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716 鳳天威

“鳳火結界兩個月前才重新加固過……就算是君玄境的天諭長老和天擎長老都絕無可能破開!云澈他……他……”
  所有人瞪大著眼睛,呆呆看著空中,已是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他們鳳凰神宗的鳳火結界,毫無疑問是天玄七國最強的守護結界。縱然是中期帝君攻襲,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破開。而云澈才不過十幾劍,竟讓透明的鳳火結界出現了大片的裂痕,發出陣陣刺耳欲裂的嘶鳴。
  雖然結界的裂紋在出現后會快速的恢復,但本是極快的恢復速度在劫天劍霸皇絕倫的轟擊之下,卻幾乎只能稱得上是杯水車薪。云澈每一劍砸下,鳳凰城在顫動,神凰城在戰栗,結界上的裂紋如瘋了一般快速蔓延。
  “他怎么會有這么強大的力量……不可能……不可能啊!!”鳳非烈驚顫的咆哮,他已經記不清在剛剛過去的半個時辰自己說了多少次“不可能”,但可以確定的是,他這一生所經歷的震驚累加起來,也及不上這短短的半個時辰。
  轟!!!
  第二十九劍落下,轟雷般的巨響聲中,云澈前方的結界出現了一大片蛛網般的寬大裂痕,結界的顏色也不再是透明,而是現出了一片有些混亂的紅光,紅光的中心,是一個五寸左右的醒目缺口。
  云澈嘴角一動,劫天劍隨著他一聲淡淡的冷笑刺向前方……這次不是轟擊,而是全力的刺擊。
  “隕月沉星!”
  劍芒劃破虛空,摧枯拉朽的刺入了鳳炎結界之中,隨著劫天劍力量的爆發,本是只有數寸的缺口瞬間被摧毀到五尺多寬。整個鳳炎結界的力量也如沖破閘門的洪流,從被轟開的缺口處瘋狂的涌出。
  “結界……破了!!”
  無論這一幕是多么的無法相信,卻是無比清晰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三十劍……他們每一個人都數的清清楚楚,一共三十劍……便破開了他們天玄七國第一宗門的護宗結界!
  云澈的身體穿過結界的缺口,從上空飛墜而下,一股冰寒刺骨的氣息,也籠罩在了所有人的心魂之上。
  今日之前,他們惱恨云澈的速度太快,幾乎每一個人都恨不能追上云澈,親自將他大卸八塊。而現在,看到云澈從空中沖下,無論是鳳凰弟子,還是強大的鳳凰長老,全部是心中驟寒,幾乎全部都下意識的向后退了好幾步,沒有一個人向前哪怕半步。
  被三十劍轟破的鳳炎結界,讓他們在極度的驚恐中明白,他們引以為傲的霸皇實力,在他們一天前還不怎么放在眼里的云澈面前,根本連提鞋都不配!
  再也沒有人懷疑鳳天諭和鳳天擎都是死在他的手里!
  “保護宗主!!”
  眾鳳凰長老都快速的護到鳳橫空和眾皇子前方,但他們握著武器的手都在發顫,身上的鳳凰火焰也都在混亂的搖擺。前三日,云澈都是以皇子之命為懾,而今天,云澈終于在鳳凰神宗面前,展露出自己真正的強大,給予向來不可一世的鳳凰神宗予絕對實力的威懾。
  “鳳橫空,雖然我恨不能殺你一萬次,屠滅你全宗全族,但為了蒼風國和雪,我已經連續給了你整整四次機會……可你卻一次次的給臉不要臉!”
  云澈手臂揮灑,劫天劍浩然揮下,強橫的劍勢如海嘯般震蕩而去。
  處在下方的上百鳳凰弟子本在全力潰逃中,想要遠離這個從天而降的惡魔,而在劫天劍身蕩下的那一剎那,他們的身體全部猛然一震,隨之全身骨骼盡碎、血管爆開、經脈寸斷……全部如爛泥一般軟倒在地上。
  被血液快速染紅的大片土地,也在同一個剎那瞬間下陷了半丈。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本就驚懼中的鳳凰族人驚的心膽欲裂。云澈沒有出手,他只是將手中的劍揮開……
  剛才讓上百鳳凰弟子瞬間殞命的,僅僅是那把朱紅巨劍釋放的劍勢!!
  而這些喪命的鳳凰弟子,修為最低的也在天玄境!!
  “你……你……你……你到底是誰!你不可能是云澈!”鳳非烈站在最前方,手指云澈,聲音顫的不成樣子。即使云澈就在他的眼前,他依然無法將他與三年前只有地玄境的云澈聯系到一起……兩者的實力,完全是兩個次元的差距,怎么可能會是同一個人!
