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16)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16)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16)     

逆天邪神723 理由

面對鳳雪用眼淚換來的“饒恕”,鳳天威的舉動可謂無恥卑劣到極點,尤其他還是鳳凰太宗主,強大無比的六級帝君,可謂喪盡尊嚴和臉皮。但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除了鳳雪,沒有一個人覺得驚訝,更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妥。
  當然也包括云澈自己。
  禍亂鳳凰神宗的血仇、他可怕無比的實力、毒辣狠絕的性情,還有鳳雪對他明顯非同尋常的情感……每一點,都足以讓鳳凰神宗不惜任何代價讓他死!
  而眼下,正是殺云澈最好的機會!
  縱然要被世人嘲罵卑鄙無恥,他們在云澈收起領域之后,也絕不會允許他活著離開。甚至鳳天威親自,也是第一個出手。
  這道來自鳳天威的玄光速度迅猛絕倫,單單是裂空之音,都足以傳到神凰城最邊緣的角落。但所有人還未來得及聽到裂空之音,這道致命玄光已是到了云澈的下方,直刺他的要害。
  而云澈依然在全力收攏著金烏領域,沒有絲毫反應……也或者如今狀態的云澈已根本不可能對這道快到極致,而且忽然襲來的玄光做出反應。
  “云澈……死吧!!”鳳熙銘死死盯著空中的雙眸釋放著狂喜到猙獰的目光。
  轟!!
  震耳的轟鳴聲在空中炸開,但卻不是玄光轟中云澈的聲音。
  就在鳳天威的火焰玄光距離云澈還有不到五尺之距時,一道耀目的火光忽然閃現,撞擊在了火焰玄光之上……頓時,火焰玄光飛行的軌跡瞬間出現了大幅度的偏移,本是直點云澈脖頸的玄光在偏移后刺穿了云澈身后的空間,直入蒼穹。
  而云澈沒有被傷到半分,僅僅只有后背的衣服被過于狂暴的余波給撕裂。
  鳳天威臉色疾變,鳳熙銘狂喜到扭曲的面孔也一下子僵在那里。
  云澈的身邊,鳳雪的身軀已從他的身側轉移到了他的身前,后背和云澈的胸口緊緊相貼。她的雪手伸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在她掌心燃燒……以往,她所燃燒的鳳凰火焰從來都是溫暖而柔和,而此刻,那團并不大的火焰,卻搖曳的格外劇烈。
  鳳雪臉上淚跡未干,她的表情痛苦、痛心、難以置信……甚至似乎還有絲絲的絕望。
  毒辣、無恥、險惡、卑劣……這些,這一生,只曾在太古玄舟,在夜星寒和鳳非煙身上見到過,而這兩個人,也成為她今生第一次產生“痛恨”情緒的人。
  而這一次……卻是她的至親所帶給她。
  “為什么……”她喃喃而語,不知是在質問著自己的親人,還是在問著自己和這個世界:“爺爺……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鳳天威沒有言語,心中一陣詫然。
  那道火焰玄光雖是他驟然出手,但絕不倉促,他出手前靜默的數息一直都在悄然蓄力,所以那道玄力,灌輸著鳳天威毫無保留的全力,他確信不要說已是力竭的云澈,就算全盛狀態的云澈,也絕無抵御的可能,一旦中之,必死無疑。
  而以鳳雪的純心,不會想到他會忽然攻擊云澈。所以,她是在他出手之后到轟中云澈之前的瞬息之間出手……
  如此倉促的出手,能用出三成的力量便已是極限,卻竟然將他全力轟出的火焰玄光給打偏!!
  “雪,你還小,你現在一定無法明白……”鳳橫空苦澀的道:“但是,這樣做,真的是為了我們全族啊!等你長大了,自己看清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你就會懂的。”
  “我的確不懂……也永遠不會懂!”鳳雪的雪顏上滿是凄傷,她手中的鳳炎未滅,另一只手緊緊的抓著云澈的手臂,用自己的身軀與火焰守護著他:“我只知道你們殺了無仇無辜的蒼風國那么多人……我只看到云哥哥選擇了寬恕,而你們卻反而要殺他,還是用這么……這么卑劣的方法!”
  “父皇……爺爺……你們不應該是這樣的人啊!”
  最后一句話,鳳雪強忍的眼淚再次流落,也讓鳳橫空,還有鳳凰神宗所有人的心臟猛的一揪。
  “不必多說了,”鳳天威低聲道:“雪不可能一下子長大。而云澈今天是無論如何都要死的。尤其是剛才對他的出手……以他狠辣的性格,若當真讓他離開了,他今后的報復……”
  鳳天威的話,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對方在絕對優勢之下,最終選擇了收起領域,讓鳳凰神宗從毀滅的邊緣解脫,但他們卻在他的饒恕之后驟下毒手。就算是一個再仁慈的人,也定會因此生出極重的恨意……何況云澈!!
  他若不死,今后的報復……單單是想想,都讓他們不寒而栗。
  鳳橫空一咬牙,碾碎心中本就微小的一絲猶豫,不再去看鳳雪的眼睛,沉聲道:“眾長老聽令,封死云澈一切退路,不惜一切手段將他轟殺!!”
  “是!!”
