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684 魔劍大會

下一頁
  “孤影以往從未懼過,是因為這世間根本沒有什么可以威脅我日月神宮。但那奪天老人之強大,可謂超凡入圣,震古爍今,他親口說過,要滅我日月神宮,不過是覆手之間……身為神宮之長老,守著傳承了萬年的基業,真的不能不怕。”
  “而奪天老人之外,那個云澈,同樣讓我生懼。在等待天君歸來之時,我重新查閱了所有關于云澈的訊息,發現此子心性極為傲慢剛烈,而且睚眥必報,手段更是狠辣無情,所有得罪過他,與他為敵之人,無不是下場悲慘。當年可是連偌大的鳳凰神宗,都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他一個人狠狠的打了臉。以他的性情,若將來有了足夠的實力,必定會對少主展開報復,并禍連我整個日月神宮!而且……而且……”
  夜孤影重吸一口氣,道:“不瞞天君,那奪天老人之所以放我們回來,不想破殺戒只是原因之一。另一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是他為了訓誡弟子,要他自己的仇怨,要靠自己的力量來報復,不可依賴于他……他還親口說出,云澈只要再有三年,就可以天下無敵,再有六年,就足以踐踏我日月神宮!”
  夜魅邪:“……”
  “若僅僅是個潛在的威脅,及早鏟除即可。但這個威脅的背后,可是根本不能招惹的奪天老人,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一天天成長。以他根本不可理解的成長速度,再有幾年天下無敵,或許真的不是天方夜譚!以他的性情和往日所作所為,對我日月神宮的威脅……絕非是杞人憂天啊!”
  夜孤影的話,讓夜魅邪眼瞼微微的傾斜,眉頭繃的越來越緊,少頃,他忽然淡淡的開口:“寒兒曾言,三年前太古玄舟之上,至尊海殿的玉面妖君姬千柔曾為了保護云澈而對他出手,可有此事?”
  “確有此事。”夜孤影頷首,這件事,日月神宮超過半數的人都知道,因為當年神凰帝國歸來之后,夜星寒連續數日大發雷霆……其中怒罵的一個人,就是姬千柔。
  “嗯。”夜魅邪短暫思慮,徐徐的道:“今日日落之前,以我之名傳音海殿大長老陌塵風,讓他多擬一份請柬,邀請云澈參加數月之后的魔劍大會!姬千柔既然和云澈有所淵源,由他送達再合適不過。”
  “魔劍大會?”夜孤影抬首,一臉疑惑,隨之若有所思:“莫非天君此番去往至尊海殿,就是為了這魔劍大會一事?”
  “沒錯。”夜魅邪微微頷首。
  “那魔劍,莫非就是……”
  “自然就是那把天罪神劍!”夜魅邪冷哼一聲。
  “消失一千年的天罪神劍,竟然在至尊海殿的手里?”夜孤影一臉驚容:“我還以為……”
  “不!”夜魅邪冷淡出聲:“至尊海殿不過是魔劍大會舉辦之地,而提出舉辦魔劍大會的,是天威劍域。”
  “果然如此!那天威劍域可是承認了當年竊走了天罪神劍之之事?”
  “哼!”夜魅邪冷笑:“軒轅問天那老狐貍豈會承認。以他之言,是近日在一處荒蕪之地找到此劍,并認出是當年永夜王族的天罪神劍,并聲稱這等神劍不該為他天威劍域所獨有,而是應由天下群雄共窺其秘,于是便有了這魔劍大會。為了顯示自己沒有野心和陰謀,主動提出魔劍大會不在天威劍域舉行,還直接將天罪神劍交給至尊海殿。”
  “天威劍域真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夜孤影沉眉道:“千年之前,四圣地聯手滅了永夜王族,后來才知是被天威劍域所利用!天威劍域之所以處心積慮滅掉永夜王族,就是為了天罪神劍!永夜王族覆滅,天罪神劍也不知所蹤,最大的可能就是早已落入天威劍域的手中!此番召開這所謂的‘魔劍大會’,分明是天威劍域整整千年都未能窺破天罪神劍之秘,所以才不得不借用我們的力量。”
  “事實如此,但這魔劍大會的噱頭,倒是讓人無法拒絕。”夜魅邪的聲音一點點緩了下來:“軒轅問天親口所言,天罪神劍之中,極有可能隱藏著神道之秘!”
  “這……”夜孤影瞠目,隨之搖頭:“這不過是軒轅問天信口雌黃,絕無可能!否則,一直守護此劍的永夜王族又怎么會被滅族!”
