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667 冰云仙影

云澈和夜星寒雖然只有一次接觸,但他在七國排位戰賽場,以及太古玄舟的所有表現,已足以讓云澈看清他的性情。~,夜星寒在知道他還活著后,有極大可能會第一時間趕來殺他……還是親自趕來!
  剛剛解除了蒼風皇城和冰云仙宮的危難,更大的危機卻隨之而來。在空中俯視了一番算是平靜下來的冰云仙宮,他長舒一口氣,喚出太古玄舟,回到了蒼風皇城。
  不過,他并沒有發覺到,在極其遙遠的上空,一雙冰晶般的美眸一直在默然的注視著他。直到他離開,這雙美眸才終于收回了眸光,冰霧繚繞下的面容微起波瀾,她一身白衣,飄渺似仙,而她身軀周圍所飄動的冰靈,比之世上最完美的水晶還要清澈純凈。
  “師尊,冰云仙宮的結局,和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呢。”她的身邊,藍衣少女開口道。她的聲音里透著喜悅,因為她知道,眼前的白衣女子雖然心中立誓,但依然根本無法完全放下,否則,也不會在今天,又一次冒著風險來到這里:“不過,冰云仙宮的宮主,居然變成了一個男人……雖然是他解除了危險,而且有那么一點點迫不得已,但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如果他真的可以讓冰云仙宮安然渡過這場劫難,是男是女,又有何關系。”白衣女子輕然道:“冰云訣與冰夷神功男子亦可修煉,冰云仙宮只收女弟子的門規,不過是一種自我保護。”
  “總之就是怪怪的。我們吟雪界的那些男人,除了寒逸師兄,每一個都討厭死了。”藍衣少女撇了撇粉嫩的芳唇,然后好奇的道:“師尊,你剛才一直在盯著那個叫云澈的人看,他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嗎?”
  “……”白衣女子微微側眸:“他身負冰夷神功,而且已至第六重境,卻又可以燃燒金烏神炎。冰炎同軀,還是極寒的冰夷之力與暴烈的金烏火焰,他的玄氣卻又穩固無比,毫無浮亂之象……太不尋常。”
  白衣女子月眉稍蹙……似乎有所不解。而以她所在的層面,這世間能讓她不解之事,已沒有多少。
  “啊?他燒死那個紫衣人用的火真的是金烏神炎?我還以為是錯覺呢。”藍衣少女面露訝色:“這么說,這片大陸上居然有著金烏留下的傳承?唔……如果被炎神界的金烏宗知道,一定會馬上派人來這里的。”
  “……”白衣女子默然。
  “師尊,你怎么了?為什么忽然變得好嚴肅?”藍衣少女看著她問道。
  “……”白衣女子微微閉目,似乎在極力集中著精神:“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某個地方看著我們?”
  “啊?”藍衣女子嘴唇大張,然后馬上搖頭:“怎么會……這個位面怎么可能有人發現我們的存在呢?師尊一定是出現錯覺了。”
  “……”少頃,白衣女子的眼眸緩緩睜開,輕聲道:“或許吧……”
  這時,她身體周圍的冰靈忽然變得混亂起來,冰霧繚繞下的仙軀劇烈一震,一口殷紅的鮮血毫無預兆的從她的唇間噴出,將她云白色的衣袖染紅大片。
  “師尊!!”藍衣少女一聲驚呼,慌忙扶住白衣女子的身體,惶然道:“怎么……怎么會這樣……不是半個月前才發作過嗎……為什么這么快又……”
  云袖輕撫,冰華瞬現,所有的血跡在一瞬間消失無蹤,但冰霧下的容顏多了幾分異樣的蒼白,就連冰靈飛舞的軌跡,也變得錯亂不堪。白衣女子平緩氣息,聲音卻依舊淡然如煙:“傷及命源,回天乏術,能茍延千年,已是命運所眷,無需悲怨。”
  她的話,暗示著她已經開始感覺到了生命的終結。藍衣少女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不……師尊不可以這樣認命……師尊千年前傷的那么重,界王大人都有辦法……這次……界王大人也一定會有辦法的……或者……我……我去求炎神界……”
  “不許胡言!”白衣女子輕聲訓斥,自從她吐血之后,短短十幾息的時間,她身上的玄力氣息已減弱了一半多,看了下方無際的雪域一眼,她輕嘆一聲,道:“我們走吧,這里氣息渾濁,會讓我傷勢快速加劇……”
  “本以為已徹底割舍,但終究……畢竟,它就像是我的孩子……或許過不了多久,我還是會忍不住再來一次吧。”
  她帶起藍衣少女的手臂,身體緩緩飛起,直至沒入一個無聲出現的玄陣之中。
  而隨著玄陣的消失,她們之前停留的地方,一個有著血紅色及腰長發,瞳孔里釋放著妖異光芒的少女身影緩緩浮現。
  “吟雪界?”少女一聲極低的冷哼:“哼!難怪總覺得冰夷神功有朦朧的熟悉感……原來是沒有了冰凰之魂的‘冰凰封神典’!”
  “還真是有意思。”她一聲似玩味的低笑,隨之身化虛影,完全消失在了那里。
  在蒼風皇城上空出現的那一剎那,異樣的能量波動便讓云澈眉頭大皺,視線瞬間掃向了南方……原本被自己以“黃泉灰燼”摧毀的大地上,赫然出現了更加深重的摧毀痕跡,本就大幅度下陷的大地,竟又印上了一個足有十幾里之大的深坑!雖然似乎已過去了很久,但深坑之中,依然還殘留著層面極高的玄力氣息。
  那似乎……是君玄境界的氣息!
