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729 沉重的蛻變

“你說什么!!”
  蒼月的話讓鳳橫空臉色瞬變,一聲暴吼,腳下的石磚瞬間炸裂,整個大殿都劇烈的一晃,沙塵簌簌而落。云澈雖然端坐不動,但他手邊的茶具卻是被高高震起,落回時已化成碎片。
  等在殿外的人都被震的齊齊一驚。夏元霸二話不說,便要沖進去,剛一抬步,便已被天下第一拉住,搖頭道:“不要沖動,云兄弟在里面。”
  “鳳凰宗主如此劇烈的反應,莫非是不愿?”面對鳳橫空的忽然爆發,蒼月毫無慌亂,就連眼波都毫無動蕩……單單這一點,就絕非常人所能做到。鳳橫空非但是神凰之帝,還是一個十級霸皇!他忽然爆發的氣勢,足以讓一個王座都嚇到直接癱軟。
  “豈有此理!”鳳橫空剛剛才說過鳳雪是他決不能碰觸的逆鱗,蒼月便提出了這樣一個狠狠觸碰他逆鱗的條件,若不是形勢在前,他早已暴怒出手,將說出這番話的人直接擊斃……無論他是誰。
  “朕原本深深嘆于蒼月女皇的大氣寬容,沒想到,你如此寬容大氣的背后,原來是看上了我神凰最珍貴的瑰寶!!”鳳橫空雙手緊攥,滿臉怒色:“雪不但是朕的女兒,還是天玄大陸唯一神靈的唯一傳承者,我鳳凰神宗未來鳳神!又豈是一個小小云澈能配得上!居然還要雪為妾,簡直豈有此理!還請蒼月女皇不要癡心妄想了!!!”
  “雪妹妹的確可能是整個天玄最優秀的女子,任何見到雪的人,或許都不會否認。”蒼月毫不退卻的道:“但本皇的夫君同樣是鳳神血脈的繼承者。且十六歲修玄,十七歲揚名,十九歲便成就蒼風第一人,并在七國排位戰上以一人之力挫敗六國……也自然包括你們神凰!如今才二十二歲,便只身讓你偌大鳳凰神宗狼狽不堪,逼得你鳳凰宗主不得不忍受莫大不甘和屈辱親自來蒼風贖罪!”
  “同齡人之中,本皇夫君之成就,在整個蒼風歷史都是空前,絕無第二人!又哪里配不上你的女兒!”
  蒼風的聲音里帶著深深的驕傲。在她的眼中,這世上只有配不上云澈的人,而沒有云澈配不上的人!
  “朕再說一遍……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鳳橫空低沉無比的說道,他用盡著自己全部的耐性壓制著幾乎要徹底失控的怒火。
  “那還請鳳凰宗主說出足以讓本皇信服的理由!”
  “……朕說配不上就是配不上!”鳳橫空冰冷的聲音中透著隨時可能暴走的憤怒:“就憑朕的女兒是未來的鳳神,普天之下,就沒有人配得上雪!!”
  “何等蒼白的辯解!”蒼月淡淡一笑,她與鳳橫空針鋒相對,兩人在玄力上有著天壤之差,身居帝位的時間更是差了百年之久,但氣勢之上,她竟是絲毫沒有被鳳橫空所壓制:“但本皇,卻有數個鳳雪必須嫁給云澈的理由。”
  不是“應該”,而是“必須”。
  “必須”二字,蒼月用了最重的音調。
  “哼!”鳳橫空側過臉去,懶于回應。一副你縱然說的天花爛墜,朕也只會嗤之以鼻的姿態。
  “其一,據本皇所知,鳳雪的鳳凰血是你們鳳凰神宗的鳳凰神靈直接賜予,因而身體內有著最為原始、也最為精純的鳳凰血脈。你們鳳凰神宗如今除了鳳雪,再無擁有原始鳳凰血的人!但,云澈的鳳凰血也是由鳳凰神靈所直接賜予,同樣是最為原始、精純的鳳凰血脈!這一點,本皇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云澈在接受鳳凰試煉與傳承時,本皇就在身邊!”
