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648 滅國之難

“新月城……”輕念著這個他出生和成長,本該是生命中最熟悉的名字,司空渡的聲音卻滿是悲哀和凄涼:“現在哪還有什么新月城……新月城早就完了……整個蒼風國也馬上就要完了啊!!”
  “……”云澈的呼吸一下子變得粗重起來,他強行鎮定,蹲下身抓著司空渡的肩膀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離開的這三年……蒼風國究竟發生了什么!”
  “是神凰帝國!!”司空渡右側的青年咬牙切齒的道:“三年前,神凰帝國忽然大軍壓境,一夜之間攻破南天城,不到半個月,便侵占了整個南天域……沒有宣戰,沒有預兆,也沒有任何的解釋和理由!派去的使者,也全部被直接斬殺……此后,神凰大軍更是源源不斷的增加,足足數百萬……像一群瘋狗一樣入侵踐踏我們蒼風國土……新月城,早在一年以前就已經淪陷……”
  “什……么?”云澈的雙手驟然握緊,他用力一晃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沉聲道:“神凰帝國為什么要忽然入侵?三年前……那基本就是我離開的時候!神凰皇室應該無比清楚我在太古玄舟出事,是為了救他們鳳凰神宗的雪公主!雪公主在神凰帝國不僅僅是公主,更是超越一切的重要存在,而我又是蒼風皇室的駙馬……單憑這一點,他們就算不因此對我蒼風皇室感恩戴德,重謝報答,又憑什么入侵!!”
  司空渡慘笑一聲:“你是因救神凰帝國的雪公主而‘葬身’太古玄舟,這件事在你出事后不久就傳的天下皆知。∑良知,就該記得這份性命大恩……但神凰國……他們根本連最基本的人性都沒有!感恩?真是天大的笑話!他們不但侵占我蒼風國土,還毀滅我土地城池,屠戮我蒼風國民……他們根本就是一群瘋狗,一群惡魔!!”
  司空渡聲音中的悲憤和仇恨讓人僅僅是聽到耳中,都感覺到刻骨錐心,周圍的十六個青年也都是目盈怨恨,咬牙切齒。云澈沉著氣,聲音陰沉的道:“天玄大陸的戰爭……從來都是以不傷及平民為前提!這是最基本的人道!神凰帝國好歹是繼承著鳳凰之力的天玄第一大國……怎么會做出這等事!”
  “我也想不通……想不通啊!”司空渡的聲音如同在嚎哭,他顫抖著伸出手指,指向前方:“云澈……你看看,你用自己的眼睛看看!這個地方,曾經是兩百里的新月之林,新月玄府,還經常以這里作為考核之地。但現在……哪還有什么新月之林!他們為了盡快的突破防線,直接用鳳凰炎將這兩百里新月之林全部焚燒……寸草不留!”
  云澈:“……”
  “還有……我們的新月城。”司空渡的手指指向西方,眼眶中已是飽含淚水:“他們攻破城門,攻入城中……為了盡快拿下新月城,甚至不惜防火燒城……燒的……還是他們神凰帝國的鳳凰炎啊!新月城四成城區被燒成灰燼……整整四成啊!死在那鳳凰炎下的新月城民,足有百萬之多!死在他們刀劍下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反抗者死,不屈膝者死,身上有玄氣者死……這短短不到三年時間,我蒼風國,已有數千萬人葬身在神凰狗的腳下……數千萬啊!!”
