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696 海殿之秘

下一頁
  紫極看著云澈的反應,繼續緩緩的道:“你沒有聽聞過這個名字再正常不過。即便是在至尊海殿外的三大圣地,知道其存在的人也寥寥無幾。”
  “那它是在什么地方?紫前輩方才說它并不是在天玄大陸,又是什么意思?”云澈微微皺眉問道。
  紫極伸出手指,指向了正南方:“它位于天玄大陸之南,無際的南海之上。”
  “南海?”云澈一臉錯愕。
  “你可曾去過至尊海殿?”紫極問道。
  “沒有。”云澈道:“但是我知道至尊海殿就是位于天玄大陸南部邊緣再向南三千多里的南海之上。‘海殿’之稱便是由此而來。難道,紫前輩所說的弒月魔窟,是與至尊海殿有關?”
  “不錯。”紫極微微點頭:“世人皆傳、皆知四大圣地都有其守護使命,萬年以來世代守護著天玄大陸的安危,從而被冠以神圣的‘圣地’之名。然而,時至今日,四大圣地之中真正還堅守著守護使命的,唯有至尊海殿。”
  “那個叫‘弒月魔窟’的地方,就是至尊海殿世代鎮守之地?”云澈出聲道。
  紫極再次點頭:“至尊海殿距離大陸邊緣三千里,不但要常年防備隨時而至的海難,平日里更是有著諸多的不便。但至尊海殿存在萬年,卻從未遷移至大陸之上,弒月魔窟,就是唯一的原因。”
  “弒月魔窟究竟是個怎樣的存在?至尊海殿為什么會不惜為了鎮守它而一直留在南海?而且它這個名字……”紫極的講述,讓云澈的心頭盤踞起越來越多的疑問。
  紫極微微閉目,整理了一番思緒后,繼續說道:“關于弒月魔窟,我也只能給予你最簡單的描述。那大概是在一萬多年以前,七位至尊海殿的先祖在暢游南海之時,忽然發現了大片被染成漆黑色的海水,這片漆黑海域很是廣闊,浮動著無數同樣漆黑色的海獸尸體。后來,他找到了這片漆黑海域的中心……那是一座完全被染成黑色的島嶼。”
  “那個島嶼釋放著濃郁到極點的陰氣,也是讓大片海域變成死域的罪魁禍首。隨后,海殿先祖們來到了那個漆黑島嶼,并發現了島嶼中的一個巨大洞窟,而那可怕的陰氣,就是來自于這個漆黑的洞窟。他們進入洞窟之中,越是深入,陰氣便越重,并讓他們的玄力都受到了極大的壓制,而在洞窟的最深處,他們遇到了一只可怕無比的黑暗玄獸。”
  “黑暗玄獸?”云澈越聽越覺得離奇。
  “那只黑暗玄獸自稱弒月魔君,厭惡光明,尤其害怕月光。除此之外,它的一切便一無所知。那只黑暗玄獸的力量氣息并不是太強,大致在霸玄境初期,而至尊海殿的七位先祖玄力都登峰造極,皆為帝君后期,立于當世之巔,但在那洞窟深處時,玄力竟被壓制到了王玄境界,在弒月魔君面前毫無還手之力,七位先祖,僅僅逃出一人,其他六位先祖全部命喪弒月魔窟。”
  唯一逃出生天的海殿先祖在離開那個洞窟后,弒月魔君并未追趕出來。白天懼怕光明,夜晚懼怕月光,弒月魔君或許永遠都不會離開那個魔窟。但,魔窟之中所釋放的黑暗陰氣,卻是源源不絕。而且海殿先祖在逃出魔窟時,親耳聽到弒月魔君的咆哮:在黑暗將整個世界淹沒時,便是它再臨世間之日。
  “弒月魔君……竟然還存在著這樣的怪物?”云澈心中越來越驚,若這不是紫極親口所述,他只會當成某些閑人隨意杜撰的傳說:“那之后,莫非是那位海殿先祖用什么方法將那個魔窟封印,防止黑暗陰氣外泄?”