  “所以,就鳳凰血脈而言,縱然是你們鳳凰神宗,也無一人配得上鳳雪。而唯有本皇的夫君云澈,與鳳雪的血脈有著最完美的契合!”
  鳳橫空眉頭收緊,不發一言……這些,他都早已知曉。
  “其二,鳳凰宗主可千萬不要忘記了,你們今日是為了贖罪而來!本皇恨了整整三年,若非本皇的身上背負著億萬的蒼風黎民,本皇真恨不能借此給予神凰國最殘酷的制裁……甚至恨不能親手取你之命祭奠父皇亡魂!”蒼月的話很平靜,但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平靜的話音之下那積淀了太過深厚的仇恨與怨恨:“但本皇最終卻做出了如此的選擇……若鳳雪嫁于本皇夫君,予蒼風而言,可極大的振奮惶恐的人心,今后可依你們神凰為靠山,再不懼任何戰爭欺凌,讓我蒼風黎民享受長久的安定。”
  “予你們神凰而言,你們無需昭告天下賠罪,無需割地、無需供奉,無需顏面掃地,喪盡尊嚴,淪為笑柄,神凰國也不會出現人心惶然與動亂,神凰國可以完整的保全尊嚴與安定,你鳳凰宗主也可以保全自由和生命!同時,也為你的女兒找到一個世上最好的歸宿!”
  “這是本皇……一個背負著殺父之仇,亡國之恨的女人所能拿出的最大仁慈和寬容!你們若是答應,兩國皆大歡喜。若是不應……那本皇自會收回所有的仁慈和寬容!!”
  鳳橫空:“……”
  “其三!”蒼月聲音毫無停頓,一雙鳳目直直的看著鳳橫空:“既然鳳凰宗主口口聲聲說本皇的夫君云澈配不上你的女兒,那么還請鳳凰宗主不吝告知,在整個天玄大陸范圍,有哪個人,比云澈更配得上你的女兒!?”
  “……”鳳橫空的嘴唇動了動,卻是久久無言。
  而這次,鳳橫空并不是懶于應對,而是真正的啞口無言。
  蒼月先前的話,對他只有并不太大的觸動,但這次,他的心念隨著蒼月的話自然而然的轉動時,卻忽然間意識到,同齡人之中,竟真的找不出一個堪比云澈的人。
  將他鳳凰神宗逼到如此地步的云澈,今年只有二十二歲……這樣的年齡,鳳凰神宗的同齡段之中,鳳雪之外,根本連找出一個配給他提鞋的都不能!!
  世間最強者,都集中于鳳凰神宗和四大圣地之中。而縱然是四大圣地之中,別說二十歲年齡段,年齡一甲子之內的人中,他都想不出任何一個人堪比云澈的人。
  這些天沉浸在云澈帶來的災難之中,日夜焦頭爛額的他下意識的忽略了一個足以驚顫整個大陸的事實……“死去”三年后活著歸來的云澈,極有可能已是成為了天玄大陸年輕一輩的男子之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那么,若這世上唯有一個能配得上鳳雪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云澈!
  “看來鳳凰宗主無法說出來。”注意到鳳橫空終于出現的臉色變化,蒼月淡淡而笑:“也就是說,本皇的這第三個理由同樣成立!”
  “其四!”蒼月繼續說道:“聽聞雪妹妹十三歲前一直在鳳凰神宗的庇護下成長,十三歲后又在鳳凰全宗的保護之下,因為從未真正涉足過塵世,所以對于男女之情,必然格外懵懂,因而雪妹妹現在或許并不明白自己對于云澈的感情是何種概念,但,相信以鳳凰宗主的閱歷和智慧,不會看不出來……雪妹妹對于云澈,絕不單單是救命之恩下的感激之情那么簡單!”
  “嘶……”蒼月的話讓鳳橫空猛一咬牙,全身劇烈哆嗦了一下。
  是……他怎么會看不出來,感覺不出來!!
