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16)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16)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16)     

逆天邪神731 戰亂休止

“父皇!!”
  鳳神舟啟動的聲音讓鳳雪從主殿中匆忙的飛出,但她只來得及看到快速消失在西方的赤色虛影。
  “你父皇他回去了。”云澈轉過身來,看著她道。
  “可是,為什么父皇就這樣直接走掉了,都沒有向我告別?”鳳雪的小臉上帶著少許的失措。這是她從出生至今,第一次孤身遠離父親,遠離鳳凰神宗。
  “你父皇怕看到你會不舍得、不忍心離開。而且,他相信現在的你,當然,更相信我。”云澈笑瞇瞇的說道:“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你可都要留在蒼風國了,不但會看不到父皇和其他的族人,周圍的一切都會是陌生的……會不會害怕?”
  “唔……當然不會。”鳳雪輕輕搖頭,微笑了起來:“因為雪身邊,還有云哥哥啊。”
  云澈上前,直接握住她的手,輕柔的說道:“雪,你放心好了。在蒼風國的這段時間,你一點都不需要讓自己去承擔什么。你可以任意做以前想做卻不能做的事,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如果你愿意,我都會陪著你的。”
  “……嗯!”鳳雪重重的點頭,雙眉如月牙般開心的彎翹,云澈短短幾句話,讓她方才的彷徨完全的散去,只有盈.滿心靈的喜悅:“謝謝你,云哥哥。”
  “姐夫!!”
  身后風聲呼嘯,夏元霸高吼著沖了上來,天下第一、東方休、秦無傷等人也都跟在身后。看到夏元霸,鳳雪莞爾輕笑:“大個子哥哥,我們又見面了。雪還要謝謝大個子哥哥當初在太古玄舟上保護我們。”
  “嘿嘿,”夏元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應該的應該的。不過三年不見,雪妹妹的樣子好像一點都沒變。”
  “不過大個子哥哥好像變得更……更大了。”鳳雪帶著幾分好奇打量著夏元霸,因為三年前太古玄舟上夏元霸為讓她和云澈逃走,舍身擋下了夜星寒和鳳非煙,再加上他是云澈最重要的親人,所以鳳雪對他也有著很強的親近感,她忽然笑吟吟的道:“而且,大個子哥哥現在變得好厲害,已經君玄境六級了哦!說不定比爺爺還要厲害。”
  “嘿嘿……啊?”夏元霸一瞪眼:“你為什么會知道?是姐夫告訴你的嗎?”
  云澈笑了一笑,道:“雪現在可是八級帝君,要窺破你的玄力等級還不簡單。”
  “!#¥%……啥!?”夏元霸一聲驚咋,嘴巴瞬間張的比腦袋還大。
  而他身后剛剛追過來的東風休和秦無傷全身一抖,驚的差點從空中栽下去。
  “八……八級帝君?”天下第一驚的目瞪口呆。二十一歲的夏元霸擁有君玄境六級的恐怖實力已讓他驚掉下巴,而眼前這個有著不遜于小妖后的容顏,夏元霸剛剛才說過不到二十歲的少女,居然是個八級帝君!?
  還要遠勝過他的父親天下雄圖!
  這天玄大陸……怎么會有這么多不可思議,不循常理的怪胎!!
  “不……不愧是雪妹妹,太……太厲害了。”夏元霸用力咽了一口口水,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至于東方休等人,早已是驚的完全連話都不出來。八級帝君是何等概念,他們簡直連想都不敢想。
  夏元霸晃了晃頭,總算問到正事:“姐夫,剛才看到鳳橫空上了鳳神舟走了,為什么雪妹妹留下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這件事……”云澈剛要告訴夏元霸和東方休大概,忽然注意到蒼月一直沒有走出主殿,眉頭一動,松開鳳雪的手:“雪,你把剛才的結果簡單的告訴他們吧,我去看看月兒。”
  說完,云澈快速飛下,回到蒼風主殿之中。
  不出所料,此刻的蒼月正坐在……準確的說是癱在鳳椅之上,臉色泛白,氣息虛弱。云澈連忙沖過去,伸手抱住她的肩膀,將一股渾厚的玄氣盡可能溫和的注入到她的身體之中:“月兒,你沒事吧?”