  看著抱成團圍在鳳橫空身前的眾鳳凰長老,云澈冰冷無情的嘲諷:“你們這群神凰老狗平日里不是個個都狂的無法無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么?不是個個要把我碎尸萬段么?我現在就在這里,你們怎么都抖得像個篩子一樣,真是難看啊。”
  “云澈……”鳳非烈的雙目一片赤紅,手中長劍的劍尖已在鳳炎之下變成了如玉一般的赤晶色:“你……我堂堂鳳凰神宗……豈會怕你一個黃毛小兒!”
  “死!!”
  鳳非烈眼睛圓瞪,一聲咆哮,一劍向云澈刺來。作為鳳凰神宗這一輩長老之中的最強者,鳳非烈的玄力已是霸玄境十級,臨近霸玄境的最巔峰,他手中之劍變成赤晶色,便意味著威力已達到極致,一劍之下,足以焚天裂地。
  面對最強鳳凰長老傾盡全力的最強一擊,云澈面無表情,手中劫天劍輕描淡寫的一揮。
  乒!!
  強橫到極致的重劍風暴攜著遠比鳳非烈炙熱百倍的鳳凰火焰猛烈釋放,空間如同玻璃一般碎裂,同時碎裂的,還有鳳非烈已呈赤晶色的長劍,空間碎片卷著赤晶碎片,在恐怖至極的玄力爆炸中,如暴風雨般向周圍輻射而去。
  “啊”
  凄厲的慘叫聲中,鳳非烈如斷線的風箏般遠遠的飛了出去,猩紅的血線在空中足足拉起數十丈之長,之前握緊的右臂,已從他的軀體上完全的消失。
  “大長老!!”
  “非烈!!”
  “師父!!”
  雖然云澈劍毀鳳炎結界已展露了他的恐怖,但這一幕,依然讓所有人都驚駭莫名。鳳凰神宗這一輩長老的最強者,傾盡全力之下,在云澈面前居然僅僅一個照面……便慘敗重傷。尤其是那些年輕一些的鳳凰弟子,看著平時尊為神明一般的大長老竟然被比自己年紀還小的人一劍敗的如此凄慘不堪……他們在極度的驚恐之中,連信念都轟然崩塌。
  鳳非烈雖重傷失臂,但還未殞命。而云澈又怎么會仁慈到會放過他。鳳非烈還未落地,他的劫天劍已再度揮出,一道鳳凰箭劃破虛空,直追鳳非烈。
  “住手!!!”
  轟!!
  鳳凰箭在鳳非烈落地的那一剎那,正中他的胸口,鳳炎無情的爆開,將鳳非烈的軀體化作滿天飛散的焦炎。
  “大長老!!!”
  當年,鳳凰神宗的大長老鳳非煙在太古玄舟上葬身在夏元霸的憤怒之下,而今,他們才新晉了三年的大長老又一次葬身……且這次是葬身在他們的眼前。
  “云澈……我鳳凰神宗誓與你不死不休!我宗有先祖鳳神庇護,先祖鳳神定會對你降下神罰!!”鳳凰十長老鳳凌山咆哮道,他想用言語去震懾云澈,但他吼出的每一個字,卻都帶著戰栗和恐懼……甚至還有一絲隱約的絕望。
  “呵,你們還有臉提‘先祖鳳神’?”云澈身形一動,已從百丈之外出現在三十丈之內,氣機鎖定了前方鳳橫空和所有的鳳凰長老,讓他們全部瞬間臉色慘白,冷汗涔涔。沒有重劍在手的云澈和有重劍在手的云澈,所釋放的威壓完全不可同日而言,在云澈完全釋放的威壓之下,這些強大的鳳凰長老感覺自己猶如在面對一個來自深淵的恐怖魔神。
  “出手!!”
  之前說話的鳳凌山再也承受不住這股太過可怕的壓力,暴吼一聲沖出,他身側的四個鳳凰長老也是全身一震,猛一咬牙,硬著頭皮出手。
  他們雖是五人聯手,但哪敢有半點留手,一出手,便全部是最兇狠的殺招。
  “焚山刀!”
  “鳳炎焚天!”
  “鳳火破天劍!”