  司空渡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凄厲,每一個字,都充盈著錐魂的恨意。在他的悲喊之下,周圍的十六個青年人也都早已是淚流滿面,左邊的一個青年人緩緩的道:“我們,都是新月玄府的弟子……但現在,新月城毀了,新月玄府也沒有了。司徒導師的父親……司空寒導師為了給我們爭取逃走的時間,自己卻……卻……我們現在,連他的尸骨都未能找到。”
  “我們都已經沒有了家,沒有了親人……我們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就是跟隨司空導師,去殺盡神凰狗!”說話的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但眼神之中,卻透著與年齡不符的堅毅和……恨意。
  “神凰軍都太強大,我們修為太弱,根本沒有辦法正面交鋒,只能游蕩在新月城周圍,伏擊落單的神凰軍……能殺一個是一個,能殺多少是多少……方才隔得遠了,模模糊糊看到你身上有金色火焰的紋路,還以為是神凰軍,所以才出手攻擊。”
  云澈雙手緩緩松開司空渡,目光一陣恍惚。他看向司空渡周圍的人……他們年齡最大的也只有二十歲剛出頭,最小的,才十六七歲,他們的衣裝破爛不堪,布滿血跡,身上,更是滿體傷痕,有一個人,甚至近三分之一個身體都被染血的繃帶包裹著。
  在幻妖界的這段時間,他雖然歸心似箭,但潛意識里,對于牽掛之人的安危并沒有太大的擔心。因為在蒼風國,皇室會保護他們,就算真的出什么事,自己還有著冰云仙宮弟子的身份,夏傾月也不會不念及夫妻之情,冰云仙宮也必定會出手庇護。
  與他有恩怨的鳳凰神宗會因他用命救了鳳雪而再無仇怨,只有感恩。那個自己徹底開罪的夜星寒……自己死了是他最想看到的結果,不至于在自己死后再去遷怒到自己身邊之人。
  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抱著無限欣喜歸來日夜牽思的蒼風國,看到的,竟然是這番末日般的景象。
  焚城……毀滅……屠殺……數千萬蒼風人喪生……
  這每一個字眼,每一個數字,都如同剛從煉獄血池中撈出來,蠕動著猩紅的血液。
  到底是為什么……神凰帝國為什么要這樣做……不應該啊……不應該會發生這種事啊!
  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當初即使在金烏雷炎谷被明王逼入絕境,他的心緒都沒有此刻這般混亂。他狠狠的大吸了幾口氣,用盡可能平靜的聲音道:“司空師兄……現在蒼風國的局勢怎么樣了?蒼風皇城有沒有事?”
  司空渡劇烈的咳嗽了一陣,痛苦的道:“神凰瘋狗們的入侵無比可怕,為了能在最短時間內吞并我們蒼風國,不但動用了極大的軍力,還不擇手段……若不是女皇陛下睿智明斷,布下七道絕妙防線,以弱數倍的力量將他們長時間抵擋,蒼風國恐怕早已經……”
  “女皇陛下?女皇陛下是什么意思!!”云澈的心神猛的一顫,瞳孔出現了剎那的收縮,他一把抓住司空渡的衣領,低吼道:“我父皇呢……為什么會是女皇陛下?”
  “先皇……”司空渡苦澀的笑:“先皇早在神凰狗入侵后的兩個月,就遭遇刺殺身亡。”
  “~!#¥%……”云澈的手無力的松開,雙目空洞,身體一晃,踉蹌著向后倒去。
  “大哥!”
  “云大哥!”
  蕭云和天下第七慌忙向前將他扶住,碰觸到他的那一瞬間,他們分明感覺到云澈的全身竟是冰涼一片。對于天玄大陸,他們知之甚少,更談不上什么感情,但僅僅聽司空渡剛才的描述,他們都深感驚心。而云澈在他們心目中,向來是最可以信賴依靠,甚至無所不能,就算天塌下來都面不改色的人……可想而知,這些事對他的沖擊是有多大。
  “我……沒事。”云澈輕輕掙脫蕭云和天下第七的手,他仰著頭,深深的吸著氣。但緊攥的雙手卻始終在劇烈的顫抖,怎么都無法停止。
  “蒼月女皇真的很了不起!”司空渡右手邊的青年人忍不住開口道,眼神中充滿著深深的敬重和向往:“當年先皇遇刺身亡,那些廢物皇子都不想當亡國之君,更怕也像先皇一樣遇刺,沒有一個敢繼承皇位,是蒼月女皇,主動抗下了這個重擔。當初,我們還以為讓公主為帝,蒼風國一定滅亡的更快。但是,蒼月女皇真的要比先皇還了不起,她雖在皇城,但蒼風各地,她幾乎都了如指掌,總能借助地形地域優勢形成最完美的防線……而且完全沒有一般女子的優柔果斷,會果斷的舍棄,集中的抵御……尤其是萬獸山脈那一戰,女皇陛下讓人早早籌備的大量的引獸香,引動萬獸山脈的無數玄獸攻擊神凰狗……那道防線,堵了他們整整好幾個月!”
