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9)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9)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9)     

逆天邪神658 白忙一場

下一個瞬間,云澈已出現在了冰極雪域的上空。△c,這次空間穿梭,他距離估算的很是準確,所出現的位置距離冰云仙宮只有不到二十里之距,高空之上能清晰的看到它的輪廓。
  云澈不作絲毫停留,全力施展幻光雷極,如一道閃電沖向了冰云仙宮的方向。而這時,他的耳邊,陣陣異樣的響動從冰云仙宮的方向傳來。
  轟……轟……轟……
  響動無比沉悶,縱然隔著二十里,依然沉重震耳。這是巨大的力量轟擊在極其堅硬的東西上所發出的劇烈撞擊聲,越是臨近,這個聲音變越是沉重,也更讓云澈確定這的確是傳自冰云仙宮的聲音。
  云澈眉頭死死蹙起,速度更是極力加快了幾分。
  傾月……千萬不要出事……
  轟!轟!轟……
  整個冰云仙宮都在劇烈的震蕩。無數的寒雪簌簌而落,除了那些千年玄冰,相對脆弱的冰層都已遍布了數不清的裂痕。
  冰云仙宮地下空間,冰夷神殿前。
  夜青盛如今心里無比憋屈和暴躁,所有的力量都瘋狂的發泄到前方的天磐石門上。六個月前,雖然被這不應該出現的天磐玉所擋,但為了不被恥笑,再加之少主夜星寒剛好處在閉關狀態,所以很堅決的沒有向神宮里的長老級人物求助,而是要以自己的力量,強行轟開這天磐大門。
  他本以為三四個月的時間絕對足夠,等他帶著夏傾月回日月神宮時,少主應該還未出關。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天磐大門的厚度竟是超出了他的預估,他們十二人沒日沒夜的轟了五個多月,才總算將其轟到崩潰邊緣,不過拖了這么久,他的心也早已越來越焦躁……而他最擔心的事終于發生……少主夜星寒已經出關了!
  這個任務是夜星寒半年前親自交給他們,他當時還喊著如此簡單的任務,定會在最短時間內完美完成。再加之夜星寒原本都準備親自到來,顯然對“夏傾月”這個人極為重視,能被委以如此重要,卻又簡單的任務,他本是滿心的得意和激動。
  而如今六個月過去,少主已出關,他們別說拿下夏傾月,連她的衣角都沒觸到。
  夜星寒的聲音之陰沉,讓他們不寒而栗。不過好在,也是在今天,他感覺到了轟擊天磐大門時它的顫動變化……今天之內,一定可以徹底轟開。
  “除了夏傾月……其他的女人,全部都要死!”夜星寒狠狠一拳轟擊在前方的天磐玉上,反震力讓他整只手臂一陣劇痛。而他的雙手,也早已通紅似血。他當然不會不想用武器來轟擊……但這幾個月之間,他們所有帶來的武器,都為了轟擊這天磐大門而相繼崩裂包括一把王玄器。
  夜紫義卻是搖頭:“不!少主如今必定已對我們大為不滿。想要平息少主的怒氣,不但要帶回夏傾月……這冰云仙宮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多帶一些回去,少主定會開心!”
  轟!!!
  咔!!
  一陣轟鳴,隨之而至,卻是刺耳之極的碎裂聲,無數道裂紋,在夜青盛拳頭之下快速蔓延,轉眼間布滿了整個大門。
  夜青盛眼睛瞪大,隨之狂笑了起來。他們數月的攻擊,讓這奇厚的天磐玉一點點減損,而出現裂紋,還是第一次……裂紋一旦出現,意味著眼前天磐大門的結構終于徹底崩壞。結構崩壞的天磐玉,就如一堵變成粉末狀的冰墻,隨便一個低等玄者,都可以將之摧毀。
  “終于……終于!!”夜青盛眼睛瞪到最大,臉色興奮到猙獰,就連手臂的疼痛,都成為了一種異樣的快感。憋屈了整整五個多月的焦躁,終于可以徹底的發泄了:“都給我讓開!!”