  五大鳳凰長老同時出手,轟出的都是各個派系威力最大的玄技,威勢之浩大可謂驚天動地,他們五人或許這輩子都從未如此的不遺余力。
  其實,雖然云澈如今的實力面對鳳凰神宗的長老級人物任何一個都是碾壓,但他絕對碾壓不了所有人的聯合。如果眾鳳凰長老冷靜以對,布陣相迎,雖然不至于殺了云澈,但完全可以將云澈逼退甚至有可能重創。
  但,云澈殺兩大鳳凰帝君、三十劍破結界所帶來的心靈沖擊實在太過強烈……一群嗜血兇狠的狼群可以逼退虎群,但一群被嚇破膽的豺狼縱然面對一只猛虎都會抱頭鼠竄。
  云澈此刻面前的眾鳳凰長老,便是趨向于后者。這次攻向云澈的,也僅是五個人而已,其他鳳凰長老都沒有動,而是團團圍在鳳橫空身側……他們下意識想到的,是面對連兩大鳳凰帝君都能滅殺的云澈,縱然沖上去也只是白白送死。
  五股迎面而來的力量所帶起的氣浪沖擊的云澈全身衣服鼓起,若是十人合擊,他或許會權衡一下是否要避其鋒芒,但只有五人……他完全沒有半點退避的必要。
  劫天劍鳳炎燃燒,背后,一道染火的蒼狼之影剎那浮現,劫天劍猛然轟出,將空間鑿出一道漆黑的溝壑。
  “鳳凰天狼斬!!”
  巨大的天狼之影帶著熾熱的鳳凰火焰飛射而出,帶著震魂的呼嘯同時迎向了五大鳳凰長老,沖入了五大鳳凰長老轟出的劍光火光之中……只一瞬間,無論是火焰、劍芒還是刀影,全部被摧枯拉朽沖擊的粉碎。
  洶涌的鳳凰火焰碎成了漫天飛散的火花,三把鳳凰劍、兩把鳳凰刀也全部碎裂,化作尖銳的碎片遠遠的飛去,五個鳳凰長老的胸口更是如遭雷擊,如五個破碎的血袋般向不同方向倒飛了出去,慘叫聲凄厲如鬼嚎。
  “全部死吧!!”
  云澈飛身欺近,冰冷的殺機鎖定了被他一劍重傷的五個鳳凰長老,一劍轟向了距他最近的鳳凌山……這一劍落下,必讓他粉身碎骨。
  “孽畜敢爾!!”
  就在這時,一聲如雷霆般的暴吼傳來,這聲暴吼帶著猶如萬丈山岳傾覆般的威壓,震的云澈動作一緩。爆裂聲中,云澈前方不到五十丈之距的地面忽然炸開,一道粗壯的火光向云澈驟然轟來。
  火光之后,映出了一個雙目盈怒,面如赤玉的老者。他一身紅袍,頭發、胡須甚至雙目都呈現赤黑色,眉心之間的火焰印記釋放著血一般濃烈的赤芒。
  鳳凰炎云澈完全不懼,但催動這道鳳凰炎的玄力卻強橫到了極致,要勝出鳳天諭數倍!云澈眉頭猛然收緊,再也顧不得鳳凌山,劫天劍快速收回,橫在了身前。
  轟!!!
  一聲巨響,沖天的火光之中,劫天劍狠狠砸到了云澈的胸口,他整個人也被重重轟飛了出去,云澈全身氣血激蕩,口中一大蓬血霧狂噴而出,他雙目怒瞪,一聲低吼,邪神屏障強行開啟。
  “封云鎖日!!”
  云澈在空中接連翻滾了十幾周,邪神屏障快速破碎,來自紅袍老者的玄力也總算被完全抵消。紅袍老者目光微露訝色,但手掌卻是閃電般的翻起,六枚飛散在空中的武器碎片化成鋒利的赤色炎晶,刺穿空間,飛射向了剛剛平衡住身體的云澈。
  噗噗噗噗噗噗……
  普通的武器殘片在紅袍老者的手中化作了最可怕的利刃,其速度之快,更是恐怖如穿越了次元,云澈感覺到危機來臨時,六枚閃動著赤紅光芒的武器碎片已全部錐射到了他的軀體之上,帶起了六蓬爆炸的血花。
  云澈一聲悶哼,手中劫天劍消失,幻光雷極之下,如暴風般飛射向了東方。
  紅袍老者的目中再現驚色……方才那六點赤刃的威力有多大他自然清楚,而云澈又剛剛因遭受他的鳳炎轟擊而防御潰散,這種狀態之下,縱然是一個四級帝君,身體都會被直接貫穿出六個透明窟窿,而在云澈的身上,居然只是帶起六個血花,沒有刺穿!
  另外,還有他過于低等的玄力氣息和過于驚人的速度。
  “太宗主……”
  “太宗主!!”
