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736 大功告成


  慕容千雪玄力氣息的增長依然在繼續,而且非但沒有逐漸減緩,反而越來越快,又過了一刻鐘,環繞著慕容千雪的玄力氣流忽然變得緩和,然后一點點的停滯,然后忽然帶動著整個冰夷神殿的氣流,反向她的體內瘋狂涌去。
  “怎么回事?”楚月璃驚疑道。
  玄氣涌動的越來越快,仿佛整個空間,甚至整個天地的玄力氣息都在集中向慕容千雪。慕容千雪的眼睫開始顫動,身體表現緩緩浮現出一層冰藍色的光華,光華之下,她的肌膚逐漸變得如最純凈無暇的白雪般晶剔透,甚至還隱隱流動著只有千年玄冰才會有的綺麗冰芒,就連她原本漆黑如墨的長發,也逐漸變成淺淺的冰藍色。
  仿佛她的軀體在這一刻,化作了真真正正的冰肌玉骨。
  “這……這是……”冰云眾女全部呆住……慕容千雪身體的異變,她們并不陌生。夏傾月在發動冰夷神功第七境時,身體就會發生這種變化,這種狀態之下,她釋放的冰玄力威力會暴增但也只在夏傾月的身上見過,其他人從未有過,甚至在冰云仙宮的記載中都未曾出現。
  這時,一股冰藍色的光芒忽然在慕容千雪的身上釋放,將整個冰夷神殿照耀的瑩藍一片,無聲之間,一層層厚厚的冰層在冰夷神殿的墻壁、地面上快速凝結,轉眼間將這個天磐玉筑成的石室變成了一個冰室,空氣中,點點白芒映現,然后化作一枚枚舞動的冰靈。而這些冰靈遠遠不同于她們所熟知的冰靈,每一枚冰靈所釋放的玄力氣息,還有生命氣息都無比濃郁,就像是有著完整生命的獨立生靈,隱隱約約的,還能聽到它們在舞動時發出的嬉笑聲。
  這些冰靈在冰夷神殿中恣意飛舞,灑下片片舞動的雪花,然后如被什么吸引,全部飛向了慕容千雪,融入了她的冰肌玉體之中。慕容千雪的藍發飛揚而起,身上的冰藍光華在這一刻更是濃郁到了極致,明明柔和,卻近乎刺目。
  “慕容師伯……完成大境界的突破了!”鳳雪輕輕的喚道。
  如果不是怕驚擾到云澈,她們的情緒早已徹徹底底的失控。在慕容千雪身上的冰藍光華達到頂點的那一刻,她們每一個人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慕容千雪的玄力氣息發生了徹徹底底的質變,依然是最熟悉的冰云氣息,卻濃郁、深邃、浩瀚的不可思議,要遠遠超過先宮主宮煜仙,甚至要遠遠超越之前已達到半步霸玄境界的夏傾月……她們這一生,都從未感受到層面高到如此境界的冰云氣息。
  “是霸玄境……我們冰云仙宮歷史上第一個霸皇!”木藍依用力捂著嘴唇,不讓自己失控喊出過大的聲音,美眸中顫動的眸光幾乎要凝成淚水落下。
  “不可思議的奇跡……宮主真的做到了。”
  楚月璃玉指輕拂,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讓人眾女連忙收聲,死死的忍住再也不發出一絲聲音,但神情依舊是激動的不能自已。
  縱然她們對云澈已是無比的信任和敬重,但對于能短時間內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依然無法不懷疑……當年,夏傾月因菩提帝心蓮而成就王座,已是天玄大陸從未有過的奇跡,從王座直接提升到霸皇,這在整個天玄大陸范圍內,都實在是太過天方夜譚。
  比之當年他喊出的能為她們打通所有玄關還要匪夷所思千百倍。
  三年前,他為整個冰云仙宮帶來奇跡。讓冰云七仙在這短短幾年內玄力飛漲,未來的成就也將不可估量。
  而今,他又為冰云仙宮帶來了奇跡之上的奇跡!
