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727 神女之跪


  “就在一個月前,所有的紫晶礦都已采集完畢,并用數百個空間戒指隱秘帶回了鳳凰城,藏匿于禁地之中,待一切塵埃落定,就可以開始提煉。那二十萬軍依然留在那里,并且持續和以往相同的舉動,是為了繼續迷惑四大圣地,并牽制住他們的注意力。”鳳橫空沒有避諱的說道。他很早就有一個感覺,云澈的眼神,似乎能看破任何謊言。
  “是么?那真是恭賀你們這出勞心勞力的‘大計’順風順水的圓滿完成了!”云澈冷笑一聲道。
  “哼,朕既然敢說出來,自然早有覺悟。待我宗將紫脈神晶提煉完畢,自會奉送蒼風皇室十斤!”鳳橫空冷冷的道。對于蒼風小國而言,別說十斤紫脈神晶,只怕歷屆帝皇估計連見都沒有見過真正的紫脈神晶。紫脈天晶便已是至高圣物。
  “十斤?哈哈哈哈!”云澈大笑了起來:“這些本就是屬于我們蒼風國的東西,鳳凰宗主居然返還十斤之巨,還真是大方啊。”
  “你……”鳳橫空滿臉怒色,剛要回擊,但碰觸到鳳雪的目光,即將出口的話被他硬生生吞下,他憋著氣,低沉的道:“十五斤……這已是朕的極限。”
  “不用了,我不稀罕,你們還是留著自己享用吧!”
  云澈的不屑清晰的寫在臉上,對于鳳橫空口中的“紫脈神晶”,分明沒有一絲垂涎的色彩,所說出的話,也半diǎn沒有開玩笑的樣子。這讓鳳橫空頓時怔住……紫脈神晶是天玄大陸最高等、最神圣的存在,是所有玄者夢寐以求的圣物。他在說出真相時,就已經做好了被云澈“敲詐”的覺悟,絕沒想到,竟有人可以如此淡視紫脈神晶的誘惑。
  “不過我要奉勸鳳凰宗主一句……可要小心在知道這些紫晶礦的人中,出現第二個‘鳳非煙’!”云澈不無嘲諷的道。
  “朕不會愚蠢到允許這種事發生第二次,不牢你費心。”鳳橫空冷聲道,顯然,他對此事極有信心,宗中知道這些紫晶礦存在的人,都是真正的“心腹”之人。而且除了他自己、鳳熙銘、鳳天威這類宗主血脈,其他知道紫晶礦存在的人,相關記憶都和鳳虎威一樣被設下囚籠。無法用任何方式說出寫出傳出,若遭遇搜魂。這部分記憶會直接潰散。
  也正是因為鳳非煙的教訓,鳳凰神宗選擇采取了這種極端的手段。
  “朕也有一件事要提醒你。”鳳橫空繼續道:“流云城之事之所以如此順利,要多虧一個叫焚絕塵的怪人。他可是為我們吸引了九成以上的注意力!而據說,他之所以出現在流云城,就是為了殺你!如今你還活著的消息,他一定已經知道了,到時候,你可別栽了!”
