遷,如今小妖后以強橫無比的實力,獨攬幻妖大權,無人敢逆,十二守護家族、諸王府也全部歸心,本以為注定斷絕的妖皇血脈,也在金烏圣神的神力和恩賜之下,將從此得以延續……任何人都感覺的到,這次大婚,將是幻妖界歷史一個全新的開端。
  云澈已是經歷過兩次成婚儀式,不過這次和之前兩次都大不相同。幻妖界與天玄大陸的習俗本就有著不小的差別,再加上這是皇族之婚,云澈還是入贅……不過,云澈倒也不會為之緊張什么,這些天全城都忙成一鍋粥,惟獨他悠閑無比。
  大婚前夜,云澈便離開云家,于妖皇宮就寢,還有八個美貌侍女貼身服侍。天剛微微亮,他便被這些侍女輕聲喊醒。
  “妖君殿下,請讓奴婢們為您沐浴更衣。”
  與小妖后成婚,云澈的身份,也從“云少家主”變成了“妖君”。不過云澈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妖君”究竟指的“幻妖界的君主”,還是……“小妖后的夫君”?
  這八個侍女都是小妖后親自所選,個個花容月貌,就連氣質,也絕非普通世家之女可比,就連玄力,也都強至霸玄境。她們身上只穿一層薄薄的云白輕紗,行走間體香流溢,玉體隱現,比之裸呈更要誘人萬分。
  云澈被她們從龍榻上攙扶而起,披上單衣,穿上輕靴,又在她們的攙扶下走向浴池,每走一步,少女柔軟的胸脯都會軟軟的擠壓著他的手臂,讓他整個人都有點輕飄飄的。
  浴池很大,霧氣氤氳,無論浴池的四周還是底部,都是由最奢侈的天池玄玉所鋪成,瑩白的色彩美奐絕倫。
  云澈被脫掉外衣,輕輕的帶入浴池之中,八個美貌侍女解掉身上輕紗,赤著雪膩妖嬈的嬌軀,四人在池中輕撒起色彩各異的花瓣,四人如嬌蛇一般纏繞向云澈的身體,用雪手和玉體為他潔身……雖然她們都是第一次見男人的身體,但水晶般的眼眸中沒有膽怯和排斥,只有純凈的神圣和朦朧的好奇。
  待云澈洗浴完時,天色已經大亮,眾女服侍云澈穿上一身華貴金衣,系好赤金玉帶,頭戴赤金華冠……一身華貴之極的裝束也自然讓云澈光彩盡現,氣質卓然,直看到眾女眸中異彩漣漣。妖皇大殿前,眾賓也已開始入殿,司儀喊出的名字一個比一個嚇人,而他們所呈上的賀禮,更是一件比一件驚人。沒過多久,這些賀禮便已堆積成小山,而這其中的任何一件單獨拿出來,都是常人畢生都難得一見的至寶。
  不過,呈給云家那一方的賀禮,卻顯得單一的多……因為云家放出消息:少家主云澈喜歡收集各種奇劍,若帶賀禮,最好是上等的玄劍!越高等越好……而且以重劍為佳。
  于是,這七日之間,幻妖界幾乎所有的頂級勢力都各種不惜代價的求劍,那些以劍為器的宗門勢力更是不惜拿出家傳神劍萬里奉上……
  越來越多的驚世名劍集中到了一起,自然外溢的劍氣劍勢讓那些臨近的絕世強者都遍體凜然。
  小妖后先于云澈出現,她現身之時,本是熱鬧非凡的妖皇大殿剎那間完全屏息……這一次,讓他們屏息的不是她強橫的威壓,而是一副根本不該存在于凡間的絕美艷色。
  她用灰衣遮掩著風華,用冷漠閉鎖著情感……不是幾朝幾日,而是整整百年!縱然是那些輩分很高的重臣,都已模糊了當年艷傾幻妖的彩衣公主。而今日的小妖后,她褪去了那伴隨她百年的灰衣,一身奢華絕艷到極點的赤金色長裙,裙擺曳地,腰身束起,勒出柳腰纖纖。白雪般的嬌顏微施粉黛,玉唇輕點胭紅,一雙星光水眸雖依舊淡漠,但卻沒有了那本以為永遠不可能融化的死寂和威凌……沒有人會懷疑,這雙美眸若能盈盈彎翹,必能迷倒蕓蕓萬生,傾倒千世浮華。
  大殿中的無聲持續了很久很久,因為他們的靈魂,在承受著他們這一世最強烈的震撼。他們感覺到自己仿佛已經不在人間,而是置身到了傳說中的仙境……因為這樣的美麗,根本不應該出現在凡間,而只有可能是那凌然于世,不染凡塵的天之神女。
  她有著無法用凡間言語去描繪的容顏,卻又有著世間無人可及的尊貴身份與血脈,更有著讓幻妖界眾生都俯首臣服的實力與威嚴……似乎造物主將這世間一切最極致的恩寵,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恍惚間,所有人都開始感覺到今日的婚禮變得虛幻起來,因為他們的心中都衍生著一個清晰無比的意念:這樣的女子,這樣的小妖后,這世人有何人可以配得上……就連這數月以來已被流傳的近乎神話的云家少主,也似乎都不能。
  因為一個尚在凡間,而風華盡顯的小妖后……真的只能稱之為天女。
  巳時到,大婚開始。今日大婚雖是云澈入妖皇族,但在儀式之上,卻是以云澈為主,男娶女嫁,這是小妖后的意愿和安排,也在清楚的告訴著世人,更告訴著云澈他在小妖后心中的地位。
  這場大婚,無論規模、儀式、熱鬧程度上,還要遠勝百年前小妖皇與小妖后的成婚,這一整天,妖皇城都化作了一片沸騰的海洋,直到夜幕降下,才總算一點點平息下來。
