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699 怒罵神凰


  面對云澈的嘲諷和挖苦,鳳橫空心中大舒一口氣的同時,沸騰的怒火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壓下,殺意更是比之先前膨脹了數十倍。因為鳳神像被毀已成事實,這份屈辱也將貼在他這一代鳳凰帝王的臉上,載入神凰國編年史,永遠都無法抹去。
  “云澈……好……真是好的很!”鳳橫空已是顧不得去想云澈為什么一日之間從流云城到了神凰城,他的聲音字字低沉:“三年前你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命……居然又等不及的來送死!!”
  鳳凰眾長老、皇子已全部到來,再加上全速而至的鳳凰弟子,呈一個巨大的合圍之勢,將云澈牢牢的圍在其中。
  徹底驚動整個鳳凰神宗,被鳳凰神宗如此大的陣勢合圍,這在鳳凰神宗歷史,同樣是從未有過之事。
  “竟然是你!!”神凰太子鳳熙銘眼睜睜的看著廢墟之上的云澈,一雙燃火的眼睛充斥著幾乎要炸開的強烈恨意,他是宗中最早知道云澈還活著的人之一,因鳳雪之事,他對云澈的恨意甚至還要超過鳳橫空……這股恨意最大的那一部分和鳳凰神宗無關,而是一股全部轉化成無盡殺機的妒意!
  “你這膽大妄為的畜生!三年前,我宗對你網開一面,你今日竟敢……竟敢毀我宗大門和鳳神像!!”新晉大長老鳳非烈手指云澈,在極怒中渾身發抖:“就算死上千萬次,都難贖其罪!!”
  “哈哈哈哈!”云澈仰頭長笑,隨之面孔和聲音陡然陰沉下來:“就憑你們這群鳳凰神宗的老狗,也有臉指責我?我蒼風國一向與你們神凰國無仇無恨,千年來還一直供奉你神凰國,從未中斷,更無得罪!但你們卻在這三年之間,無故踐踏我蒼風國土,毀我蒼風城池,殺我蒼風國民,讓蒼風土地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無數無辜之人喪命,無數婦孺老殘流離失所,將好好的一個安和的國度,變成了恐慌的地獄!”
  “你們此舉,簡直人神共憤,罄竹難書!”
  “我單單毀你們一個破城門和破雕像,便要死上千萬次贖罪。那你們這些人神共憤的罪行,是不是應該全宗上下、前后九族挫骨揚灰千萬次!!”
  “放肆!”鳳非然怒吼道:“在世上的生存法則,本就是弱肉強食!我神凰帝國吞并弱地,擴張國土,天經地義!我神凰帝國五千年,受先祖鳳神庇護,是神靈恩賜的國度!豈是你們蒼風區區彈丸小國可比!這鳳神像更是象征著我宗先祖鳳神的尊嚴與神威,你竟敢毀掉鳳神像,褻瀆和踐踏神靈威嚴,這是縱然你們蒼風小國所有人陪葬都贖不了的天大罪過!”
  “神靈?呵!”云澈低沉的冷笑:“你們現在居然還有臉提鳳凰神靈?歷史,的確是弱肉強食所鋪成,但人類的戰爭,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不傷及無辜平民,而你們,卻在蒼風國土焚燒城池,濫殺無辜,用的,還是鳳凰神靈恩賜予你們的鳳凰火炎!”
  “鳳凰是遠古時代的神圣之獸,而鳳凰炎,亦是一種被記載為‘圣炎’的玄炎!而你們,繼承著鳳凰神靈的血脈和力量,卻用鳳凰之炎去行慘無人道、豬狗不如的罪惡!讓原本純凈與神圣的神靈之火,沾染了無數無辜的鮮血和骯臟的罪惡……究竟是誰在褻瀆和玷污神靈的威嚴!!”
  鳳非烈:“你!”
  “我身上的鳳凰血脈,是傳承自另外一個鳳凰神靈!!”云澈用憤怒、輕蔑、仇恨的目光冷視著視線里的每一張面容:“它存在的時間,絕不比你們鳳凰神宗的先祖鳳神要短,但你們可知為何沒有另外一個鳳凰宗門的崛起?那是因為……在多年以前,一個鳳凰傳人以鳳凰炎與他人相爭時,不慎火焰失控,焚滅了一個城鎮,讓大量的無辜之人葬身鳳凰炎之中。鳳凰神靈大怒之下,在其一族的鳳凰血脈中刻下了殘酷的詛咒,讓他們的玄力永久無法突破初玄境,而且這個詛咒隨血脈代代傳承,永久不滅!”
  云澈的話,讓在場的所有鳳凰弟子臉色大變,有的甚至面露驚恐。
  “他們不過是以失控的鳳凰炎誤滅一個城鎮,便全族受千年詛咒,只能蜷縮在一個荒無人煙的角落代代懺悔,再不敢見天日!而你們呢!所犯下的罪惡,要何止千萬倍!卻居然還有臉說自己受鳳凰神靈庇護!我呸!!”