  云澈:“……”
  “啊?要殺云哥哥?”鳳雪被嚇了一跳,但馬上又安慰著笑道:“沒關系,云哥哥那么厲害,一定不會有危險的。雪也會很認真的保護云哥哥的。”
  “雪,你……唉。”鳳橫空抽了抽眉角,郁悶不已。
  在之前鳳雪剛剛出現時,茉莉就第一時間告訴云澈如今鳳雪的玄力竟已是高達君玄境八級,連鳳天威都遠遠超過。若真有鳳雪在身側保護,焚絕塵想要殺他,那基本就是天方夜譚了。
  云澈這些天在神凰國掀起的風雨,早已傳至蒼風皇城。昨日云澈傳音將在今日傍晚與鳳橫空、雪公主一起回來時,蒼月激動的一夜未眠,今日晌午剛過,她便已等候在帝王大殿。
  雖然她對云澈有著無比的信心信任,但云澈在神凰帝國的這些天,她無時無刻不在擔憂著。
  云澈能平安歸來,便是她最大的渴望。相比之下,結果,反而不是那么的重要。
  天下暗下,黃昏已至。如赤色火焰般的巨大玄舟出現在了蒼風皇城的上空,引來滿城嘩然。鳳神舟在皇宮正上停止,緩緩落下,由于太過龐大,并未落地,而是浮于半空,周身蕩動的玄氣帶起一股股如暴風般的熱浪。
  “那就是……鳳神舟?”陪同蒼月趕來的秦無傷看著空中釋放著遮天威壓和灼熱氣息的龐然大物,滿臉驚然。蒼風國的玄舟本就極少,而如此氣勢的玄舟,他更是平生僅見。
  “沒錯。”東方休緩緩diǎn頭:“我當年隨同先帝參加七國排位戰時,曾有幸見過一次。”
  “陛下說云澈與鳳橫空,以及傳說中的雪公主一起乘坐鳳神舟到來,而且沒有第四個人……究竟是真是假?”秦無傷低聲道,滿臉不敢相信的神情。這些天從神凰那邊傳來的消息:云澈大鬧鳳凰城,毀鳳神像,殺了好幾個皇子,與鳳凰神宗無疑結下不共戴天的血仇,已是不死不休……昨日卻突然傳音蒼月這樣的消息。
  雖是云澈親口所傳,蒼月親口所述,但幾乎任何人都不敢相信鳳橫空會只帶雪公主隨云澈到來。他可是神凰之帝,鳳凰宗主,天玄七國最尊貴無雙的存在,就算是前往最弱,且被災難籠罩的蒼風,也不應該是如此孤身。
  “師父和我說過鳳神舟的樣子,一定不會錯的!姐夫!”夏元霸滿臉的激動,看著已經停止的鳳神舟,便要沖過去。
  天下第一一把拉住他:“先不要過去,以免發生意外。”
  “不錯……元霸,傳聞鳳橫空的玄力高至霸玄境巔峰,如果發生什么意外,也只有你能保護好女皇陛下。”秦無傷低聲提醒道。
  “我知道了。”夏元霸diǎn頭,跟在夏傾月身后不到十步的距離,沒有再貿然行動。
  鳳神舟的舟門打開,云澈第一個從里面走出,然后緩緩落下。看到云澈安然無恙,蒼月的明眸中閃耀起無限的欣喜,顧不得場合,更顧不得自己的身份,鳳衣飄飄的迎了上來:“夫君,你回來了。”
  “嗯。”云澈牽住蒼月的手,然后側過身來:“我在傳音中說的‘貴客’,也已經到了。”
  沒有關閉的舟門之下,現出了一個全身赤衣的男子身影。鳳橫空出了舟門,沒有馬上落下,平淡的目光掃了一眼四方,嗅到了空氣中蕭索與硝煙的味道。
  他的帝王威儀與磅礴氣勢對云澈無效,但絕不代表影響不到他人。在他身影現出的那一刻,所有人目光都不受控制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卻又絕不敢碰觸他的眼睛,呼吸、心跳都在剎那間停止,胸口、靈魂之上都如同被壓上了一塊鐵板,在壓抑中戰栗。
  “神凰……之帝!”不需要云澈來說明,這股沉重、威凌到極diǎn的氣勢,已讓所有人都瞬間確定了他的身份。超然的玄力,超然的地位,超然的身份……在這赤衣男子的目光與威壓之下,就連東方休這等處在蒼風國最dǐng尖層面的人物,都有了一種強烈的卑微感。
  “元霸,隨時保持警惕。”東方休低聲道。身為蒼風玄府的府主,卻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在這神凰之帝、鳳凰宗主的面前,根本就如螻蟻般渺小。
  他們都不清楚神凰那邊到底發生了何事,更不清楚鳳橫空到來的目的又是什么,所以每一個人都是全身神經繃緊,后背冷汗淋淋。
  “他就神凰之帝鳳橫空。”云澈向蒼月道:“不用擔心,他這次是以罪人之身而來,不會做任何不利于我們的事。”
  鳳橫空的身體從空中沉下,落在了云澈和蒼月面前。從他現身的那一刻,蒼月臉上的笑便已完全凝固,被云澈握在掌心的手也猝然收緊。她在極力的克制……再克制……但身體依然忍不住隱隱發抖,美眸之中,是深到刻骨錐魂的恨意。
  是他,害死了她的父親!踐踏了她的國土和國民……讓整個蒼風,陷入了地獄般的三年!也讓她,苦苦支撐了噩夢般的三年!
