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662 神凰再至


  宮煜仙的言語和她驚人的舉動,無不彰顯著她的死志。慕容千雪用力搖頭:“宮主,你不要這樣……你一定會沒事的,我們冰云仙宮需要你。”
  “宮主!我們已經脫離了險境,你馬上就會痊愈的。現在……根本不是傳承宮主之位的時候啊。”
  “宮主……”
  “不要勸我了……”宮煜仙在微笑:“我玄力散盡,就算痊愈,也已是個廢人,只會成為冰云仙宮的拖累……我這六個月強行支撐著不死,只因不甘,如今冰云仙宮絕境還生,最適合繼承宮主之位的人也已出現,我也終于可以……安心去陪伴師伯了……”
  原本已定的下任宮主,是夏傾月。而五個多月前,在危機之下,宮煜仙以命逼迫夏傾月用逃生玄陣逃離,卻在心亂惶然之下,忘記了將“冰云仙魄”傳給她……如今,若云澈能成為冰云仙宮的宮主,那或許會更好的結局。也許,這也是天意所歸。
  “云澈……我深知將這宮主之位傳給你……實在是太過難為你……你如今的高度,縱然進入四大圣地,也將擁有極高的地位……但是……危難雖然暫時解除,但這些惡人背后,卻是一個龐大到冰云仙宮根本無法抗衡的勢力……我唯有……將冰云仙宮……自私的交給你……這是我……身為宮主的命令……更是……請求……請你……一定要……答應我……答應我……”
  宮煜仙的手用盡全力抓著云澈的衣襟,她眼眶含淚,瞳眸之中全部是深深的哀求……沒錯,是哀求。
  冰云仙宮之主……這在蒼風國,是堪稱“無上”的尊貴身份,其聲望威名之盛,還要遠遠超過蒼風帝皇,唯有天劍莊主可比。而現在,她卻是在深深的哀求一個人來繼承這宮主之位……對方,還是冰云仙宮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男性。
  因為宮煜仙深深的知道,冰云仙宮的劫難并沒有解除,而僅僅是開始。被云澈轟殺的那些人,只不過是幾個嘍而已,而能以霸皇為嘍的勢力,整個天玄大陸屈指可數,她甚至已經隱約想到了他們的背后,或許是那俯瞰整個天玄的……四大圣地之一……
  想要保住冰云仙宮,她唯一能抓住的稻草,就是這冰云仙宮有史以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弟子……年僅二十二歲,實力卻已步入君玄之境的云澈。
  全是女子的冰云仙宮,讓一個男子來成為宮主,這必然會引來天下的非議。云澈知道,若不是被逼到如今境界,她們斷然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宮煜仙不想看到冰云仙宮被毀去,云澈,又何嘗愿意看到……夏傾月屬于這里,楚月嬋也屬于這里,他身上的冰云訣和冰夷神功,也是源自這里……自己和冰云仙宮,早已有了千絲萬縷的牽絆。
  “……好!”在宮煜仙哀求的注視下,云澈長吸一口氣,緩緩的點頭,然后伸出右手,將手背碰觸向冰云仙魄。
  冰云仙魄發出一抹柔和的藍光,主動飛向了云澈,然后一點一點的消失在了他的手背之上。
  云澈握起自己的右手,感受著冰云仙魄的存在,緩慢而堅決的道:“宮主,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則,我絕不會讓任何人再欺凌我冰云仙宮!”
  默默的看著冰云
  (本章未完,請翻頁)仙魄沒入云澈的右手,宮煜仙慘然的神情頓時被無盡的滿足所代替,她安然的閉上了眼睛,輕輕的道:“好……好……謝謝你……有你這句話,我縱然死……也……瞑……目……了……”
  宮煜仙的聲音越來越低,在最后一個字音落下時,她最后的生命氣息與她的聲音同時消逝……徹徹底底的消逝……在將宮主之位傳給云澈后,安然而去。
  “宮主……”
  “宮主!!”