  “駙馬大人!你回來了!”城墻之上,帶著一身傷卻依然在最前方堅守的封云烈看到云澈,驚喜而激動的喊叫起來。周圍的蒼風兵士也都高高抬頭,目光在激動中顫蕩……猶如在仰望神明。
  云澈從空中落下,問道:“封將軍,那里是怎么回事?我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么?”
  封云烈連忙道:“駙馬大人離開后大概半個時辰,便又有一支神凰軍以極高的速度從西南方向而來,而且帶了大量的火焰戰駒和飛行玄獸……”
  “什么?”云澈眉頭一沉:“為什么沒有給我傳音!”
  “當時陛下多次給駙馬大人傳音,卻每次都是傳音失敗。”封云烈道:“當時天下大人猜測駙馬大人可能是處在有著隔絕結界的地方,所以無法接受傳音……”
  傳音失敗……隔絕結界?云澈猛的一愣,隨之瞬間想到了自己和冰云眾女停留了整整一個時辰,安眠著冰云仙宮歷代宮主的冰云秘地,難道……
  “不過云駙馬不需要擔心,”封云烈激動的道:“那些神凰大軍剛要攻過來的時候,一個無比厲害……簡直和駙馬大人一樣厲害的英雄出現了,而且這個英雄還是……”
  砰!!
  有什么東西被粗暴的轟開,隨之,一個云澈無比熟悉,粗獷厚重,卻又分明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姐……姐夫……姐夫!!”
  這是夏元霸的聲音,這個世上,也只有夏元霸會喊他“姐夫”。云澈的心潮驟然激蕩,他轉過身,看向那個向自己撲來的身影……還沒來得及激動,便先被嚇了一大跳。
  因為本就巨大的夏元霸……竟比三年前更加巨大了一整圈,直看的云澈眼珠子都猛然跳動了一下。
  轟!!
  云澈在“驚恐”之下,下意識的一閃身,夏元霸頓時撲了個空,一聲巨響,直接把城角樓給撞的稀碎,夏元霸轉過身,直接嚎啕大哭起來:“姐夫!原來你真的沒死……太好了……雪若師姐說你回來了……我……我……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的命這么硬,怎么會那么容易就死了。”云澈看著又大了一號的夏元霸,微笑著道,他走過去,拍了拍他的手臂……手掌碰觸到的肌肉堅硬的簡直如精鋼一般:“元霸,三年不見,你又……長大了。好了,別哭了,以后,只要沒見到我的尸體,就不要相信我已經死了。”
  “我……我……嗯!”夏元霸用力的一抹眼淚,咧起嘴,快速的點頭,無比用力的笑了起來:“對……不該哭!姐夫明明好好的,一點事都沒有,我該大笑才對。我早就應該知道,姐夫是這個世界上命最大的人……怎么會那么容易就死掉。”
  蒼月、天下第一、蕭云、天下第七也已經走了出來,看著有著恐怖實力,一拳轟滅神凰大軍,全身釋放著凌然威壓的夏元霸,在云澈面前竟像個孩子一樣大哭,又因為云澈一句話又哭又笑。太過巨大的反差,直把蕭云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蒼月看了一眼他們的神情,微笑道:“夫君和元霸從小一起長大,都是對方生命里極為重要的親人。他們的感情深厚的讓人羨慕……無論他們的實力變得多強大,地位變得多么高崇嗎,這一點都不會變。”
  相比于夏元霸外貌的變化,更讓云澈震驚的,無疑是他氣息的變化。夏元霸身上所蕩動的玄力氣息,渾厚到了讓云澈完全不敢相信的程度,他盯著夏元霸問道:“元霸,你現在的玄力……是什么等級?”
  “這個……”夏元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說出來姐夫可能會不相信,我現在好像已經……君玄境六級了。”說完,又連忙強調一句:“是真的,絕對沒有騙姐夫!”
  “他的確沒騙你。”茉莉緊接著道:“他如今的玄力境界,的確是君玄境六級!”
  云澈:“~!#¥%……”
  在幻妖界的妖皇城,云澈見識了很多帝君,已經足夠清楚“君玄境”的概念。他知道了霸玄境的每一級之間差別何其之大,也知道著君玄境的一個小境界之差是何等的天壤之別。一顆能讓人突破王玄瓶頸,成就霸皇的霸皇丹,在妖皇城都是至寶級丹藥,從霸玄到君玄的瓶頸突破,更是常人無法想象的“難如登天”……
  而夏元霸,竟然短短三年的時間,從霸玄境中期……跨越到了君玄境中期!
  這等成長速度,用一萬個“匪夷所思”都無法形容,圣地之主這等人物知道了,估計都能嫉妒到吐血八升。
  看著云澈那一臉懵逼的表情,夏元霸弱弱的道:“我也沒想到玄力會提升的這么快。師父說是因為霸皇神脈……我也是慢慢才知道,原來霸皇神脈居然這么厲害。”
  “……”云澈抽了抽嘴角,用意念低低的道:“茉莉,你曾經說過,霸皇神脈,在遠古時代是屬于戰神的玄脈……”
  茉莉:“??”
  “你也說過,邪神和荒神,是遠古時代眾神中的超然存在……但是,我有著邪神的玄脈,有著荒神的神訣,甚至還有龍神之血、龍神之髓、龍神之魂、鳳凰血脈、金烏血脈……這些年,更是承受了殘酷到極點的空間風暴,還在死亡火海中吸收了龐大的力量……我一直感覺自己的成長速度都逆天了!!”
  “但我現在怎么感覺什么邪神荒神在元霸的霸皇神脈前……簡直都弱成渣!!”云澈頗有些咬牙切齒的道。夏元霸這恐怖絕倫的成長速度……連他都無法不嫉妒。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