  她們同時想到,太上宮主封千悔說過,冰云仙宮若能渡過千年大劫,必將萬年鼎盛。
  而就在她們身前,被她們的目光牢牢注視的云澈,或許……不,一定就是將冰云仙宮帶入萬年鼎盛的人!
  慕容千雪的玄力的提升并沒有在突破至霸玄境后停止,而是依然在飛漲,而且增幅的分明越來越快,她身上雪霧飄動,冰靈飛舞,玄力氣息每一息都在突破著極限……
  霸玄境一級……
  霸玄境二級……
  霸玄境三級……
  霸玄境四級……
  霸玄境五級!!
  每一個剎那,冰云眾女都是在極度的震驚中度過,突破至霸玄境,對她們而言已是夢幻般的神跡,萬萬沒有想到,成就霸皇,居然依舊只是開始,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慕容千雪的玄力氣息從霸玄境一級繼續暴增,連續突破,從一級到二級……三級……四級……
  直至四次突破,提升到霸玄境五級中期時,才終于緩緩的停滯了下來。
  短短兩個半時辰,慕容千雪從八級王座,突破至了五級霸皇!
  慕容千雪身上的氣息開始沉下,寒氣也一點點消散。這時,云澈的手從慕容千雪的身上緩緩的移開,胸腔起伏,用力的呼出了一口氣。眾女的眸光也從慕容千雪轉移到了云澈的身上,一張張雪顏之上的激動之情已是強烈的無法形容,看向云澈的目光,瑩澈的猶如在仰望神明。
  云澈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隨著身體和精神的松懈,大片的汗水從云澈的額頭上如雨而落,呼吸也變得格外急促。
  三年前,他為冰云眾女打通玄關時,整個過程輕松無比,累加起來也不過幾十息的時間,其他時間多是在她們的玉背上恣意撫摸,理直氣壯的占便宜,最后氣喘吁吁的樣子則純粹是裝出來的。
  但這次不同,他整個過程必須精心凝神,玄力、大道浮屠之力、天毒珠之力、精神力……都要全部調動起來,兩個多時辰之中不敢有片刻放松。若非他有龍神之魂,精神力遠勝常人,根本不可能在如此高強度的精神損耗下支撐這么長的時間。
  玄力消耗也是格外巨大。這次,他在完成之后的疲憊狀態完全不是假的。
  好在,一起都和想象的一樣順利。而五顆霸皇丹的效力還要遠遠超過他的預期。畢竟,雖同為霸皇丹,但云澈用天毒珠所煉制的霸皇丹,無論藥力藥效,都要數倍的勝過幻妖界寶青王府所煉制出的霸皇丹。
  但,能以五顆霸皇丹成就如此駭世之舉的,天玄大陸也唯有擁有天毒珠的云澈可以做到。換做任何其他人,就是給他一萬顆霸皇丹,也絕無可能將一個人的玄力在短短兩個半時辰之中從王玄境中期提升到霸玄境中期。
  “時間和我預算的差不多。”云澈睜開眼睛,布滿汗水的臉上露出輕松的笑意,目光溫和而專注的看著慕容千雪。一雙如瑩玉堆徹的巨碩雪峰隨著她的呼吸上下顫蕩,他只要一抬手,身體都不需要前傾,就可以再次抓個嚴嚴實實。
  慕容千雪的美眸也已經睜開,她玉臂抬起,目光怔然而迷離,感受著身上流動的磅礴玄氣……她一時之間,竟根本無法相信這竟是屬于自己的力量。
  而且全身上下除了煥然新生的夢幻感,沒有絲毫的不適……似乎連一丁點的副作用都沒有。
  “恭喜慕容師伯,不但已經成為霸皇,而且還是中期哦。”鳳雪笑吟吟的道。
  “師姐……太好了,太好了!”
  “慕容師姐成為霸皇了……冰云仙宮歷史上第一個霸皇,超越了千年的冰云先祖!”木藍依激動的道。
  強烈的激動與喜悅無法遏制,慕容千雪的蛻變真真切切的證明著云澈之前的“驚天之語”毫無虛假,甚至比他描述的還要驚人的太多太多!因為慕容千雪不但突破至了霸皇,居然還直接步入了霸玄境中期!