  鳳雪:“……”
  鳳橫空的命令之下,眾鳳凰長老全部騰空而起,呈一個頗大的包圍圈,將云澈牢牢的困于中心……但鳳雪就在云澈身前,與他緊密相貼,眾長老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沒有一個人敢貿然出手。
  “雪,到父皇這里來。”鳳橫空緩緩來到半空,向鳳雪伸出手:“你就算會怨我,恨我也好……我們今天都必須要殺了云澈。等你長大了,你自然會明白父皇的苦心的。”
  鳳雪沒有搖頭,更沒有離開云澈,甚至連眼淚都已不再落下。周圍,那些平時只會讓她感覺到親切、溫暖的面孔都變得好可怕,那些平時充滿了寵溺與溫和的目光變得陌生與丑惡……
  她終于開始明白三年前在棲鳳谷時,云澈和她說的那些話的含義……
  “云哥哥,我想快點長大,等我二十歲之后,就可以離開神凰國,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雪,我反而希望,你永遠都不要長大。”
  “啊?為什么?”
  “因為你越長大,懂得的越多,就會失去的越多,而且這些失去的東西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你雖然可以去到更廣闊的世界,但看到更多的卻不是世界的美好,而是黑暗與丑惡……尤其,你還是神凰的公主,背負著鳳凰神宗的未來。”
  “唔……?”
  ………………
  “父皇,你可以給雪一個理由嗎?”鳳雪的聲音有些飄忽。
  “雪,他殺了你四個皇兄……殺了我們那么多族人!難道這些理由還不夠嗎!”鳳橫空激動的喊道。
  鳳雪緩緩的搖頭,輕輕的道:“很多的事情,我的確不懂。但是這件事,我看的清清楚楚……害死他們的不是云哥哥,而是父皇你啊!”
  “正是因為父皇下令入侵蒼風國,讓本安寧祥和的蒼風國生靈涂炭,血流成河,甚至還害死了云哥哥的父皇……云哥哥才會來報仇,來阻止戰爭!他們才會死……父皇,難道你真的不明白,你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你犯下的錯誤所招來的報應……他們不是因云哥哥而死,而是因父皇而死。”
  “……”鳳橫空身體一晃,臉色一片慘白。相似的聲音在這些天不止一次的侵襲他的心魂,幾乎成為他無法驅散的夢魘。而這些話從鳳雪口中喊出,要比夢魘還要錐心。他嘶聲道:“雪,你不懂……你真的不懂!父皇做的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父皇是為了我們鳳凰神宗的將來……關系到我們全族的生死存亡啊!”
  “為了我們自己的生存,就可以去肆意踐踏和毀滅別人的國土和生命嗎!”鳳雪大聲喊道。
  “雪,你聽話好不好。”鳳熙銘一臉哀求的道:“弱肉強食,是這個世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則。天玄大陸歷史的發展,王朝的建立與壯大,也都是靠戰爭來推動……”
  “可那是戰爭嗎!”鳳雪怒斥的聲音將鳳熙銘打斷,她的眸光,還有聲音都在發顫:“戰爭,是以不傷及平民為最基本前提,這是剛出生的幼兒都知道的事。王朝的建立與壯大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基礎,是安定與收獲人心。但神凰軍在蒼風做了什么……獵殺平民,焚燒城池,毀滅土地山林……這根本就是屠殺……是泯滅人性的魔鬼!”
  鳳橫空嘴唇顫動,無法言語。
  鳳雪手掌放在胸口,那里的疼痛何止是痛徹心扉:“我鳳雪在神凰城出生,一生下來就蒙受鳳神大人的恩賜,受到爺爺、父皇,還有所有親人族人的寵愛,我看到了神凰國無人敢欺的強大……這些年,我一直深深的為自己身為神凰國人,為自己是父皇的女兒為幸運和驕傲。我依賴著父皇,敬重著每一個族人,甚至那么堅信父皇是這世上最偉大的人,堅信著我所出生的鳳凰神宗是世上最偉大的宗門和家族。我每一天,都在憧憬著自己將來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繼承鳳神大人的意志,肩負鳳凰神宗的未來……”
  “…………雪……”鳳橫空緩緩的閉上眼睛。
  “可是這一切……原來都是假象嗎?為了所謂自己的生存與狀大,像魔鬼一樣去屠殺那么多無辜的人……數千萬的生命,將一個國家變成可怕的地獄……沾染了無數鮮血與罪惡的神凰縱然可以成為世上最強大的存在……也只會讓我,讓所有人害怕和厭惡。就算是鳳神大人,也不可能接受和原諒。”
  “……”鳳橫空胸口窒息的如同被萬鈞鋼板所重壓,心神的大亂讓他的意識都出現了模糊。
  這時,一股狂暴到極點的玄氣在沉悶壓抑的空間忽然爆發,一直沉默的鳳天威忽然出手,燃燒著猩紅火焰的手掌如惡魔的血爪,直轟云澈的心口。
  任何人,包括離得最近的鳳橫空與鳳熙銘,都始料未及。
  鳳天威出手時,距離云澈只有不到三十丈之距,這樣的距離忽然出手,不要說云澈,縱然是同級的強者,在毫無防備之下,也極有可能被一擊重創。
  對鳳天威而言,云澈今日無論如何都要死……死了,可以絕了后患,也絕了鳳雪的念想,至于其他的事,可以在之后慢慢緩和。畢竟,鳳雪的身體里流淌著鳳凰的血脈,畢竟她是神凰皇室之女。
  如此近的距離,一個六級帝君在所有人毫無防備之下的全力出手,鳳天威有萬分的把握在下一個剎那將云澈撕成碎片,再焚的尸骨無存。
  但,就在他的手掌剛剛觸及到云澈前方十丈之內時,一股沉重到讓他全身血液幾乎瞬間凝固的威壓忽然從天而將,他動作猛的一滯,隨之,他的視線被忽然出現的赤紅火光完全的遮蔽……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