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707 信念崩塌


  “既然你這么急切的想死,那我就如你所愿。”云澈幾乎都要氣笑了。若是他事先并不知道封凰禁陣的存在,說不定還真有可能不經意間進入到封凰禁陣的區域。但鳳熙麟這么一咋呼,他就算智商再低上一半也會馬上生疑,反而絕對不會靠近那里……除非他腦門被驢夾了。
  至于現在,他當然要拉低智商來配合這貨的表演。
  云澈身影一晃,已是直沖鳳熙麟所在的位置而去。雖然手里還抓著鳳熙,但速度依然快到了極點,他的身影劃出流星一般的殘影從鳳凰城穿梭而過。
  “保護九皇子!!”
  眾鳳凰長老迅速沖上,想要阻攔在云澈身前……當然,只是裝模作樣,在明白了鳳熙麟的意圖后,他們巴不得云澈馬上沖過去。此時見云澈中招,他們無不是心頭暗喜,沖上去的速度也自然刻意慢了半拍。
  云澈本就極快的速度反而越來越快,閃電般的穿過片片人群,將作勢沖上來的鳳凰長老全部甩在身后……
  嘶啦!
  從快到極致的速度到驟然減速停止,空氣被帶起刺耳至極的撕裂聲。鳳熙麟猛然后退,全身連續數個激靈……方才還在數里之外的云澈,竟是轉眼之間就這么出現在了他身前十步之內,手里還提著一個人,這等驚世駭俗的速度,鳳熙麟就算在夢里都沒有見過。
  他心中的震驚和驚懼,無異于大白天忽然看到一只鬼魅從天而降。
  但驚懼之中,卻是無盡的狂喜。因為他們的腳下所在,便是隱藏封凰禁陣的地方。云澈所站立的方位,更是這封凰禁陣的核心所在。
  鳳橫空等人眼睜睜的看著云澈進入到了封凰禁陣的區域,無不是大喜過望。鳳橫空一聲爆吼:“起陣!!”
  將封凰禁陣喚醒,只需一個鳳凰長老的力量便可做到。但在鳳橫空的這聲大吼下,在場卻是三十多個鳳凰長老同時出手,霎時,沉寂中的封凰禁陣僅僅一瞬間便完全釋放,一個覆蓋足足百丈區域的赤紅玄陣以云澈的腳下為中心驟現,釋放出深邃如血的火光,火光之中,強橫到極點的封印之力如被喚醒的餓狼,吞噬向了陣中的云澈和鳳熙麟。
  云澈感覺到一股被壓制的感覺忽然從玄脈上傳來……但這種壓制感僅僅持續了一瞬,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對面,鳳熙麟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臉上也快速褪去血色,身上的玄力氣息如退卻的潮水般快速消散。但他非但沒有驚慌失措,反而一改之前的神態,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云澈!任你有通天之能,還不是栽到了本王的手上!這是我鳳凰神宗最強的封印玄陣,不要說你只有區區王玄境,就算你有帝君之能……也等死吧!”
  狂笑聲中,鳳熙麟身體一晃,在嚴重脫力下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但臉上的狂笑卻是沒有半點收斂。
  “麟兒,做得好!!”鳳橫空發泄般的大吼直震得大地微顫。整整兩天,極度的憤怒、怨恨、屈辱和憋屈讓他幾乎五臟碎裂,如今看著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被封凰禁陣的封印之力吞沒,那是一種強烈到無法形容的快意。
  “云澈,這次我看你還往哪里跑!”鳳熙銘也快速靠近,厲吼道。
  “宗主,待我將他擒到你面前……這個孽畜就由宗主親自處決,以慰十三、十四皇子在天之靈!!”