  她雖然恨盈乾坤,但對面是太過強大的神凰,她從未奢望過可以報仇,甚至沒想過自己會見到鳳橫空,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能直接面對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蒼月的小手快速的變冷,身體的戰栗和氣息的顫蕩更是清晰的傳到云澈身上。云澈將她的手握的更緊,告訴著她自己就在她的身邊。
  面對在情緒失控下久久失聲的蒼月,鳳橫空亦沒有開口,氣勢上更沒有自弱半分。云澈淡淡的道:“鳳橫空,這里便是蒼風國的皇宮!你面前的,就是蒼風國的現任國君!你不會忘了自己是來這里做什么的吧?”
  “哼!”鳳橫空輕哼一聲:“朕人已至此,身邊連一個護衛長老都沒有,難道你還會大方的給朕退路不成?蒼月女皇,朕自知這三年讓你蒼風國蒙受大難,舉國大亂,全蒼風上下定然對朕恨之入骨。你父皇也是朕親口下令所刺!你現在要朕如何贖罪,盡可開口,朕絕不皺半diǎn眉頭!!”
  鳳橫空雖已清楚的自喊贖罪而來,但言語、姿態間的氣勢卻是強勢無比。他畢竟是神凰之帝,而蒼風國對他,甚至對神凰國一個最普通的貧民而言,都是卑微之地,自千年前蒼風建國至今都是如此。他可以認栽,可以贖罪,但不會氣弱!因為事情到如今這一步,只因云澈,而不是蒼風皇室!
  “神凰皇帝……鳳凰宗主……鳳橫空……”蒼月的臉色除了有些稍微泛白,但表情與聲音總算保持著足夠的平靜和帝王威儀,只是美眸中閃動的恨意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壓下:“我蒼風皇室千年之中,對你神凰素來敬重有加,你卻竟如此殘害我蒼風……我要你先給我,給我蒼風一個理由!!”
  鳳橫空側過目光,全然一副不予回應的姿態。
  “他就是……神凰的……狗皇帝!”人群之后,蒼風軍總統領封云烈手抓刀柄,面色通紅而猙獰,沖dǐng的怒氣和怨恨讓他臉上的十幾道傷口都幾乎要爆開……因為這個人,多少的兄弟血灑戰場!!
  “不要沖動。他不但是神凰的皇帝,還是鳳凰神宗的宗主,一萬個你上去,都別想傷到他半根頭發。”秦無傷側目道。
  “鏘”的一聲輕響,鋼刀被封云烈拔出三寸,他盯著鳳橫空,咬著牙,惡狠狠的道:“我以前做夢最常夢到的,就是見到了這個狗皇帝,然后親手將他砍成一千八百塊!現在這狗皇帝就在眼前,就算他再厲害一萬倍,我……我……我……我了個……乖乖……”
  封云烈如同被一口大錘忽然轟在了腦門上,原本斥滿仇恨的表情,還有看向前方的目光都一diǎndiǎn變得呆滯,就連口中的聲音,也逐漸飄忽的如夢囈一般。
  不僅僅是封云烈,所有人的神情、目光,都在這一刻忽然變得一片呆滯朦朧。
  因為他們的視線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副美若夢幻的風景。
  一身赤衣的少女從鳳神舟上緩緩而落,她鳳衣上的赤色比鳳橫空的還要濃郁,金色比鳳橫空的還要尊貴灼目。眾人的視線在看向她時,心魂剎那間翻騰起驚濤駭浪般的激蕩。因為,那是一副美到無法形容與修飾的容顏與神韻,目光的剎那碰觸,整個人就仿佛一下子墜入了虛幻的夢境之中,在目睹著一個從虛幻中走出的少女……
  鳳雪輕輕落下,緩緩走來。以往,她偶爾在宗中出現,也都是頭戴鳳玉琉璃,不露容顏。而今天,她是帶著一顆純凈、歉疚、真誠的心為了贖罪而來,也卸掉了自己一直以來的遮掩。
  與鳳雪正面相對的蒼月同樣徹底怔然。眼前的女孩,美的就如從天闕中走出的神女,讓人根本不敢相信她竟會出現在凡間。同為女子,在看著鳳雪時,整個靈魂、意志、信念,卻同樣不受控制的迷失其中,就連方才對鳳橫空時爆發的徹骨恨意都徹底遺忘。
  “這世上,竟有能在容顏上……超過夏傾月的人……”蒼月失神的低喃,幾乎忘記了鳳橫空的存在。
