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720 狠絕


  論心境和城府,鳳天威自然要遠勝鳳橫空。
  但心理戰的先決條件,是對方不知自己的底細,否則還未開始,便已輸了。
  鳳天威便是如此,但卻并不自知。因為即便在鳳凰神宗,知道鳳神已死的人,也只有寥寥幾個而已。
  “條件?呵呵,倒不愧是鳳凰太宗主,還真是聰明又痛快,比你這個繼承宗主之位的廢物兒子強多了。我先前非但沒做的這么絕,反而一次次的給你們機會,每次到來的第一件事,都是主動與你們鳳凰神宗談判,談判條件更是羅列的清清楚楚。可惜,你們卻一次次的給臉不要臉!”
  “到了現在,卻是你們主動要和我談判。”云澈瞇起眼睛,嘲諷的目光如刺刀一般直視著鳳橫空:“鳳橫空,我真是替那些被你的愚蠢活生生逼死害死的鳳凰弟子皇子長老太長老叫屈啊!!”
  “你!”鳳橫空牙齒緊咬,幾乎噴出血來。時至今日,他已經無法不悲哀無比的承認……自己這個堂堂的鳳凰宗主,神凰帝皇,在云澈的面前徹底敗的一敗涂地。
  自第一天始,他以弱者之姿出現,提出一個明知對方不可能答應,反而會當成笑話的條件……然后一步一步展露自己的實力,每展露一分,便會提出更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條件,并讓他們錯以為那已經是他實力的極限……
  他每天的確都是主動談判,提出條件。但每次提出的條件,都分明是故意讓他們無法接受!而到了他們被逼的不得不接受的時候,提出的又會是他們更加無法接受的條件……
  他的報復,不僅僅是要他們死、傷……還要他們戰栗、恐懼、屈辱、后悔……
  而這些,也如云澈所愿,全部狠狠的壓在了鳳橫空的靈魂之上。
  雖然,這些都是云澈刻意營造,但尊嚴喪盡、鳳凰城崩裂、四皇子之死、五長老之死、鳳天擎與鳳天諭之死……都是因為他一次次未答應云澈提出的要求所致!!
  而現在,面對的是滅族之危,他們反而不得不主動求談判!
  之前所有的死亡,全部成了白死!
  這種恨意、悔意、懼意,已讓鳳橫空的心臟抽搐痛苦的不知多少次幾欲碎裂。
  鳳橫空知道,這是云澈對他的殘忍報復,而且他完完全全的成功了。至少現在的鳳橫空,痛苦屈辱的比死還要難受千萬倍。
  在云澈面前,他一敗涂地,甚至就連玄力上,都遠遠不及。鳳天威親自面對他,背后都盡是虛汗,而他鳳凰宗主……甚至已沒有了直面于他的資格。
  “云澈先前都提過什么條件?”鳳天威側過身,向鳳橫空沉聲問道。
  鳳橫空手掌按著胸口,全力沉著氣道:“他要我們限期撤軍,賠償三百億紫玄幣,并向蒼風國賠罪,賠罪詔書還要掛在城墻至少十年。并且……”鳳橫空猛一咬牙:“并且要我們將整個赤瓊域割讓給蒼風,還要熙銘廢掉玄功,到蒼風皇城做整整五十年質子!!”
  “……”鳳天威眉頭猛鎖,賠償、賠罪、割地、質子……每一項,都是神凰國歷史從未有過的恥辱,每一個條件都在踐踏他神凰五千年尊嚴!
  “爺爺,熙銘雖無大能,但至少身份上是神凰太子!我縱然萬死,也絕不受此屈辱!我神凰,更不能受此屈辱啊!”鳳熙銘顫聲呼喊道。無疑,他恐懼著在這樣的重壓之下,鳳天威會真的答應云澈的條件。他本為神凰太子,但若真的被廢了玄功,去了蒼風皇城,那么接下來的五十年,他每一息他都將在無法想象的屈辱中度過。
  五十年后縱然他能活著回到神凰,已成廢人的他也不可能依然是神凰太子,人們看到他,想到的只會是釘在他背上的屈辱歷史。
  “云澈,如果這些便是你提出的條件的話……”鳳天威的雙眉斜成一個“”字:“你覺得我鳳凰神宗有答應的可能嗎!!”
