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655 黃泉灰燼

下一頁
  齊鎮滄和段青航在今天之前從未見識過帝君的強大,但清楚著“霸皇”是何等概念。在七國中最為強大的神凰帝國,霸皇都是被奉為神明一般的超然存在……但繼鳳非鷹之后,他們又眼睜睜的看著身為后期霸皇的鳳非恒僅僅兩個照面,便在云澈的手下葬身。
  兩人心中的駭然和驚恐已是無以復加,他們在半空回首,赫然發現本是堪稱浩瀚的神凰大軍,竟在這轉眼之間凋零不堪,災難的火焰依然從空中不斷的落下,將一片又一片的神凰軍送入死亡的地獄。
  齊鎮滄用顫抖的手指捏起傳音玉,吼叫道:“全部散開……前軍向東,中軍向西,后軍向南!!”
  在齊鎮滄的命令之下,逃竄的神凰軍開始向三個方向分散,集中向一個方向分散,只會方便于對方的屠殺,而散向三個方向,必然會讓云澈只能追及其一而無法顧及其他。
  面對散開的神凰軍,云澈停滯在了半空中,停止了追及,似乎在猶豫該追向哪個方向。逃向東方的齊鎮滄看到停在那里的云澈,頓時狠狠的舒了一口氣,更是使出全身所有玄力向前方逃竄而去……這一生,他第一次逃的這么徹底,這么狼狽。即使最為慘烈的戰爭失敗,他也絕不至于如此地步……但這不是戰場上的潰逃,而是在逃脫惡魔的屠戮!
  過了好一會兒,云澈依然沒有繼續追趕,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三路神凰軍在視線中快速的遠去。但他瞳孔中瘋狂燃燒的怨恨火焰,和全身沸騰的殺氣,卻沒有絲毫的減弱……這時,他終于有了動作,卻依舊不是追趕,而是緩緩的升空而起,直至千丈高空。
  這個高度浮空視下,他的視野,籠罩著所有逃亡中的神凰大軍。
  “你們這些罪惡的神凰走狗……所有人……都得死!!”
  云澈怨恨的低吟……他的聲音很低,卻如刺穿人心的惡魔詛咒,清晰無比的響起在每一個人的耳邊和心魂之中。
  他的手臂,在空中緩緩張開,身體表面,也緩緩的燃起一層赤紅色的火焰,這層火焰并不強烈,卻是詭異的映的上方的天空逐漸變得通紅……面對這些神凰軍,他所燃燒的,一直都是金烏之炎,而非更容易駕馭的鳳凰炎。因為只有金烏炎的絕情和爆裂,才能釋放他心中的怨恨和怒火。
  那個可怕的“惡魔”停留在了那里,久久沒有追來。神凰軍在全力的潰逃中精神稍稍放松,以為已經逃離了那個惡魔的殘忍屠刀。這時,他們忽然感覺到周圍空氣的溫度,在以一個極度夸張的幅度上升著,從溫熱,到燥熱,到讓他們身體不適的灼熱……短短幾息之后,便已變得如同有一片片燒紅的烙鐵正在灼燒著他們的皮膚。
  甚至,就連他們呼吸入身體內的空氣,都化作滾燙的熱流,燒灼的他們的五臟六腑陣陣劇烈的抽搐。而可怕的溫度依然每一息都在快速的提升著。他們在驚恐中回首,看向了后方天空那個燃燒著赤色火焰的影子……空氣,仿佛已經化作了無形的火焰,燒灼的他們的皮膚一片通紅。身上緊貼皮膚的赤紅鎧甲,就如通紅的烙鐵一般,讓越來越多的神凰軍發出痛不欲生的慘叫聲。
  “怎……怎么回事!”齊鎮滄有著王玄玄力護身,卻依然感覺到自己仿佛正處在一個巨大的熔爐之中,全身上下,無一處不被燒灼的劇痛,他瞪大著瞳孔,死死的屏住呼吸,因為吸入胸腔的空氣,比火焰還灼熱。而他的下方,一大半的神凰軍已經停止了逃竄,在地上痛苦無比的翻滾著,如瘋了一般的扒著身上的鎧甲,但這些鎧甲早已如熔巖般滾燙,死死的烙在了皮膚上,被強行扒下時帶起大片伴著焦糊味的血肉。
  那一聲聲嘶吼,凄慘的就如在承受著煉獄之刑的惡鬼。
  這股一點點降臨而下火焰煉獄籠罩了云澈周圍整整七十里區域,整個神凰大軍完全被囊括其中,沒有一個例外。北方的蒼風皇城和蒼風軍自然沒有被波及,只是感覺到空氣變得有些灼熱,但神凰軍的異狀他們都看在眼中,那越來越凄厲的慘叫聲更是無比的清晰。
  “發生什么事了?”天下第七驚訝的道,忽然間,她嘴唇大張,指著云澈的方向道:“那……那是……”
  云澈的身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色之影。那是一只外表華麗、高貴到極點的鳥影,呈展翅飛翔的狀態,鳥首高昂,就如鳳凰之首,它的羽毛全部呈現著最純粹的金色,就如一簇簇燃燒中的金色火焰。身下三足,尾羽長長,同樣是灼目的耀金色。
  而伴隨著這美麗華貴到極點的金色之影的,卻是讓大地與蒼穹都戰栗的威壓,和毀滅氣息。
