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668 逼近的日月神宮


  “哼,真是天真!”茉莉一陣哧鼻:“霸皇神脈最大的特性之一,就是成長。而邪神與荒神之力的特征,卻是暴走與圣軀!你擁有邪神玄脈,雖然如今只是王玄境三級,但玄力暴走之下,卻可與初期帝君一戰!荒神之力下,你的軀體之強韌,同樣堪比帝君!如今的你,的確不可能是夏元霸的對手,但若與夏元霸同一境界,十個他都不可能是你的對手!”
  “不過……”茉莉的聲音低了下來:“雖然如此,他成長的幅度之大,也的確是過于異常。我當初說過,霸皇神脈一旦覺醒,玄力將直接暴漲到王玄,甚至霸玄境界,但這是在霸皇神脈完全覺醒的狀態之下。而三年前,他的霸皇神脈只是初步覺醒,卻已成就霸皇。而如今,他的霸皇神脈依舊沒有完全覺醒,卻已是成就帝君……在這個位面,如此短的時間,是不可小說+能通過純粹的修煉而到達如此程度的成長,而只有可能是來自本就沉睡在霸皇神脈中的力量!但,正常的霸皇神脈之中,是不可能先天沉睡如此程度的力量,更何況是在這個低等的位面……那么,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什么意思?”云澈追問道。
  “那就是……他的生父,或者生母,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因而霸皇神脈之中,除了戰神之力,還先天承載了一部分來自生父、或者生母的強大天賦與力量。否則,他絕無可能在霸皇神脈還未完全覺醒的狀態下,成長速度便高到如此程度。”茉莉很是確定的道。
  “可是,元霸的父親一生從商,幾乎沒修過玄力,元霸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云澈皺了皺眉頭道。
  “夏元霸和夏傾月一個有著極強的霸皇神脈,一個有著‘九玄玲瓏體’和‘冰雪琉璃心’,若說他們的父母只是凡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茉莉一聲冷笑:“他們的父親我倒是見過,那個叫夏弘義的人,的確只是個凡人。但他們的生母,非但不可能是凡人……而且必定是強大到如今的你根本無法理解的境界!”
  云澈:“……”
  夜幕沉下,攬月宮燈火通明。
  蒼風皇城安靜一片,暗云遮蔽著月光,讓整個皇城黑壓壓一片,近乎窒息。云澈、蒼風夏元霸等人互說著這三年的遭遇,久別重逢,本該是歡天喜地,但被踐踏的滿目瘡痍,且被神凰國侵占了大半的故土,讓氣氛始終有些壓抑。
  “月兒,你早些休息吧。你放心,有我在,我們的皇城絕對不會有事。”云澈握著蒼月的小手,心疼的道。
  蒼月卻是微笑著搖頭,道:“夫君,你去冰云仙宮后,我傳音給了爺爺和泠汐,告訴他們你回來了……泠汐給我回傳的聲音帶著很重的哭腔……他們現在在流云城一定等的望眼欲穿了,雖然現在已經半夜,但他們一定還沒睡,你還是早些去和他們團聚吧。皇城這邊,有元霸在,也完全不需要擔心的。”
  云澈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了東方,輕嘆一聲,卻是微微搖頭:“冰云仙宮現在岌岌可危,而且有禍及到這里的可能。我還是在解決完冰云仙宮的事之后再回流云城吧,免得剛團聚,就又讓他們掛心。”
  “冰云仙宮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現在情況怎么樣了?”蒼月擔心的問道。
  云澈微微沉默,然后簡短的陳述了一番冰云仙宮這六個月的遭遇和目前的處境。
  “什么?日月神宮!?”夏元霸一聲低吼,猛然站起:“又是日月神宮!他們為什么要對我姐姐下手……那個夜星寒……”夏元霸全身煞氣升騰:“他三年前差點害死了姐夫,現在居然又對我姐姐下手……”
  云澈平靜的道:“夜星寒的性格狂妄、自負、毒辣而且有些極端,但同時又絕不是個愚蠢之人,他在知道我還活著,而且又一次壞了他的事,還殺了他的人之后,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將我徹底置于死地,讓我連逃脫和遠離的機會都沒有。還有可能……他這次會親自到來。”
  “那正好!!”夏元霸雙手猛攥:“看我一拳轟爛他的腦袋!”
  云澈搖頭:“元霸,不要沖動。我目前的實力層面,已經在夜星寒那里暴露。他既然要徹底置我于死地,所帶來的人,絕不可能是我們兩個人就能對付的……而且,你現在是皇極圣域的人,如果你出面,一旦演變成日月神宮與皇極圣域的沖突,引起雙方,甚至所有圣地的注意,對冰云仙宮而言,不但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是一場極為可怕的災難。”
  “啊?為什么?”夏元霸不解的道:“我剛好可以以皇極圣域的立場保護冰云仙宮,這樣,就應該沒有人敢欺負冰云仙宮了才對,怎么會是災難呢?”
