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728 蒼月的決意


  蒼月永遠都不可能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她對鳳橫空恨之入骨,但面對這任何人縱然親眼所見都不敢置信的情形,她唯有不知所措,求助的目光看向身側的云澈:“夫君……這到底是……”
  “先讓他們起來吧。”云澈道:“所有的事情,到殿里再說吧。”
  蒼月微微頷首,稍稍凝心,然后向前幾步,向鳳雪伸出手來:“雪妹妹請起。雪妹妹身份尊貴無雙,如此大禮,到底讓我都有所惶恐了。”
  鳳雪依然垂首,輕輕的道:“蒼風女皇言重……雪如今是負罪之身,屈膝請罪,本就應該,只望可以稍平蒼月女皇的憤怨。”
  蒼月搖了搖頭,伸手把鳳雪扶起。近看鳳雪,她更是無法不內心驚嘆世間竟有如此完美如夢幻的存在。若這世間唯有一個天之驕女,那么一定只可能是眼前的少女。
  “我雖從未出過蒼風國,但也多次聽聞過神凰國雪公主之名。如今得見真人,還要勝過傳聞不知多少倍。”蒼月贊嘆道,
  對一個人極致的憤怒與怨恨很容易波及其親人,對鳳橫空恨之切的蒼月在面對鳳雪時,卻無法對她生出一絲一毫的怨恨。也或者,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會對她生出恨意。
  “鳳橫空,你也起來吧。”蒼月轉回身去,聲音頓時變得平靜中帶著冷意:“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隨我去蒼風主殿吧!”
  看著云澈的眼神示意,蒼月向東方休道:“東方府主,你們守在外面吧,不許任何人進來。另外,方才你們看到的事,也勿要對任何人提起。”
  “是。”東方休微微俯身,他看了一眼鳳橫空,想要提醒蒼月注意安全……但想到云澈和方才鳳橫空的屈膝下跪,他即將出口的話又咽了回去。
  目送著蒼月、云澈、鳳橫空、鳳雪入了蒼風主殿,東方休等人皆是面面相覷,有的甚至還未從方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真的是……神凰的皇帝?”封云烈瞪大著眼睛道。他就是想破腦袋,也無法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那可是傲視天下的神凰之帝,鳳凰之主啊!!
  雖然同為一國之主,但身為蒼風之將的他不得不承認,“神凰之主”四個字的分量,要勝過“蒼風之主”千百倍!鳳橫空會親身來到這里,已是讓人無法不震驚,更是做夢都無法想到,他竟向蒼風女皇屈膝下跪……而且喊出的聲音帶著深深的痛苦和悔恨。
  “那個人的確是神凰國的皇帝鳳橫空,我三年前見過的。”夏元霸很肯定的道。
  “……那個女子,莫非就是傳聞中的神凰雪公主?”
  “嗯,她就是雪公主。沒想到她也會一起來……不過三年前,姐夫和她的關系就很好。”夏元霸有些疑惑的搓了搓頭。
  “誠然,畢竟三年前云澈就是因為救雪公主才在太古玄功出事……雪公主,神凰帝國的天賜瑰寶,天玄大陸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虛傳!”東方休一聲重重的贊嘆。
  “真不愧是云兄弟,短短幾天,竟然能把惡劣到極點的局面扭轉到如此程度。”天下第一聲音低下,用唯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更沒想到這世上,竟然存在著容顏上堪比小妖后的女子……”
  ……………………
  蒼風大殿一片安靜。鳳橫空站在大殿中心,仰目看著這里的一切,他想過自己終有一天會親自踏入這蒼風皇宮之地,卻未曾想過會是以這種形式。蒼月,同樣不會想到自己是以這種形式見到平生最恨之人。
  神凰那邊的事,云澈方才已足夠詳盡的告知了蒼月。雖然這一切就是他所促成,但蒼風國的國君是蒼月,他做這一切也都是為了她。所以,要鳳橫空如何贖罪,最終要由她來決定。
  “雪妹妹,請入座吧。”和對鳳橫空的態度全然不同,蒼月對待鳳雪時輕語柔聲,她已明白為什么這個宛如神話的天之驕女為什么會屈尊到來這里,又為什么會向她屈膝……而即使拋開這些原因,也沒有人有辦法對她生出惡感。
  “謝謝女皇姐姐。”鳳雪沒有退卻,就在云澈的身側坐下。