  “我毀這鳳神像,是你們根本已經沒有資格再稱鳳凰一族!讓神圣的鳳凰之像立于你門這罪惡與骯臟的地方,只會玷污鳳凰的尊嚴和神圣!”
  云澈伸出手指,直指鳳凰宗主:“鳳橫空!倘若鳳凰神靈真的還在世,它看到你們這罪惡、殘暴、骯臟到極點的罪行,它定會親手毀滅你們全族……否則,它就不配為鳳凰之靈!!”
  “住口!”鳳橫空羞惱大怒,三年前,他就領教過云澈嘴上的厲害。今日,他鳳凰神宗幾乎全體出動,將云澈合圍,卻被他怒然喝罵,氣勢上竟隱隱處在下風!而云澈聲如霹靂,他的聲音完全足以傳遍神凰全城,每一言更是在狠狠的摧毀著鳳凰神宗的威嚴與威望。他怒聲道:“云澈,你無故毀我鳳神像,觸犯先祖鳳神在先,居然還膽敢反污我們于不義之地!我鳳凰神宗所作所為,皆依先祖鳳神的旨意!你休要在這里信口雌黃,蠱禍人心……”
  “哈哈哈哈哈哈!!”鳳橫空還未吼完,便已被云澈的狂笑聲打斷,云澈看向他的目光,也已變得無比之鄙夷和不屑:“鳳橫空,我雖然向來對你厭惡之極,但卻也一直以為你既能成為鳳凰宗主,應該是個嚴正不阿,至少不辱鳳凰之名的人。我真是萬萬沒有想到,你坐擁著鳳凰神靈所賜的血脈、力量與地位,還有鳳凰神宗五千年榮華,卻非但不悔自己做下的滔天罪惡,卻將這染滿了無數無辜鮮血的骯臟污水倒在了鳳凰神靈的頭上!!”
  “你……”鳳橫空全身一晃。
  “你可對的起你身上的血脈!你可對得起鳳凰神靈!!你可還有一丁點的人性和良知!死后……可有半點面目去見你的列祖列宗!!”
  “雪心若冰雪,有著天使一般的心靈!卻竟有你這樣一個殘暴罪惡,忘恩負義,豬狗不如的父親!你不僅僅不配擁有鳳凰血脈,不配成為這神凰帝王,更不配做雪的父親!!”
  鳳橫空所言讓云澈徹底暴怒,讓他心中再無半點僥幸與憐憫,字字都是鋒利惡毒到極點,直刺鳳橫空的要害。鳳橫空面孔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在極度的惱怒之下全身玄氣逆流,險些吐出一口血來。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胡言亂語!!”鳳熙銘站到鳳橫空身側,怒聲吼叫道,鳳神是死是活,他很清楚,鳳橫空這三年間下的命令,他更是清楚無比:“父皇,這個小畜生摧毀鳳神像在先,辱罵我鳳凰神宗在后,就算他救過雪的命,也絕無原諒之理!直接將他拿下,就地處死!!”
  “沒錯!父皇和眾長老何須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多費唇舌,直接殺了他……碎尸萬段!!”
  說話的是站在眾長老后方的十四皇子鳳熙洛!在見到云澈時,他就雙目瞪大,牙齒緊咬,滿目仇恨!三年前,在七國排位戰上和云澈一戰,他不甘敗北之辱,強行焚祭精血,最終不但依然慘敗,還因精血大損而讓玄力從王玄境八級退步到王玄境七級,更殘酷的是天賦也出現了不可逆轉的折損。
  如今三年過去,他吃了無數的靈藥,耗了大量的紫晶,才勉強恢復至王玄境八級初期,尚不如三年之前。天資也再不復曾經的年輕一輩第一人,在眾皇子中的超然地位也一落千丈。
  而這一切,他沒有歸咎于自己的沖動愚蠢,反而全部歸罪到云澈的身上,對其恨之入骨。如今看到云澈活生生的出現,他憤恨的幾乎要將牙齒咬碎。若不是知道自己如今更不可能是云澈的對手,他定然會像瘋狗一樣沖上去將他撕成碎片。
  鳳橫空呼吸變得灼熱,胸口更是起伏的極為急促,可想而知云澈方才的怒罵對他造成了何等的沖擊。他伸出手來,顫抖著聲音道:“馬上殺了他!”
  “直接轟殺……不留全尸!!”
  這是鳳凰城前,鳳橫空親口所下的絕殺令!“不留全尸”四個字,彰顯著他心中膨脹到極點的憤怒和殺機。
  絕殺令下,云澈的前、后、左、右四個方位,分別有一人飛射而出,直取云澈,而且這四個人全部都是鳳凰長老!剛剛的大會之上,鳳橫空已說過鳳虎威是死在云澈之手,說明云澈的實力或許已經到了霸皇中期……甚至后期!因而,四大長老沒有托大,一起出手,勢要將云澈一瞬轟殺!
  后方,還有數十鳳凰長老和蜂擁而至的鳳凰弟子……云澈今日無論如何,就算是有一萬條命,也別想活著離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