  冰云女子悲戚的呼聲響起在這個冰冷的空間,她們跪在宮煜仙的遺體旁,流落著她們凄傷的眼淚……冰云仙宮至今千載,歷屆宮主都是壽終正寢,而到了這一代,卻是遭此天降劫難。宮煜仙逝去的樣子很是平靜安和,但她依然緊縮的五指,彰顯著她還是有著太多的怨恨和不甘……含恨而終。
  云澈站起身來,長長的嘆息一聲。這場劫難,雖因他的歸來而解除,冰云仙宮算是保住,但其核心支柱……太上宮主封千悔和宮主宮煜仙卻先后離世。而讓冰云仙宮遭遇這場劫難的,卻是日月神宮……
  在宮煜仙的哀求之下,他始料未及的竟接下了冰云仙宮的宮主之位……而如今的冰云仙宮,卻是處在日月神宮那可怕無比的陰影之中,這個宮主之位,也變得無比之沉重。
  但他既然敢接下,便已有了某日或許要直面日月神宮的覺悟……更何況,他和那夜星寒本就有切齒之仇。
  “讓宮主……在冰棺中安眠吧。”看著身前哭作一團的冰云眾女,云澈沉重的道。
  蒼風皇城東南方向,七十里之外。
  做為神凰軍統領之一,韓興朝早早的拿下來攻破蒼風西域的任務,除了那被交代過不要去管的天劍山莊,蒼風西部已全部納入他的控制之下。這些天更是一直關注著主軍的進度……攻破皇城,指日可待,然后用不了多久,世上將再無蒼風國,而是多一個“神凰帝國蒼風域”,他們也可以很快載譽回國。
  昨日,他得知神凰大軍已兵臨神凰城下。
  今日,他本是準備傳音詢問戰果……但,無論是主軍總統領齊鎮滄,還是副統領段青航,竟全部毫無回應。之后,他和自己的部下嘗試著給主軍之中幾乎所有留有傳音印記的人進行傳音……全部沒有任何回應。
  他在震驚之中迅速萬里傳音給鳳橫空,而鳳橫空的命令之下,他調動了所有的戰騎和飛行寵物,帶五萬神凰軍,以從未有過的行軍速度直沖蒼風皇城而落,這一路之上,他都處在極度的焦躁之中。
  與他同行的督軍……鳳凰神宗五十二長老鳳橫江同樣一路臉色陰沉。若是一兩個人傳音無回應,或許是凝心于戰事,無暇他顧,但所有人都毫無回應……這絕不正常。
  夜幕開始落下時,他們終于臨近到蒼風皇城七十里之距,而眼前的場景,讓他們全部停滯當場,長久的呆滯。
  “這是……怎么回事!?”
  聽不到任何的激戰和喊殺的聲音,這里安靜的讓人心悸。而前方的土地,竟極大幅度的凹陷,而
  (本章未完,請翻頁)且凹陷的平整無比……別說戰場該有的激戰痕跡、尸體、血液……就連被人踩踏過的痕跡都沒有。
  這樣的場景,一直蔓延到了視野的極處。
  面對著詭異到極點的畫面,所有人都停止了前行。鳳橫江飛身而落,站在大幅度凹陷的土地上,臉色一陣變幻……他感覺到了一股火焰的氣息,他隱隱的有了一種預感……這片一邊望不到邊際的詭異區域……似乎是一片被強大無匹的力量所轟出來的毀滅區域!
  但是,縱然他們鳳凰神宗這次跟隨前來的所有督軍長老合力,也不可能轟出如此龐大的毀滅區域……而蒼風國,更是絕無可能出現這樣的力量。
  最關鍵的一點是……那七十萬大軍,還有十九長老與四十三長老到底去了哪里,如今已臨近他們今晨還在攻打的蒼風皇城,卻是連半點影子都沒看到!
  難道……
  一個極其可怕的想法在鳳橫江的腦海中閃現,但馬上被他慌忙否定……不可能,這種事怎么可能!
  “五十二長老,你可否看出這片區域是怎么回事?接下來,我們又該怎么辦?”韓興朝沉住氣問道。
  鳳橫江臉色一陣變化,然后猛一咬牙,道:“當然是到蒼風皇城一探究竟……還剩下幾十里,馬上將這里的狀況告知宗主,然后全速前進!!”
  “……好!”
  蒼風皇城。
  天色開始變得昏暗起來,全城依然處在緊張的備戰狀態,因為神凰軍隨時可能再次到來。
  云澈去往冰云仙宮后久久未歸。蒼月等人也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這時,一個急促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陛下……不好了!!”
  蒼月從皇椅上快速站起,沉眉道:“是神凰軍到了么!”
  一個身穿銀甲的蒼風兵快速沖進,跪倒在地,急聲道:“一波神凰大軍正從西北方向涌來……現在距離皇城已不到三十里。”
  “什么?”蒼月雙眉猛的一挑,大殿中的眾將也都是臉色驟變。封云烈起身吼道:“為什么神凰軍離的這么近了才發現……前方的哨兵都死絕了嗎!”
  “陛下、將軍息怒……這波神凰軍的數量應該只有五萬左右。但他們的行軍速度快的驚人,其中大約兩萬人騎乘神凰國的火焰戰駒,剩下的大約三萬人全部騎乘著各類飛行玄獸……他們的速度實在太快……還請陛下馬上下令迎戰。”
  兩萬火焰戰駒……承載三萬神凰軍的飛行玄獸……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撇開那五萬神凰軍,單單是這數量恐怖的火焰戰駒和飛行玄獸,就絕非現在的蒼風皇城可阻擋。
  但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的臉上露出驚慌,因為他們蒼風皇城有了一個猶如神靈般強大的守護神……數十萬神凰主軍都被他一瞬覆滅,何況五萬!!
  “看來,是主軍覆滅后,西部的神凰軍察覺到了異狀,所有全速趕來一探究竟。”蒼月平靜的道。
  (本章完)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