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676 擺脫劫難

日月神宮十九人快速的竄入日月圣舟之中,整個過程再沒發出半點聲音,唯恐那個恐怖的黑衣老者忽然改變了主意。∷∷,隨著舟門的關閉,日月圣舟隨之啟動,只一瞬間,便飛射天際,消失在茫茫風雪之中,只留下一股久久不息的冰寒氣浪。
  他們來的時候一共二十人,少主親臨,四大長老相隨,身后還跟著十五個強大護法,他們本以為這樣的陣容是牛刀殺雞。但到來之后不過片刻時間,他們沒能傷到云澈一分一毫,卻折損一個長老,并且退離的無比狼狽……直到日月圣舟飛出數百里,他們依舊心有余悸,全身冷汗不止。
  “走了……終于走了……”
  那股強大到帝君都戰栗的氣場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世界也從絕對的冷凝狀態回歸于正常。隨著日月神宮的倉皇離開,冰云眾女的感覺卻不是應該有的如釋重負,而是全部怔怔的看著空中的“黑衣老者”,目光猶如仰望神明。
  慕容千雪上前一步,以晚輩之禮,恭敬萬分的道:“晚輩慕容千雪,代冰云仙宮,謝過前輩大恩!”
  “嘿……”黑衣老者發生一聲有些虛弱的笑:“慕容師伯……這聲‘前輩’,我可承受……不起……”
  “黑衣老者”的聲音,讓慕容千雪猛的呆住,在詫異間下意識的抬頭看向空中的黑色身影。她身后的冰云眾女也全部石化……因為這個聲音已絲毫沒有了之前的低沉、淡漠、滄桑……那分明是云澈的聲音!!
  “呼……”
  隨著一聲長長的呼氣聲,“黑衣老者”的身形劇烈一晃,從空中栽落而下,重重的落在下方的雪地之上。
  “啊……大哥!”
  “云澈”一聲驚呼,連忙沖到了“黑衣老者”身前,將他上身扶了起來。此時,“黑衣老者”身上別說遮天蔽日的威壓,甚至虛弱的如同一個重傷瀕死之人。
  慕容千雪等人面面相覷,木藍依輕聲問道:“宮主,這是怎么回事?前輩他……”
  “不……不是!”“云澈”連忙揮手,有些結巴的道:“我不是宮主,大哥才是宮主……啊……他……他才是大哥……”
  黑衣老者身上的黑衣在這時被收起,黑衣之下露出的,赫然是云澈的面孔……和正扶著他的“云澈”一模一樣!!褪下黑衣的云澈臉色慘白的嚇人,他的胸口起伏的格外劇烈,呼吸粗重而急促,全身癱在那里久久無法站起,他閉上眼睛,臉上露出愜意安然的笑意:“太好了……我的龍魂……總算支撐下來了……呼……”
  他的聲音頓時虛弱,但的的確確就是云澈的聲音。相反,扶著他的那個“云澈”卻是完全陌生的聲音。“云澈”也在這時手忙腳亂的在臉上一抹,恢復了自己本來的面孔,緊張擔心的道:“大哥,你沒事吧……你的氣息……怎么變得這么虛弱?”
  “我沒事,”云澈搖頭,微笑著道:“只是精神消耗過度,有些了勞累而已,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驚退日月神宮,有著驚天徹底之能的“黑衣老者”變成了云澈,而“云澈”,卻變成了一個陌生人,冰云眾女全部懵然,她們看著云澈,又看著蕭云,眼神一陣恍惚。楚月璃驚疑的道:“宮主,這是……怎么回事?”
  “這是我的結拜兄弟……蕭云。”氣息平和了些的云澈有些艱難的直起上身,扶著蕭云的肩膀道:“他之前一直都在玄舟之中,并被我易容成我的樣子。方才我忽然消失,就是進入了玄舟之中,之后你們所看到的‘我’,就是他。”
  “……各位……仙女姐姐……啊,還有仙女前輩好,我……我叫蕭云。”蕭云一陣結巴,說話時連頭沒敢抬起。這些猶如雪仙般的女子,他面對一個,估計都會心跳加速,語無倫次,何況一下子見到如此之多。
  若不是親眼所見,或許他都不會相信這世間竟會有這樣的……仙境?
  “至于你們所看到的我的‘師父’,一直都是我。”云澈笑著道,對于蕭云的反應,他絲毫不意外。
  “可是……”
  “那些都是假象。”云澈知道她們在驚疑什么,笑吟吟的道:“那股氣勢,是我用特殊方法強行撐起來的。殺了夜石的那點星火,是我在冰夷神殿的那幾個時辰里事先準備好的,至于其他的……都是為了震懾他們而編造出來的……”
  震懾日月神宮的那股遮天威壓,自然是來自云澈的龍魂。他以幾乎全部的精神力來竭力催動龍神之魂,釋放出龐大的龍神威壓。雖然以云澈目前的能力還遠遠不能將神龍之魂完全催動,但那畢竟是來自龍神,是“神”之階層的威壓,即使只是淺薄的一抹,也足以讓強大的帝君都在驚悸中戰栗。
  這股威壓之強雖然遠遠比不上能將敵人的心魂瞬間擊潰的“龍魂領域”,但對云澈精神的消耗依然極為巨大,他事先亦不知道自己能支撐多久,今天的一切,都是在賭博。好在……他勝了!
