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645 離開之期

下一頁
  大婚儀式落幕,但妖皇城的喧囂熱鬧卻是持續了整整七天。隨著云澈和小妖后成婚,幻妖界出現了一個從未有過的“妖君”。之前在接到消息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小妖后與云澈成婚的唯一原因,就是借助他的金烏血脈,來延續妖皇血脈。
  但,所有前往婚禮的人在這七天之中,都多多少少的感覺到似乎并非如此。因為與云澈完婚之后的小妖后不再一身灰衣,光彩美奐的讓人幾乎不敢去直視,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整個人的氣場,還有性情,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雖然依舊威嚴和冰冷,但,那分讓他們臨近時膽戰心驚,大氣不敢喘一口的暴凌卻消失不見,尤其是云澈在側時,她的眸光冰冷中,總是透著一抹百年之中從未有過的瀲滟光彩那似乎,是因為云澈的存在,而讓她原本始終灰暗的世界,重新有了色彩。
  婚禮儀式,是以云澈為主,這一點,本就讓幾乎所有人心神動蕩……之后,他們開始聽聞大婚次日,小妖后便隨云澈回了云家,并以兒媳之姿跪拜云輕鴻和慕雨柔,并以“爹娘”尊稱,直把云輕鴻夫婦驚的不知所措……之后,又隨云澈祭拜云滄海和云家列祖……此后,才一起去祭拜的列祖妖皇。
  或許,那不是單純的為了延續血脈,而是真正的傾情于他。
  如果是這樣……那么,“妖君”二字,將絕不僅僅只是一個單純的稱號。
  而且,雖是云澈入了妖皇一族,他和小妖后的孩子雖是以幻為姓,但究其血脈……依然是云家之后。也就意味著,小妖后之后,雖然名義上依然是妖皇一族君臨幻妖,但本質上……幻妖界,將是云氏一族的天下。
  云家雖然目前依舊是守護妖皇族的十二守護家族之一,但在所有人心目中的地位,根本已全然不同往日。
  “少家主,這次少家主大婚,共收到一千三百九十一柄劍。其中有二百二十柄為王玄劍,七百三十七柄為上品天玄劍,也有一些雖無品級,但由珍奇寶晶所鑄的玉劍奇劍,也都是價值連城,另外……”
  說話的劍閣長老聲音停頓,喉嚨里狠狠的蠕動了一些,有些艱難的道:“還有七柄……整整七柄霸玄劍!”
  “……七柄?”云澈眉梢一跳,心中也是暗暗吃驚。七柄……用于平凡之劍,這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量,但七把霸玄劍,這卻是足以讓幻妖界最巔峰層次的強者都駭然失色的數字。王玄器已是珍奇無比,霸玄器更是少如鳳毛麟角,縱觀幻妖界歷史,要平均百年,才會有一把霸玄器降世。目前整個幻妖界的霸玄之劍加起來,可能也只有十幾柄而已……
  如今,竟有七把,作為他的大婚賀禮送到了云家!
  王玄劍,也是多達驚人無比的兩百多柄。
  想當初,他一把王玄龍闕笑傲蒼風,無人可擋,縱然在強大的神凰帝國,龍闕也是威風無匹因為縱然對于鳳凰神宗的絕大多數人而言,能得一把王玄器,都是畢生奢望。
  而如今,神話一般的霸玄劍,他一下子收獲了整整七柄。而堪比龍闕的王玄劍……更是不要錢的來了幾百柄!
  這就是權力和威名的好處!
  若非他娶了小妖后,就算他是云家少主,要得一把王玄劍都極不容易,要得一把霸劍,更是難上加難。
  “這把霸劍名為‘折星’,是蘇家家主親手所贈,既為恭賀少家主新婚,也是為了感謝對蘇家老家主的救治之恩。”
  “這把劍名為‘羅剎十九斬’,為赤羅山羅剎宗的震宗之劍,重整整十九萬斤,堪稱幻妖界最霸道之劍,但據傳已經整整九百年未能再有人完全駕馭它……聽聞少家主癡愛重劍,羅剎宗便將此劍送予少家主,以表對少家主的敬仰之情。咳……還特意說過望少家主能在小妖后枕邊美言幾句,忘卻當初投誠淮王府之罪。”
  “這把劍名為‘赤練穿云’,當年問世之時,曾引無數玄者爭奪,險些釀成腥風血雨……”
  …………
  任何一把霸玄器,都在幻妖界有著赫赫威名。這七把霸劍自然也不會例外。幻妖界未曾出現過君玄器,這七把霸玄之劍,便是這片世界的劍中帝君,亦是劍道玄者的最高追求。他們一同呈現在云澈面前,那磅礴的劍氣足以讓一個修為稍弱的玄者連呼吸都不能。
  不過,作為冷門玄器,這七柄霸玄劍中,也僅有一把是重劍。
  “這些劍無一不是凡品,尤其是七柄霸劍,每一柄之名老夫都是如雷貫耳,卻做夢都想不到竟能一朝之間同時見到。少家主,這些劍……你都要帶在身上嗎?”介紹完七把霸劍的劍閣長老收起雙目中的灼熱。他平時從未見過云澈練劍,更不知道他為何要把如此多的劍都帶在身上,而不是留在劍閣之中……難道真的只是單純的收藏癖?