  云澈搖頭,沉眉道:“日月神宮之所以對冰云仙宮下手,是因為傾月身上的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目前只有夜星寒和天威劍域的一個人知道。如果這次的事驚動了四大圣地,這個秘密就會有被越來越多人知道的可能……那時,覬覦傾月的將不再是只有夜星寒,而是所有圣地,甚至更多的強大勢力,冰云仙宮也將被徹底卷入這場洪流之中。”
  云澈的話讓夏元霸心里一驚,大腦快速的冷卻了下來。他沒有去問云澈口中姐姐的“秘密”是什么,因為他已驚醒過來,這個“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包括自己。若他真的出面去保護冰云仙宮……那么,事態就的確會被擴大化他很清楚,自己早已不再是皇極圣域的普通弟子。
  “那現在該怎么辦……姐姐她現在在哪里?有沒有危險?”夏元霸緊張的道。
  “冰云仙宮的那個逃生玄陣是個隨機空間陣,沒有人知道她被傳送到了哪里。十萬里傳音符也一直無法聯系到她,應該是被傳送到了很遠的地方。不過……”云澈淡淡的一笑,安慰著道:“元霸,你也不用太擔心,傾月六個月前就已經是半步霸玄的境界,縱觀整個大陸,都沒有多少人能欺凌得了她。而且她那么聰明,一定不會有什么事,或許過不了多久,在知道冰云仙宮平安無事后,她就會回來了。”
  云澈雖然也記掛著夏傾月到底去了哪里,但潛意識里對她的安危卻是并沒有太多的擔心。她的實力、天賦與聰穎只是極小的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她除了“九玄玲瓏體”外,還擁有茉莉口中不該出現在這個位面的“冰雪琉璃心”,茉莉說過擁有“冰雪琉璃心”的人會受天道眷顧……雖然他不太明了“天道眷顧”是怎樣的概念,但至少應該不會遭遇厄運吧?
  “嗯……對!姐姐那么厲害,一定不可能有事的。”夏元霸用力點頭道,然后想了想,拿起了一個遍體金色,形狀奇異的傳音玉,未見他用傳音符,只將玄力輸入其中,傳音玉便閃動起金芒,夏元霸對著傳音玉出聲道:“師父,弟子現在在蒼風皇城,請師父幫忙查探一下日月神宮那邊有沒有什么特殊的動向……尤其是高等圣舟的動向。”
  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七一直靜靜的聽著他們說話,始終沒有插口。皇極圣域、日月神宮,他們雖不是天玄大陸的人,但這兩個名字對他們而言要比絕大多數天玄大陸的人還要熟悉。因為那是曾經入侵他們幻妖界的惡人,更是害妖皇遇難,害幻妖界陷入百年動蕩的罪魁禍首之二。
  他們跟著云澈到來天玄大陸,本只是為了陪同蕭云與他的親人相聚,沒想到在這個據說王玄便已是最高境界的國度,竟直接與間接的碰觸到了皇極圣域和日月神宮這兩個可怕的存在。
  天下第一的眼神很復雜,他到來天玄大陸,是為了保護天下第七的安危,本以為是自己太過謹慎多慮……但如今,才是第一天,他便已無法心神安寧。
  夏元霸的傳音玉尚未收起,便忽然又亮起了起來,他連忙拿起,來自古蒼真人的魂音迅速傳至他的心海之中,讓他臉色一變。
  “你師父他怎么說?”云澈眉頭一動,馬上問道。夏元霸的師父這么快就給了他回應,顯然是早已察覺到了日月神宮那邊有什么異常動向。
  夏元霸抬頭,沉聲道:“師父說,早在兩個時辰前,日月圣舟就從日月神宮飛出,而且是極限的飛行速度,所飛行的方向,也正是蒼風國的所在!”
  “日月圣舟!?”云澈眉頭鎖起,根據夜青盛的記憶,日月圣舟是日月神宮最頂級的玄舟,雖比不上夏元霸這次所駕馭的天圣神舟,但速度之快,絕對要遠超常人的認知,并且還帶有極強的攻擊能力。
  “我聽師父說過,日月神宮的日月圣舟只有天君夜魅邪和他的兒子夜星寒才能駕馭。而師父剛才說夜魅邪現在正在至尊海殿中……那么,夜星寒,一定就在日月圣舟之中!”夏元霸咬牙切齒道。閉關的這三年,他的力量覺醒、提升的如此之快,便是源自對復仇力量的渴望。而復仇的對象,自然就是夜星寒。如今雖然看到云澈安然無恙,但對夜星寒的恨意卻是因冰云仙宮的劫難而不減反增……如果夜星寒現在就在他的面前,即使有云澈剛才的提醒,他也一定會全力一拳轟在他的腦袋上即使他是日月神宮的少主,天君唯一的兒子!