  “哦不不,并不是。”鳳天威暗中凝聚的威壓和怒意剛要開始釋放,耳邊傳來的卻是云澈笑瞇瞇的否認,讓他微微一愕。與鳳天威冷硬的面孔相反,云澈的神情卻是一片舒暢:“那不過是昨日的條件而已。你的兒子應該很清楚的知道,今日的條件,又怎么可能和昨日一樣呢!”
  “嘶……”鳳橫空的嘴唇在哆嗦,前三天的記憶,如噩夢一般沉重的盤旋在他心魂之中,那一次比一次可怕,一次與一次累加的痛苦、怨恨、咆哮、后悔、屈辱……
  回想起第一天的云澈……簡直仁慈的如同傳說中最慈善的活佛轉世。
  “什么意思?”鳳天威的眉頭更深的沉下。
  “父皇……”鳳橫空張了張口,卻是久久難以發出聲音,最終,他抬起手指,將這些天的記憶碎片凝于玄力,傳至鳳天威的心魂之中。
  頓時,這些天鳳橫空在面對云澈時所經歷的一切,都清清楚楚,毫無遺漏的展現在了鳳天威的腦海之中。他的臉色未變,但眼波卻出現了劇烈的震蕩……
  他震驚的不是云澈的心機。
  而是比魔鬼還要弒心,比毒蛇還要惡毒的心機與手段。
  他的年齡……真的只有二十二歲么!
  “呵呵,太宗主不需要緊張,我云澈雖不是什么善人,但對待你們鳳凰神宗,我自認已經奉上了我今生最大的仁慈!”云澈淡笑著道,他這句話在鳳凰神宗任何人耳中都會當成是笑話,只有他自己清楚他這句話說的毫無折扣:“機會是被你們自己的自大和愚蠢所浪費的,怨不得任何人。不過太宗主親自現身,而且主動退步,我身為一個晚輩,自然要多少給些面子。所以相對昨日而言,我今日只會稍稍的改動三處而已。”
  讀取了鳳橫空傳來的記憶碎片,鳳天威已徹底清楚了云澈豈止是不好對付……現在的自己,簡直是在跟一個真正的惡魔談判。他微微仰頭,用平靜無比的語氣淡淡的道:“你說吧,哪三處。”
  “第一,賠償金改成五百億紫玄幣!三十日之內送予蒼風皇室,一個子都不能少!!”
  “五……五百億!”對云澈最初提出的一百億都完全無法接受的眾鳳凰長老無不是面色抽搐,鳳熙銘咬牙低吼道:“云澈,你不要做白日夢了!”
  “……你盡管說下去。”鳳天威低沉的道。
  “第二嘛……”云澈目光掃過鳳熙銘,讓他全身猛的一緊:“我昨日提出要你們這個神凰太子去我蒼風皇室做客,沒想到居然嚇得尊貴的太子殿下屁滾尿流,讓人著實看著可憐啊,若是到了我蒼風皇城后嚇的精神失常成了失心瘋,可就太不美了。”
  “云澈,你!!”鳳熙銘臉色漆黑,恨不能用口將云澈撕咬成碎片。
  “所以這神凰太子,還是不要去我蒼風的土地為好。但到我蒼風皇城做客的人是一定要有的……”在所有人驚悸的眼神中,云澈的目光落到了鳳橫空的身上:“那就由現任的鳳凰宗主代勞好了。”
  “廢掉鳳橫空全部玄功,隨我返回蒼風皇城,并在我父皇蒼萬壑墓前跪上一百年!”
  “一天都不能少!!”
  云澈的這句話,無疑在鳳凰神宗所有人心中投下一記驚雷,讓他們全部臉色大變,憤怒的胸腔欲裂,就連鳳天威的雙手十指都傳來響亮如金屬崩裂的骨骼錯位聲。
  而未等他們憤怒咆哮出口,云澈的聲音繼續響起:“第三,從今年開始的兩百年內,你神凰帝國每年向我蒼風皇室進貢至少十億紫玄幣、三萬斤紫晶、五十萬斤玄鐵玄石,五千把以鳳火鑄煉的兵刃和五千套鳳火鑄煉的鎧甲!”