  “嗯,全部給我收起來吧。”云澈點頭道:“不需要分別準備劍匣,直接放到空間戒指里就好。”
  劍閣長老將所有的劍收入一枚紫色的空間戒指中,然后小心的交到云澈手里……他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這些任何一把都價值連城的玄劍,他拿來只是為了當做……
  某個小怪物的食物!!
  紅兒所吃下的劍,都會轉化為她自身的力量,也同時讓她所化成的劫天劍威力大增。他著實無法想象,如果這些玄劍全部被紅兒吃下,劫天劍的威力會膨脹到何種程度……不過他也只是想想,并沒有試圖去嘗試,先不說紅兒能不能短時間內全部吃得下,若是劫天劍成長的太快,一不小心到了他無法駕馭的程度,可就樂極生悲了。
  而且,這些“美食”當然要一點一點的喂給紅兒……若是一股腦全給了,以后這小祖宗萬一關鍵時刻不聽話,都拿不出東西誘惑她。
  …………………………
  既入妖皇族,自然也從此住在妖皇宮之中。不過由于云輕鴻傷勢未愈,和小妖后成婚之后,云澈依然會每天回云家一趟,但停留的時間都不會太長……因為他必須趕著回去和小妖后造孩子。
  嗯,這段時間以來,每天都是一個時辰給云輕鴻療傷,一兩個時辰睡覺,一兩個時辰修煉,其他時間基本都是和小妖后在床上……和各種奇怪的地方。
  雖是新婚,但也該節制一點啊……云澈在心中默念著。但問題是……他打不過小妖后。好吧,這只是次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小妖后稍稍媚起來,他全身的血液就會被點燃,根本把持不住。
  “再有幾天,父親的傷應該就痊愈了。”
  妖皇宮,云澈半躺在荷池中心一片巨大的荷葉上,小聲的自言自語。他的身前,紅兒正坐在他的膝蓋上,抱著一把通體晶紅,寒光閃閃的長劍美滋滋的啃咬著,紅兒的嘴唇呈很淡的粉紅色,看上去比初綻的花瓣還要水嫩,但她一口下去,懷中那把能將山岳都一劍削平的王劍簡直就如酥餅一般被“嘎嘣”咬下一個缺口,連牙齒印都清晰的印在劍身上。
  此時若是換做任何一個其他人,都會被驚掉下巴,但云澈早已見怪不怪,毫無反應……這小怪物連九陽玉都能給吞下去,相比之下,吃一把王玄劍簡直都不算事兒!
  “小妖后來了,紅兒回來!”茉莉忽然出聲道。
  “啊?哦!”紅兒對于茉莉幾乎是言聽計從,聽到召喚,她在劍光刺目的鋒利劍尖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一邊大嚼著一邊化作一道紅光,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隨著云澈起身坐起,視線之中映現出了小妖后的身影。她一身淡綠色宮裳,由于身材太過嬌小,稍顯寬大的裙幅逶迤身后,卻也更顯清雅飄逸。墨玉般的長發不再垂于香肩,而是簡單的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玉珠隨意點綴發間。她的一雙美眸本是冰寒如雪,在看到云澈時,終于流溢出一抹絕美的色彩。
  和云澈完婚之后的小妖后再也沒穿過那身暗灰的衣袍,而這,只是所有人都可看到的一個變化。她最大的那些變化,唯有云澈才感知的一清二楚。不再一身灰衣的小妖后釋放著足以讓天地失色的絕美,再加上她心中渴望可以盡早擁有和云澈的子嗣,婚后每天都和云澈徹夜……甚至白日纏綿,讓她平日里冰冷而威嚴的玉顏帶上了一抹無法完全散去的嬌媚……
  傾世的容顏,懾世的威嚴……再加上一抹自然散發的嫵媚艷色,結合之下,足以一瞬間潰散任何男人的心防……與眾臣議事時,以往,他們在沉重的威壓之下從不敢與她直視,如今,更是死死低頭,絕不敢抬頭多看小妖后一眼,唯恐自己心魂失守。
  “彩衣。”云澈微笑著呼喊一聲。
  小妖后踏水而至,輕輕的落在云澈所在的那片荷葉上,她秀眉稍蹙,似有心事,緩緩的道:“六日之后,便是蕭云和天下第七的婚事。你還是決定在那之后就回天玄大陸嗎?”