  “以日月圣舟的速度,再有四個時辰左右……最多四個半時辰,就會到達!姐夫,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夏元霸已是跟本無法坐住,他雙拳緊攥,全身玄氣無法控制的動蕩……如今他的玄力雖已高的恐怖,但對于云澈那近乎本能的信任和依賴,卻是一點都沒變。
  “云大哥,馬上用玄舟帶冰云仙宮的人離開吧。有云大哥的玄舟在,她們一個都不會有事的。”天下第七喊道。
  “不行!”云澈沉聲道:“夜星寒這次不惜動用日月神宮的最強玄舟全速趕來,必定是要不惜代價將我置于死地,如果讓他在冰云仙宮撲了空,毀掉冰云仙宮尚在其次,他必定會馬上針對蒼風皇城來逼我出現……如果他這三年調查過我的話,說不定還會轉向流云城!畢竟,我的身份是蒼風皇室的駙馬,流云城又是我的出生地。”
  “可是,那是日月神宮!老爹說過,四大圣地,無論哪一個,都要比我們任何一個守護家族都要強大!就憑我們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應對的。”天下第七焦急的道。
  “老七說的沒錯。”天下第一也鄭重道:“云兄弟,你有那個可以穿梭空間的玄舟,就算是日月神宮到來,你想保護誰,都可以將他們安然帶離。至于其他……無論什么,都沒有留得性命更重要。”
  云澈目光微轉,相對于其他人的焦急和微慌,云澈的神情看上去卻是鎮定的多:“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自然會有玄舟帶所有人逃離……但只有是迫不得已的時候。”
  腳下,是蒼風國在災難之下,蒼月用盡全部所守護的最后榮光。他豈能讓這座皇城沒有毀在神凰之手,卻因為自己而毀在夜星寒的手上。
  “云兄弟,難道你想到了什么方法?可是,對面是日月神宮,還是少主親至,你也說過對方已經大致知道了你現在的實力層次……”天下第一皺眉道。他絕不懷疑云澈的能力……因為當初就連淮王在他面前都一敗涂地。但是,在現有的條件之下,他無論怎么思索,都想不出可以應對的方法。
  除非他返回幻妖界,把小妖后帶過來……那日月神宮無論來多少強者,都是送菜的。
  “差不多吧……把握不大,只能賭一賭了。”不等他們詢問,云澈站起身來:“元霸,你留在這里保護皇城。如果神凰帝國再敢來,只管全部轟殺!天下兄,七妹,你們留下保護月兒……蕭云,你和我一起去冰云仙宮,現在就去。”
  “啊?”蕭云神色一呆,有些不確定的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啊!?”天下第七嗖的沖了過來,半個身體擋在蕭云前面,神色緊張的道:“為……為什么是云哥哥和你一起去?日月神宮那么危險,云哥哥他萬一……萬一……”
  “放心啦,你忘了我的玄舟了么,他和我一起,可要比你們還安全的多。”云澈伸手把天下第七的肩膀一撥,然后一把拉過蕭云:“我保證你再見到他的時候一根頭發都不會少,否則我任憑你處置。”
  “七妹你不用擔心,有大哥在,我一定不會有事的。”蕭云也馬上勸慰道。
  對于剛才下意識的反應,天下第七微微臉紅,連忙甩手道:“好啦好啦,我和云哥哥才不是那種膽小怕事的人……但是說好了,一根頭發都不許少!”
  “云兄弟,你到底要怎么做?”天下第一忍不住好奇問道。
  “簡單來說,就是把他們嚇回去。”云澈微微一笑,眼瞳中微閃奇光:“最好是嚇的他們以后再也不敢找我的麻煩。”
  “嚇回去?”天下第一一愣,所有人也都愣住。若是震懾……以云澈目前的實力,足以將普通的玄者徹底震懾。但,對面是日月神宮,是天玄大陸最高層次的存在,云澈又怎么可能嚇得住他們……甚至可以說,整個天玄大陸,都幾乎不可能存在什么足以讓他們受到巨大驚嚇的東西。
  云澈沒有解釋,平靜的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如果成功的話,他們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再來。但如果失敗的話……就只能逃跑了。”
  “蕭云,我們走吧。”
  “啊……好!”
  “月兒,你放心,雖然會有可能失敗。但如果我要逃跑的話,這世上還真沒有幾個人能攔得住我,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像三年前那樣出事,明日午時之前,我一定會平安回來。”云澈抓起蕭云手臂,看著蒼月的眼睛道,然后轉過身去,帶著蕭云飛出了大殿。
  “夫君……”視線中的背影轉瞬消失,蒼月下意識的向前一步,看著外面的夜空,眸光一片朦朧。她所愛,所嫁的男子,他的人生,似乎永遠伴隨著別人無法想象的波瀾,這是他們生死之隔后相聚的第一天……卻又不得不匆匆離開,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對天玄大陸最超然的存在……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