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7)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7)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7)     

逆天邪神669 四大長老


  一個玄者隨著玄力修為的增強,移動速度也會隨之增長。.qbxs8.net壹看?書1?k?a?s?h?uc尤其是達到天玄境,可以玄渡虛空之后,飛行速度之快,更是達到極為驚人的程度,但依然無法和玄舟的速度相比。而到了霸玄、君玄這樣的至高境界,雖然極限速度能超過絕大多數的玄舟,但還是比不上一些頂級玄舟。
  比如皇極圣域的天圣神舟,日月神宮的日月圣舟。
  不過,一艘玄舟在進行極限速度的飛行時,會伴隨著大量高等晶石的消耗。玄舟越是高等,飛行速度越快,所需求的晶石品級便越高,消耗也越快。所以,縱然是四大圣地這等層面的存在,若無緊急之事,也不會輕易動用高等玄舟。
  此時,數千丈高空之上,日月神舟破空疾飛,它長約百丈,遍體銀白,左側刻印著熾日之紋,右側鑲嵌著殘月之像。它飛行的速度之快,要遠遠超出常人的認知,下方的玄者只能聽到刺耳至極的破空之聲,縱然馬上抬頭,卻連一絲殘影都看不到,只會看到漫天碎云和一片久久不散的空間漣漪。
  日月圣舟之中,夜星寒面沉如水,目光陰寒。此時,他的大腦已冷醒下來,知道自己為了一個云澈而動用日月圣舟過于沖動,必定會遭父親責罰,但他卻是絕不后悔這個沖動。
  日月圣舟之中除了夜星寒,還有十九個人。其中十五人都是夜星寒的貼身護法,玄力全部在霸玄之境,最強者已是霸玄境九級。而另外四人……他們分立夜星寒身側,每個人的神色都是不怒而威,身上的氣息,更是厚重如萬丈山岳,那十五個霸皇不但玄力強大無比,而且身為夜星寒的護法,在日月神宮之中都有很高的地位,但在看向這四個人時,眼神中無不充斥著深深的敬畏。???壹看書1?k?ashuc
  因為這四人,全部都是日月神宮的長老級人物!!
  而要位列日月神宮的長老之席,一個首要的條件,便是成就帝君!
  而且,這四人不僅僅是日月神宮的長老,還全部位列前二十位,其中一人,更是位列前十:分別是十一長老夜卷云、十五長老夜石、十七長老夜然,以及玄力已臨近帝君后期,已達君玄境七級的九長老夜孤影!
  “區區一個云澈,竟讓少主如此大動肝火,少主也未免太瞧得起他了。”看到夜星寒的臉色開始從最初的暴躁中平靜下來,十五長老夜石淡淡的開口道。“云澈”這個名字,他不是沒聽說過。畢竟一人之力挑翻鳳凰神宗年輕一輩的十大天才,這件事三年前可是天下轟動,想不知道都難……但也僅僅是聽過而已,因為以他們所在的位面,云澈還沒有讓他們關注的資格。至于后來聽聞云澈在太古玄舟壞了夜星寒的好事,然后死在了上面,他們也只是一笑了之而已……敢得罪他日月神宮的少主,就算不死在太古玄舟,出了太古玄舟,只會死的更慘!
  而忽然得知云澈竟然活著出現,還連殺他兩個護法,夜星寒徹底暴怒,為第一時間將其轟殺,竟不惜動用日月圣舟,還帶了十五個護法,和他們整整四個長老!這何止是牛刀殺雞!
  “夜石說的沒錯,”夜然微微點頭道:“那云澈雖天資不俗,但少主何等身份,他哪里配得上少主如此對待。少主若要他死,又何需親自出面和動用圣舟。我一人,便可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夜星寒面色陰寒,低沉的道:“云澈……必須死!!”
  夜孤影微微抬頭,淡淡的道:“少主,老夫卻是認為,這次前往蒼風擊殺云澈,還是要稍加謹慎為上。?壹?看??書w?ww看1?k?a?s?h?u??”
  “九長老何出此言?有我們四人在,就是千百個云澈也是必死無疑,那云澈能殺的了夜青盛和夜紫義兩個廢物雖的確出人意料,但難道還能勝過我們四人不成?”夜孤影的話讓夜石和夜然都面露不解。夜孤影身為第九長老,玄力修為登峰造極,在日月神宮的地位極高,雖同列長老之席,但夜孤影對夜石和夜然可直呼其名,而夜石和夜然則要稍帶恭敬的喊他“九長老”。
  “不,我們要小心的,并不是云澈,而是云澈背后的人,或者更準確的說他的師父!”夜孤影肅然道:“少主雖怒極沖動,但絕非愚笨之人,相信會帶我們四人一同前來,也是有此考慮。”
  “我也贊同九長老之言。”十一長老夜卷云出聲道:“據說那云澈年少時曾玄脈殘廢,后來竟神奇痊愈,三年前他橫掃七國排位戰時,據說修玄才不到四年!如今也才短短三年過去,他的玄力,竟到了足以瞬殺夜青盛和夜紫義的境界!這等境界,可謂夸張到了極點。即使是我們四大圣地,傾盡資源,也絕無可能讓一個人在如此短時間內得到如此之大的進境!實難想象,究竟是何方高人,竟能培養出這樣的弟子!”