  妖皇宮殿,燭光搖曳,紅紗羅帳,鳳冠霞帔。
  殘月出云,皎光朦朦。一抹月光從竹窗的縫隙中灑下,映在床邊的璧人身上,小妖后已經安靜的坐在柔軟的婚床上許久……同是大婚之夜,和百年前相比,她此刻的心境卻是全然不同。那時,她心若靜水,無波無瀾,與小妖皇的成婚,對她而言是身為妖皇之女的宿命,或者說任務。但今夜,她的心潮卻在久久翻騰,無法休止。
  百年前,她在新婚之夜沒有等到小妖皇,卻是等到了他遠去天玄大陸的消息……隨后,是他葬身天玄的噩耗,也讓她的命運從此天翻地覆。
  而今夜,不會有相似的悲劇,卻亦是她人生的另一個開始。因為百年前的大婚,是為家族。而今日,半為家族,半為自己。
  門被輕輕的推開,云澈緩緩的走了進來,他沒有說話,一直走到小妖后的身邊,然后雙手輕抬,將小妖后掛著黃金珠簾的鳳冠無聲的取下,映出她玉白色的絕美花顏。
  今天的小妖后,美的如夢似幻,讓云澈的目光看得呆滯,他即將出口的話語被他全部咽下……潛意識里竟怕一旦出聲,就會打破這虛幻的夢境。
  平日里經常各種針鋒相對的兩人,此時卻都是默然無言。
  云澈坐到她的身邊,一手輕攬住她的纖腰,一手緩緩撫上她的臉頰。小妖后身軀輕顫,但沒有抗拒,而是悄悄的閉上眼眸。隨之,她感覺到一股灼熱的男子氣息在靠近,然后重重的親吻在她的唇瓣上。
  小妖后美眸瞪大,倉皇間一下子把云澈推開,雖然只是剎那的碰觸,但唇瓣上的卻清晰的直印心魂,讓她心跳加速,全身泛起一種陌生的酥軟。在她意識到自己過激的動作后,垂首躲過云澈的眸光,小聲道:“我……還是不習慣……”
  小妖后眼睫輕顫,香腮上微微蒙著一層淡淡的粉霞……云澈的呼吸剎那間徹底停滯,隨之又變得無比粗重起來。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竟在小妖后的身上看到了一抹少女的嬌媚……雖然只有很輕很淡的一抹,卻是讓云澈的心防幾乎在瞬間失守。
  云澈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在沸騰,再也顧不得其他,甚至不再去顧及可能被她下意識轟開的后果,忽然向前,一把將她撲倒在婚床上,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到這個權傾天下,更美絕人寰的小妖后身上,用力吮吻在她的臉頰、唇瓣和香頸上,雙手更是在她的嬌小柔滑的身體上狂亂的撫摸著……
  “嚶……等……等一下……”
  小妖后一聲輕微的呻吟,卻是銷人心魄,聽得云澈氣血為之涌起,連小妖后,都不敢相信自己竟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云澈沒有被強橫的轟開,但一只小手有些慌亂的按在他的嘴唇上,將他稍稍推離。此時的小妖后眼睫輕顫,眸光朦朧如水,微帶幾分驚慌失措,卻再也沒有半點平日里的冷漠,她躲閃著美眸,喘息著道:“你……你有那么厲害的醫術,有沒有……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讓我……早點有孩子?”
  云澈的內心微微一悸,隨之眼眸便再次恢復了灼熱,用迷戀的目光灼灼的看著眼前這個在大婚之夜給了他太大震撼、誘惑和驚喜的小妖后:“這么重大的事,當然要遵循人倫天道,怎么會有什么特別的方法呢……嗯,唯一的方法,就是我們夫妻之間要每日都多加努力……就像當初在金烏雷炎谷一樣。”
  “……不許……再說金烏雷炎谷的事……”
  “好……不說……只做!!”
  小妖后胸前的金裳被熱血已經沖頂的云澈直接粗暴的撕開,裸出的肌膚嫩如凝蜜,柔似雪絨……小妖后的身體在輕顫,但依然沒有任何抗拒的動作,而是閉上眼睛,顰著細眉,細喘吁吁,仿佛她身體的排斥本能,在這一夜面對云澈時,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蔓延全身,如初綻玫瑰般的紅暈。
  紗帳垂下,小妖后一直努力閉合的唇間,開始溢出似怨似媚的顫吟,心魂,也跟隨著身上的男子,飛向了未知的世界。
  “六年時間,成婚三次……簡直禽獸不如!”茉莉恨恨的封閉了聽覺,堅決不去聽那不堪入耳的聲音,然后瞇著眼睛,低聲自言自語著:“這個小妖后忽然要和這大色魔成婚,果然是想要在死之前生小孩子來延續妖皇血脈……可惜,她的身體狀態……根本不可能如愿。”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