  “并且每隔十年,數量增加兩成。”
  “只可多,不可少!!”
  ~!#¥%…………
  鳳天威哪怕再有幾千年的心境和涵養,此刻也恨不能指著云澈的鼻子破口大罵。
  鳳凰神宗所有人的臉都已變得青黑,比生吞了十萬斤狗屎還要難看。鳳天威縱然用盡全力壓抑自己的怒氣,聲音卻也無法再保持平靜,而是出現了劇烈的哆嗦:“云……澈!我看在你救過雪一事上對你主動讓步,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足以形容此刻自己情緒的言語……“欺人太甚”四個字,根本無法宣泄他對云澈憤怒的萬一!!
  “欺人太甚?”云澈的眼眉沉下,笑意變得冰冷無比:“我蒼風國整整五千萬生命因你們而隕滅!數不清的人流離失所,如墜地獄……這些,不要說區區五百億紫玄幣,就是五千億,五萬億都別想挽回哪怕一條生命!!”
  “五百億的賠償,可有半diǎn過分!!”
  “蒼風先皇,亦是我和妻子蒼月的父皇蒼萬壑對你們神凰從來都是敬畏有加,未曾有過半diǎn仇怨甚至哪怕不敬。你們卻生生將他置于死地……同樣為一國之帝,我父皇被你們殘忍害死,而更該萬死的鳳橫空,我沒說過要他的命,只是讓他贖上短短百年的罪,可有半diǎn過分!!”
  “自我蒼風建國千年,對你神凰帝國世世代代的供奉,整整千年,從未有一年的落下!如今你神凰將我蒼風踐踏至此,我不過讓你們反供奉我蒼風區區兩百年而已……又哪里有半diǎn過分!?”
  “鳳天威,你倒是和我解釋一下,究竟是我欺你神凰太甚,還是你神凰欺我蒼風太甚!!”
  最后一句話落下,云澈的聲音已是激蕩的整個鳳凰城沙塵四起,震耳顫魂。
  “云澈,你不必和我逞口舌之利。”鳳天威目光凜然,額頭上青筋爆起:“五百億紫玄幣的賠償,我神凰可以一分不少的給予蒼風皇室,甚至赤瓊域,也可以割讓給你們蒼風!但這是我神凰所能容忍的最后底線,至于其他……”
  “你更不必浪費口舌和我說這些無用的廢話。”云澈毫不留情的冷笑:“你只需告訴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而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半diǎn都沒有!!”
  云澈的話字字如雷,不留絲毫余地。
  “太宗主,無論我神凰帝國,還是鳳凰神宗,都絕不可受此踐踏屈辱!”鳳凰四長老大喊道。
  “我們有鳳神大人守護,事到如今,他若真的準備毀掉鳳凰城,鳳神大人一定會現身。這個孽畜的每一句話都是白日做夢!!”
  “云澈,你等著接受鳳神大人的制裁和怒火吧!!”
  “全部閉嘴!”鳳天威猛然揮手,帶起一股氣浪洶涌爆開。在眾鳳凰長老和弟子的認知中,鳳凰神靈還存活于世,所以他們雖然極怒,但心底還可以因“先祖鳳神”的存在而足夠篤定。而鳳天威、鳳橫空以及鳳熙銘的心靈重壓無疑要勝過他們千萬倍。
  只有他們清楚,此時面對的,極有可能是真正的滅dǐng之難。
  若真到了那一步,鳳凰城被毀只是起diǎn而已,鳳神已死的真相暴露所帶來的連鎖反應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無論如何,都絕不能讓云澈把毀滅領域沉下。
  但他提出的條件……又豈能答應!!
  “很好,真是好極了。”鳳天威怒視著云澈,全身輕微哆嗦,事到如今,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以“先祖鳳神”來震懾云澈:“若是我不答應呢!”
  “那真是好極了!!”根本沒有半diǎn的猶豫和失望,云澈的臉上反而露出興奮的表情,仿佛他巴不得鳳天威如此回應:“那就讓這鳳凰城,永遠的從世上消失吧!!”