  看著如天神一般現于空中,一出手便讓云澈重傷逃遁的紅袍老者,驚恐中的鳳凰長老和弟子們無不是熱淚盈眶,看著他的目光,猶如在仰望救世的神明。
  “父皇……”鳳橫空仰著頭,腳步緩慢的向前。這個君臨天下的神凰之帝,在這個紅袍老者的面前,眼瞳在瑟縮,就連姿態,也在努力的呈現著卑謙。
  “爺爺!”在場的皇子更是又激動,又驚慌的直接跪拜在地。
  現身的紅袍老者,正是鳳凰神宗的太宗主,也是神凰帝國的太上帝皇……鳳天威!
  自一百九十年前進入鳳火瑯境,他就幾乎再未過問過國事和宗中之事,一心潛修,早已踏入帝君之境的他修為更是突飛猛進。這些年僅有的幾次離開鳳火瑯境,也基本都是因為鳳雪。
  上空,是在快速潰散,已支離破碎的守護結界,下方,承載了全宗五千年底蘊的鳳凰城一地狼藉和瘡痍,鋪滿了猩紅的鳳凰血和破敗的尸體,他抬起赤眸,眸光中之前蕩動的驚色被極度的憤怒所吞噬。
  “罪該萬死!”
  淡淡低念,鳳天威沒有理會任何人,身影一晃,一個剎那,已出現在百丈之外,直追云澈的方向而去,移動時所帶起的風浪讓下方的一排樓閣轟然塌陷。
  砰!!
  云澈一拳轟在胸口,將刺入身體的六個武器碎片全部震出,同時也震出了六片血花。他狠狠咬牙,一聲不吭,快速封住外傷的傷口,然后從天毒珠中拿出兩顆雪顏丹,一顆吞下,一顆捏碎,然后拍到那六道極深的傷口上。
  “嘶……”內傷外傷都相當不輕,云澈終于還是發出一聲痛吟,若非他有龍神之髓,全身骨骼硬若玄金將六道殘刃全部強行阻住,就不是六道傷口那么簡單了,而是六個透明窟窿。
  “他追來了。”茉莉道。
  “我知道。”云澈沒有回頭,眉頭緊緊鎖起。
  “你居然也有吃這種虧的時候,”茉莉淡淡冷笑:“還真是少見。”
  “鬼知道他居然從地底下竄出來!”云澈咬緊牙齒:“鳳凰神宗的那些帝君都在一個叫鳳火瑯境的地方。那個地方的唯一入口和出口時在西北角的鳳神大殿,一旦有我不能匹敵的氣息在那個位置出現,那個距離都足夠我罵他一頓再逃走。結果這個紅衣老頭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咳……咳咳……”
  大量的血塊被云澈連續咳出,他的內傷要比外傷嚴重的多。
  有大道浮屠和龍神之軀,云澈玄力和傷勢恢復的速度都極其之快,但再快也不可能瞬息痊愈。這些傷勢對云澈的速度必然會造成不小的影響,而強行動用全部玄力,又會惡化傷勢。
  即使如此,云澈的速度依然是迅如雷光,至少要比鳳天諭追趕他時“逃跑”的速度快的多。
  但鳳天威不是鳳天諭,他非但沒有被甩開,那個危險氣息的距離反而在越來越臨近。
  “這個老頭應該就是鳳天威……他的修為在什么境界?”云澈沉眉問道,心中快速盤算著現在的局面。
  “君玄境六級中期。”茉莉很是隨意的回答。
  “君玄境……六級?”云澈心中微驚,這個實力,要比他預想的高出太多。作為和鳳天擎、鳳天諭同一輩的人物,云澈本是估測鳳天威的玄力也在君玄境三級左右,最高也不會超過君玄境四級。
  沒想到,鳳天威的實力竟比鳳天諭強出整整三個小境界!
  還是君玄境界的三個小境界!
  鳳橫空身為這一代的鳳凰宗主,在玄力修為上雖然算是最高,但同輩的鳳凰長老中也有數個與他實力相近,其他的長老級人物也相差不遠。而鳳天威……或許是天資高的出奇,赫然是完全碾壓同輩的強大實力。
  “難怪出手兩次就讓我內外皆傷……”云澈低聲說道,但瞳眸中卻不是釋然,而是極深的憤怒……還有一絲開始燃燒的瘋狂。
  竟敢讓我云澈從威風凜凜一下子變得如此狼狽……
  呼……云澈狠狠的吸氣,胸腔劇烈起伏,眼神變得越來越暴躁和猙獰,就連天毒珠中的茉莉都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