  蒼月輕輕搖頭,把螓首伏在他的肩膀上,臉上露出疲憊而滿足的微笑。她不過靈玄境的玄力,卻一直在直面著來自鳳橫空的沉重威壓,未讓寸步。在鳳橫空離開,壓力頓消之時,她也在一瞬間幾近虛脫。
  “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鳳橫空已經走了,把雪留下了。我們蒼風國已經完全沒事了。”云澈疼惜的抱著她,輕輕的說道。
  “嗯……”蒼月柔柔應聲:“這些,都是夫君的功勞,若不是夫君……”
  “不,”云澈搖頭:“這些,都是月兒的功勞,若不是月兒用自己的肩膀苦苦支撐了這三年,又怎么會有今天的結果。相比于月兒的這三年,我這幾天做的事,根本不值一提。”
  “嘻……”蒼月輕笑,這一次的笑聲,再也沒有了絲毫的壓力和灰暗:“我的云師弟,我的夫君說的話,總能讓我開心。”
  “……月兒,你這三年受的苦,我連去想的勇氣都沒有。我恨神凰帝國,而你,只會比我更恨才對。”云澈問出著心中的不解:“為什么在面對愿意接受任何制裁的鳳橫空,你選擇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五百億的賠償雖大,但對于神凰,或許連輕微的傷筋動骨都算不上。”
  “因為,制裁換來的是一時的快意和歡暢,但種下的,卻是不甘與仇恨,這些不甘與仇恨會隨著歷史車輪的滾動而延續下去,或許會在某個時代徹底爆發。而相對神凰,我蒼風太過勢弱,一旦爆發,陷入災難的,必是蒼風。而寬恕……其實也算不上的,畢竟……”蒼月莞爾一笑:“夫君和我,可是從神凰那里奪到了神凰最最寶貴的雪公主!”
  “若能讓雪妹妹嫁給夫君,對蒼風國的未來而言,要比得到大半個神凰國還要好上無數倍。對于我自己而言,這也是最好不過的結局了。”
  云澈把手掌輕撫她的臉頰,低著聲音道:“你現在可是一國之帝,居然主動要求把其他女子嫁給我,而且還和你一樣是正妻……你就不覺得委屈嗎?”
  蒼月微笑,緩緩搖頭:“曾經,我只有在夢里,才能和夫君相聚。如今,連夢中所望都變成現實,我已經比世界人任何一個人都要幸福和滿足,又怎么會委屈呢。”
  “雪妹妹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好的女孩子。容顏、性情、出身、地位、玄力,一切都那么的完美無瑕。而這世上最美好的女孩,當然要屬于我的夫君。嘻……我真的恨不得世上所有最美好的東西都屬于夫君才好。”
  “月兒……”云澈輕喚一聲,一股最溫暖的氣流緩緩逸散在他靈魂的每一個角落。他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絕不能負了蒼月……一絲一毫都不能。
  “夫君……”蒼月在他懷中閉上眼眸,輕輕呢喃:“給我一個孩子好不好?等他長大,我就可以把皇位交給他,這樣,我就可以常伴夫君身側,做一個只屬于夫君的人。”
  云澈輕輕點頭,手指緩緩撫摸著她脖頸上的雪肌,俯下頭來,輕笑著道:“那我們今天就開始努力好不好?”
