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702 破空而起


  夜幕沉下,神凰城卻依然沒有安靜下來,搜尋云澈蹤跡的鳳凰弟子依然鍥而不舍的當著沒頭蒼蠅。一整天毫無所獲的他們無不是又怒又憋屈,更沒臉回去復命,情緒也變得焦躁起來,開始強行闖門搜索各大商會、宗門、醫館甚至民居,幾乎只要是個能盛人的空間都會被翻個底朝天。
  當然,除了黑月商會。
  即使如此,他們依然連云澈的半個影子都沒摸到,倒是惹得神凰城群憤迭起,敢怒不敢言。
  一直到了午夜,搜索才總算停歇下來,但鳳凰神宗之內依舊是燈火通明。出動幾乎全宗之力都未能尋到云澈蹤跡,這讓全宗上下震驚之余,氣氛也變得格外壓抑。鳳橫空和各大長老無一安眠,聚在鳳凰大殿徹夜商討對付云澈之事……以云澈遁走前撂下的狂言,明日,他定然還會來!
  這次,無論如何都必須將云澈轟殺。第一次被他毫發無傷的遁走,還可以理解為對他異常的速度措手不及。若是第二次他自己送上門來依然沒能殺了他,那么,整個天玄大陸都要看他們鳳凰神宗的笑話,就連足足五千年的鳳凰威懾,都會一落千丈。
  經過了一天半夜的混亂之后,第二天的神凰城卻是異樣的安靜,尤其是鳳凰神宗,氣氛壓抑的如同被罩在一個巨大的鍋蓋中,宗中每個人的呼吸都似乎在刻意的屏住。
  神凰城中,不斷有人看向鳳凰城的方向,只不過卻看不到了那個釋放著巨大威壓的鳳神像。
  鳳凰神宗,鳳橫空一夜未眠,也一夜未出宗門。他站立在鳳凰大殿的正前方,抬頭看著上空,全身釋放著讓人膽顫心驚的煞氣……鳳神像被毀,他的兒子被殺,不但被云澈逃走,一天一夜過去,卻是連對方的蹤跡都沒有找到,此時只能被動的等對方自己出現,他心中的憤怒和怨恨早就無以復加。
  “宗主。”三十八長老鳳云止走過來。
  “找到云澈藏身之處了嗎?”鳳橫空毫無表情的問道,他的音調,表明著他對問出口的話絲毫不抱希望。
  鳳云止搖頭,然后低聲道:“已經一天一夜了……十四皇子的送葬儀式也該……也該……”
  鳳橫空的眉心如同被扎入一根鋼針,猛然痙攣,鳳熙洛不但死了,而且連哪怕一丁點的殘尸都沒有剩下,每每念及于此,便會感覺到撕心般的劇痛。他無比低沉的道:“云澈還沒有抓到……必須以他的命和血,來安慰洛兒的亡魂!”
  鳳云止俯首,一聲輕嘆:“我明白了。昨日毫無防備,才被他逃走,今日若是再來,絕無生離可能。在城內搜尋一天一夜毫無云澈蹤跡,他顯然已經逃離了神凰城。現在城內的每個角落都分布了眼線,他一旦入城,我們必將第一時間察覺,然后迅速通知至宗內,靜待他來自投羅網。”
  “現在可有什么動靜?”鳳橫空問道。
  “并無。”鳳云止再次搖頭:“今日不同昨日,他來時也定然會萬般謹慎,極有可能在天黑之后行動。哼……這次,他要么不來,而一旦踏入我皇城之內,我們定會馬上知曉。等他臨近鳳凰城時,只需一瞬,便可將他……”
  “啊啊啊啊啊……救我……父皇救我!!”
  就在這時,一聲驚恐到極點的慘叫聲響起,如同在壓抑安靜的鳳凰城投下了一枚驚雷,鳳橫空和鳳云止臉色同時大變,而所有留在鳳凰城中的鳳凰長老、弟子也都蜂擁而出,看向慘叫聲的來源。
  轟!!
