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674 絕對威懾

“不過交手,就不必了。”黑衣老者淡淡出聲,他左臂抬起,漆黑寬大的袖子之下,伸出了一只蒼白纖長的手掌,手掌緩緩翻動,一枚只有拳頭大小的火焰無聲的出現,在他的掌心之中靜寂的燃燒著。
  這是一簇藍色的火焰,而在玄火之中,藍色玄火,只是相對低等的火焰,是屬于以下境界的玄火。地玄境之上,燃燒的都是紫色的玄火。也就是說,藍色玄火,別說這些強大無匹的帝君,就是對一個天玄境的玄者,都不可能造成傷害。
  但區別于正常玄火,這枚火焰的藍色,卻是一種有些奇異的冰藍色……近似于密度極高的寒冰之力的顏色,更詭異的是,從這團冰藍色的火焰上,竟感覺不到絲毫的玄力波動,仿佛這根本不是什么玄火,而且最普通,毫無威力,只能燃燒凡物的自然之火。
  “你只需接下老夫這點星之火,老夫便立即離開,再不插手你日月神宮之事。但若連老夫這點星之火都接不下……你們便要立即退離,而且永不得再踏入此地!”
  冰藍色的火苗,在黑衣老者的手掌微微搖曳,沉重的聲音依舊平靜,并帶著無比巨大的壓迫,而且語調根本不是商量,而且不容置疑的命令式……另外他這番話的潛臺詞,分明就是:你們根本不配和老夫交手,能接下我這一團小火苗便算是你們贏了!
  成就帝君,便是這世上最高層面,俯視蕓蕓眾生的存在,何曾被人如此藐視過。夜石心中火起,冷笑道:“就算是鳳凰神宗有著神玄之力的鳳神都絕不敢藐視我日月神宮的長老,閣下這口氣,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呵呵……”黑衣老者淡漠的一笑,沒有再說話,而是手掌輕輕一推,掌間的冰藍火焰緩緩飛出,不緊不慢的向著夜石的胸前飛來。
  玄力越強,法則越高,所釋放的力量也自然越是密集強橫。到了帝君這個層面,哪怕是彈指之力,都會讓空間在戰栗中扭曲。而這團冰藍火焰在飛出時依然毫無玄力氣息的蕩動,所到之處,空間毫無漣漪和扭曲……別說空間,就連周圍的自然元素都沒有絲毫的紊亂……
  在黑衣老者手中時,這團火焰毫無氣息還可以勉強理解為是被他以雄厚的玄力壓制,但此時已脫手飛出,卻依舊是毫無力量氣息可言……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團火焰根本毫無法則可言,只是最最普通的凡火!!
  除此之外,絕無第二個可能!
  夜石頓時僅有的那一絲緊張感消失無蹤,他這一刻已經完全確定,這個憑空冒出的黑衣老者根本就是在虛張聲勢,強的離譜的氣場肯定是用某種極為特殊的方法制造出來嚇唬人的……沒錯!這世上除了鳳凰神宗的鳳神,本就不可能存在能勝過圣帝、海皇、天君、劍主的人!他們居然差點被唬住了!
  夜石臉色頓時一陰,冷笑一聲,都懶得運轉玄力,一巴掌向迎面而來的冰藍火焰扇去,他手掌碰觸到火焰時,壓根連一絲一毫的灼燒感都沒有感覺到,那團火焰便已在視線中徹底消弭,半點痕跡都沒剩下。
  “哈哈哈哈!”夜石大聲狂笑了起來:“我還以為是何方高人,原來只是個故弄玄虛的吊梁小丑!哈哈哈哈,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他一邊大笑,一邊轉向夜星寒:“少主,九長老,看來我們今天……”
  他說到這里,聲音忽然嘎然而止,因為他忽然發現,夜星寒、夜孤影、夜卷云、夜然竟全部眼睛圓瞪,瞳孔放大,如同在看著什么極為恐怖的畫面,而后方的十五個護法……他們的臉上都帶著深深的驚恐,臉上的肌肉,甚至全身,都在顫抖……而且顫抖的越遠越劇烈,張大的嘴巴似乎是要喊出什么,卻在極度的恐懼中始終無法發出聲音。
  整個世界仿佛徹底的凝結,出現了短暫的死寂,隨之響起夜孤影聲嘶力竭的暴吼:“你的手!手!!”
  夜石下意識的轉頭看向自己的手掌……瞬間,他的瞳孔放大了十數倍,整張臉在極度的驚恐中變得煞白一片。
  因為在他抬起的手臂上……已經看不到了自己手掌的存在!!
  他的右手……消失了!!
  而一簇冰藍色的火焰,正在他失卻了手掌的手腕上安靜無聲的燃燒著……不!那不是燃燒,更準確的說是一種吞噬!冰藍火焰所到之處,他的手臂在一寸寸的消失……轉眼間,火焰蔓延到了肘骨,他的半只手臂,也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身體上。
  整個過程,沒有氣息,沒有聲響,更沒有絲毫的痛苦或其他觸覺!甚至連一絲灼燒后的痕跡……哪怕一抹飛灰都沒有!
  就如同他的手臂在被一個看不見的恐怖黑洞無情的吞噬著!
  而且吞噬的,還是一個強大帝君的身體!!