  十八長老鳳云止離的最近,他已玄氣釋放,如一只大鳥般撲向云澈。他也是這個巨大封凰禁陣的鑄陣者之一,可在很大程度上控制陣勢,因而這個封凰禁陣的封印之力并不會對他生效。
  此時云澈依然安靜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并沒有什么變化,但他在鳳凰神宗所有人眼里都已是待宰羔羊。因為那是封凰禁陣!是他鳳凰神宗傳承了數千年,霸道到極點的封印玄陣!鳳凰弟子一旦中陣,必被封印玄力,絕無幸免之理……即使是承載著鳳神之力的雪公主都不能。
  對鳳凰神宗之外的玄者效果上雖然會大打折扣,但同樣會造成極強的封印效果……至少要遠比那些普通的封印玄陣強的多。
  而云澈腳下的這一個還不是一般的封凰禁陣,而是由三十多個鳳凰長老合力完成,其封印力量之霸道,或許連中期帝君都有可能封印……威力之上,就算比之天威劍域的天威鎮魂陣都差不了太多。
  “云澈……受死吧!”鳳云止沉聲吼道。
  噗……隨著云澈五指的松開,一直被他抓在手中的鳳熙掉落到了地上。本就被云澈壓死了玄力,又受封凰禁陣的影響,他趴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只有口中微弱的呻吟著。
  “哈哈哈哈,你現在別說玄力,就連肉體上的力氣都別想用出來。”看著完全“脫力”的云澈,鳳云止大聲狂笑:“你這孽畜,毀我宗鳳神像,殺我兩位神凰皇子,就算死上千萬次都難贖此罪!現在你落到我們手上……你就算是死了,也會在地獄中永遠銘記觸犯我鳳凰神宗,殺我神凰皇子的后果!!”
  “十八長老,不要殺了他,不然就太便宜他了。”鳳熙麟興奮的叫道。
  “那是當然!定要他讓生不如死!”怒吼聲中,鳳云止右手成抓,直直的抓向云澈的喉嚨。
  就在他的手掌距離云澈還有不到三丈之距離時,他視線中的云澈緩緩的轉過來,對著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那一剎那,鳳云止全身一寒,一股森然的感覺瞬間從他的脊椎骨蔓延至全身……下一個瞬間,他似乎看到了云澈的身影輕微的晃動了一下……
  轟!!!!
  沒有任何預兆的,鳳止云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口從蒼天掄下來的萬噸巨錘狠狠轟擊,耳邊,還有身體內部,傳來了山岳崩塌、雷霆碰撞般的巨大轟鳴聲……本能放大的瞳孔中,是云澈那張依然淡笑,卻不知為什么已經近在咫尺的面孔。
  云澈緩緩的將自己的右拳從鳳止云的心口部位挪回,然后漫不經心的甩了甩手腕。他拳頭轟在鳳云止胸口時的轟鳴聲震耳到了足以傳遍半個神凰城,可想而知這樣的轟擊之下該是何其可怕的力量,別說一個人,就算是一塊巨石,也該被轟飛到十里之外。
  但鳳云止非但沒有被轟飛,就連退都沒有退一步,直到云澈把手臂收回,他依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只是他身上的玄力氣息完全潰散,已幾乎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存在。
  一陣清風吹過,鳳止云身體后傾,如一具木頭樁子般直直的倒了下去……沒有動作,沒有氣息,也沒有絲毫血跡,唯有一張臉呈現著嚇人的灰白色,他一雙眼瞳外凸,放大到極致的瞳孔幾乎占據了整個眼球。
  本是灼熱的空氣變得無比陰寒死寂,鳳凰神宗所有人輕松、興奮的表情徹底僵化在了臉上,本全速沖來準備制裁云澈的鳳橫空、還有眾長老、皇子也全部如遭雷擊,停滯在那里,一個個目光呆滯的看著眼前根本不應該出現的畫面,猶若石化。
  直到鳳云止直挺挺倒下,他們才如夢方醒。鳳非烈一聲悲呼:“云止!!”
  “十八長老!!”
  “呵!”云澈一腳踢出,將鳳云止遠遠的踢向了鳳橫空。鳳非烈迅速向前,將鳳云止接在手中,入手的那一剎那,他便雙臂一顫,待他玄力探視,全身都跟著顫抖起來。
  “云止如何?”鳳橫空迅速靠近,說話間,他的手掌也放在了鳳云止的胸口上……短暫碰觸,他便閃電般的收回手掌,臉上呈現著還要遠遠超過鳳非烈的震驚。
  鳳云止五臟稀爛、玄脈粉碎、經脈盡斷,全身的骨頭全部化成了粉末……
  身體外表完好無損,而內部卻被毀成了一團漿糊。
  而云澈,僅僅是在他胸口轟出了一拳。
  鳳云止目前在鳳凰眾長老中位列第十八,玄力高達霸玄境八級!!竟在云澈僅僅一拳的轟擊之下,死的如此徹底!