  而這也意味著,在云澈的幫助下,她們的玄力也可以和慕容千雪一樣奇跡般的飛躍。
  大境界的跨越,玄力幻夢般的成長,當然沒有人比慕容千雪自己感應的更為清晰真切。她努力壓下無法平息的激動,從坐姿單膝跪起,向云澈盈盈一拜:“多謝宮主又一次再造之恩,宮主之恩,慕容千雪窮極今生都難以為報。”
  “慕容師伯,千萬不要如此大禮。”云澈連忙向前托住她的玉臂:“我既然受先宮主所托,成為冰云仙宮的宮主,那么無論為冰云仙宮做什么都是應該。”
  “慕容……師姐。”風寒月忍不住的出聲,小聲怯怯的道:“你要不要先……穿上衣服呢?”
  慕容千雪全身一怵,這才想起自己全身正一絲不掛,口中“嚶”的一聲低吟,雙臂閃電般的護在胸前,玉手張開,但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也被先前的玄氣渦流摧毀……
  楚月璃迅速拿出一件雪衣,上前覆在了慕容千雪的身上。慕容千雪雖然努力保持著淡然平靜,但穿上雪衣的動作明顯帶著慌亂,終于穿好,冰雪般的臉頰上也浮起了一層幾乎從未有過的淡霞。
  云澈眼睛一斜,狠狠盯了風寒月一眼……都怪你!不提醒能死啊啊!
  “咳,”云澈重咳一聲,一本正經的道:“慕容師伯,你的玄力連升七個境界,中間還跨越了一個大境界鴻溝。你該知道如此大幅度的跨越,必定帶來根基的松動,玄力的控制也需要一段時間來重新適應。所以,接下來兩個月,慕容師伯一定要全力鞏固根基,運轉的玄力也不要超過七成。”
  “我明白。”慕容千雪終究是冰云仙子,神色已是一片平靜……至于心中如何想,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今日天色稍晚,明天,我會為君師伯和木師伯煉化霸皇丹,助兩位師伯突破至霸玄境。”云澈看著君憐妾和木藍依說道。以他如今的玄力和精神力,一天進行兩次尚可,三次就有些過于勉強了。
  “多謝宮主。”君憐妾和木藍依同時道。
  “六位師伯師叔玄力雄厚,可以承受住同時煉化五顆霸皇丹。玄力修為最多可提升到霸玄境五級,這也是霸皇丹的藥力所能達到的極限,霸玄境五級以上,便是再多的霸皇丹都無法提升。待六位師伯師叔成就霸皇后,我會為宗門中所有師姐師妹打通玄關,并根據她們的修為與體質煉化半顆到兩顆霸玄丹,讓她們都至少提升一個大境界。”
  云澈用平淡的語氣,說著一番足以讓天玄大陸任何宗門瞠目結舌的話。
  “可是宮主。這樣會不會很耽誤你的修煉?”風寒雪關切的說道。
  “并不會。”云澈搖頭,微笑著道:“相反,我在煉化霸皇丹時,對玄力和精神力都是強度極高的淬煉,所以這對我而言,也是一種修煉。估計在完成對所有師姐師妹的提升后,我的玄力修為和精神力也會提升一大截。”
  云澈的話讓她們稍稍安心,她們圍在慕容千雪身邊,感受著她身上冰云氣息的巨大變化,臉上激動振奮的神情久久無法平息。
  出了冰夷神殿,外面已是夜色朦朧。
  “云哥哥,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鳳雪被云澈拉著小手,沐浴著冰極雪域獨有的瑩白雪光,走向東側的冰閣:“你為什么不用霸皇丹為自己提升玄力呢?云哥哥雖然那么厲害,但玄力的等級,才是王玄境三級。”
  “我的玄脈和玄力法則和其他人不太一樣,雖然我的玄力只有王玄境,但在力量境界上,已經超越了霸玄境,霸皇丹對我是完全沒有用的。”云澈并不意外鳳雪會問起這個問題,他相信慕容千雪她們也一定心存這樣的疑問。
  對此,他也只能給予一個很模糊的回答。
[xxbiquge]