  “呵呵,的確如此。”紫極贊賞的看了云澈一眼:“那股黑暗陰氣不知是來源自弒月魔君之身,還是來自于魔窟深處某個未知的可怕存在。但若其就這么源源不絕,終有一天會蔓延至天玄大陸,后果將是不堪設想。且弒月魔君的那聲咆哮,也讓海殿先祖無法釋懷。于是,他便聯合海殿眾強者之力,不惜獻祭十數件海殿最強的玄器和極大量的紫脈神晶,筑成一個龐大的隔絕結界,封死了弒月魔窟,也將其不斷外溢的黑暗陰氣完全隔絕。”
  “因那個結界消耗龐大,每隔三年,便要至少十數個帝君重新灌輸玄力來維持,因而,海殿先祖便將整個宗門都搬遷至南海之上,并更名為‘至尊海殿’。”
  “……原來如此。”
  因對天威劍域的仇視,還有日月神宮的卑劣,云澈對四大圣地早已全無好感,甚至感覺盡是污濁之地,而紫極對至尊海殿的描述,卻是讓他肅然起敬。
  相比于天威劍域和日月神宮,這樣的至尊海殿,當真不負“圣地”之名。
  回想至尊海殿的那個姬千柔,雖然妖妖邪邪,但行事總體上卻很是正派,在七國排位戰上位為他這個未有過交集的人說話,狠狠諷刺神凰太子鳳熙銘,又因一個小恩,在太古玄舟上對夜星寒出手,可以說救了他和鳳雪的性命。
  “方才紫前輩說過,那個地方要五百年方可進入一次。一千三百年前所發現的幽冥婆羅花,也是在那里發現……莫非,那個結界刻意留下了可以進入的地方?”云澈問道。
  “這也正是我要說起的地方。”紫極淡淡而笑,既然已經和盤托出,那也沒什么太大的顧忌了:“海殿先祖當年猜測,那股黑暗陰氣是來自弒月魔君之身,而再強大的玄獸,也有命盡之時。那么,封死弒月魔窟,待弒月魔君命盡身死,黑暗陰氣也自然散盡,鎮守使命也隨之完成,至尊海殿也可就此脫離南海。”
  “為了方便確認弒月魔君是否已死,海殿先祖在結界上留了缺口,但限定了要滿五百年,方可打開一次,且為了防止開啟后陰氣大量外溢,同樣限定了開啟的時間:只有一百息!自此之后,每隔五百年,至尊海殿便會派宗門中資質最差的弟子進入其中,確認弒月魔君的生死。從六千五百年前開始,進入的弟子全部活著出來,也就是說,在那個時間,弒月魔君已然死亡。”
  “弒月魔君既死,至尊海殿卻依然鎮守……也就是說,弒月魔君雖死,但黑暗陰氣依然在蔓延……黑暗陰氣并非是來自于弒月魔君?”云澈沉眉道。
  “沒錯。”紫極沉重的點頭:“弒月魔君若是脫離弒月魔窟,也僅僅只是一只霸玄境的玄獸,毫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來自何處,源源不絕的陰氣。至尊海殿不得不繼續鎮守那里,依然每隔三年維持一次結界,到了今天,已是整整萬年。”
  “在確認弒月魔君已死后的數千年,至尊海殿依然會每隔五百年讓一名資質最差的弟子進入,以防意外的發生,最終,這些弟子也全都活著出來,也從而完全確定弒月魔君的確已滅亡,而后進入的次數也越來越少,進入其中的也不再是資質最差的弟子,一些長老,甚至海皇也會結伴進入其中一探真境,但其中陰氣太重,他們縱然是絕世強者,也最多停留幾十息就會馬上出來,并封死結界。”
  “至于你所關注的幽冥婆羅花……則是一千三百年前,在結界又到了滿五百年可以開啟之時,幾位從未進入其中的新晉長老在好奇之下結伴進入,快速行至盡頭時,忽然聽到了陰森的鬼哭之音。”
  “鬼哭……沒錯!”云澈精神一震,他雖從未見過幽冥婆羅花,但他的師父和他說起幽冥婆羅花時,就說過它會發出惡鬼哭笑般的聲音。
  “呵呵,循著鬼哭之音,他們看到了一株一丈來高的妖花,它莖葉紫黑,但盛開的花卻是妖艷到極點的亮紫色,花瓣之上繚繞著仿佛來自冥界的淡紫色霧氣,并且無風自舞,發出著猶如魔鬼時哭時笑的可怕聲音。”
  “據那幾位海殿長老之講述,他們在看到那朵紫色妖花時,瞬間有一種靈魂在被從身體里抽離的感覺……他們警覺之下,第一時間遠離潰逃,重新封死結界。但之后,有著帝君之力的他們卻全部大病一場,整整數月方才完全恢復。后經查閱,方知那就是傳說中的極惡妖花……幽冥婆羅花。”
  “此后,至今已一千三百年,弒月魔窟已再無人進入。”
  云澈的神色微微激動起來,因為紫極對幽冥婆羅花的那幾句描述,和當年在滄云大陸時師父和他講述的別無二致!