  “三年前,便有所傳聞他的身后有一個強大而神秘的師父,但卻從未有人見過。”夜孤影淡淡的道:“當年,他孤身一人在神凰城面對整個鳳凰神宗,卻是凌然不懼。以他當時不足二十歲的年齡,斷然不可能擁有那般心境和魄力,必定是背后有所依仗。那或許足以說明,他背后的師父,強大到了可以讓他不懼鳳凰神宗。鳳凰神宗當時應該也多少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在七國排位戰上宣布與云澈‘和解’,卻讓鳳非煙在太古玄舟上對他下殺手!”
  “最讓我介意的,是他究竟如何從太古玄舟中活著逃離?”夜孤影繼續道:“我們四大圣地也有不少先輩留在了太古玄舟,但結局無一不是尸骨無存!而云澈竟然活著出現……”
  “這一點很好解釋,”夜石微笑著道:“少主說過,三年前在太古玄舟,皇極圣域擁有霸皇神脈的那個夏元霸在玄舟還未關閉前便提前離開,鳳凰神宗的雪公主本是和云澈一起被少主封死在一個古堡中,但雪公主卻安然出來了……他們之所以能出來,借助的都是皇極圣域專門為防止在太古玄舟出現意外而花費巨大代價所制造的空間鐲。夏元霸和雪公主都是通過空間鐲出來,那云澈自然也能!很顯然,三年前,他根本沒有被太古玄舟帶走,而是通過空間鐲脫離,只是他想到自己得罪了少主,離開太古玄舟只有死路一條,鳳凰神宗也不會放過他,于是在脫離太古玄舟后迅速隱匿,造成他已被太古玄舟帶走的假象,讓所有人以為他已經死了,如此,就不會遭到我們日月神宮和鳳凰神宗的追殺,從而在躲藏中茍活到了現在……直到今天才暴露。”
  “沒錯。”夜然深以為然的頷首:“這是唯一的解釋。那云澈如此狡猾,竟戲耍了我日月神宮和鳳凰神宗整整三年……也難怪少主暴怒至此!”
  夜孤影微微動了動眉頭,然后緩緩點頭:“這的確應該是最好的解釋了。不過,我仍有另一點疑慮……夜青盛和夜紫義身上都留有少主親自種下的命魂印記。而夜青盛和夜紫義的魂晶皆碎,證明他們兩人都死了,但少主卻只接收到了夜紫義一人的死亡印記,這說明夜青盛的命魂印記在死前被抹除!一個能抹除命魂印記的人,又豈會發現不到它的存在!但他卻是直接殺了夜紫義,倒好像是故意讓夜紫義的死亡印記傳給少主……”
  “哈哈哈哈,”夜然大笑了起來:“九長老一向沉穩睿智,心思縝密,常讓人嘆服。但這次,你真的是多慮了。云澈的背后或許真的有一個不弱的師父,但他的師父再強,還能勝過九長老不成?我日月神宮傲視天玄萬年,又何曾畏懼過誰?他一個小小的云澈,能得少主如此‘看重’,已是他的榮耀,他的天資、實力就算再高上十倍,在我日月神宮面前,還不是一只可以隨意凌虐的螞蚱!他若當真如九長老所言……又豈會為了茍活,而在三年前費盡心機做出‘假死’的假象。”
  “然所言有理。”夜卷云聞言點頭:“被種下魂命印記的人在每次突破時,都會有在玄力沖擊下被抹去的可能。夜青盛的魂命印記或許早已消失而不自知,這也很正常不過。”
  “呵呵,”夜孤影淡淡一笑:“或許的確是我太過多慮了。”
  “九長老一向心思縝密,從不看輕任何人,也正是因此,才得天君萬分看重。”夜石笑著道:“這也是我等一向最佩服九長老之處……哦?似乎已臨近蒼風國境了,不曉得那云澈是否有所察覺,已經抱頭鼠竄了。”
  蒼風極北,冰云仙宮。
  此時正值深夜,但冰極雪域的天空卻被無邊冰雪映的灰白一片。到達了冰云仙宮的云澈卻沒有和蕭云一起出太古玄舟,他大致算了一下日月神宮可能到來的時間,從天毒珠中快速的拿出了兩套一模一樣的外衣、腰帶、鞋子:“蕭云,把這身衣服換上!”
  蕭云和云澈的身形極其相近,云澈的衣服,穿在蕭云身上也自然一樣合身。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