  夜青盛大吼一聲,雙臂齊出,凝聚全身的玄力轟向前方已經崩裂的天磐大門,一股強橫的霸皇威壓讓他身后的十個隨從都徹底窒息……不過他倒是并沒有因極度的興奮而失去理智,所有的力量直接涌入天磐大門內部,而并沒有帶太過強烈的沖擊性,以免余力和天磐玉的碎片傷到里面的夏傾月。
  轟
  一聲沉悶至極的轟鳴聲中,承受了兩大霸皇、十個王座整整五個多月轟擊的天磐大門轟然爆裂,直接散成了一地青白色的碎末。毀滅的天磐大門之后,是聚在一起的雪衣女子……冰夷神殿很大,兩千冰云女子一起,依然顯得格外空曠。
  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寒氣,更寒冷的,是她們的雪顏。最后的防線遲早會被攻破,她們早已有了很久的心理準備,能獲得這最后的六個月,已是超出了她們的預期。到了此刻,她們已經沒有了慌亂和恐懼,一張張冰寒的雪顏上,布滿著深深的怨恨、決絕和不甘……還有點點的欣慰因為至少,夏傾月已安然離開,而且六個月過去,也絲毫沒有落入這些惡人手中的跡象。
  “哈哈哈哈哈!”夜青盛大聲的狂笑,然后臉色又瞬間陰沉了下來:“你們這些可惡的女人,居然耽誤了本大爺這么長的時間……你們若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本大爺還真不舍得殺你們任何一個,而且還會將你們全部送給少主。若哪些能得少主的寵愛,將來的地位,或許要比本大爺都高。可你們偏偏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不殺你們幾百個,難解我心頭之恨。”
  “惡賊!你們……”宮煜仙伸出顫抖的手指:“定然會遭天譴……咳……咳咳……”
  宮煜仙臉色蒼白如紙,生機,已是虛弱如游絲,短短十幾個字,便讓她劇咳不已。她被慕容千雪與君憐妾攙扶著,早已連站立都不能……她苦苦支撐著不肯讓生機散盡,只因她不甘……無盡的不甘……
  冰云仙宮千年基業,突遭這彌天橫禍……她們甚至連對方是誰,有什么目的都不知道……豈能甘心!如何甘心!
  “哦?”夜青盛瞇眼看著虛弱無比的宮煜仙,不屑的冷笑起來:“嘿嘿,受了本大爺一道玄氣傷了心脈,居然活到了現在,嘖嘖嘖嘖,也是不簡單啊。可惜啊可惜,你的玄力好像已經全部散盡了,就算出來個大羅金仙把你救回來,也是廢人一個,真是可憐的讓本大爺出手殺你的**都沒有了。這樣好了,這些美人,本大爺就一個一個的殺,本大爺很想看看,再殺到第幾個的時候,你會被直接氣死呢……哈哈哈哈哈!”
  “你……”夜青盛的話,讓宮煜仙全身劇震,一口黑血從口中猛然噴出。冰云仙宮的女子都是清心寡欲,所修煉的冰心訣更是讓她們心如冰雪……但面對這滅頂之難,縱然冰心訣大圓滿,也不可能依然保持心若止水。
  “宮主!”
  “宮主!!”慕容千雪和君憐妾連忙運轉玄氣,極力護住宮煜仙的心脈,另一只手緊緊抓起冰劍……六個月的最后喘息,終究逃不過最后的絕境。面對兩大霸皇,她們縱然集所有人之力,也不可能抗衡……但無論如何,也要拼死一搏!
  夜青盛在肆意的發泄,狂妄的嚎叫,而夜紫義的臉色卻是一變再變……在整個冰云仙宮,玄力氣息最強的便是夏傾月……強至半步霸玄!從而極為容易辨認。在轟開天磐玉,進入這冰夷神殿后,他目光數次掃動,卻沒有看到夏傾月。他凝心感應……卻連夏傾月的氣息,都根本感覺不到。
  他反復確認之后,臉色越來越沉,一聲怒吼:“夏傾月呢!!你們把夏傾月藏到哪里去了!”