  “神道之秘,縱然明知只是軒轅問天編造的誘餌,但對于停步君玄巔峰數百年,再難寸進的人而言,是根本無法抵擋的誘惑。更何況……”夜魅邪的音調稍變,眼瞳也變得深邃起來:“這或許并不只是虛言。”
  “天君的意思是……”
  “千年前,永夜之王的實力在我們五圣地之主之中位列末位,但他暴走魔化之后,集我們四圣地之主與十七長老之力,惡戰整整七個時辰,方才將他擊潰!但肉身毀滅,靈魂卻未隨之消散,反而完整留存,而且傾盡所有人之力都無法將其泯滅,最終只能耗費巨大代價將之封入魂棺,讓其自然消散。”
  “永夜之王暴走之后的力量,至今想來,依舊心有余悸。身死而魂不滅,更是超越君玄境界的神道之力。那之后每每想起,都深感這些能力,或許不僅僅是因為魔化那么簡單……若說那是超越君玄境界的半步神玄之力,并非沒有可能。”
  “……”夜孤影沒有言語,當年與永夜之王的惡戰,他并未在場,也無資格參與,所以無法真正理解夜魅邪之言。
  夜魅邪轉過身來:“魔劍大會邀請的都是有能力參與到破解魔劍之秘,天玄大陸最頂尖的勢力與強者。以云澈可以滅殺我神宮護法的實力,已有足夠的資格。以他傲慢的性格,應該不會拒絕這等至高層面的大會。到時……”
  夜魅邪沒有繼續說下去,在日月圖騰之芒的映照下,他的眼瞳卻是幽暗的沒有一絲明光。夜孤影向前欠身,恭謹的道:“謹遵天君之命。”
  “你去吧……讓寒兒來見我。”
  “是。”夜孤影后退兩步,腳步無聲的離開。
  同一時間,蒼風國,流云城。
  云澈打死也想不到,自己隨口編出的一個名字“奪天”,居然真的存在過!而且要追溯到萬年之前,還是個驚天動地,神話般的強者。
  不過這非但沒有成為破綻,反而讓他營造出的威懾力陡增數倍!
  甚至到了夜魅邪都親口下令不要招惹他的程度!
  更成為了他被邀入魔劍大會的契機。
  此時,渾然不知道這一切的云澈剛剛飛離流云城,來到了流云城的東方,在千丈高空之上停滯,冷眼看著下方。
  二十萬神凰軍零散的分布在這片高低起伏的土地上,或幾十人一隊,或百人一隊,或千人一隊,他們所做的動作,就是整齊劃一的轟擊地面,帶起經久不息,四面八方的轟隆聲。
  蕭泠汐告訴他,神凰大軍到來之后,始終沒有入駐流云城內,而是從第二天開始,就進行了這樣的舉動……密集而沉悶的轟鳴聲幾乎日夜不息,到今天已持續了近半年之久,而流云城對此的討論,都是神凰軍在練兵。
  但云澈自然不會天真到認為他們真的是在練兵……因為所向披靡的神凰軍不可能是用這等不知所謂的方式訓練出來的。
  但在高空之上看了許久,他卻始終看不明白這數量稱得上龐大的神凰軍究竟在做什么……破亂不堪的土地,顯然早已被反復轟爛了不知多少次。神凰軍們的動作、頻率、幅度整體劃一,“訓練”了近半年,估計都熟練到骨頭里了。
  “茉莉,你能看出他們在做什么嗎?”云澈皺著眉頭問道。
  “哼,這種事需要問我嗎?”茉莉沒好氣的道。
  云澈歪了歪嘴,“流光雷隱”發動,將氣息完全隱匿,然后無聲的降下,隱于神凰軍所在區域的一處邊緣。
  沒讓云澈等待太久,很快,一個神凰兵脫離“訓練”隊伍,腳步散漫的向云澈這邊走來,一邊伸手解著腰間的鎧甲,嘴里胡亂的嘟囔著什么,他腳步剛踏到一塊高石后方的“方便”之地,一只手如同從虛空中伸出,鎖在了他的喉嚨之上。
  脖頸上如同夾著一只重愈萬鈞的鐵鉗,神凰軍雙瞳外凸,血絲炸裂,在巨大的驚恐之中卻是無法發出一絲聲音。云澈冷漠的看著他,手臂之上玄光閃動,玄罡一瞬間沖破這個神凰兵的精神防御,直入他的心魂之中,記憶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斷的涌入云澈的腦海之中。
  須臾,云澈將玄罡收回,手臂甩下,落到腳下的神凰兵眼睛依舊圓瞪,卻已毫無氣息。
  讀取了神凰兵記憶的云澈卻非但沒有解惑,眉宇反而更加的擰緊,因為在這個神凰兵的記憶里,他所得到的命令,就是在這里進行特別訓練。
  而特別訓練的內容,就是凝聚全身玄力來轟擊地面,轟的越重越好,越響越好……若有懈怠,將受到極重的責罰,甚至就地格殺。
  不過云澈也自然不是沒有收獲,至少,他知道了一個人的名字和相貌,以及他平時坐在的位置!
  鳳虎威這二十萬神凰軍的大統領,神凰帝國威名赫赫的虎威大將軍,是擁有鳳凰血脈,隸屬鳳凰神宗的人物。
  最關鍵的一點……當初神凰軍兵臨流云時,就是他,要擄走蕭泠汐!若不是焚絕塵出手,后面不堪設想!
  云澈的目光射向東南方向……那里便是鳳虎威的大帳所在!下一個瞬間,他已化作肉眼難辨的虛影,直沖那個方向而去,平靜的瞳孔之中,蕩動著冰冷的殺機。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