  “鳳橫空,你當真是心甘情愿來贖罪的嗎!”蒼月側過身來,面向鳳橫空時,臉色瞬間轉冷。
  如果說在下了鳳神舟,踏足蒼風土地之后他心中依然不甘不愿不忿的話,那么,隨著鳳雪那一跪,這些情緒全部隨著內心的顫蕩和劇痛完全散去。他可以不為了自己在蒼風犯下的累累血債,但只求可以讓鳳雪心靈上不再因他而背負,他也要傾盡全力去贖
  (本章未完,請翻頁)罪……哪怕讓他喪盡身為神凰帝王的尊嚴,甚至生命。
  “朕今日來此,只為賠罪贖罪!朕深知對蒼風造成的禍亂大過于天,罄竹難書,朕萬死難還……只要可平息蒼風,還有你蒼月女皇之怨恨,朕都會心甘情愿的接受,絕無悔怨。”
  “月兒,我在鳳凰城時,已經提過條件,他們也算是答應了下來。”云澈開口道,然后將自己在鳳凰城上空,面對鳳橫空、鳳天威時提出的五個條件一一詳細的敘出。
  昨日,在云澈喊出最后的這些條件時,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鳳橫空都是臉色鐵青,嘶聲咆哮,幾乎氣炸肺。而現在,聽著云澈說出同樣的話無論賠償、割地、甚至廢他玄功在蒼風跪上百年,以及第五條持續數百年的供奉……他的臉色都始終平靜,毫無波瀾。
  反倒是蒼月,在聽到云澈所說出的條件時,臉上露出越來越深的震驚……她恨極鳳橫空,恨極神凰帝國,但云澈提出的五個條件,無疑是霸道甚至殘酷到極點,若是神凰國全部執行,那么其五千年的尊嚴,都將被這只有千年歷史,且從來都是最弱小國的蒼風狠狠的踩在腳底,被永遠揣入恥辱的深淵……
  這樣的賠罪條件之殘酷,不要說蒼風千年歷史,就是整個天玄歷史,都從未出現過。
  “這些條件,你們神凰……尤其是你鳳橫空,確都愿意答應?”蒼月纖眉蹙起,毫無畏懼的直視著神凰之帝的眼睛,她要聽到他親口說出的回答。
  “是。”鳳橫空閉上眼眸,沒有任何猶疑的回答。
  “好……”蒼月高聳的胸口劇烈起伏,眼神,也變得銳利深邃。
  “女皇姐姐!”鳳雪迅速站起,向蒼月請求道:“雪深知父皇犯下難以饒恕的大錯,云哥哥所提出的所有補償都是應該。但……惟獨廢掉父皇玄功,并留在蒼風百年一事,還請蒼月姐姐開恩。父皇他身份特殊,不但是神凰國的皇帝,也是鳳凰神宗的宗主。若他就此留在蒼風,神凰必定民心動亂,鳳凰神宗也將久難安寧。”
  “雖然一切都是父皇咎由自取,但雪身為父皇的女兒,理應為父皇分擔罪責。還請女皇姐姐同情雪私心和神凰大局,由雪來代替父皇留在蒼風。其他補償,父皇歸去后一定會在最短時間內執行,請女皇姐姐……”
  “雪,不關你的事!!”鳳橫空厲喝道:“蒼月女皇,你該知道冤有頭,債有主!你父皇的死,還有蒼風如今的局面,都是朕所造成!一切都和朕的女兒毫無關系!她這三年之中一直都是昏迷不行,沒有半點參與!”
  “朕現在一心只想贖罪!你如今要朕做什么,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但雪,是朕絕不可能碰觸的逆鱗!!”
  鳳橫空聲色俱厲,堅決無比。鳳雪心中一急:“父皇,你先前明明已經答應雪前來!你難道就不顧神凰和宗門了么。”
  鳳橫空緩慢的搖頭:“雪,對父皇來說,你的安危,比父皇的性命,比宗門……比這世界上的一切都要重要。若要朕選擇,朕寧肯神凰、宗門覆滅,也絕不要你受到半點傷害。”
  蒼月:“……”
  云澈:“……”
  “不,不會的,我留在這里,有云哥哥保護我,我一定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我會每天祭拜女皇姐姐的父皇,每天為蒼風、為神凰、為父皇祈福,贖罪百年之后,我就會回去鳳凰城……父皇若是想念,也可隨時來看望雪。”鳳雪微笑,字里行間沒有任何對未來的憂心和惶然:“神凰可以沒有雪,但一定不能沒有父皇。這種關系全國還有全宗的大事,父皇不可以任性!”
  “雪,朕……”
  “父皇,”鳳雪輕聲打斷鳳橫空即將出口的話:“雪一直在父皇的溺愛和保護下長大,又受到鳳神大人的恩賜,卻從未能為父皇,為鳳凰神宗做些什么。現在,終于可以為父皇分擔一些事,雪心里只有開心和滿足,一點點都不覺得委屈和害怕……而且,這里有雪最喜歡的云哥哥,如果能經常見過云哥哥,雪一定會比在鳳凰城的時候還要更加開心。別忘了,三年前,云哥哥為了保護雪,都不顧自己的性命,所以在云哥哥身邊,雪無比的安心,父皇也完全不需要擔心什么……對嗎?”
