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670 劫難再臨

readx();云澈和蕭云換好了同樣的衣服,不看面孔,兩人無論正面還是背影都有著九成以上的相似度。換好衣服的蕭云惴惴的道:“大哥,你究竟要……怎么做?”
  云澈目光打量了現在的蕭云一番,微微點頭,然后向前道:“很好,我們兩個體型相似,除非極為熟悉我們的人,否則單從身型上很難把我們識別出來。”
  一邊說著,云澈已從天毒珠中拿出一個木盒:“你現在坐下,我來把你易容成我的樣子。”
  “啊?”蕭云一愣,隨之嘴巴大張:“易……易容?”
  “對!”云澈點頭,眉頭稍緊:“你放心,我是用特殊藥物進行易容,而不是玄氣易容,除非是此道高手,否則絕無可能辨識出來。”
  云澈目前在天玄大陸遇到的最強易容高手便是花海。但縱然是花海,在易容之道上也遠不及他。他能一眼窺破花海的易容,但他的易容,花海也不一定能短時間內識破。
  “可是,為什么要易容成大哥的樣子?”蕭云滿臉的不解。
  “因為在日月神宮的人來了之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有一段時間,你需要以我的身份,代替我去面對他們。”云澈鄭重的道。
  “啊?”蕭云愣住:“我……”
  “怕不怕?”云澈淡淡一笑。
  蕭云短暫恍神,然后一咬牙,用力的一搖頭:“不……不怕!大哥,你放心,我就算豁出命,也……”
  “豁出命就算了,”云澈笑著打斷他:“我可是和你家七妹保證過把你帶回去時一根頭發都不會少,你要是沒了命,你家七妹還不天天拿著刀追砍我,我這輩子可都別想安寧了。”
  說到這里,云澈的神情肅然起來:“但是,這件事的確會有極大的風險。夜星寒為了保證置我于死地,至少會帶三個帝君過來!還有可能會帶中期……甚至中期以上的帝君來。如果失敗,雖然我們可以借助太古玄舟逃離,但后果會有多嚴重,你應該可以預想的到……易容之后,需要你做什么,我會詳細的和你說。過會兒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牢牢的記住……這件事,對你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好……我明白了。”蕭云長吸一口氣,認真無比的點頭。
  云澈出了太古玄舟,將太古玄舟變幻至最小的形態……只有巴掌大小,然后來到冰云仙宮的主門之前,將太古玄舟置入兩座厚重的冰層之間。在人們的認知之中,玄舟的進出方式,自然是通過舟門。太古玄舟也可以通過舟門進入,但它還有一種特殊的進出方式,也是云澈一直所用的進出方式……那就是空間轉移!
  這也是云澈今日面對日月神宮的依仗之一……當然前提,是決不能讓對方發現太古玄舟的存在。不過太古玄舟的能量載體是紅兒,而不是在舟身,因而在靜止時毫無氣息動蕩,再加上可以變幻大小,因而縱然是帝君,也難以發現它的存在。縱然看到了,也只會當成一個玄舟的模型。
  時至深夜,冰云仙宮萬籟俱靜。距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而兩個時辰后,也差不多是日月神宮到達的時間。云澈以冰云仙魄發出宮主令……很快,六道雪白的仙影飛舞而來,落在了云澈的身前,正是缺少了夏傾月的冰云七仙。
  “宮主,可有什么大事?”慕容千雪蹙眉問道。星夜將她們喊起,定然是有什么要事。
  云澈沉聲道:“的確是大事。日月神宮的人正朝我們這里趕來……再有大概兩個時辰就會到達,而且到來的人是以少主夜星寒為首,其中至少會有三個帝君!”
  “什么!!”慕容千雪等人全部駭然失色。日月神宮少主……帝君……這些對她們而言,無疑是比噩夢還要可怕千萬倍的字眼!
  兩個霸皇便將冰云仙宮逼入絕境,若不是云澈趕來,冰云仙宮現在已經不復存在……至少三個帝君,這幾乎是足以橫掃天玄七國的力量。要毀掉一個冰云仙宮,只需舉手投足!
