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713 重劍碾壓

下一頁
  實力全開的云澈面對飛射而來的鳳凰箭,竟伸出手臂,直接抓了上去,隨著他的一聲低喝,凝聚著極強鳳凰炎力的鳳凰箭被云澈以手掌狠狠的撕裂,化成了兩道扭曲的殘炎,被云澈甩向了身后。
  “唔!!”鳳天諭瞳孔放大,滿臉的震驚之下,甚至帶上了隱約的驚恐。
  “要死的人是你!”云澈全身鳳血燃燒,背后,閃現出清晰的鳳凰之影,頓時,鳳凰威壓疊加玄力氣場,在氣勢上竟是隱隱壓過了鳳天諭。
  云澈手臂轟出,只一瞬間,爆發的鳳炎彌漫了整個空間,天地之間,頓時只剩下純粹到極點的赤色。有邪神火種在身,他調動火系力量的速度,就算是對面修煉鳳凰炎力六百多年的鳳天諭也無法相比。
  一瞬間彌漫視野的火焰,讓鳳天諭心中的震驚更是無以復加,逼近的鳳凰火焰讓他的護體玄力劇烈顫蕩。他再不敢輕視和托大,玄力以最快速度調動到八成,全身爆發起一股龐大的火焰風暴。
  “鳳火燎天!!”
  轟!!
  如同一塊千丈巨石投入平靜的滄海,數十里范圍內的空氣被粗暴的排開,蕩起一圈觸目驚人的恐怖漣漪,整個天空完全變了顏色,熾熱的紅光之下,兩團足以焚天滅地的鳳凰火焰以最激烈的方式碰撞到了一起,互相焚滅、撕裂、吞噬著。
  而這,僅僅是開始。兩團爆烈的鳳凰之火在互相轟擊、吞噬下非但沒有逐漸熄滅消散,反而在以驚人的速度膨脹著,赤紅的顏色也越來越深邃,數十里內,所有的植被全部燃燒了起來,火焰包裹之下的巖石都開始快速的融化。
  轟轟轟轟轟……
  論玄力之雄厚,云澈自然不及鳳天諭,但同樣是使用鳳凰炎,云澈在玄功境界、法則理解、炎力駕馭之上,全部都要碾壓鳳天諭即使他是最強大的帝君!
  云澈忽然暴增的玄力雖讓鳳天諭震驚,但他潛意識里依然不認為云澈有與他抗爭的力量。但單純的火焰轟擊,他動用了整整八成玄力,竟沒有將云澈的鳳凰炎壓過,短暫的僵持之后,他甚至開始感覺到了越來越沉重的壓力。
  “喝!!”
  鳳天諭背后映現出一個巨大的鳳凰之影,將玄力提升到了九成,身上的鳳凰火焰再度爆發,卷起一個龐大的火焰漩渦,頓時將云澈的鳳凰炎強行壓制。
  “給我破!!”
  鳳炎爆開,空間碎裂,無數的空間碎片如鋼針一般飛射出去,洞穿著蒼穹和大地。爆開的火焰風暴之下,云澈和鳳天諭被遠遠的分開。鳳天諭瞳孔收縮,他死死的盯著云澈……視線中的云澈雖然被轟出了更遠,但他的面色沉靜,毫無泛白,身上只有衣服變得碎裂,卻找不到半處受傷的痕跡。
  二十二歲……王玄境三級……卻在單純的玄力對撞之下逼得他用出九成的力量,這是他以前縱然做夢都不可能想到的事。
  “此子……決不能留!”
  與云澈交手,本不怎么把云澈放在眼里的鳳天諭才真正意識到云澈的可怕。才二十二歲便已如此,他都無法想象他到了自己的年紀會恐怖到何種境界。而這個人,還是鳳凰神宗的死敵……
  無論如何,不惜任何代價,也必須讓他死!!
  “你的師父……是什么人?”鳳天諭全身肌肉、血管鼓起,身體周圍,開始出現越來越密集的火靈。意識到云澈的可怕,他已決定不惜對這么一個小輩用出全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置于死地。他若不死……將來,必是鳳凰神宗的噩夢。
  也同其他所有人一樣,他想知道究竟是誰竟調教出了這樣一個讓他一個帝君都驚到心悸的弟子!