  一聲爆響,距離鳳凰大殿僅一里之遙的一個宮殿轟然炸開……而且,那還是一個皇子的宮殿!沖天而起的火光煙塵中,一個人影提著另一個人影高高飛起,直達百丈高空,驚恐到極點的嘶啞慘叫聲也從這百丈高空聲嘶力竭的傳來。
  看著空中的兩個人影,所有鳳凰城的人無不露出驚恐無比的神情。
  “云……云澈!!”
  “十三皇子……那是十三皇子!!”
  那個正在發出驚恐慘叫的,竟是神凰十三皇子鳳熙辰。而將抓著后頸提在空中的,赫然便是云澈!!他瞳眸半瞇,臉上帶著和昨日一樣的冰冷嘲笑,傲然的藐視著下方所有的生靈。
  “不……不可能!他是什么時候……不可能!!”鳳云止眼瞳放大到幾乎爆裂,他方才還在向鳳橫空保證云澈別說靠近鳳凰城,只要踏進神凰城半步,便會立刻知道。
  但他這句話才剛剛說完,云澈竟然從他鳳凰城的正中區域出現,手中,還抓著十三皇子鳳熙辰!!
  從神凰城,到鳳凰城,到十三皇子的宮殿……直到十三皇子落入云澈手中,竟沒有一個人察覺!!
  天玄七國的霸主,神凰帝國核心的核心,臨近圣地級別的五千年宗門,竟被云澈如入無人之境!!
  鳳云止在顫聲呼喊著不可能……所有的鳳凰長老和弟子,也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鳳橫空,相隔一日,我們又見面了。我說過今天會來,可是半點都沒有失約啊。”云澈目光下視,任由手中的鳳熙辰在那嘶聲慘叫,他今日選擇鳳熙辰當然不是沒有原因,作為一個睚眥必報的人,當初這個十三皇子強行攪亂他與蒼月的大婚,并狂言將他就地“清理門戶”的事,他可完全沒有忘記。那時因自己實力太弱以及其他的諸多顧忌,他無法對鳳熙辰下死手,但今天可就不同了:“可惜你們鳳凰神宗的人還真是沒有禮貌,我從神凰城一路大搖大擺的到了這鳳凰城,居然一個打招呼的都沒有。你們鳳凰神宗的待客之道還真是讓人失望啊。”
  云澈在不被察覺之下進入到鳳凰城內其實并不難。以流光雷隱隱蔽氣息進入神凰城,隨便弄死個落單的鳳凰弟子,以玄罡讀取他的記憶,再易容成他的樣子,然后大搖大擺的進入鳳凰城就可以……他的身上,本來就可以釋放鳳凰氣息,易容、記憶、玄力氣息……一切完美無暇。就是從鳳橫空身前走過,他都不一定能察覺出異樣,更不要說他人。
  “放下十三皇子!!”離云澈最近的一個鳳凰長老哆嗦著嘴唇大吼道。
  鳳橫空的臉色已是青紫一片,昨日鳳熙洛被云澈當著他的面轟殺的畫面還猶在眼前,直到現在他都未能緩過來,現在,他又是一個兒子被云澈挾持在了手中,他手指云澈,在極度的憤恨之下,全身幾乎每一個細胞都在劇烈的哆嗦:“云澈……你若是敢對他下毒手,朕……朕必要你付出千萬倍的代價!!”