  “至于原因,已經沒時間和你們解釋了。你們馬上喚起所有弟子,讓她們在半個時辰內帶好所有重要之物,然后于半個時辰后全部聚集于此!”
  “宮主已經選好逃亡的地方了嗎?”君憐妾緊張的道。
  “不,我沒說過一定要逃!”云澈平靜的道:“對面是日月神宮,你們應該很清楚,今天逃了,今后也將永遠處在逃亡之中,永遠都會在日月神宮的陰影之下。我們冰云仙宮所有弟子聚集在這里,就是要一起面對日月神宮。”
  云澈的話,讓她們怔然。楚月璃輕嘆一聲,黯然道:“那畢竟是日月神宮,是我們根本無法抗衡的。她們留下,也只能白白的送死……就由我們六人留下面對日月神宮,至于她們……還有兩個時辰,或許還來得及遠離,能夠逃離魔掌的人越多,冰云仙宮就會多殘存一抹星火。”
  “不!我只說過要一起面對日月神宮,可沒說過要讓你們去送死!”云澈無比認真的道:“雖然這次是日月神宮的少主親至,但絕不代表我們就此陷入絕境,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我不敢保證能保下冰云仙宮,但一定會保住你們所有人的性命,無論是各位師叔師伯,還有所有師姐師妹……我保證一個都不會少!”
  “而如果一切順利,連冰云仙宮也保下的話……”云澈微微抬首,目光一一掃過她們的雪顏明眸:“那我們冰云仙宮將是涅重生,今后,至少在短時間內,絕不會再有人敢觸犯……直到我們成長到足以和他們抗衡!”
  夜幕之下,雪月無聲,慕容千雪、君憐妾、木藍衣、楚月璃、風寒月、風寒雪都怔怔的看著云澈,久久無言……她們無法想象,面對著他親口所言的“日月神宮少主”、“至少三個帝君”,他究竟是憑借什么,說出這樣的話。
  夜幕越來越沉,天空的顏色從灰白逐漸轉向更加深邃的灰暗。楚月璃首先出聲:“好……你是我們的宮主,你的話,我們當然會相信。”
  “我們這就去召集所有弟子。”慕容千雪頷首道。說話時,她的發梢已是冰珠微現……滅殺了日月神宮的兩個霸皇,讓冰云仙宮暫離絕境,但她們都知道這并不是劫難的終結,而僅僅是開始……只是沒想到,更大的劫難會來的如此之快。
  “另外,我接下來會在冰夷神殿之中,并會設置隔離結界,在我主動出來之前,除非日月神宮的人提前到來,否則不要讓任何人接近那里。”云澈肅然道,然后也不解釋,浮空而起,直飛冰夷神殿的方向而去。
  千里冷寂,夜風冰寒,不知不覺間,天色已從灰暗變得灰白,再到蒼白……直至變得明亮。兩個時辰的時間,悄然而逝。
  所有冰云弟子都早已聚集于主門前方,緊張和決然的氣息,也籠罩了整個冰云仙宮。
  慕容千雪等人漂浮在高高的上空,她們的美眸時而看著南方,時而向后看向冰夷神殿的所在……云澈在進入冰夷神殿后,便再無動靜。而時間,距離云澈所說的“兩個時辰”越來越近,她們唯有不斷以冰心訣平復心境。
  這時,一陣遙遠,但刺耳無比的撕裂聲從西南方的天空傳來,并且以極快的速度越來越近……隨之,就在撕裂聲傳來的方向,一個隱約的黑點出現了蒼白色的天空之上。
  “那是什么……啊!!”
  隨著冰云女子的驚呼聲,一瞬間……僅僅是一瞬間,視線中的黑點便以始料未及的恐怖速度放大了無數倍,清晰現出了一個遍體銀色的玄舟輪廓。其速度之快,遠遠超過了所有冰云女子的認知,而隨之,這艘銀色玄舟又以極快的速度停滯……就這么停滯了在了她們前方不到百丈的距離。
  寒風變得混亂,空間在隱隱的震蕩,一股龐大到無法形容的玄力氣場幾乎籠罩了整個冰極雪域,讓冰云仙宮最強的慕容千雪等人都徹底屏息。這等只能稱之為“無法理解”的玄力層次……是日月神宮的人……真的來了!!
