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649 神宮少主

【提示:并沒有你們希望看到的內容b( ̄ ̄)d】
  天玄大陸,極南之地。
  這是一個由鎮龍石所鑄的高大石門,石門左側印著殘月,右側印著熾日,皆為金色,灼光刺目。石門之前,十六個人分列兩側,他們每個人的穿著不同,但后背與前胸之上,都紋印著同樣的熾日殘月。
  最驚人的,是這些人身上所蕩動的玄力氣息都無比之可怕。最弱的一人,都是霸玄之境。
  這時,緊閉了許久的石門無聲的向兩側打開,一個頎長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這十六個有著傲視天下資本的絕世強者竟全部跪地俯首,恭敬的無比的道:“恭迎少主出關。”
  夜星寒雙手抬起,眉梢上揚,那傲然的神情,仿佛自己便是這世界的無上主宰,他淡淡的道:“剛好六個月,時間和我預算的相差無幾。眾位守關辛苦了,起來吧。”
  十六人起身,最邊側的那人滿臉驚喜的道:“少主的玄力竟已突破至霸玄境八級……這才短短六個月啊!這真是我整個神宮之喜,恭賀少主。”
  “少主不愧是天縱奇才,相信劍主知曉,定無比高興。”另一人也連忙奉承道。
  “恭喜少主神功大成。以少主的天資和進境,相信再有二十年,定能踏足帝君之境!”
  “鰲護法此言差矣!以少主之天資,哪需二十年,最多再有十五年,便可成就一代帝君。”
  “十五年……”夜星寒的嘴角稍稍咧起,以他如今境界,若能十五年后踏足帝君之境,縱然在四大圣地,也是極其之快的進境。但,若能得有著“九玄玲瓏體”的女子為爐鼎,又何須十五年!
  “我要的夏傾月呢?現在在什么地方?”夜星寒的目光放射著激蕩的熾熱。
  十六人頓時全部失聲,面面相覷間,無一人說話。當初他忽然下令要去蒼風國冰云仙宮帶一個叫“夏傾月”的人,他們都深為奇怪。而如今,他一出關,首先過問※∈※∈,的,竟又是“夏傾月”,足見他對此女子的重視程度,要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期。
  眾人的反應,讓夜星寒的臉色一下子低沉了下來:“怎么?這件事……難道你們竟給我搞砸了?”
  “不不,少主息怒!”十六人中最年長的那人連忙道:“少主所指派的青盛與紫義護法在少主閉關三日后就動身前往蒼風國,但直到今日,都尚未回來。”
  “尚未回來?尚未回來是什么意思?”夜星寒的目光變得無比陰沉:“難道他們兩個人……還能栽給區區蒼風國冰云仙宮不成!!”
  “絕非如此。”那老者連忙解釋道:“老奴深知少主對那夏傾月極為重視,因而見他們遲遲未歸,便多次傳音相詢,但他們的回答卻始終躲閃含糊,每次都說拿下夏傾月是輕而易舉之事,定會在少主之前將夏傾月帶回……老奴三日前還曾再次傳音相詢,他們也是相似的回答。我等都在猜測,定是青盛紫義見那冰云仙宮美色如云,因而……趁著少主閉關,在那縱情享樂……樂不思蜀了。”
  “呵,真是好大的膽子!!”夜星寒的雙眸瞇成兩條毒蛇般的縫隙,但得知似乎并非無法帶回夏傾月,他的怒氣反而小了許多。他拿起一塊日月神宮獨有的傳音玄玉,口中溢出冰寒刺骨的聲音:“青盛紫義,你們真是給了本少一個好大的驚喜啊!”
  過了好一會兒,傳音玉上,傳來一個有些顫抖的聲音:“少主……恭賀少主神功大成,圓滿出關。屬下……屬下自知辦事不利……屬下馬上就帶夏傾月回神宮,請少主放心!”
  “回神宮?”夜星寒冷笑:“你們還知道回來?我看你們是在那里逍遙快活的早把我的命令當耳旁風了!”