  “哈哈哈哈!”鳳天威仰頭狂笑起來:“你的火焰領域,我的確沒有能力抵消。但你真的以為就憑你的這diǎn力量能夠毀掉這鳳凰城嗎!我方才說過,我宗先祖鳳神雖極少現身塵世,但你若敢將那領域沉下,事關鳳凰城的安危,鳳神大人定然會現身!以鳳神大人之力,只需一瞬間,便可將這毀滅領域,還有你徹底消弭于世間!”
  “好啊!那我現在就將這毀滅領域轟下,讓我看看你們鳳凰神宗的所謂先祖鳳神長的一副什么樣子!!”
  鳳天威做夢都沒有想到,云澈在他喊出的“先祖鳳神”之下沒有哪怕一絲一毫被震懾或猶豫的樣子,反而全身氣息劇蕩,全身火焰燃起,作勢便要將領域直接轟下。
  “住……住手!!!!”鳳橫空用盡全力的咆哮,聲音嘶啞而猙獰。云澈的動作,讓他們三人幾乎魂飛天外。
  轟隆隆……
  玄力暴動的聲音如滾雷般從上空傳下,赤金領域如覆滿天空的巖漿之海般緩緩的翻動起來,本就灼熱無比的空氣溫度再次暴增,一股末日來臨般的氣息狠狠的遮蔽了整個鳳凰城。
  在鳳橫空驚恐的狂吼之下,云澈手臂的動作頓時停滯,毀滅領域雖然出現動蕩,但總算沒被他就此沉下。云澈俯下目光,諷笑道:“鳳凰宗主這是怎么了?你們可是有偉大的鳳凰神靈守護,我沉下這領域傷不到鳳凰城不說,還是自找死路,鳳凰宗主難不成是在為我的性命著想么?”
  云澈不僅僅聲音,眼神、氣息,都分明無比篤定。至此,鳳天威終于開始隱隱感覺的到云澈似乎已經知道了鳳神已死的真相……
  否則,面對對四大圣地都有著絕對威懾的“先祖鳳神”,他怎么會如此的果決與平靜!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他面對云澈的最后一枚籌碼也沒有了。
  “云澈,”鳳天威閉上眼睛,聲音變得悠長而低緩:“你一定要做的如此狠絕嗎!”
  “狠絕?”回應他的,依然是云澈冰冷的嘲笑:“若我晚回來一天,這天玄大陸,將再無蒼風國!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在我面前說這兩個字,而惟獨你們神凰……沒有資格!”
  鳳天威:“……”
  轟隆隆……
  空中的煉獄翻騰的越來越劇烈,炙熱而混亂的氣浪從空中不斷沖擊而下,尤其是領域邊緣,沸騰的赤金火焰已經開始在緩慢下沉。云澈抬頭看了一眼,瞇起眼睛,沉聲道:“這個毀滅領域,我這輩子也不過是第二次動用。兩次,都是賞給了你們鳳凰神宗。鳳天威,你應該也差不多感覺到了,我目前剩下的力量已經不可能維持它這個狀態太久,再有最多六十息,它就會完全脫離我的操控,到時,我就是想把它收回都不可能。”
  “也就是說,我最多還可以賜給你們六十息的時間……來選擇生存還是毀滅!”
  空氣的灼熱,已到了常人觸之即滅的程度,但鳳天威、鳳橫空、鳳熙銘三人卻都是如墜冰窟,眾鳳凰長老也都開始察覺到了不對,目光全部聚焦在鳳天威身上,一個字都不敢再多說。
  “爺爺……”鳳熙銘看著鳳天威的背影,臉色蒼白無血。他永遠都不可能想到,當年不被他放在眼里的云澈,竟會在短短三年之后,掌控著他鳳凰神宗的生死存亡。
  “父皇……”鳳橫空全身無力的低喊一聲,然后緩緩的伸出右手,手心,無聲按在了玄脈核心的位置……
  他的玄力剛要開始釋放,一個無比熟悉的氣息重重的觸及到了他的靈魂,讓他如觸電般抬起頭來。
  幾乎是同一個瞬間,鳳天威、鳳熙銘……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同一個位置。
  云澈的神情也在這時驀然怔住……
  ………………
  “云哥哥……是……你……嗎……”
  夢一般的少女聲音從他的身后傳來,如云一般柔美,又似風的輕泣。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