  “呵呵,這樣的話,你昨天好像都不止說過一遍了,但好像并沒有什么卵用,你的兒子該死的時候,還是要死。”鳳橫空的話就算再惡毒一百倍,也別想對云澈造成半點威懾,他笑瞇瞇的道:“不過你也不用這么激動,再怎么說你也是神凰國的皇帝,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能忘記了帝王威儀不是?再說了,你這兒子不是還沒死么,當然,你要是依然和昨天那樣不識抬舉的話,可就說不定了。”
  “父皇……救我……救我……”
  鳳熙辰全身的力氣被封鎖,毫無掙扎的動作,只有口中還有發出足夠的慘叫和哀求聲。當年,在蒼風國時,他就領教過云澈的狠辣手段,昨天,鳳熙洛更是慘死在云澈的手上,他很清楚的知道身后的人是一個真正的魔鬼,是真的會要了他的命,而不是單純的嚇唬他。足以讓七國所有宗門恐懼戰栗的鳳凰威懾,對他根本毫無作用。
  “閉嘴!你是神凰皇子……朕什么時候教過你如此卑微的貪生怕死!簡直丟盡我鳳凰神宗的臉面!!”鳳橫空怒斥,但他的聲音早已顫抖。他憋了一天一夜的怨恨,本想在云澈“送上門來”后,不惜親自出手將他虐殺來為自己的兒子復仇,但現在,云澈就在眼前,他涌起的力量讓身體周圍的空間都不斷的扭曲,但卻根本無法對云澈出手。
  因為云澈手中的,是他的另一個兒子!
  大長老鳳非烈迅速向鳳橫空傳音道:“宗主,這云澈分明就是個瘋子,什么事都做的出來,現在十三皇子又落到了他的手上,千萬不要再觸怒他……他現在只挾持十三皇子而未下毒手,顯然是想再一次威脅我們答應昨日的條件。我們暫且虛與委蛇,答應他的條件……總之先保下十三皇子再說!十四皇子已逝,我們絕不可再失去一個皇子了。”
  縱然隔著十幾里,都能清晰的感覺到鳳橫空的殺意和憤怒。數十鳳凰長老從各個方位飛起,與云澈處在同一高度,呈一個巨大的合圍之勢將他圍在中間。鳳非烈深吸一口氣,道:“云澈,你竟然能無聲無息的潛入我鳳凰神宗,還挾持十三皇子,的確算你神通廣大。今日,我們不得不再次認栽。也罷,你只要放了十三皇子,那么,你昨日提出的三個條件,我們鳳凰神宗可以全部答應。”
  眾鳳凰弟子全部一驚,隨之頓時反應過來,以鳳凰神宗的立場和尊嚴,絕無可能執行昨日的那三個條件,這顯然是大長老的緩兵之計。以云澈的狠辣手段,這也的確是唯一的方法。
  待救下十三皇子,后續的一切,當然完全由不得云澈做主。
  “哦?昨天的三個條件?”云澈的眼神透著危險的戲虐:“昨天的三個條件和今天又有什么關系呢?大長老的記性好像不太好,我昨天可是清清楚楚的說過,那三個條件,是我云澈以這輩子最大的仁慈,賞賜給你們的最優厚的機會。可你們卻偏偏不識抬舉,難道你們還夢想著今天是和昨天一樣的條件嗎?”
  “你!!”鳳橫空身上的玄氣驟然爆開,將身后鳳凰大殿的兩根粗壯立柱瞬間沖斷。
  鳳非烈迅速以眼神向鳳橫空示意,極力壓下心中的怒火,道:“好……你大可以說出今日是什么條件!”
  “不愧是取代鳳非煙的新晉大長老,真的爽快。”云澈一臉的贊賞,然后手掌一翻,將鳳熙辰提起到半空,帶起他一聲更加驚恐的慘叫:“那你們可要好好的聽清楚了。”
  “第一,二十五日之內,所有神凰軍從我蒼風國境撤離,一個人,一個頭發都不能留下,且兩百年內不得再進犯半步!”
  “第二,鳳橫空親擬詔書,向我蒼風國賠罪,昭告天下!再由你鳳凰大長老親自將賠罪書送至蒼風皇室,并當面謝罪!”
  “第三,賠償我蒼風國兩百億紫玄幣!!”
  云澈說出的三個條件,依然是退軍、賠罪、賠償,但每一個,都比昨日嚴苛的多,尤其是賠償,直接比昨日多出了整整一倍。
  這次,別說鳳橫空,就算最低級的鳳凰弟子都氣的直哆嗦,但,云澈的話卻依然沒有說完……
  “第四,將位于你們神凰國東北邊界的赤瓊城割讓給我蒼風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