  “不不,少主,你聽屬下解釋!”傳音玉上的聲音更加慌亂起來:“少主之命,屬下拼了命也會盡快完成,絕不敢有半點懈怠。只是……只是這冰云仙宮完全不是屬下想的那么簡單,處處透著詭異。她們不但整體實力不弱,而且還有強到屬下都無法攻破的防御大陣。待屬下終于突破大陣時,她們已經全部躲入了一個由天磐玉徹成的地方。而且那天磐玉奇厚無比,屬下等人根本無法短時間內攻破,又無膽無顏向長老求助,又想到少主至少會閉關半年,這段時間,足以攻破這天磐玉,所以……所以才一直拖到現在。”
  “不過!請少主放心!或許是少主出關所佑,屬下等人連攻數月,剛好就在今日即將大功告成!再有幾個時辰,定能將這天磐之門一攻而破!屬下雖未能拿下夏傾月,但這幾個月,她一直都是甕中之鱉,待攻破這天磐之門,便可直接拿下,獻給少主……屬下以性命擔保,句句實言。”
  “天磐玉?”夜星寒眉頭緊擰。他當然知道天磐玉是何等堅韌和貴重的存在,縱然以他日月神宮的實力,想鑄造一個全部是天磐玉的大殿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青盛和紫義還沒有對他說謊的膽量。
  夜星寒陰沉的道:“那天磐玉最好就如你們所言,在今日便能攻破!你們可知道我花費了多大的代價,才知道了夏傾月這個人的存在!她對我而言,要比你們的命重要的多!當初若不是我瓶頸松動,需要閉關,我本都準備親自前往……我再給你們十日的時間,你們拿下夏傾月后,給我日夜兼程的滾回來!十日后若是我依然見不到夏傾月……你們就永遠不需要回來了!”
  “是……請少主放心。屬下辦事不利,回去后任憑少主責罰。”傳音玉上傳來的聲音帶上了更重的顫抖。
  “哼!”夜星寒將傳音玉收起,冷冷的道:“一群廢物!”
  “少主息怒,他們二人斷然不敢對少主說謊。他們既如此信誓旦旦,相信十日之內,定能把夏傾月帶到少主面前。”老者向前道。
  夜星寒眼縫瞇了瞇:“小小冰云仙宮,竟會有如此多的天磐玉?哼,就算真的有,以她們最多王玄境界的能力,又怎么可能將之鑄成一個完整的大殿……還真是耐人尋味啊。”
  “說起來……”夜星寒眼眸一斜:“蒼風國如今的處境如何了?還沒有被神凰滅掉么?”
  “就算暫時沒有,也不過是早晚之事。少主為什么會關心這彈丸小國之事?”
  “哼,蒼風國是存是滅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我只是始終有些想不明白神凰國為什么要侵占蒼風,還這么急切。”夜星寒沉聲道:“蒼風國不但版圖狹小,而且資源匱乏,簡直毫無吞并價值。神凰國卻不惜出動了數百萬大軍。就算是完全拿下了蒼風國,掠奪了蒼風國的全部資源,估計都抵不上這數百萬大軍三年的耗費。要說沒什么貓膩,我絕不相信。”
  “神凰國入侵蒼風國的原因,這些年流傳著不少的猜測。最多的猜測是因蒼風國的駙馬云澈在三年前的七國排位戰上大敗神凰帝國,讓他們顏面無存,因而大怒報復。”
  “簡直笑話。”夜星寒不屑道:“鳳橫空若是這等心胸的廢物,也成不了鳳凰神宗的宗主,他們一定有什么圖謀。蒼風國應該馬上就會完蛋了。在他們攻下皇都之后,你們要派人盯好他們的動向……尤其是不合常理的異動!”
  “若說異動的話……倒是有一件事很奇怪。”依然是那個年紀最大的人謹慎的道:“數月之前,神凰主軍本已距蒼風皇城只有千里之距,卻忽然分出多達數十萬軍,直取蒼風最東部的流云城……流云城是蒼風國最小的城,比之一個城鎮都大不了多少,毫不起眼,少主應該并沒有聽說過。那數十萬神凰軍很快占領流云城,倒是未殺一人,但奇怪的是入城的神凰軍卻是不足半成,數十萬神凰軍全部分散到流云城周邊,整整數月都是如此……似乎,是在搜索著什么。”
  “嗯?”夜星寒的目光頓時一閃,沉吟一番,低聲道:“馬上再多安插幾十個人混入神凰軍……徹底摸清他們到底在做什么!”
  這時,為首的大護法忽然神色一動,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傳音玉,隨之臉色稍變。
  看到他的異動,夜星寒目光斜了過來:“可有要事?”