  所以,在聽到云澈還活著的消息后,他胸腔欲裂,情緒失控,無論如何也要殺了他……所以,在忽然聽到蒼月要求鳳雪嫁予云澈后,他為了贖罪而自沉的情緒與氣勢無法控制的瞬間爆發……
  對于有著“天玄第一美女”之稱,讓云澈甘愿用生命去相救的雪公主,蒼月一直有著極深的好奇。今天終于得見,再驚嘆著她神女般容貌之時,她亦看到了鳳雪在面對云澈異樣的眼神,聽到了她在提到“云哥哥”三個字時帶著異樣情緒的聲音……雖然從相見到現在不過兩刻時間,她已經清晰的看透了很多。
  從鳳雪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當年在面對云澈時,會不自禁的歡欣、喜悅、溫暖、滿足、放下所有防御、完全敞開心扉的自己。
  “你要說的,都說完了么!”鳳橫空雙手緊攥。
  “沒有!”蒼月搖頭,繼續緩緩的說道:“本皇知道鳳凰宗主之前毫無猶豫的粗暴拒絕是一個父親對于女兒本能的愛惜與保護,絕不能容忍以犧牲女兒為代價來換取妥協。但,鳳凰宗主,本皇說了這么多,雪妹妹嫁予云澈是否是犧牲,相信你也有理由讓自己重新思考一番!雪妹妹對于云澈不僅有感激之情,還有著男女之情。這一點,她是你的女兒,你必然看的比本皇要清楚的多!而本皇的夫君雖然一向‘憐香惜玉’,但絕不是隨便什么漂亮女人都能讓他愿意拿命去救!”
  “而一個自己傾慕,對方又愿意用生命去守護自己的人……鳳凰宗主,你可知這對一個女人而言,可謂是一生最大的幸福與幸運。而雪妹妹,就找到了這樣一個人……這樣的人一旦找到,那便是刻骨銘心的一生!”
  “鳳凰宗主方才說過,雪妹妹對你而言,比自己的命,甚至比神凰國、鳳凰神宗的生死存亡都要重要!而你若強行把雪妹妹和云澈割離,以雪妹妹純凈無塵的心靈,帶給她的,必然是永久無法抹去和愈合的心創和凄傷。那么唯一的結果,就是口中聲稱著雪妹妹比任何事物都要重要的你,用自己的自私親手給予了她一生的心傷!”
  “你……”鳳橫空身體一晃,蒼月的這句話,無疑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沖擊。
  “所以,本皇的條件不是威逼,不是羞辱,不是犧牲……而是寬恕和成全!!”未等鳳橫空說出第二個字,蒼月的聲音便已將他壓下:“當然,你依然可以選擇拒絕。那么,便當本皇之前所有的言語都未曾說過,本皇也會就此收回所有的仁慈……再無半點余地!!”
  蒼月的最后一句話,帶上了讓云澈都有了剎那沉重感的威壓。
  在蒼月提出要鳳雪嫁于他為妾時,云澈驚了足足數息,之后,他一直默默的看著蒼月,自始至終未發一言,心中,卻早已蕩起無法平息的波瀾。
  當年,他的月兒,他的雪若師姐獨立、堅強,卻也格外的溫和、善良與柔弱,在他的面前,還會把她的脆弱毫無保留的釋放。他們在皇宮大婚之后,她公主之身,卻每日親手為他更衣、縫紉、準備一日三餐……一切都服侍的無微不至,幾乎完全忘記了自己公主的身份,全心的成為著只屬于他的最完美的妻子,視他為自己的全世界,再也不爭什么,不求什么。
  而眼前的她,頭戴鳳冠,一身金衣,帝威凜然,正面相對著鳳橫空的磅礴威壓,氣場絲毫不弱,甚至隱隱壓過,深邃了無數倍的鳳眸時而溫暖,時而冰寒,時而銳利,聲音直透心靈,詞鋒銳利無比,睿智冷醒,無懈可擊,一番話幾乎讓鳳橫空怒火之下爆發的氣勢完全潰散……
  三年,僅僅隔了三年,她卻是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化,換做他人,或許三十年,甚至三百年都難以做到……但發生在蒼月身上,卻讓云澈感覺不到絲毫的驚喜,只有沉重的刺痛。
  或許,這世上沒有什么比肩負起滅國之難更能促使……不,是逼迫一個人快速的蛻變了。
  而這種蛻變背后所承受的東西,沉重的絕非常人所能想象……至少,她這三年所背負的,比淮王陰影籠罩下的小妖后還要沉重的太多太多。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