  “這艘玄舟,名字叫日月圣舟,是日月神宮最頂級的玄舟,速度極快,輕易不會動用。這次為了到訪我們冰云仙宮,卻是把它都開出來了。”
  一個平靜中微帶譏諷的聲音從后方傳來,她們連忙回首,在惶恐中驚喜的道:“宮主!”
  云澈踏風而至,轉眼間便飛至慕容千雪等人的前方。他在冰夷神殿的兩個時辰究竟做了什么,她們無人知道。但,隱隱約約的,她們感覺到云澈身上的沉重感,竟比之前還要減弱了許多。此時面對已到來的日月圣舟,他無論氣息、還有眉宇之間,都是一片平靜……甚至還有些傲然,惟獨沒有惶然和恐懼!
  云澈站在最前方,目光直視著舟門還沒有打開的日月圣舟,平靜的臉上似乎還微帶笑意:“各位師伯、師叔、師姐、師妹,眼下,的確是我們冰云仙宮千年歷史中,從未有過的劫難!但是,我既為冰云仙宮的宮主,賭上我云澈的尊嚴……絕不會讓冰云仙宮就此淪陷!更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遭到毒手。你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無論發生什么,都不會慌亂!說不定……”
  他轉過頭來,沖著冰云少女們輕輕的一笑:“你們還會發現,日月神宮并沒有你們想的那么可怕。”
  劫難當前,她們每個人嗅到的,都是冰冷和壓抑的絕望氣息。但云澈的話,還有他大敵當前的淡淡微笑,卻是如一抹輕風,將這些壓抑與恐懼拂散了大半,所有冰云女子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個擋在她們最前方的背影之上,眸光微顫間,一種依賴、信任,還有無法言喻的陌生溫度感在心間不斷的萌生、膨脹著,這是在上任宮主宮煜仙身上,她們從未有過的感覺。
  楚月璃默默的看著云澈的背影,美眸在迷離間久久失神……誰能想到,那個當初在流云城人人輕視,人人譏諷,在傾月的求情下她才出手庇護的少年,竟在短短幾年之間,撼動了蒼風國,撼動了整個天玄大陸……如今,更是成為了冰云仙宮在巨大劫難面前的唯一依靠!
  隨著一陣沉重的響動,日月圣舟的舟門在這時打開,一個個全身蕩動著磅礴玄氣的身影從中緩緩走出。云澈雙手抱胸,目光一個個掃過從日月圣舟走下的人,嘴角徐徐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夜星寒,你可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你們日月神宮的所謂圣舟有多了不起,原來也不過如此,竟讓我多等了這么久!”
  走出日月圣舟的人腳步全部頓了一下,臉色更是齊齊微變。
  夜星寒帶著四大帝君,十五霸皇,駕馭日月圣舟前來,就是要在盛怒之下,在最短時間內滅殺云澈,讓他連反應和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在到來這里的途中,他們都已預想了很多種畫面……他們想到面對日月神宮的從天而降,云澈或許會嚇的當場癱軟,也或者會抱頭鼠竄。在恐懼中沒命的逃跑……也或者他有所察覺,逃離了冰云仙宮,然后他們會毀掉冰云仙宮,再直搗蒼風皇城,等著看云澈那一臉的絕望……
  但他們就是死也想不到在到來時,見到的會是這樣的畫面……云澈的姿態,竟是在好整以暇的等待著他們,顯然早已知曉了他們會到來……卻非但沒有逃走,反而沒有半點的惶恐和害怕,聲音更是震耳鏗鏘,連哪怕一絲緊張的顫抖都沒有。而他微咧的嘴角和分明帶著傲慢與戲虐的眼神,竟像是在審視入套的獵物!
  身為“捕獵者”的他們,在面對云澈的目光時,竟有了一剎那成為“獵物”的感覺。
  好像一直忘記說了……我們的貼吧已經復活了!
  最近在培訓考試……悲……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