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705 封凰禁陣

下一頁
  神凰城南,云澈盤坐在一處荒蕪山地的凹陷處,雙目閉合,全身玄氣微蕩,頭頂之上,一個朦朧的小塔在緩慢的旋轉,釋放著時有時無的淡金色光芒。
  睜開眼睛時,天空已經大亮。云澈站起身來,只覺得神清氣爽,玄脈中的玄力更是充盈到極點。大道浮屠訣到了如今境界,他已無需睡眠,潛心修煉大道浮屠之時,天地氣息的滋養之下,短短幾十息便相當于普通玄者數個時辰的睡眠。
  或者反過來講,他已經不需要去刻意的修煉大道浮屠訣,平時的睡眠即為修煉。
  “這一夜居然這么安靜,看起來鳳凰神宗已經放棄搜尋我了?”云澈看著神凰城的方向自言自語道:“這么說來……那十幾個君玄境界的老怪物該出來了吧。”
  “不要連續得手就小看了鳳凰神宗。”茉莉冷冷的警告道:“我可是在那里察覺到了君玄境后期的氣息……而且不止一個!”
  “你放心,我如果是那種大意輕敵的人,早就不知死了幾百次了。”
  “哼,你‘死’的次數還不夠多么!”
  “……”
  “今天還是準備潛進去嗎?”茉莉問道。
  “不用。”云澈浮空而起,飛向了鳳凰神宗的方向:“驚喜這種東西,一次就夠了,再來的一次反而無趣。”
  云澈的臉上,在這時露出危險之極的冷笑:“機會,我已經給過鳳凰神宗了。前兩天的仁慈,算是我對雪的報答……從今天開始,我會讓他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噩夢!”
  云澈極速飛行,一股狂風被他狠狠的甩在后方,視線中的神凰城也從一個輪廓快速變得清晰。今天的他和昨日一樣,都是一大早,便直接去“拜訪”鳳凰神宗。
  云澈一路毫無遮掩,掠過神凰城上空,直沖鳳凰城而去。幻光雷極之下,所有人都只能聽到一道尖銳無比的氣鳴聲,而他們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時,卻只能勉強看到一個快速消失在視線極處的黑點。
  隨著云澈速度緩下,鳳凰城已在眼前。
  “今天的神凰城真是安穩,搜尋我的鳳凰弟子全部都收回去了。看來,今天要面對幾個君玄境的老怪物了。”雖然如此說,但云澈的表情卻看不到多少慎重。鳳凰神宗的帝君,他或許打不過,但,他極限之下的速度,能輕易追及他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小妖后而已,估計就算是四大圣地之主,要追上他都不是那么容易。
  而鳳凰神宗暫時還出不了圣地之主那個級別的強者。
  “看來要讓你失望了。那十幾個帝君的氣息還在原來的地方。”茉莉淡淡的道。
  “嗯?”云澈面露訝異:“不應該啊。被我殺了兩個皇子,卻連我一根頭發都沒傷到,今天更是直接放棄了搜尋,就算那鳳橫空是忍者神龜(what鬼?),也不該不舍得去喊那些老怪物出來吧。難道說……他準備了什么其他的手段?”
  “鳳凰城中心區域三百丈的范圍,多了一個隱藏的很好的玄陣。”這個集數十個鳳凰長老之力,耗費整整八個時辰的時間所鑄造、隱藏的玄陣不但被茉莉一眼識破,聲音中還明顯帶著不屑:“這個玄陣應該就是給你準備的,玄陣的氣息,倒是和三年前太古玄舟上,那個雪公主所中的封印玄陣相似。”
  “封凰禁陣?”云澈眉頭一沉。三年前,鳳雪中了無論玄力、血脈都不及自己的鳳非煙的封凰禁陣,都被封住全身玄力,而且持續十二個時辰之久,可見其霸道程度。
  “難怪不請那幾個老怪物出山,原來居然給我準備了這么一份大禮。”云澈一聲冷笑:“這么大一個封凰禁陣……他們還真舍得下力氣。不過看來我多少要小心一點了……”
  “小心?哼,可笑!”茉莉不屑的哧聲:“你的玄脈,可是由邪神不滅之血所鑄,是邪神之玄脈!這世上,除非神之階層的力量,否則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對你的玄脈造成封印或壓制,區區封凰禁陣,在邪神玄脈面前只是個笑話。”
  “……哦,這樣啊。”云澈一瞪眼,隨之又微微點了點頭,小聲道:“好像是這么回事……”
  天威劍域的“天威鎮魂陣”,連他君玄后期的爺爺云滄海的玄力都能強行壓制,卻對當初只有地玄境玄力的他毫無影響。而封凰禁陣再怎么樣,也不可能強過天威鎮魂陣吧?
  云澈完全放下心來,一個瞬身,便已沖進了鳳凰城的范圍。
  “什么?全軍覆沒?”
  從蒼風那邊傳來的消息,讓鳳橫空瞬間震怒。因為云澈,他的心情本就差到極點。今日天才大亮沒多久,他便再次接到一個始料未及的噩耗。
  “不可能!”鳳橫空重聲道:“云澈他現在分明就在我神凰!沒有了云澈,區區蒼風,怎么抵擋的住我神凰軍!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是云澈在這一夜之間趕回去了不成!!”
