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661 新任宮主

下一頁
  但夜青盛的速度就算再提升十倍,也絕無可能逃出云澈的手掌心。云澈原地不動,手臂一伸,一道無形的寒氣刺穿空間,瞬間轟擊到百丈之外,死命逃竄中的夜青盛全身一僵,在慘叫聲中栽倒在地,隨之全身快速的凝結起越來越厚重的冰層。
  “留……留下活口!”宮煜仙聲音急促的道。
  不需宮煜仙提醒,云澈本就沒打算殺死夜青盛。他已確定這些人是來自日月神宮,但還不知道他們為什么會對冰云仙宮下手……尤其是,這些人分明是由夜星寒親口授意!
  至少,他必須弄清楚這其中的緣由……尤其是夜星寒的目的。
  轉眼間,夜青盛全身便被完全冰封,無論身體還是玄力,都被徹底的封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云澈張開手掌,隨著氣流的動蕩,夜青盛被冰封的身體離地飛起,快速的倒飛回來,一直飛落到云澈的腳邊,被云澈重重的踩在腳下……在他落腳的那一剎那,夜青盛全身的冰層也隨之碎裂,
  夜青盛的意識并沒有渙散,沒有了冰層覆身,他全身依然在冰冷中瑟瑟發抖,臉上青紫一片,但他全身的玄力卻被一股強橫到根本無法抗拒的力量完全壓制封鎖,任憑他如何努力,都無法動用一絲一毫。
  云澈抬起眼眸,緩緩的將腳從他的后背移開。沒有了云澈的踩踏,那股太過強橫的壓制之力依然存在,再加之他的身體已被完全凍僵,不要說站起,就連抬臂、轉頭,都無法做到,唯有口中,能發出微弱而模糊的呻吟。
  砰!
  云澈一腳飛出,將夜青盛踢到冰夷神殿的角落,然后不再看他一眼,快步來到宮煜仙面前。因為他感覺的到,宮煜仙的氣息已是越來越微弱渙散,如此下去,最后的生機隨時都有可能散盡。
  “宮主,你讓我留他一命,可是要詢問這幫人究竟來自何處?”云澈面向宮煜仙,平靜的道,同時已經開始快速的運轉大道浮屠訣,聚納天地之氣。
  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依、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還有所有的冰云女子都在怔怔的直視著他,所有的眸光,都如冰霧般朦朧,如夢一般迷離……或許直到現在,她們還懷疑自己正處在最虛幻的夢境之中。
  天將劫難,這半年之中,她們無時不刻不處在絕望的絕境之中……對面是兩個霸皇和十個高級王座,是她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抗衡的力量,六個月,是她們依仗冰夷神殿最后的殘喘。今日,在惡人破開冰夷神殿時,她們所有人都做好了殞命了覺悟,早已不敢奢望任何奇跡的出現……但,三年前命殞太古玄舟的云澈……她們冰云仙宮唯一的男弟子,竟然在最后時刻回來,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
  他不僅奇跡般的活著回來,實力,更是變得根本無法相信、無法理解的強大。十個強大的高級王座,被他短短兩瞬全部轟殺,而強大到恐怖,對蒼風而言不啻于神話存在的霸皇,在他面前竟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簡直和初生嬰兒毫無區別。
  讓她們陷入絕境的危機,因云澈的歸來,就這么轉眼之間解除了。她們所憎恨和恐懼的惡人已是十一人死無全尸,留下的那一個也癱在那里如死了一般。但她們卻沒有人歡呼雀躍,因為這一切實在太過虛幻。她們一時間,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云澈,就是她們所知道的那個云澈。
  “是……”宮煜仙緩緩點頭:“我冰云仙宮……不能……不明不白……受此劫難……咳……咳咳……”
  宮煜仙一陣劇咳,一線黑血從嘴角快速而落。
  “宮主!”慕容千雪和君憐妾一聲驚呼,連忙將自己的玄氣拼命輸入她的體內。云澈也馬上向前,手掌按在她的心口,將剛剛聚納的天氣之息涌入她的心脈之中:“宮主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能查個水落石出……幕后之人,無論是誰,都會因此付出慘重的代價……宮主,你現在先不要說話,閉上眼睛,平心靜氣……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你現在只需安心養傷,一定可以很快痊愈。”
  “不……”宮煜仙卻是搖頭:“有些話,我必須……現在就說……”
  宮煜仙的聲音顫抖而虛弱,但她的瞳眸卻在這時沒有了渙散,變得一片清明,就連她體內虛弱的生機,也忽然變得平穩起來……而這個變化,沒有讓云澈放心,卻是心中猛的一沉……
  這是……回光返照!