  “是金烏之影!”天下第一驚聲道。金烏之影他不是第一次見到,每一屆妖皇在運轉金烏焚世錄時,都會現出剎那、或長時間的金烏之影。但,他所見過的金烏之影都是若隱若現,呈半透明之狀,金色也相對暗淡,而此時出現在云澈身后的金烏炎影,卻是猶若實質……就如那金烏神靈真實臨世一般。那灼目的金芒,耀的他幾乎睜不開眼睛,那強橫到極點的威壓和毀滅氣息,讓他縱然隔著很遠,而且沒有被對方氣息鎖定,心魂都無法控制的深深戰栗。
  幻妖界的歷屆妖皇在金烏祖地覺醒血脈時,都是被賜予三滴源血,金烏焚世錄的參悟,也只給予三個月的時間,妖皇族歷史上最強大的妖皇,金烏焚世錄也只到第四重境。
  而云澈,卻是被賦予了九滴源血,金烏焚世錄,更是因特殊的邪靈火體和極高的悟性,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便已領悟了整整七重境界。
  也就是說,云澈這個妖皇一族的入贅者,他的金烏炎力,要超越整個妖皇族歷史中的所有妖皇……縱然是先祖妖皇,都無法與之相比!此時不要說天下第一,就是歷屆妖皇重生在場,也會被云澈此時所釋放的金烏氣息驚的目瞪口呆。
  因為云澈此時所施展的,正是他們從未碰觸,連做夢都不敢奢望的金烏焚世錄第七境……
  “全部……去死……吧……”云澈低低的沉吟,聽著耳邊在痛苦哀嚎的聲音,他的瞳眸中閃爍著發泄的快感。金烏焚世錄第七境……縱然以他如今的能力,駕馭起來也相對勉強,而且會伴隨著巨大的消耗,但,這些在蒼風國犯下滔天罪惡,罪惡萬死難贖的入侵者……他們必須死……全部都要死!!
  “金烏焚滅領域……黃泉灰燼!!!”
  云澈身上的火焰還有他身后的金烏炎影在他的低吼聲中爆裂……
  轟!!!!!!!!!!
  末日來臨般的轟鳴聲淹沒了所有的聲音。蒼風城墻、城下的所有人,他們眼前的世界,在一瞬間被赤紅色的火焰完全充斥,化作了一個無比純粹的火焰世界……神凰軍、大地、地平線、甚至上方的蒼穹,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被火焰完完全全的遮蔽,除了火焰,再也看不到其他,仿佛整個世界,都在那一剎那,化作了火焰的煉獄。
  一雙雙瞳孔在放大,嘴巴更是張到了極致,卻是沒有一個人能發出一絲的聲音。他的雙耳已是全部失聰,眼睛,也全部被耀成了赤紅色,
  仿佛無邊無際的火焰之中,一切都在被無情的灼燒。他們每個人所在目睹的,都是這一生最震撼、最恐怖的畫面。他們確信就是天玄大陸最可怕的火山噴發,也無法造就這遮天蔽日,幾乎有著滅世之威的無邊火焰。天下第一、天下第七、蕭云都是在位于幻妖界最高層面的守護家族成長,他們的見聞,要勝出常人不知多少個境界,面對這遮天之火,也全部被震撼的幾乎魂飛魄散……又何況他人。
  無際的天空完全被映照成了赤紅色。這場遮天之火并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對于那些脆弱的神凰軍而言,這個可怕的金烏領域僅需一瞬間就足夠了。十息之后,大幅度膨脹的空氣一陣呼嘯,滔天火焰快速熄滅了下去……但蒼風皇城那一張張呆滯的面孔沒有一個回轉,更加駭然的神情呈現在他們的神情和瞳孔之中。
  “啊……啊……啊……啊………”雙耳開始從失聰中恢復,蕭云聽到了自己喉嚨里不斷溢出的戰栗之音。
  蒼風皇城前龐大的土地,變成了一片可怕的空曠,整整七十里范圍,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枯敗的樹木、崩塌的建筑、高高低低的沙丘、散落的碎石、堆積成山的尸體、血液凝成了的溪流……全部消失不見!
  那浩浩蕩蕩數十萬,移動起來如怒海驚濤的龐大神凰軍,也徹徹底底的消失了……是消失,而不是橫死!因為空曠的世界里,沒有尸體,沒有破碎的鎧甲,甚至沒有半點的血液……消失的徹徹底底,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存留。
  大地下陷了十數丈,整整七十里的土地平整的如同鏡面,顏色呈現著讓人心悸的蒼白……除了蒼白,找不到任何肉眼可以分辨的雜色。蒼穹之上,赤紅色的顏色開始褪去,但原本散落在上空的云朵全部消失,連一片微小的碎云都找不到。
  這不是殺戮……不是毀滅,而是將這整整七十里的世界,變成了一片空白!
  云澈,成為了這個世界唯有的存在。
  在變得寂靜無聲的世界中,云澈緩緩的放下手臂。隨著遮天火焰的熄滅,他眼瞳中的暴戾之氣也緩緩的沉下。看著下方完全空曠的土地,他的臉色一片平靜。緩緩的,他轉頭看向了西南方……那里是神凰帝國的所在。
  滅掉這神凰大軍……僅僅是開始!
  他是有仇必報之人……何況這滅國之仇,彌天之恨!!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