  蒼月在看著鳳雪時,鳳雪同樣在打量著她,更從她的動作上,看到了她對云澈的依戀。她走到鳳橫空身側停住腳步,輕輕的道:“神凰皇女鳳雪,見過蒼月女皇……”
  仙音輕柔如風,拂過心間,讓所有人幾乎感覺到心靈都在被凈化。鳳雪螓首微垂,雙膝緩緩的曲下……
  “雪……你做什么!!”鳳雪的舉動,讓鳳橫空大驚失色,口中一聲大吼,手掌更是閃電般的伸出,抓在了鳳雪的肩膀上。
  但,鳳魂覺醒后的鳳雪擁有的是連鳳天威都可以碾壓的玄力,又豈是鳳橫空的力量所能阻止。在鳳橫空釋放到最大的瞳孔中,鳳雪面對著蒼月,雙膝觸地,正正的跪在了那里。
  “雪!你在做什么!你快起來……起來!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有資格讓你跪下!!雪!!”鳳橫空拽著鳳雪的手臂想要將她拉起,但任憑他用盡全力,喉嚨中的聲音已幾盡嘶啞,卻連讓鳳雪的身軀稍稍晃動都做不到。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有資格讓你跪下”,鳳橫空的這句話沒有半diǎn的夸大。因為她不但是神凰帝國、鳳凰神宗的唯一公主,更是鳳凰神宗未來的“神”!亦是在整個天玄大陸唯一一個得到完整神靈傳承,擁有最尊貴血脈,最接近于“神”的人!
  待她完全成長,力量之上將超越圣帝、海皇、天君、劍主這等冠絕天下的圣地之主。她所擁有的神靈血脈,更是其他人用再久的努力、再雄厚的資源都無法得到。
  所以,鳳神消逝之后,天玄大陸之上,真的沒有了比她還要尊貴的存在。
  鳳橫空身為神凰之帝,他的十四個兒子每日都需向他跪安。但這么多年,他從未讓鳳雪在他面前跪過,就算是鳳雪自己想,他也不會允許,甚至可以說不敢接受。
  但現在,她卻跪下了……在蒼風國這一個卑微小國的皇帝面前。
  蒼風皇帝……一直以來,縱然是一個最低等的鳳凰弟子都只會斜眼輕視,甚至不屑一顧。
  她的跪地已成事實,鳳橫空無法阻止,連讓她站起都無法做到。長久的惶然失措之后,他一聲悲嘆……鳳雪又怎么會不知道自己是鳳凰神宗的第二鳳神,又怎么會不知道自己血脈與身份的尊貴,但她依然在一個小小蒼風國的皇帝面前下跪……為的,就是給他這個父親贖罪!
  之前的威凌氣勢完全潰散,鳳橫空的面容在抽動……自己所造下的血債與罪孽,最終卻要鳳雪與他一起承擔與贖還,深深的痛悔,讓這個不可一世了百年的帝王恨不能抱頭大哭一場。
  砰!!
  鳳橫空的雙膝狠狠的撞在了地上……一生只跪過鳳神,只跪過親生父母的他,在這一刻,重重的跪在了蒼月的面前。面對鳳雪代他贖罪的屈膝,他又怎配再去支撐他的帝王尊嚴。
  “神凰皇帝鳳橫空,為一己私欲,一意孤行,不擇手段,讓蒼風生靈涂炭,血流成河,罪惡滔天,人神共憤,不可饒恕……今只求蒼風皇帝降罪,蒼風縱要取我之命,亦無悔無怨!”
  鳳橫空低著頭,一字一字說著這輩子他從曾想過自己會說出的話。
  整個蒼風皇宮一片死寂,落針可聞。夏元霸、東方休、秦無傷、封云烈等人全部驚呆在了那里,大腦徹底當機,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和聽到的聲音。
  蒼月也呆在那里,一時間不知所措。云澈向鳳雪伸出手,但腳步邁出一步,又緩緩的退了回去……他知道,這樣做,太委屈了鳳雪,就像鳳橫空所喊出的那樣,這世上,沒有人有資格讓她跪拜,連身為鳳雪父親的鳳橫空都沒有。
  但或許這樣,可以讓鳳雪心里好受一些。
  她的心靈太過純凈和善良,在她知道一切的真相后,鳳橫空身上所背負的累累罪惡和血債,沉甸甸的壓在了她的心靈之上。在鳳神舟上的兩天一夜,他在鳳雪身上,一直隱隱的感覺到一種被罪惡和歉疚壓抑的氣息。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