  “云澈……你……你……你!!!”鳳橫空那聲發泄般的大吼才剛吼出不過數息的時間,他已經開始想該如何處置云澈才能發泄心頭之恨,但,不過轉眼之間,云澈沒有被鳳云止拿下,卻是鳳云止慘死在了云澈的手上。
  而云澈的腳下,依然閃動著封凰禁陣的玄光,一層近乎血色的封印光芒正籠罩著他的身軀。鳳橫空毫不懷疑,若是他在陣中,在這股來自封凰禁陣的封印玄光下,他的鳳凰玄力將被完全封鎖,一絲一毫都無法動用。
  但云澈……
  “接著笑,接著喊啊,我很喜歡聽。”云澈目光移動,微笑欣賞著視線中所有人那如見鬼神的表情。
  “不可能……不可能……”一個參與鑄造封凰禁陣的鳳凰長老瑟縮著瞳孔,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失魂的顫聲呢喃:“那可是封凰禁陣……是封凰禁陣啊……”
  云澈站在三十多個鳳凰長老合力鑄成的封凰禁陣中一拳轟殺了一個鳳凰長老……這帶給他們的不是憤怒和屈辱,而是近乎信念的崩塌。
  云澈的身后,鳳熙麟之前狂笑的姿態完全扭曲在臉上,全身在癱軟中瑟瑟發抖。這時,云澈雙臂一伸,一股玄氣卷動,恐懼的慘叫聲中,鳳熙和鳳熙麟被他同時吸附在手上。他懶得看那鳳熙麟一眼,在和鳳橫空的對視中,將他的兩個兒子捏著喉嚨緩慢的舉起:“鳳橫空,我今天原本只想在你不聽話的時候殺你的一個兒子,畢竟你就十四個兒子,太早殺光的話,可是會透支我的樂趣。奈何你這個九兒子居然如此客氣,等不及的非要自己來送死,那我只好成全他了。”
  “父皇……”鳳熙麟虛弱的出聲,聲音嘶啞而絕望。因為他知道,鳳熙洛和鳳熙辰,就是喪命在現在正抓著他的那只手掌上。
  “兩位尊貴的神凰皇子,你們不需要緊張,我可沒說一定要殺了你們。”云澈笑吟吟的道:“你們應該清楚的很,決定你們生死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父皇。鳳橫空,你今天是準備依然像之前那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死呢,還是乖乖的聽話呢?無論你選擇哪一種,我都會馬上滿足你。”
  鳳熙、鳳熙麟……這次,是兩個皇子的命被云澈捏在手上。
  他們耗費大量的心力所設下的封凰禁陣非但沒有對云澈起到絲毫作用,反而把鳳熙麟也送到了他的手上……鳳云止也因之慘死。
  眼前,是他兩個隨時會葬身云澈手上的兒子,腦海之中,是已經死在云澈手上的鳳熙洛和鳳熙辰……自從云澈到來,短短不到三天,卻如一場比深淵還漆黑的噩夢。
  鳳橫空的手伸出……在云澈的面前,他的皇威、尊嚴、榮耀、驕傲……全部被徹底的粉碎,剩下的唯有憤怒、屈辱、怨恨和深深的悲哀與無力。
  “放開他們……朕答應……你昨日提出的所有條件。”
  說完這句話,鳳橫空閉上了眼睛,眼角在痛苦的抽搐著。他的決定,已讓兩個兒子遭遇慘死,他已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看著自己再有兒子葬身在云澈手中。
  鳳橫空的話,讓所有鳳凰長老都露出了痛苦之極的表情,但他們沒有人出言阻止……三天,他們所看到的云澈,一天比一天的可怕。屈辱的妥協了也好……保住了兩位皇子的性命,也讓這場噩夢趕緊結束吧。
  “昨日的所有條件?”云澈沒有因鳳橫空的回答而得意的大笑,反而一臉玩味的疑惑:“我可是記得自己好像還沒說不殺你這兩個兒子的條件。昨天的條件……和今天又有什么關系呢?”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