  “你還不配知道。”云澈冷冷的道。
  “那你就去死吧。”鳳天諭也沒指望能從云澈的口中得到回答,他雙臂張開,頭發在燃燒中直直豎起,身后的鳳凰之影發出一聲嘹亮刺耳的鳳鳴。
  他的身上沒有釋放鳳凰之炎,但空氣的溫度卻在以一個恐怖絕倫的速度上升著,空間,也在扭曲中快速的變成赤色,地面上的碎石微沙在顫動,甚至大量的飄浮了起來。
  “鳳凰領域!!”隨著鳳天諭眸光的驟閃,周圍十幾里區域,在一瞬間,化作了龐大的火焰之海,火海之中,無數的鳳凰炎影在肆意的飛舞、長鳴,釋放著足以焚燒一切的毀滅之力。
  龐大的火焰領域,鳳天諭和云澈便處在領域的正中心,鳳天諭雙手抬起,他的領域,他自然是主宰,他可以隨意的變化領域和調動每一個角落的力量,領域之中的一切,都將化作對他有利的因素:“黃毛小兒,在你死之前,用你的生命好好的見識一番何為帝君層面的領域!在這鳳凰領域之中,你就算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來防御,十息之內也將被化成灰燼!”
  帝君層面的領域,的確強大無匹,可以說是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力量。
  但,鳳天諭做夢也不可能想到,純粹的火焰力量,就算再強上十倍,也不可能對擁有火靈邪體的云澈造成分毫的損傷。
  站在這毀滅領域的中心,云澈淡淡的瞟了一眼周圍,臉上露出的不是惶然和驚懼,反而是鳳天諭無法理解的冷笑:“你如果不動用這鳳凰領域,或許死的還慢一些。”
  “紅兒,出來干活了!!”
  “啊……噢!”
  朱紅的光芒一閃,劫天誅魔劍已被云澈抓于手中,那一剎那,整個鳳凰領域中所有爆燃的火焰都似乎出現了停頓,而鳳天諭的一雙瞳孔也如被鋼針扎刺,驟然痙攣。
  鳳天諭活了數百年,第一次見到如此龐大的劍。從這把巨大的劍上,他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但,僅僅是視線的碰觸,他的心臟還有靈魂,竟無法控制的出現了懼怕的抽搐。
  呼!!
  云澈手臂一甩,劫天劍揮出一道朱紅色的弧線。而不過是一次簡簡單單的揮舞,卻帶起了一聲天雷驚鳴般的撕裂聲……他最強大的力量,這帝君層面的鳳凰領域,竟在巨劍揮舞的軌跡前方,撕開了一道四丈多長,半尺多寬的裂痕。
  任憑周圍鳳炎肆掠,鳳影舞動,這道裂痕卻是久久沒有愈合。
  “那是……什么劍?”鳳天諭的聲音在戰栗。
  云澈沒有答話,全身骨骼一陣爆響……和小妖后成婚之后,他收到了大量的絕世名劍,在紅兒的每天狂吃之下,劫天劍內蘊的力量越來越恐怖,單單其重量,也已達到了六十多萬斤。
  若是初到幻妖界的云澈,幾乎不可能駕馭。但如今的云澈,卻輕松的如同控制自己的身體!
  看到了鳳天諭的鳳凰領域,云澈也就看到了鳳天諭的實力極限,也讓他確認,他不但絕無理由敗給鳳天諭,就連今日擊殺他的把握,也在七成以上!
  云澈飛身而起,直穿鳳凰領域,劫天誅魔劍向鳳天諭橫掃而去。
  劫天劍所到之處,鳳凰領域層層崩裂,本是暴躁的鳳凰之炎被壓制的完全熄滅,轉眼之間在這十幾里的領域之中沖出一道百丈之長的溝壑,鳳天諭的面孔在扭曲,他背后的鳳影在掙扎,身體周圍的護身玄力如同在被萬千鋼針扎刺,滋滋作響。他抓起一把火焰長戟,周圍百丈空間的火焰全部集中在長戟之上,化作一條巨大的火焰巨蟒,轟向云澈。
  轟!!