  這是所有人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完完全全超出認知的恐怖畫面。夜石瞳孔放大到幾乎炸裂,這一輩子最大的恐懼在一瞬間涌上,讓他發出一聲嘶啞扭曲的大叫,將全身玄力瘋了一般的全部涌向右臂,試圖將這團恐怖的“火焰”壓下,但他玄力碰觸到冰藍火焰時,竟如泥牛入海,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冰藍火焰別說被壓制,連一絲動蕩都沒有,依然不緊不慢的燃燒著,逐漸臨近他的肩膀……
  沒有痛苦……半點的痛苦都沒有,但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在消失,這是比墮入地獄還要可怕無數倍的恐懼。他全身顫抖,口中發出一聲比一聲凄厲的嘶吼,一雙眼珠子在極度的恐懼中幾乎瞪出了眼眶之外,額頭上青筋蚯蚓一般清晰的鼓了起來……
  但任憑他如何慘叫、掙扎,那團如冰晶般純美,卻比惡魔還要可怕的火焰依舊在安靜的燃燒……
  “救……救我……”
  鏘!!
  夜然從空間戒指上抓出一把全身湛紫的長劍,身體掠起一道殘影,紫色劍弧劃空而過,一劍斬在夜石的肩膀之上,將他沾染著冰藍火焰的殘臂狠狠的切下!
  但,日月神宮的人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卻驚恐的發現在夜石被切斷的殘臂在空中完全消失,但冰藍色的火焰卻依舊存在,并在半空中分散開來,散成十幾簇……全部落回到了夜石的身上。
  轉眼之間,十幾個孔洞出現在了夜石的臂膀、雙腿、胸口、腹部……并隨著火焰的蔓延而快速放大,一點點的將夜石的身體帶向徹底的虛無。
  夜石驚恐的嘶吼聲變得更加凄厲,全身在痙攣中扭曲,僅存的左臂瘋狂的撲打、撕扯自己的身體……但他的左手一碰觸到冰藍火焰,便開始快速消失,他狂亂的掙扎,也讓冰藍火焰更加快速的遍及他的全身,讓這個強大帝君的軀體變得千瘡百孔……
  在場的日月神宮之人最弱也是霸皇,最強更是臨近帝君后期,卻是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深深的驚恐,冰云眾女更是花容失色……因為眼前,是可怕到他們根本都無法理解的畫面!而這時,夜孤影忽然對著夜然一聲暴吼:“然,快棄劍!!”
  夜然一怔,下意識的低頭,頓時驚的亡魂皆冒……他手中剛才切斷夜石肩膀的紫劍上,竟沾染上了一點冰藍火焰……雖然只是一點,卻已讓整個劍尖都完全消失,此時正快速的向上蔓延著。
  夜然手掌顫抖,幾乎魂飛天外,卻沒有馬上把劍扔開,因為這把紫劍是夜石的貼身愛劍,已伴他三百多年,平日里簡直視如生命,但他這剎那的猶豫,冰藍火焰已吞沒至劍中,直沖他的手掌而來。
  夜孤影猛然沖了過來,狠狠一拳轟在了夜然的手腕上,這猝然一擊沒有留力,直接將夜然的手腕轟的脫臼,手中紫劍也遠遠飛出。夜孤影停住身形,低吼道:“你不要命了嗎!!”
  夜然全身冷汗直冒,如果剛才被火焰沾染到手掌,將無疑是和夜石同樣的后果!他一陣后怕,連忙道:“謝……謝九長老救命之恩。”
  而此時的夜石已無法發出聲音,他大半的身體已經消失,殘余的軀體已看不出人的形狀,并在冰藍火焰的吞噬下更加快速的消失著,而偶爾的抽搐,證明這個有著帝君之力的日月長老還殘存著一絲氣息,但馬上,這最后的氣息也消失殆盡……整個軀體,也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那里!
  沒有一絲一毫的殘留!
  看著夜石消失的地方,所有人都是一臉恐懼與怔然,如石化一般一動不動。一陣寒風吹來,他們齊齊一個哆嗦,一股比寒風還要冷冽千萬倍的寒氣在他們體內瘋狂的竄蕩……他們的全身,更是早已被冷汗全部打濕。
  日月少主、日月長老……毫無疑問是位于當世頂尖的人物,但此刻的他們。心中唯有恐懼……連震驚都被太過深重的恐懼所壓下。這個黑衣老者有著強橫絕倫的氣勢,他們料想過他或許真的有強大到極點的實力,但卻是全然沒有想到,他一出手,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一點星火,卻是讓一個強大帝君毫無反抗之力的消失于世間……剛才的畫面,豈止是恐怖……那根本就是一種不該存在于凡世的力量,而只應該存在于虛幻的神話傳說!
  而且這點火焰還只是這個黑衣老者隨手燃起,連一絲玄氣動蕩都沒有過。
  “唉……”黑衣老者一聲輕嘆:“本只想予以懲戒警示,不曾想,一個圣地長老,竟在這點星之火下直接殞命,這天玄大陸的玄道,竟已衰落至如此地步了嗎……”
  黑衣老者的嘆息似失望,似悵然……他的話是在說本只想用這點火焰給予夜石警告,沒想到夜石堂堂圣地長老居然連一點抵抗之力都沒有直接死了……
  換句話就是……我知道你們很弱,但沒想到竟然弱到如此地步!
  “既然殺戒已破……那你們,便也全部留在這里吧。”黑衣老者再次輕嘆一聲,伸出他蒼白的手掌,一簇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冰藍火焰在他掌心燃起……而這團冰藍之火,比之剛才的那一簇要大出一倍還多!!
  依然只是隨手燃起,連一絲運轉玄力的跡象都沒有!仿佛這只是這個黑衣老者再普通不過,連凝力都不需要的力量。
  看到這團冰藍火焰,剩下的日月三長老全身汗毛瞬間豎起,夜星寒更是連退數步,臉上再也沒有了半點的囂張和傲慢,唯有煞白色的驚恐。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