  滅殺夜石,讓日月神宮驚懼的魂飛天外的冰藍之火,便是云澈以冰夷之力和鳳凰之炎所融合的“冰炎”。而要融合冰炎,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并且整個過程中集中心念,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擾,在交手或面對敵人時根本不可能實現。
  他在面對日月神宮時所展現的兩簇冰炎,是他在日月神宮到來之前,于冰夷神殿中所融合而來。但無論何種力量體,生成之后都會伴隨著自然的消散,一旦離開載體,碰觸到其他事物之后,力量更是會一瞬間爆發,隨之消散于無形。
  而冰炎唯一可能的載體,自然就是云澈的身體。但云澈縱然可以提前融合,卻也不能從一開始就托著兩簇冰炎與日月神宮碰面,那樣的話,威懾之力必定大打折扣,甚至蕩然無存,不但無法營造一個“強大到絕不能招惹的師父”,就連自己的底牌都完全暴露。
  但云澈卻可以有一個極為特殊的載體……那就是天毒珠!
  因為天毒珠已融合入他的身體,是屬于他身體的一部分。由他融合而生的冰炎只能以他的身體為載體,也自然能以屬于他身體一部分的天毒珠為載體。所以,云澈在冰夷神殿中先后融合出兩簇冰炎,并將之置入天毒珠之中……不過,縱然是在天毒珠之中,冰炎的力量也依舊會自然消散。云澈滅殺夜石的那簇冰炎,便是在冰夷神殿中融合的第一簇,由于是更早融合,所以也自然消散的更多……要比后面的那一簇小上了近一半。
  單單是龍神之魂的威壓,足以將日月神宮震懾,但還不足以嚇到潰逃。云澈今日最大的依仗,就是從未現于人前的冰炎。當初玄力只有地玄境時,一朵冰炎,都可以瞬間毀滅兩個霸皇用了半年才轟開的天磐玉。天玄境時,便可以冰炎將太古玄舟這等上古神物都灼出一個大洞,如今已是王玄境界,他相信縱然強至帝君,也不可能完全擋下冰炎的威力。
  不過,冰炎的恐怖,依舊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原本預想的是:面對毫無氣息的冰炎,對方定然會輕蔑的抵擋,后果會是瞬間重傷,要拼盡全力才能將冰炎之威抵消……哪怕只是吞噬了一只手,也足以對對方造成巨大的威懾……畢竟,那只是“師父”隨手扔出的力量。
  他事先絕沒有想到,一個強大的四級帝君,竟在冰炎之下轉眼間被毀滅成虛無,幾乎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而且,那還是已經消散了大半的冰炎!
  這以邪神之力強行違逆自然法則,將冰與火融合在一起的力量,竟是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而造成的威懾,也自然是大到了極點。讓一眾日月神宮的強者驚的面如土色,嚇的平日里傲視天下的日月長老說話都帶著哆嗦,最后逃走時,更是幾乎連滾帶爬,連頭都不敢回。
  “原來……是這樣……”楚月璃低聲低喃,但雪顏上卻沒有釋懷的神情,反而更加的詫異。這一切,原來都是假象……但她們無法想象,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才能營造出這樣的假象?
  難怪“云澈”再次出現之后,神情再無狂傲之態,反而大部分時間在低著頭,說話的聲音也低了許多,而且好像還有些沙啞……本以為那是在面對師父時的恭敬謹慎,原來,那根本是假云澈的掩飾。
  “不管怎么樣,日月神宮的那些壞人全部都被嚇跑了,他們逃走時的樣子,都還哆哆嗦嗦的。”風寒月雙手攏在胸前,很是激動的道。
  “對啊對啊!”風寒雪也跟著用力點頭:“雖然是假的,但宮主真的太厲害了,把那么厲害的人都全部嚇跑了,而且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對……至少在這一切暴露之前,他們是沒有膽子再來了,畢竟,越強的人,往往越是怕死……以后,這里非但不會再有危險,反而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地方,呼……”聲音落下,云澈的大腦一陣眩暈,他重重呼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今日的收獲之大,大大超過了他的預期。如此一來,不但日月神宮再也不敢來冰極雪域,就連自己的安全系數也極大增強。因為他確信自己有一個名為“奪天”的“強大師父”的事很快就會被日月神宮宣揚出去,到時,無論是哪個人或者哪個勢力想要取自己的命,還要掂量掂量自己惹不惹得起把日月神宮都嚇的屁股尿流的“師父”!
  雖然“師父”是他設計的假象,但那股威壓,驚世駭俗的火焰,還有化成虛無的夜石……這些可都不是假的!
  如此一來,冰云仙宮徹底擺脫了險境。而自己也可以放心安然的……去處理神凰帝國的事!!
  “宮主……”云澈的樣子讓慕容千雪一陣低呼,她連忙向前,親自把云澈的上身扶住:“宮主現在很虛弱,快扶宮主去冰雪宮休息……蕭公子,也請一起來吧。”
  “啊?”蕭云一愣,然后連忙擺手,一臉局促的道:“不不……我就不進去了,我聽大哥說,冰云仙宮并沒有……沒有男性……”
  君憐妾緩聲道:“我宮雖極少接待男客,但蕭公子是宮主的結拜兄弟,也便是我宮的貴客。而且蕭公子協助宮主退走強敵,也算是我冰云仙宮的恩人,至少讓我們盡一番地主之誼,請。”
  蕭云帶著求助的目光看向慕容千雪懷中的云澈,卻發現他雙目輕閉,呼吸平穩,似乎已進入了凝心狀態,只好抓抓額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好……那就打擾了。”
  畢竟在這個他完全陌生的地方,沒有云澈的太古玄舟,他也沒辦法回蒼風皇城。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