  “……月兒。”云澈眼神朦朧,輕輕低喃。在他還沒有遇到蒼月之前,她已經輾轉了很多玄府,很多主城,踏足了蒼風國諸多地域,在新月城停留時與他相遇。所以,對于這些區域的地形和地理優勢,她的確了然于心。而萬獸山脈……那是他們當初共同患難,相互傾情的地方。那里有著無數的玄獸,也遭遇了一個窮兇極惡的強盜團……而那個強盜團之所以能入萬獸山脈中心,是借助了一種極為獨特的驅獸香。她一定是以此而有了靈感,想到了引獸香……
  只是……我的月兒,你竟用自己瘦弱的肩膀,在神凰帝國重壓暴凌下……為整個蒼風國抗了整整三年……
  這三年,你要受多少苦,吃多少的累,碎多少的心,流多少的淚……
  云澈心痛如刀割,他用力的閉上眼,低低的問道:“我父皇……為什么會被刺殺……不是有天劍山莊么。神凰國如此入侵,依照先祖誓約,天劍山莊就算不舉莊相助,至少,也該全力護住我父皇的性命周全。天劍山莊好歹有天威劍域做靠山,有他們在側保護,神凰帝國的人,應該不至于強取我父皇的性命啊!”
  “天劍山莊?”司空渡一聲不屑的淡笑:“那本是我無比向往的地方,但……這次神凰入侵,不但踐踏我國土,還犯下人神共憤的滔天罪惡,國將不國之機,天劍山莊卻非但沒有引領蒼風玄界奮起抵抗,反而閉鎖山莊,絲毫不聞不問!!”
  “傳聞皇室先后向天劍山莊求援整整九次,但天劍山莊全部視而不見,直到今日亦是如此!呵……沒錯,他天劍山莊有著強大的實力和背景,神凰瘋狗們連天劍山脈都沒有靠近過。但他們難道忘記自己是蒼風國的人,腳下是蒼風國的土地,身體里流著蒼風國的血液嗎!堂堂蒼風國第一勢力,曾經讓人只能仰望的存在……居然只是一群膽小怕死,還背信棄義的懦夫!根本連我們都不如!”
  “咯……”云澈的牙齒死死的咬在一起,幾乎要將所有牙齒咬碎。
  “皇室也曾經向其他五國求援,但那五國卻全部都沒有回應……后來才聽說,神凰狗在入侵我們蒼風國之前,分別與五國簽下了長久的不戰協約。”一個右臂重傷的少年人咬著牙說道。
  “現在,蒼風皇城應該也快要淪陷了。只希望……女皇陛下一定要平安的逃出來。”
  “你說什么!?”云澈身體驟閃,一瞬沖到那個人面前:“蒼風皇城……淪陷?”
  云澈此刻的表情無比嚇人,再加上他一下子失控的氣場,直驚的對面的少年人在窒息中慌忙后退,他面帶驚恐的道:“我們今晨得到消息……就在昨日……昨日的差不多這個時候,七十萬神凰大軍,已經兵臨皇城,而且其他區域的神凰軍,也都在全速匯集向皇城方向……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只怕皇城已經……已經……”
  如同有什么東西在云澈的腦子里炸開,他死死咬著牙,沉住氣:冷靜……冷靜……必須冷靜下來!!
  云澈把手伸向天毒珠,取出十幾枚淡綠色的丹藥,放到司空渡的手上:“司空師兄,這些丹藥,你們一人一顆,它可以快速恢復你們的傷勢,還可以讓你們的玄力提升至少一個大境界。”
  碧綠色的丹藥很小,但聞到它的氣息,司空渡等人忽然感覺全身一清,似乎靈魂在一瞬間被凈化,甚至就連長久沒有突破的瓶頸,都出現了明顯的松動……僅僅是氣息便已如此,他們一瞬間便在震驚中相信,這些丹藥的神奇,絕對要超過他們平生所見的任何一顆,甚至遠遠超越他們的認知。
  司空渡有些發懵的接過,剛要說什么,卻發現云澈已經消失在了他的眼前……而一股狂暴的風聲,在極速的遠去。
  “大哥!”
  “我們走!”天下第一同時抓起蕭云和天下第七,全身玄力涌動,追及云澈而去。
  轉眼狂奔到十里之外,云澈速度微緩,喚出太古玄舟,帶著天下第一等人進入玄舟之中,然后算好通往蒼風皇城的大致方向和距離。在一陣空間的劇烈顫抖中,太古玄舟撕開次元,消失在了空間罅隙之中。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