  蒼月雖然閉著眼眸,但雪顏上依然悄悄泛起紅霞,螓首更是深深埋下,不敢抬起。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發出一聲蚊鳴般的呻吟:“嗯……”
  自鳳橫空離開的第二天起,所有留駐在蒼風國的神凰軍便以相當之快的速度重整,雖然并沒有撤離蒼風,但全部撤出了主城范圍,并且被下達了絕不可再有任何侵民舉動的嚴令。
  神凰國對蒼風國的入侵,也以這種誰都預料不到的方式忽然結束。
  而之后的發展,更是讓整個天玄大陸都陷入了劇烈的震蕩之中……在鳳橫空回到神凰之后的第五天,便以公開的形式,給予了蒼風皇室整整五百億紫玄幣的賠償,同時還附送三十噸紫晶,和一萬三千套鳳凰炎淬煉的輕甲與武器。當日下午,數百萬神凰軍井然有序的開始進入蒼風國……而這次不是入侵,而是被遣往蒼風國各大城域,協助蒼風對戰亂中被毀掉的城池村鎮進行重建重整。
  神凰數個皇子、長老被云澈所殺,鳳凰城也被云澈攪的天翻地覆的消息,也在這段時間內,在七國范圍傳的沸沸揚揚。
  兩者結合,再傻的人,也能隱約猜到發生了什么事。
  蒼風國雖然依舊一片狼藉,但終于迎來了云開霧散,全國上下一片歡騰。無數的蒼風國民不再逃亡,而是帶著痛哭和歡笑奔赴回自己的故鄉,同時口中高喊著“云澈”的名字,因為他們知道,是這個人將蒼風國從毀滅的邊緣拯救了回來。
  蒼風國之外,其他六國則毫無疑問處在劇烈到極點的震驚與震蕩之中。
  若神凰僅僅是退兵也就罷了,但神凰不僅僅是退兵,還天價賠償,并且出動了近七成神凰軍來協助蒼風重整……
  神凰會做到這一步的原因,讓他們縱然往最淺處想都不寒而栗。滄瀾、黑煞、葵水、伽羅、天香五國國君這些天都是夜不能寐,食不能咽……畢竟,蒼風遭遇神凰之難的這三年,面對蒼風皇室一次次低聲下氣,近乎哀求的求援,他們全部選擇了無視,甚至當面將求救書函撕得粉碎。
  能將神凰帝國逼到這種地步,要報復他們,那還不跟玩似的。
  尤其是云澈那剛硬狠厲到極點的個性與手段……三年前的七國排位戰,這五國國君可都是親眼見識過!
  擺脫了陰影的蒼風國開始恢復生機,而蒼月也自然忙碌不堪。白天要操持國事,晚上還要服侍云澈。倒是云澈格外清閑,每天清晨都會固定的去蒼萬壑墳陵前陪伴鳳雪……為了贖還鳳橫空的罪過,鳳雪還是堅持要在蒼萬壑前跪上十天十夜,云澈和蒼月也只好順從于她。其他時間,云澈則主要往返于蒼風皇城和流云城之間。
  十天之后。
  清晨時分,天已大亮。蒼月已經醒來,她嬌軟的玉體依然緊緊的纏繞在云澈的身上,不愿起床。錦被邊緣露出的雪臂宛如玉瓷,白的晃眼。
  “女皇陛下,葵水國君炔萬里求見……炔萬里五更天便已在殿外,一直候到現在。”
  紗帳之外傳來蒼月貼身宮女恭敬的通報聲。蒼月半瞇著眼,**玉體在云澈的懷中輕輕摩擦,慵懶的道:“知道了,讓他再候上半個時辰。”
  “是。”
  宮女離去,蒼月睜開眼睛,將錦被掀開,頓時,大片的雪肌玉膚裸呈在云澈的眼前,云澈一伸手,將她重新拉回到自己懷中:“去見他干嘛,讓他把國禮放下,然后滾蛋就是了。”
  蒼月輕笑著搖頭:“好了夫君,你也該起床了。雪妹妹已經在父皇陵前跪滿十天十夜了,你今天再不把她帶回來,我都要心疼死了。”
  蒼月簡單的披上鳳紗,然后跪在床上,以一雙纖細如緞的玉手為云澈穿戴好衣裝,理好頭發,這才為自己穿上鳳袍鳳冠,腳步匆匆的去親自為云澈準備餐點。
  離開皇宮,云澈全速飛行,一直來到城北區域。在蒼萬壑的陵前,云澈一眼看到了那個安靜跪在那里的少女。她螓首垂下,雙手合在胸前,白雪一般的臉頰安靜而虔誠。朝露打濕著她的長發和群裳,纖柔、孤單的身影,讓人僅僅看一眼,便會久久的心疼。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