  “什么?”夜紫義的話讓夜青盛一愣,隨之臉上的狂笑僵住,再到臉色大變……整個冰夷神殿,沒有夏傾月的身影,更沒有那出類拔萃的氣息!
  所有冰云仙宮的人都在……惟獨少了夏傾月!
  “哼!”楚月璃冰劍橫身,全身冰靈舞動:“你們永遠別想找到她……等她主動找到你們的那日,就是你們血債血償之時!!”
  夜青盛的目光在這時落在了冰夷神殿右側那個醒目的高臺上,身上的氣息頓時變得暴躁,臉色也變得猙獰起來……以他所在的境界,已經可以感知到空間力量的存在。雖然已經過去了數月,但依然可以察覺到些微殘余未散的空間力量氣息……那里,分明曾經有過一個空間玄陣!!
  空間玄陣,毫無疑問是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玄陣,縱然是強如四大圣地,要筑起一個空間玄陣都千難萬難。它和這龐大的天磐玉神殿一樣,是根本不應該出現在冰云仙宮這個層面的東西。
  很顯然,在他們忍著憋屈,不分晝夜轟擊天磐大門時,夏傾月早已通過那個空間玄陣逃離了這里!!
  “豈…有…此…理!!”如同一盆冷水從頭頂灌下,夜青盛所有的囂張和狂妄都化作了憤怒和驚恐,全身劇烈的哆嗦了起來:“你們……竟敢耍我們!!”
  相比于撈了一場空的憤怒,他更驚恐的,是無法帶回夏傾月的后果,他惱怒之中,殺機升騰:“你們……都給我去死!”
  “等等!!”夜紫義一把拉住他,他的臉色也是一片陰沉,他強忍著暴怒道:“說!那個空間玄陣通往哪里!夏傾月現在在什么地方……你們老老實實的說,我們還可以饒你們一條生路,這是你們最后的機會!”
  “你死心吧!”楚月璃輕咬牙齒,面若寒霜,卻是毫無畏懼:“我們就算是全部葬身在這里,也絕不會告訴你!你們永遠……都別想找到她!”
  “混蛋……那你們……就去死吧!!”夜青盛的怒火徹底爆炸,近六個月的憋屈和日夜不休,換來的卻是一場空,后果更是無比嚴重,夜青盛只感覺自己的大腦、胸腔之中有無數只羊駝在奔騰,他一聲怒吼,全身玄力爆發,帶起一股強橫的風暴輻射向四周。
  “保護宮主!!”
  驚呼聲中,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腳踩冰紛雪舞步,同時瞬身擋在了宮煜仙前方,璀璨的冰靈舞動起漫天的飛雪。她們都已成就王座,但與霸皇之間卻是隔著一道巨大的天塹,縱然是霸皇釋放的氣場,也絕非她們所能抵抗。
  一股萬丈山岳般的沖擊力迎面而至,讓她們全部胸口一悶,身上的冰靈快速消逝,僅僅支撐了兩息,便狠狠的倒飛出去,身體重重的砸在后方的天磐墻壁上。
  “師叔!!”
  “師父!!”
  冰云弟子一陣驚呼……自冰云七仙被云澈打通所有玄關后,玄力修為突飛猛進,已全部進入王玄之境。在冰云弟子看來,王玄,在天玄大陸已是無敵的存在,但在一個霸皇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還妄想反抗?”夜青盛抬起手臂,面色兇煞:“不說夏傾月在哪……你們全部都要死!那就……從你們這所謂的冰云七仙開始!!”
  夜青盛手臂膨脹,一股澎湃的玄力氣息在整個冰夷神殿中激蕩,死亡的氣息籠罩著所有冰云女子,就在他身體即將暴沖而出的那一剎那,后方,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冰夷神殿隨之劇震。
  轟!!!
  “什么人!”夜紫義驟然回身,他聲音剛落,眼前忽然金影一晃……這個金影速度快到了極致,以他霸玄境五級的修為,竟別說看清對方,就連反應都不及,對方已掠過他的視線,來到了冰云眾女的前方。
  快到了猶若刺穿空間的瞬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