  “雪,你……”鳳橫空伸出手,想要碰觸鳳雪的肩膀,雙目再一次無法控制的朦朧。
  “女皇姐姐,云哥哥在雪心中,是這世上最好的人。您是云哥哥的妻子,也一定是世上最溫柔善良的女皇帝,請女皇姐姐饒恕父皇的性命與自由,由雪來代替父皇留下。今后,雪與父皇會以最大的誠心懺悔和贖清這
  (本章未完,請翻頁)三年所犯下的罪過……請女皇姐姐成全,雪會永遠記得女皇姐姐的恩情。”
  鳳雪的每一言每一語,都在重擊著鳳橫空的心靈,也同樣在震蕩著蒼月的心靈。看著她冰雪般的容顏和比星辰還要美麗萬倍的美眸,蒼月的心中用力強烈的悸動……她很清楚鳳雪的身份,她有著整個天玄大陸最尊貴的血脈,未來是鳳凰神宗的神,無論身份還是地位,都要勝過鳳橫空。
  甚至勝過天玄大陸的所有生靈!!
  在鳳雪的眸光之下,蒼月久久沒有開口,過了好一會兒,她轉頭看向了云澈,尋求著他的幫助。
  “月兒,這件事,當然要由你來決定。無論你做出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你。”云澈微笑著說道。他也相信著蒼月一定會給出一個最好的結果。
  “……”蒼月緩緩轉過身去,緩緩踱步向皇椅所在。大殿頓時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她的鳳衣裙擺曳地的聲音。
  在大殿的盡頭,蒼月停住腳步,她鳳眸抬起,看向了前方……那里,是一副巨大的畫像,畫像之上,是她已逝去三年的父親蒼萬壑。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忽然靜止,蒼月默默的看著蒼萬壑永遠靜止的身影,眸光時而朦朧,時而顫蕩……無人知道,她的心中蕩動著多么復雜的思緒,又或者,在做著多么艱難的抉擇。
  許久,整整一刻鐘過去,蒼月的聲音,終于在大殿中響起。
  “鳳橫空……”她輕輕的道:“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不惜親手將你碎尸萬段……”
  “雖然我現在就可以借助夫君的力量殺了你,但是,我不能。”蒼月轉過身來,步履緩慢而沉重:“因為我是蒼風國的國君……你若死在蒼風,神凰必亂,我蒼風的災難也會持續下去,甚至更為加劇。即使你在死前親口留下嚴令,也于事無補。”
  “將你廢掉玄功,留在蒼風百年,亦是相似道理。仇怨種下,久之必定爆發,或許幾十年,或許百十年,或許幾百年。我蒼風畢竟是弱國,一旦爆發,受難的,也只會是我蒼風。”
  “所以……我雖永不會原諒你,但卻殺你不得。”
  鳳橫空:“……”
  “我不會殺你,不會逼你自廢玄功,也不會逼你跪我父皇陵前百年……因為就算跪上萬年,父皇他也不會復生。割讓赤瓊城、兩百年玄晶玄鐵鳳凰戰甲的供奉、甚至宣世賠罪、停戰契約……這些,我全都可以不要!”
  “……”鳳橫空猛的側目,滿臉的不敢置信。
  “啊?”鳳雪手掩芳唇:“女皇姐姐,是……是真的嗎?”
  “……”云澈同樣一臉訝異。
  “我雖是女子,但身為蒼風之帝,所說出的話自然一言九鼎!”蒼月無比平靜的道:“之前你們已經應下的五個條件,我只保留其一,其他,絕不強求。”
  “五百億紫玄幣的賠償!”蒼月肅然道:“我只保留此一!如今蒼風國已是千瘡百孔,無數國民流離失所,需要這些財富來為他們重建家園。”
  “真……真的嗎?”僅僅是鳳橫空可以不用自廢玄功留下,鳳雪已是達成了最大的渴望,心中無限的驚喜、歡欣和感激。
  鳳橫空張了張口,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用割地,不用供奉,甚至連賠罪詔書都不要……他們神凰,可以就這么完全保全自己的尊嚴……
  “但是,我有兩個附加條件!”蒼月的眸光,直視向了鳳橫空。
  “女皇姐姐請告知,只要可以做到,父皇和雪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鳳雪滿心歡喜的道。
  “第一,”蒼風的語調平靜而肅然:“我蒼風無數城池、家園被毀,如今四方都是混亂不堪,單靠我蒼風之力,短時間內難以重歸安定。所以,接下來五年之內,你神凰需遣六成以上大軍駐我蒼風,協助重建城池家園!”
  五大條件只留金錢賠償,這簡直都是做夢都不敢相信的恩賜。鳳橫空本以為蒼月的兩個附加條件必定苛刻艱難之極,沒想到,她提出的第一個附加條件卻是如此簡單。他微微點頭:“好,朕答應……朕會將七成神凰軍留在蒼風,任由蒼月女皇或各方領主調遣,并會立下嚴令,絕不觸犯蒼風國民。”
  “好。”蒼月頷首,表示相信,然后目光從鳳橫空臉上移開,轉向了鳳雪:“第二個條件更為簡單。雪公主鳳雪,我要你……”
  “嫁于我夫君云澈為妾!!”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