  在定下蕭云和天下第七的婚期時,云澈就算過,那大致就是云輕鴻痊愈的時候。待蕭云婚事完成,云輕鴻痊愈,他也該馬上回天玄大陸了。
  “嗯。”云澈點頭:“若不是因為父親的身體,我早該回去了。如今又拖了這么久……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無論如何,都要回去嗎?”小妖后移開目光,平淡的聲音中,帶著極力掩飾的情感波動:“依你和我講述的在天玄大陸的經歷,你在那里過的并不安定,還有著很多的敵人。但在這幻妖界,你雖玄力非頂尖,但你是云家的少家主,更是如今人人皆知的幻妖‘妖君’,地位與我平齊,無人會對你不敬,無人敢對你不從,更不可能有人欺凌于你。你想要什么,只要這幻妖界有,你都唾手可得。若我三年……若我某日早于你離世,這整個幻妖界,都是你的天下……這樣,不好嗎?你為什么還要執意回到那個對你來說沒有權勢,還處處危險的地方。”
  這是第一次,小妖后對他說這樣的話。云澈到來幻妖界的時間并不長,滿打滿算也不到一年的時間,但這一年的經歷,卻遠遠要比一個人一生的經歷還要波瀾起伏的多。
  就這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入了幻妖界最尊貴的皇族,擁有了最顯赫的聲名,得到了幻妖界第一美女,也是掌控最高權力的小妖后……完完全全站立在了這個世界的最最頂端。
  就連玄力,也因死亡之海和金烏神靈,有了翻天覆地的增長。
  如今,有著“妖君”身份的他,可以在幻妖界呼風喚雨,只手遮天,無所不應,無所不從,更不會有半點的風險和磨難……坦白說,他雖從不甘居人之下,但也從未想過,自己竟會有這樣的一天,擁有如此大的權勢。
  云澈雖然兩生波瀾,但絕不是那種不喜歡安逸的人。若沒有天玄大陸的牽掛,他會無比愿意的就這樣坐擁小妖后,陪伴著父母,背靠著家族,站在幻妖界金字塔的最頂尖,俯視著整個幻妖界,愜意而奢侈的享受一世榮華。
  但既然有著天玄大陸的牽掛,那他絕不可能為了幻妖界的安逸和榮華,而將天玄大陸忘卻。就算沒有太古玄舟,他如今也不會坐享安逸,而是不惜一切的尋找回去的方法。他看著小妖后,輕聲道:“對……我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回去。那里畢竟是我出生,是我生長了十九年的地方。其他的,我可以不顧,但是那里還有我的爺爺,我的小姑媽,還有……”
  “還有割舍不下的女人,是么?”小妖后聲音冷漠的道:“你若是那么喜歡女人,我從未說過會限制你!這妖皇宮的宮女,無論姿容、資質,都是百萬里挑一,你想要誰,都隨你意。那些王府、世家之女,你看中哪個,蘇家的蘇止兮也好,清王府的蘭枝公主也好,我都可親口指婚給你做妾……”
  “咳……”云澈向前抓住小妖后的小手,笑著道:“彩衣老婆,原來你這么舍不得我啊。我回天玄大陸又不是不回來,如果消耗不是太大的話,而他們又都相安無事的話,我可能隔幾天就回來了,說不定還會把他們都一起帶過來,讓他們見我的父母,還有我的彩衣老婆。”
  云澈很早就想過,回到天玄大陸后,他可以把蕭烈、蕭泠汐,還有公主老婆都帶回幻妖界來,因為這里沒有危險,沒有壓力,可以讓他們擁有最安逸的人生……最完美的結果,是能找到楚月嬋,把她也帶回來。至于夏傾月……肯定不會隨自己來。
  “他們?也包括你的那些妻室么?”小妖后冷哼一聲:“你就不怕我看她們不順眼,殺了她們嗎?”
  “當然不怕!”云澈手臂一拉,將毫無防備的小妖后一下子拉到自己懷中,然后直接粗暴的從下到上撕開她的宮裙,頓時,一雙細白的腿兒完全裸呈在云澈的眼前。這個世界上只有云澈知道,小妖后身上最誘人的部位,便是她的雙腿……如同抹了奶脂的美玉,流動著世上最撩人的光華。
  “你……”他們新婚才十幾天,小妖后的裙裳便已被他撕碎了十幾件,她連忙擋住撫摸她雪腿的雙手:“這里是外面……”
  “她們早都見怪不怪了。”云澈直接把小妖后抱坐到自己胯間,一臉嚴肅的道:“彩衣老婆,你忘了我和你說過的話了么,想早點有孩子的話呢,不但要每天多加努力,還要不斷的使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和不同的地點……還有,動作一定要激烈,聲音也一定要大一些……”
  “唔……”聽到“孩子”二字,小妖后的身體軟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的反抗。她只剩三年壽命,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在那之前留下一個和云澈的孩子。但這方面,她一片空白,又不能去向他人問起,而云澈,卻是名震幻妖的“神醫”,所以,對于云澈的“權威指導”,即使再怎么羞恥,她都會遵從。
  誰都不會想到,有著絕對威嚴和威壓,讓一眾帝君都屏息和戰栗的小妖后,在云澈的身下卻會擺出各種讓風塵女子看了都會掩目的淫靡姿勢,呻吟聲更是讓妖皇宮的所有宮女都面紅耳赤。
  六天之后,蕭云和天下第七正式完婚。天下第七也從此入了云家,成為云家的兒媳婦。天下雄圖六個兒子,卻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出嫁那天著實讓他紅了眼睛,但好在云、天下兩家相距不遠,他想要見到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倒不算是徹底丟了女兒。
  又隔了兩天,終于到了云澈所定下的離開之日。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