  火光爆裂,天空再次變了顏色,劫天劍的力量風暴之下,鳳天諭的火焰巨蟒僅僅支撐了半息,便已被絞碎。鳳天諭眼前一白,感覺胸口如被大山轟中,皮肉瞬間被毀滅的稀爛,然后被肋骨和重新涌上的護身玄力堪堪的阻住。
  耳邊風聲呼嘯,鳳天諭直線倒飛了五六里,才終于停滯了下來,他全身氣血沸騰,腹部血流如注,他伸出手臂,卻發現左右臂之上,都被震開了數道長長的裂痕。
  周圍的火焰在消散,溫度也快速下降,失去了力量支撐,鳳凰領域直接崩潰。
  他方才喊著云澈在鳳凰領域之下十息之內必被焚滅,然而十息過去……卻是鳳凰領域直接崩潰的慘劇。
  “不可能……”鳳天諭手捂著腹部,卻忘記了去壓制并不算太重的傷勢,他看著正前方的云澈,臉上扭曲的表情,如同在做著可怕的噩夢:“不可能……怎么可能發生這種事……”
  他用出了十成玄力,卻被對方一擊轟傷……凝聚他最高層次力量的領域,居然短短十息,便就這么崩潰了。
  剛才轟在他身上的力量……怎么可能是來自眼前這個只有二十多歲的人之手!!
  “我已經說過,不用領域,省點力氣的話,你可能會死的稍慢點!”云澈的目中晃過冰冷的殺機,他沒有給鳳天諭喘息之機,劫天劍再度轟出,前方數十丈空間在霸道到極點的重劍之力下大幅度凹陷。
  剛才承受的力量可怕如噩夢,鳳天諭豈敢正面相擋,他瞳孔一縮,身體掠出一道火焰之影,快速后撤數十丈……但重劍轟擊的范圍之大,絕非尋常武器可比,鳳天諭縱然以極快的速度退出很遠,依然被劫天劍的力量余波掃到,雖僅僅是余波,卻讓他全身狠狠一個翻轉,險些栽了下去。
  鳳天諭又驚又怒,雙爪齊出,兩道數丈粗的鳳凰火焰猛烈轟出,匯成一股,直轟云澈。
  轟!!
  一聲轟響,鳳天諭全力轟出的鳳炎被劫天劍一劍轟散,消散的火焰之后,巨大的劍身快速逼近,鳳天諭大驚失色,再度全力后撤,全身玄力死死的護在身前,在驚懼之中,竟再不敢出手反擊。
  鳳凰城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東南方向的天空不斷閃動的紅光,轟鳴之聲雖然隔著極遠,依然有些震耳。
  “呵呵,那云澈果然不可能逃得過太長老的手掌心。”鳳熙銘冷笑道:“太長老親自出手……簡直太便宜他了!!”
  “從太長老出手已經過去好一會兒,居然還沒有結束……難道是太長老在玩鬧抓耗子的游戲?”鳳非烈淡笑著道,他們任何人都絕不懷疑鳳天諭要殺云澈根本易如反掌。
  鳳天擎的臉色起初很是平靜,而隨著東南方天空的光芒越來越濃烈,聲音越來越沉重,他的眉頭也一點點的沉了下來。
  注意到他的臉色變化,鳳橫空問道:“太長老,天諭長老那邊難道有什么變故?”
  鳳天擎低聲道:“天諭起初用了一半玄力……然后是八分力……現在,居然提升到了十成力!怎么回事?云澈的實力就算再夸張,也不可能逼得天諭長老用出全力……難道是出現了其他人?或者是和云澈一起的某個強力幫手?”
  這時,鳳天擎的耳邊忽然傳來鳳天諭急促中透著惶然的鳳魂傳音:
  “速來……我不是他的對手!!”
  鳳天擎臉色劇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聲音。他抬頭看向東南方的天空,重吸一口氣,來不及向鳳橫空等人解釋,已飛身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橫沖而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