  “回少主,皇極圣域那邊的眼線來報……天圣玄舟就在剛才飛出了皇極圣域!”
  “什么?天圣玄舟?”所有人都是面露震驚:“難道,是圣帝出動了?”
  “不!”大護法搖頭:“不是圣帝……天圣玄舟中只有一個人!是那個夏元霸!!”
  “夏元霸!?”所有人驟然側目。三年之前,夏元霸是個完全陌生的名字,但三年前在太古玄舟之上,夜星寒發現了他身上霸皇玄脈的秘密,也從而驚動了整個日月神宮……以及天威劍域和至尊海殿!四大圣地,再無人不知“夏元霸”之名,即使那時他才不到二十歲。
  因為擁有霸皇玄脈者,血脈之力一旦完全覺醒,必為天下之皇!!
  “天圣玄舟一直都是圣帝的座駕……竟然給了那夏元霸!!”一個護法驚聲道。
  “天圣玄舟不是關鍵,最驚人的消息是……”那個拿著傳音玉的大護法狠狠吸氣道:“剛剛我們的眼線著重提到,夏元霸閉關三年,就在兩個時辰前才出關……出關之時,身上蕩動的,分明是帝君境界的玄氣!!”
  “什么!!?”震驚到極點的聲浪將整個石殿沖擊的劇烈顫蕩,夜星寒也是臉色劇變,一個護法瞪大眼睛道:“這……這怎么可能!夏元霸現在的年齡,應該只有二十一歲而已……二十一歲的帝君,天玄大陸不要說現在,根本是亙古未有!就算是霸皇玄脈在身……也是不可能的事啊!”
  霸皇神脈……二十一歲……帝君!!
  剛才,他們還因圣帝讓夏元霸登上自己的專屬座駕而驚異……而此時,聽著這個驚天的消息,他們對此反而再也不覺得奇怪。二十一歲的帝君,一萬個“天縱奇才”都無法詮釋的人物!別說把最強玄舟交給他,就是立即封他為圣域少主,都不會有人覺得太夸張。
  大護法小心的看了一眼夜星寒,道:“皇極圣域那邊也深為震驚。但從他們的談論中,似乎……似乎……夏元霸玄力暴漲的原因,是因為……因為少主?”
  “什么意思?”夜星寒臉色驟沉。
  大護法吸了口氣道:“三年前,夏元霸回到皇極圣域后,每天所念叨的事,都是要……要誓殺少主。而霸皇神脈的覺醒,需要的就是對力量的渴望之心,對力量的渴望越強烈,就覺醒的越快……夏元霸是在誓殺少主的執念下閉關三年……所以……所以……”
  “天圣玄舟上是不是真的只有夏元霸一個人?是否知道夏元霸乘天圣玄舟是要去哪里?”一個護法大聲吼道。他這個吼聲一出,所有人便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二十一歲的帝君,身負霸皇玄脈,更有著無窮無盡的潛力,僅僅是想想都可怕!而更可怕的,是他對日月神宮,有著刻骨之恨!!
  能如此之快的成長……可見他對日月神宮的仇恨,已是到了何種地步!
  這樣的大患,無論如何,都必須盡早的鏟除!!絕不能再讓他繼續成長下去。
  “確定只有夏元霸一人!夏元霸是蒼風國人,今晨出關后聽聞蒼風即將滅國,當場暴怒!他乘天圣玄舟所去的方向,也正是蒼風國所在!以天圣玄舟的極限速度……只需四五個時辰,就足以到達蒼風國境!少主,我們要不要……”
  “你們當皇極圣域都是一群白癡么!”夜星寒陰測測的道:“圣帝千年無子,只有幾個干兒子,而那幾個干兒子,可從來沒有一個能碰觸天圣玄舟!現在有了一個夏元霸……未來圣域之主的地位,哪還有他那幾個干兒子的份!圣帝連天圣神舟都肯恩賜于他……怎么可能不把他的安全置于首位!你們覺得……我們現在是和皇極圣域撕破臉的時候嗎!!”
  眾護法頓時全部低頭,不敢應聲。
  “馬上將此事詳細稟告我父親。那夏元霸……必須死!但他的身份,已不再是一個普通的圣域弟子。該怎么讓他死……只能交給我父親來定奪!”夜星寒沉聲道。
  “是!屬下這就去稟告劍主大人。”
  uw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