  “沒錯,那定然就是幽冥婆羅花無疑!”云澈點頭道:“幽冥婆羅花就是生長在陰氣極重的地方,那里的陰氣重到極點,當然極其適合幽冥婆羅花的生長。而且由于被結界隔絕,那里的陰氣非但不會消散,只會越來越濃郁,那么一千三百年前那株幽冥婆羅花應該依然還存在,或許還變得不止一株。”
  紫極搖頭苦笑:“話雖如此,但老朽方才說過,幽冥婆羅花二十四年開花一次,三天便會凋謝,而弒月魔窟五百年只能進入一次,且最多停留百息。你在這百息之間遇其盛開的可能……便如大海尋針啊。”
  “那我也總要試一試,畢竟,這是我到目前得到的關于幽冥婆羅花的唯一消息。”云澈毫無猶豫的道:“而且……我的運氣一向不錯!萬一它剛好開花了呢!”
  紫極再次搖頭:“至尊海殿數位帝君長老僅僅是看到幽冥婆羅花,便險些被奪魂,靠近與碰觸的后果更是不堪設想。縱然你進入之時它剛好開花,你又如何采摘?”
  “這個嘛……晚輩自有辦法。”云澈頗為篤定的道。他篤定的原因,自然是天毒珠。
  云澈從天毒珠里抓出十枚霸皇丹,放到紫極的面前,真誠的道:“感謝紫前輩詳細相告,此事對晚輩萬分重要。依照約定,這十枚丹藥,便以二十斤紫脈神晶的價格賣給貴商會。屆時委托貴商會拍賣的丹藥也會減至二十顆,絕不會多一顆。”
  紫極將十顆霸皇丹收起,深深的看了云澈一眼,他知道以這個年輕人的智慧和城府,定然已經從他方才的講述中察覺到了什么。他沒有去說破,手掌一翻,玄陣乍現,一枚深紫色的空間戒指被他推到了云澈面前:“這里面,便是二十斤紫脈神晶。”
  云澈拿起紫晶戒指,快速一掃,便收到了天毒珠之中,然后和紫極對視一笑。
  二十斤紫脈神晶……是神晶啊!就這么到手了……似乎也太特么容易了!!
  “云澈,你在解決鳳凰神宗一事后,可是要動身去拜訪至尊海殿?”紫極問道,眼神大有深意。
  “的確如此。”云澈點頭:“至尊海殿所在的位置,晚輩也知道個大概。”
  “其實,你并不需如此匆忙。”紫極淡笑著道:“五個月后,至尊海殿將會舉行一場‘魔劍大會’,而你,剛好也在受邀之列。相關的邀請函,也會在兩個月之內交到你的手上。”
  “哦?魔劍大會?那是什么?”云澈驚訝的道:“又為什么要邀請我?”
  “呵呵,關于此事,老朽未經許可,并不方便透露。不過到時,你可以詢問為你送達邀請函的人,他或許會為你解惑。”
  “哦……”云澈微微點頭,滿心疑惑,但也沒有追問:“既然如此,晚輩便不主動拜訪,靜待來自至尊海殿的消息吧。”
  到了現在,雖然依舊未能得到楚月嬋的消息,但此來的其他目的已全部達成,還收獲了“幽冥婆羅花”一事的驚喜和“魔劍大會”的疑惑。云澈站起身來,向紫極拱手道:“晚輩已叨擾紫前輩多時,是時候拜別了……請問晚輩岳父夏弘義……現在可在商會之中。”
  “呵呵……”紫極似乎早已預料到他會問起夏弘義,淡淡一笑,手指一彈,就在身側兩丈之處,一個黃色的傳送玄陣無聲的出現:“他就在商會一層,已經等候你一段時間了。你進去后,就可以見到他。”
  “謝過紫前輩。”云澈微帶感激的一頷首,然后送給身側三位少女一個微笑,轉身移步走入了玄陣之中。
  黃光一閃,玄陣帶著云澈的身影消失在了那里。
  紫極微怔一會兒,才緩緩坐下,臉上蕩動著極為復雜的神情。過了一會兒,他伸出手臂,小心的拿起一枚霸皇丹,目光再次盈.滿了深深的驚嘆,在細細的觀察了好一會兒后,他低低的自言自語:“如此驚世寶丹,竟是隨手而得,當真驚世駭俗……而且似乎還沒有名諱。”
  “此丹藥氣共分六股,每股氣息不同,剛猛各異。能成就霸皇,助力帝君,且毫無險弊,堪稱當世帝皇之丹,不若就叫它……”
  “六味帝皇丸吧。”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