  “西軍和東軍都是各遣二十萬軍,連夜趕向蒼風皇城,大致在今晨相同時間到達。西軍在發回已臨近蒼風皇城的消息后,包括督軍長老之內,都再無動靜,和之前消失的中軍一模一樣!東軍則稱督軍長老鳳雷鳴和一個人交手,但遭遇慘敗,鳳雷鳴應該是絕望之下,引動全身玄力想要焚掉蒼風皇城,卻被對方以極強的風玄力反卷向了我軍,讓東軍死傷慘重,最終只幸存四萬殘兵。”鳳非然沉重的道。
  “風玄力?難道蒼風那邊除了云澈,還有能超越我鳳凰長老的強者?”鳳橫空臉色越來越暗。云澈從未用過風玄力,那個人也自然不會是云澈……但他鳳凰神宗的長老級人物,任何一個都是可以在天玄七國橫著走的無敵存在,蒼風國出一個云澈已是讓人難以相信,甚至震動整個天玄大陸,又怎么會還有他人!
  “那個人的確不會是云澈,至于他的身份,我會派人迅速著手調查。只是,中軍覆沒,西軍和東軍又受到重創,蒼風駐軍的軍心現在一片大亂……唉。”鳳非然長嘆一口氣。
  “那倒沒有太大的所謂。”太子鳳熙銘說了一句外人聽來一定會深感疑惑的話:“反正我們想要的東西已經基本拿到了,就算是就此撤兵也……”
  “但云澈必須死!”鳳橫空恨聲道。
  這時,那個噩夢一般的聲音,緊隨著鳳橫空的低吼從外面傳了下來:“鳳凰神宗的老狗們,你們的云爺爺來了,還不趕緊出來迎接!!”
  “云……澈!”鳳橫空滿腔的怒恨頓時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地方,滿頭的黑發幾乎在一瞬間全部豎起,額間的火焰印記直接顯現,并竄起暴躁的火焰。這次,云澈的聲音傳來的位置并不是鳳凰城的中心,而是城門位置。這分明意味著他都懶得向昨天那樣悄然潛入,直接大搖大擺的到來,來了后還大聲宣告,唯恐鳳凰神宗沒有察覺。
  這無疑,是對鳳凰神宗赤裸裸的蔑視!!
  “朕……今天一定要親手將他碎尸萬段!!”同樣的話,鳳橫空已說過太多遍,而每一次所蘊含的恨意都要遠勝上一次。他剛要沖出,鳳非烈已快速抬手攔住他:“宗主,暫且冷靜。我們估計放松戒備,連搜尋弟子都收回,就是為了誘他像昨日那樣潛入,然后直接落入封凰禁陣,但好像失算了,聽他的聲音,顯然是在城門位置……不管他的身法玄技是不是幻光雷擊,那樣的速度,絕非我們能追及,要拿下他,目前最穩妥的方法就是引他到封凰禁陣之中。”
  鳳橫空停住腳步,他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最終,落在了九皇子鳳熙麟的身上:“麟兒,在朕的所有兒子之中,除了熙銘,你的心思最為沉穩,為人最有大將之風,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你可有此膽量?”
  鳳熙麟向前,毫無猶豫的道:“兒臣定不會讓父皇失望。”
  “好!”鳳橫空重重點頭:“有你這句話,你已經沒有讓朕失望。你放心,熙辰和熙洛已先后遭了云澈毒手,朕絕不會再讓你們任何一個人遭遇不測。那封凰禁陣集合了整整三十六個長老的力量,就算是你爺爺入了其中,也將難有反抗之力。若能將云澈引入那里,他就算有通天之力……也別想再逃!!”
  轟!!!
  鳳橫空帶著怒火沖天而起,將數尺厚的大殿之頂直接沖塌。鳳凰城門位置的上空,云澈雙手抱胸漂浮在那里,依然是滿臉的從容和讓所有鳳凰弟子恨不能將他撕碎的蔑視。所有鳳凰長老也都已第一時間出動,但并沒有像昨日那般將他合圍,而是散落的分布在鳳凰城上空,以目光和氣息將他牢牢鎖定。
  但每一波長老的后方,都牢牢的護著一個皇子。顯然,隨著接連兩個皇子死在云澈手上,鳳凰神宗已成驚弓之鳥,每個皇子都由數個長老替身守護,唯恐云澈再對某個皇子下手。他們甚至想過將眾皇子藏匿于他處,但,整個神凰國,有著最強守護力量,也可謂最安全的地方,卻又偏偏是這鳳凰城……
  相比于前兩日,今日再見到云澈,上至鳳凰長老,下至鳳凰弟子,都感受了一股深深的懼怕和心悸。他第一天到來時,所有人唯一想到的,就是他來自尋死路。但,兩天時間,他在幾乎全部長老級人物都在場的情形之下,連續殺了鳳凰神宗兩個皇子,而他自己不但沒死,根本連一絲能看出痕跡的傷都沒有。
  鳳凰神宗的尊嚴,第一次被一個人如此徹底的踩到腳下。
  看到鳳橫空出現,云澈的目光頓時轉向了他:“鳳橫空,又是美好的一天,我們再次見面了。你猜你今天會不會再死一個兒子呢?”
  這句打招呼的話,一個再普通的人聽來都會瞬間火冒三丈,何況鳳凰宗主。鳳橫空直把牙齒咬到滲血,才生生的壓下不顧一切沖上去將他撕碎的沖動,用低沉到極點的聲音道:“云澈……你殺了朕兩個兒子……這不共戴天之仇,朕一定會讓你萬倍、十萬倍的償還!!!”
  “呵呵,”云澈淡淡的冷笑:“我殺你兒子的仇,你能不能報我不知道。但你鳳凰神宗殺我父皇,踐踏我國土國民之仇,我會讓你們鳳凰神宗一個子都不會少的血債血償!”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