  是宮煜仙在用自己殘余的所有生命之火……來換取最后的短暫清明。
  “宮主,你……”
  “不要……說話……聽我說……聽我說……”宮煜仙嘴唇顫抖,虛弱的聲音充斥著深深的急切,讓云澈再也不敢打斷她的話:“云澈……你可否告訴我……你如今的實力,已是何種境界?”
  所有的目光,也再次聚焦在云澈的身上。他如今是何等境界的實力,她們都在無限的好奇著,但云澈知道宮煜仙問出這個問題,絕不是因為好奇,他認真的道:“我的玄力境界是王玄境三級,但如果動用全力的話,或許可以和三級以下的帝君一戰。”
  和……帝君一戰?
  無法形容的驚訝和難以置信呈現在冰云女子的花容上,一聲聲低呼更是失聲而出。實力全開的云澈可以和帝君一戰……也就是說,云澈如今的實力,已是傳說中的……君玄之境!!
  這不僅是蒼風國,還是整個天玄大陸的玄者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是這個世界最巔峰的層面!一入此境,便是真正的人中帝君!真正玄道神話。
  宮煜仙的臉色很平靜,但眼眸之中,閃過一瞬間燦然的光華,她徐徐的道:“那你……可還承認……自己是冰云仙宮的弟子?”
  “只要宮主不把我逐出,我始終都是冰云仙宮的弟子。”云澈毫無猶豫的道,他伸出手掌,掌心之中,一枚冰藍色的寒晶緩緩映現:“這枚冰云魂晶,是太上宮主當年親手所賦,是我冰云弟子身份的證明。雖離開冰云仙宮在外三年,但它一直都在弟子身上,從未離開過。”
  看著云澈手中的冰云魂晶,宮煜仙眼波動蕩,用盡全力緩緩點頭,聲音,也帶上了深深的激動:“好……好……好……短短六年……從毫無玄力,到可戰帝君……僅僅六年……天玄大陸亙古未有……你如今,已足以傲視整個天玄……未來之成就,更是無人可測……對如今的你而言,冰云仙宮……不過是卑微的存在……你卻依然……愿承認自己是我宮弟子……你果然是……重情重義的男兒……怪不得……月嬋會愿意為你背棄冰云……傾月會因你始終無法靜心……師伯不惜打破千年門規讓你成為第一個男弟子……”
  宮煜仙一連說了這么多話,臉色卻從蒼白,轉向了紅潤。而云澈清楚,這不是她的狀態在好轉,而是距離死亡又近了一步:“傾月與你成婚……月嬋因你離宮……我曾以為你是冰云之劫……師伯收你為男弟子,我亦曾無法接受和理解……今日方知,你非但不是冰云之劫,還是上天賜予我冰云仙宮的救星……若非你,冰云仙宮今日已不復存在……師伯果然慧眼英明……”
  “宮主,你不要再說話了。”風寒月與風寒雪已經焦急的快要哭出來:“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我們馬上帶你去冰心殿……到了那里,你一定會馬上好起來的。”
  “不……”宮煜仙卻是虛弱,而堅決的搖頭:“不要動我……聽我……聽我把話說完……云澈……你既還承認自己冰云弟子的身份,那你……可愿聽從我這個宮主……的命令。”
  “……”云澈點頭,他沒有勸阻宮煜仙,因為他知道,對于一個已經盈.滿死志的人而言,再強的醫術也無濟于事:“我是冰云仙宮的弟子,自然要聽從宮主的命令。”
  “好……”宮煜仙的聲音顫抖的更加劇烈,語調,更是忽然變得無比嚴正:“冰云弟子云澈……跪下聽令!”
  云澈微愣,但面對此時的宮煜仙,他根本無法拒絕,在她面前鄭重的單膝跪下,而這時,他看到宮煜仙的右手手掌緩緩翻開,一枚小巧的菱狀冰凌虛空飄浮在她的手背之上,釋放著異樣夢幻的藍光。
  看著這枚冰凌,冰云七仙全部劇烈動容,失聲道:“那……那是……”
  “這枚冰魄,名‘冰云仙魄’,它承載著我冰云仙宮所有功法、隱秘和歷代宮主的珍貴記憶,有它在身,亦可以解開仙宮中所有禁制……而它,更是我冰云仙宮宮主身份的證明……”宮煜仙顫抖著伸出手臂,將冰云仙魄呈放到云澈的身前:
  “我現在……將這‘冰云仙魄’交給你……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冰云仙宮……新任宮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